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九十二章 獵物與獵人

更新時間:2021-10-05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祥和安寧的小鎮。

天色陰沉,柔風細雨。

天空有體型不大的雛鷹尖嘯,追逐一群慌亂逃竄的鳥雀,看似在捕獵,更似在玩耍,久久盤旋這個小鎮上空不曾離開。

嘎吱。

鎮子外圍一座茅草屋窗戶被推開。

一個老婦人岣嶁著背,顫顫巍巍伸出頭,似乎在打量外面天色。

老婦人渾濁的雙眼先是掃過半空的獵殺游戲追逐,才哆嗦著身體自言自語:“怎么還不停雨,衣服都沒法晾曬了。”

嘎吱。

窗戶關上。

似乎是天氣影響,小鎮今日十分安靜。

沒多久。

那些鳥雀就被追的散成一團,全部躲到了下面小鎮的屋檐之下。

老鷹盤旋幾圈,發出不甘的啼叫之后,終于是離開了。

幾十里外。

橘寶抬起頭:“顧言,我的增殖異體已經潛伏進去了。”

“嗯。”

顧言點點頭。

帶著懷疑的眼光再去觀察那個小鎮,破綻就太多了。

看似一切正常。

街道上還有人出來做生意。

甚至路上稀少的行人偶爾還會停下來交談兩句再告別。

但是細節上,就差了些。

不安的家禽,看不到影子的躲雨鳥雀...

橘寶的增殖異體,完全擬態,又不是靠類似神識的東西傳遞信息,似乎是心靈感應,幾乎和真實鳥雀一樣。

即使是為了讓小鎮顯得更正常。

里面隱藏的危險,也不會刻意去驅趕那些鳥雀。

隨著時間流逝。

細雨停歇,狂風呼嘯。

天空烏云愈發厚重。

暴雨將至。

“快點,速度快點!”

皇商商隊中有騎兵來回吆喝。

“晚上之前,必須趕到前面小鎮。”

只剩下五百人不到的隊伍,加快了速度前進。

趕急趕慢。

一群人終于在天色徹底黯淡前,進入了目標小鎮。

皇商隊伍的到來,吸引了許多鎮民的注視。

街道兩邊便是一排的酒樓客棧,只是里面客人不多。

看到這么多人過來,那些客棧小二在掌柜的催促下,頂著刮起的大風,站在門口吆喝。

“清理出相鄰三個客棧出來,速度要快!”

皇家商隊管事看了眼天色,對著手下吩咐。

一陣忙乎。

整個商隊才一化為三,進行安頓。

轟隆!

雷霆炸響。

天空烏云電花閃爍。

那些被趕出來的小商隊或者旅人,顧不得抱怨,趕緊帶著行禮前往別的客棧。

顧言背著個包裹,做趕路旅人打扮,瞥了眼正安置馬車的皇室商隊,跟著其余被趕出來的人置換了客棧。

他早就混了進來。

并且徹底洞察了這個小鎮的異常。

這根本就是一個死鎮!

除了后面趕來的旅人商隊,鎮上所有人,都是一群活死人,或者說是類似橘寶增殖異體一般的存在,卻高級許多。

但是除了他,即使是皇室商隊中坐鎮的先天高手,都沒有發現異常。

顧言剛剛走進開好的房間。

啪啪啪!

屋頂傳來密集的雨點聲。

積蓄的暴雨終于落了下來。

他走到窗前,看著外面無人的街道。

天色昏暗,雨水頃刻間密集如雨簾,隨風卷動,帶著濕潤水汽,伸手難見五指。

唯有一些酒樓客棧,點滿了油燈,小二忙碌上菜上酒,不時傳來那些累了一天的旅人吆喝飲酒作樂聲。

今晚的雨夜,注定很長。

另一邊。

皇室商隊的管事安排好了下面人馬后,端著一盤色香味俱全的酒菜,來到這客棧最豪華的房間。

“執事大人,歇息了沒?”

嘎吱。

屋門自動打開。

里面一個消瘦中年正背對屋門,站在窗前,皺著眉頭看著外面傾泄的暴雨。

“何事?”

“大人,這是這邊特色美食,我叫廚子給您備了一份。”

管事殷勤地將手上托盤放到桌上。

“有心了。”

消瘦中年轉過身,走到桌前。

“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今晚叫守夜將士清醒些,符箓都帶好。”

管事應下,恭敬退出房間。

“誒。”

中年嘆息一聲。

他感覺有些不對勁,可是卻沒有發現異常。

心里總有些不安。

只是想到還有一個強悍的鎮魔使隱匿在暗處護衛,他不安的心,總算是平穩了下來。

“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

“珍惜物資都在那個鎮魔使手上,即使有人要對商隊動手,也一定會先找出那個鎮魔使,我有些杞人憂天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手上激射出一道光芒,落在酒菜上。

確定沒問題后,開始享用了起來。

卻不知,他作為依托和擋箭牌的鎮魔使顧言,此時也正在暗處盯著他,將他和商隊,作為了誘餌。

“舞臺我已經給你布置好了,就等你們上臺表演了。”

顧言拿出紙卷攤在桌面,手持狼嚎細筆,輕點墨臺,線條勾勒。

不管在這設伏的暗手目標是他顧言,還是商隊,在找不到他的情況下,最后只能對商隊下手,逼他出來。

現在,他在暗,對方只能出現在明!

夜色更深,暴雨更甚。

不時響起的雷霆轟鳴,噼啪作響的聒噪雨聲,讓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鎮子入口的一間茅草屋,一個老婦人在黑暗中緩緩起身。

“沒有。”

“我沒有發現那顧言的蹤跡!”

她自顧自對著虛空出聲。

“那就逼他自己出現!”

清脆女聲憑空響起。

只要入了這萬詭噬魂陣,不殺了老詭這陣眼,除非能夠將整個小鎮血肉傀儡全部摧毀,不然詭氣侵染,即使是先天高手也最多堅持七刻鐘!

“咳咳,好。”

聲音隱去。

嘎吱。

暴雨嘈雜聲中,傳來細微的木門摩擦聲。

鎮上臨街院落,里面的屋門突然被推開。

漆黑屋內,兩大三小,五個身軀,依次僵硬地從屋內跨出屋門,走進外面暴雨之中。

這似乎是一個信號。

整個陷入黑暗的小鎮,重新“活”了過來。

街道上開始緩緩出現一個個行走僵硬的居民。

有青壯,有老人,有小孩。

他們好似一個個行尸走肉,呆滯著雙眼,匯成一條長龍,任由風吹雨打,向著客棧商隊一條街靠近。

客棧內,盤膝打坐的消瘦中年,猛地睜開雙眼。

外面有動靜!

“急急圣母,祈我之愿,顯!”

他眼中淡青光芒閃爍,看向外面。

透過客棧和雨簾阻隔,外面街道上景象,在他眼中浮現。

只見原本空蕩的街道,此時密密麻麻站滿了鎮民!

冷風吹拂,雨水沖刷。

即使是身強體壯的壯年,在這種情況下也絕對吃不消。

可是這些鎮民卻好似一個個雕塑,無論男女老少幼,任由風吹雨打,低垂著頭顱,面向客棧,一動不動。

“什么詭東西?”

兩把元月彎刀,閃爍青光,出現在消瘦中年手上。

他剛要收回秘法,準備聯系顧言。

下一刻。

所有垂頭鎮民,齊刷刷抬起腦袋,慘白的臉上,只剩下眼白的雙眼瞪大到極限,嘴角裂開,邪異地看向了他。

“啊!”

一聲慘嚎。

消瘦中年緊閉雙眼,癱在了床上。

兩道血線從他眼眶滑落。

他緊咬牙齒,控制雙刀化作鋒銳光幕旋轉周身,又激發護身符箓,手掌才顫抖地摸向雙眼。

空蕩蕩,濕潤潤。

那里只剩下了兩個黑黝黝的窟窿。

他瞎了。

“敵襲!”

凄厲慘嚎,從他嘴里爆射而出,打破雨幕夜晚的聒噪。

下一刻。

顧言感受著腰間鎮魔令的震動,緩緩將手上狼毫毛筆放下。

桌面畫卷上。

天空一雙巨大雙眼,淡漠地看著下方若隱若現的小鎮。

他拿出鎮魔令,聲音柔和:“何事?”

“敵襲!”

“有人用手段將我們圍困住了,這個小鎮是一個陣法!!”

令牌內,傳來了消瘦中年驚恐的聲音。

“你們堅持住,我馬上就到。”

顧言掛斷傳訊,拿起桌上畫紙,慢慢欣賞起來。

魚兒只是試探地舔了舔魚餌,還沒上鉤。

不急。

伴隨襲擊開始。

無數人潮,沖擊向三座客棧。

左右兩間客棧,只堅持了一炷香時間不到,就陷入了死寂。

唯有中間客棧。

兩把圓月彎刀,化作兩個金屬切割輪盤,將周圍護住,卷碎一切沖擊而來的血肉傀儡。

即使有血肉傀儡沖擊進來,也立刻被其余將士,用加持了符箓的大刀狼牙棒砸爛,一時之間,穩住了局面。

雨水轟鳴。

地面上,漆黑的血液和碎肉,已經將整個街道鋪滿。

那些怪物連骨骼都沒有!

“我已經求援,大家堅持住!”

瞎了的消瘦中年血元不斷激射進兩把圓月彎刀,卷殺周圍源源不斷的血肉傀儡。

他的話,讓周圍將士精神大震。

一些顫抖的伙計,也將手上的棍棒抓的更緊,少了幾分害怕。

只是隨著時間流逝。

血肉傀儡依舊不見減少。

而他們等待的鎮魔使,卻遲遲看不到影子!

“怎么還沒來!”

“難道是被糾纏住了!”

緊閉雙眼的消瘦中年面色虛弱。

他一時不查,被弄瞎雙眼,關鍵是心神也被污穢,難以洞察周圍環境,只能留在這里苦苦掙扎。

可是隨著那些血肉傀儡殘骸將客棧包裹,似乎有無形力場將這里和外界隔絕。

無法引動天地力量。

即使他是先天高手,最后也會力竭而亡!

如果暗中的鎮魔使也被拖住,這次恐怕兇多吉少了。

“啊!”

一具血肉傀儡,踩著堆積的血肉,從天而降,轟然炸開。

十幾個將士一時不查,立刻被濺射一身,好似被硫酸潑身,血氣氣血全部無法抵御,慘叫著化成了一攤血水。

客棧內,情況愈發危急。

“蠕動的肉團,呢喃的聲音,很像前世的西方邪神,出手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顧言背負雙手,抓著畫卷,眼神淡漠地看著外面已經被巨大肉團包裹住的客棧。

陰風呼嘯。

一柄紅紙傘,突然從天而降,出現在窗外。

紅紙傘緩緩打開。

一個圓臉小女孩身形由虛轉實,肉嘟嘟的小手抓著傘桿,可愛臉蛋上一雙血色大眼睛,看到屋內的顧言,露出甜美笑容。

“找到你了,獵物。”

遠處蠕動的巨型血肉團,也停了下來。

啪嗒。

一團血肉落地,化作佝僂老婦,也看向二樓的顧言:“浪費姥姥我這么長時間,我一定要將你的肉,一點點挖下來細細品嘗。”

魚兒,上鉤了。

顧言閉上雙眼,甩出手上畫卷。

“我等你們現身,也很久了!”

兩只詭異一愣。

一股不安,涌入它們心中。

難道此人有后手?

風雨中,畫卷無視雨簾,緩緩從它們身邊飄過。

老婦和小女孩,下意識看向畫卷。

只見畫卷中。

天空一雙巨大雙眼,淡漠地俯視下方若隱若現的小鎮,如同九天之上的神靈,看著小丑自娛自樂。

“故弄玄虛!”

老婦人眼中閃過狠厲,一跺腳。

“血肉磨盤!”

轟隆!

地面青磚翻滾。

雨水緩緩化作血水,地面化作肉塊,不斷蠕動,擠壓向顧言所在客棧。

污穢,腐蝕。

好似有無數怨念在顧言耳邊響起。

顧言嘴角上扯,緩緩睜開雙眼,里面滿是暴虐的火焰在跳躍,淡漠看著眼前一切,好似畫卷中,那雙俯視人間的大眼。

“炎陽型態!”

無數火焰,從天而起,將整座客棧化作一個巨大火炬。

滋滋滋

漫天雨水,化作蒸汽升騰。

茫茫白霧中。

一道血紅扭曲周身一切虛空,一躍百米高,化作巨大火球,帶著重力力場,宛若隕石降臨,轟擊而下,撞擊在血肉地毯之上。

地面發生劇烈震蕩。

整個地面呈現放射性形態,轟然炸開,在空中化作灰塵血肉柱子升騰,隨后擴散而來,帶著巖漿般的血紅紋絡,好似一朵小小的血焰蘑菇云在半空盛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