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八十四章 拳頭,即是真理

更新時間:2021-10-02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大殿上。

執法使阿迪,饒有興趣看著五人。

根據顧言給他的傳訊,等會肯定有好戲看。

那三位客卿,也將目光投注到了顧言身上。

他們看過顧言的影像。

沒想到他也過來了。

這人可不是善茬!

一人暗暗發出信號。

不過一息時間。

又是兩道身影落下。

“九公主,今日打斷我們修行,叫我們過來,不會就是為了讓我們見識下這位霸道的顧客卿吧?”

剛到的一人,大步走到眾人面前,俯視著司馬九鯉面露譏諷。

其余三男一女,則默默站在他身后,態度明顯。

司馬九鯉看到五人如此姿態,面容漲紅,秀拳握緊,一絲怒意罕見地在她心底滋生。

什么是客卿?

平時拿錢,關鍵時候得為主家出面的人。

可是這五個好生供養的客卿,卻聯合在一起,在外人面前給自己臉色!

無論什么原因,都過了!

“顧言是對的。”

司馬九鯉心中明悟,秀眉一舒。

百花香氣彌漫。

她獨自上前,淡漠看著五人:“陳客卿,你是最早加入我下面的客卿,現在帶著他們四個這般模樣,是想違背契約?”

“你們!”

“難道以為我很好欺負?”

一圈圈光輝,在司馬九鯉身上蕩漾,代表著一件件被激活的寶物,彰顯著她內心的憤怒。

關鍵時候,她這條咸魚,并不怯場。

見狀,其余四位客卿面色一緊,看向領頭陳客卿。

陳客卿笑了笑,無視憤怒的司馬九鯉。

“公主嚴重了!”

“公主待我們不菲,我們自然不愿意如此。”

“只是這顧言剛剛加入,就殺了徐客卿,公主卻只用一個以下犯上的理由來敷衍我們!”

他面色一冷:“今日是徐客卿有此遭遇,那明日,是不是就輪到我們了!”

“我們無意和公主作對,可是這顧言,公主還是莫要接納的好。”

其余四位客卿也冷冷注視著顧言。

他們不是傻子。

敢如此為之的底氣,就是一年后的皇室秘境考核。

一邊是五人。

一邊是一人。

很好選擇。

至于所謂的契約?

司馬九鯉招收他們時候,姿態放的不高,簽訂的契約約束力很小。

大不了忍痛退還今年的供奉解約好了。

可是距離考核,只有一年。

司馬九鯉敢走到這步嗎?

“呵呵。”

在雙方對峙的時候,一聲輕笑卻打破了凝重的氛圍。

顧言一步將司馬九鯉擋在身后。

“和他們墨跡這么多干嘛。”

“狗喂久了,還會對主子搖搖尾巴,客卿雖然不是奴仆,但是這幾人姿態狗都不如,直接宣布就好。”

看著顧言厚實的肩膀,司馬九鯉銀牙一咬,手掌揮出五張由光輝組成的契約。

“你們五人,違背契約,按約定,我選擇向你們追討回供奉,解除契約。”

什么?

陳客卿背后四人,面色一變。

距離考核不過一年,司馬九鯉這是失了心智?

陳客卿面色也陰沉下來。

麻煩了!

他倒不是心疼供奉。

而是這樣,下次考核的時候,自己很難帶著身后四個人出其不意給三皇子行事了。

看著呆滯的五人,顧言嘴角上扯:“諸位,別墨跡了吧,難道你們想承受契約反噬?”

“公主...”

五人中的女客卿想要說什么。

結果站在顧言身后的司馬九鯉卻一揮手,直接捏碎了契約。

“不用多言。”

“大不了我九鯉丟臉,但是你們這種欺主行為,看怎么繼續在鎮魔司待下去!”

契約破碎,化作星星點點,在五個客卿頭頂盤旋。

一定時間內,五人做不到契約中的約定,將承受因果反噬,強度由契約層次決定。

畢竟契約,本來就是牽連天地之間因果之道。

“夠蠢!”

眼見如此。

陳客卿手掌一揮,地面多了一堆物資。

這是他今年的供奉。

其余四人見狀,也磨磨蹭蹭將剛領到沒多久的供奉放到地面,不足的還需要自己補上。

他們認定司馬九鯉不會做出這種兩敗俱傷的事情,結果卻發生了。

不是他們傻。

只是他們不懂女人。

顧言懂。

司馬九鯉指著那堆東西:“顧言,收下吧。”

在五人憤怒不舍的目光中,顧言笑著將東西收進空間袋。

這里面至少價值六千銀髓。

畢竟是五個先天一年的供奉了。

一旁的阿迪見雙方沒有起沖突,眼中失望。

還以為有戲看。

隨著顧言收下供奉,盤旋在五人身上的契約力量,緩緩消散,意味著契約失效。

“我見過蠢的,沒見過你這么蠢的,希望考核的時候,九公主你別后悔!”

陳客卿一甩衣袖,轉身看向其余四人:“四位,走吧,難道還要在這里丟人?”

其余四人面露不甘,跟著準備離開。

好在,陳客卿透露過即使情況最差,他也有門路帶他們投靠別的皇子公主,頂多是名聲不好聽罷了。

“等等!”

顧言瞬身攔在五人面前。

“你們不會以為這就結束了吧?”

一股厚重之勢,籠罩五人身上。

五人瞳孔一縮。

這是要動手?

司馬九鯉也一臉懵逼,這是要做什么?

顧言不是說只是和他們解除契約么?

領頭的陳客卿面目陰沉下來。

“顧言,你連殺兩位先天客卿,實力確實很強,可是這里是鎮魔司總部,而且我們這里有五個人,你太自以為是了吧?”

顧言搖頭。

“你們沒注意到,現在的位置是哪里么?”

五人心里一驚。

這里是鎮魔司的執法殿。

邊上的阿迪,正是執法使,鎮魔司最嫡系之人!

執法殿可不禁止動手。

莫非還有后招?

所有人,都看向執法使阿迪。

阿迪則看向顧言。

看來這個新任鎮魔使,要圖窮匕見了!

顧言微微一笑:“我研究過鎮魔司的戒律,七條十三禁,看似寬松,實際上每一條,后果都很嚴重。”

“你到底想說什么?”

陳客卿心中有不詳的預感。

顧言卻沒理會他,而是看向阿迪:“執法使,按鎮魔司律法,最嚴重的一條,就是不能謀害皇室成員,對吧?”

阿迪眼露疑惑,但還是點頭。

“那就行了。”

顧言眼中電芒閃爍。

磁場轉動,一道道藍紫色從他體表浮現,化作一柄柄小刀,高速旋轉起來。

“你們五人,身為供奉,卻勾結外人,陷害九公主,現在伏法認罪,我尚可以繞你們一命。”

“污蔑!”

除了陳供奉。

其余四人全部怒瞪顧言。

他們雖然確實混日子,但不至于如此!

“污蔑?”

沒錯,正是污蔑!

可是有關系嗎?

沒有關系!

他只是給一個動手的理由而已。

因為。

接下來,五人都不再有機會開口辯解。

他的拳頭,即是真理!

轟隆!

原本只在顧言體外的電磁風暴,發出聒噪雷暴之聲,瞬間擴大,將五人籠罩其中。

地磁力場充斥。

電磁風暴之外的司馬九鯉和阿迪,根本無法看清里面發生了什么。

磁暴力場中,陳供奉面帶怒意:“出手!”

清風徐徐,化作蝕骨綿針,涌向顧言。

其余四人也頗為果決,施展術法和殺伐之術,殺向顧言。

頃刻間。

魂力混亂,規則血元肆虐,余波震蕩著不算牢固的電磁風暴圈。

“誒,雷霆之道太薄弱了。”

顧言心中一嘆。

“半炎陽形態!”

無數拳印,炎陽風暴,瞬間席卷眼前一切。

轟隆!

伴隨無數音爆轟鳴。

在外界的司馬九鯉和阿迪,只感覺周圍空氣燥熱狂暴起來。

咔咔咔

滋滋作響的電磁風暴,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司馬九鯉心中一緊。

顧言畢竟只是新晉先天,恐怕不敵五人連手!

唯有阿迪,眼中劍意噴吐,面色凝重。

這顧言,好強!

一縷縷血金色火焰光輝,穿透電磁風暴的裂縫,激射而出,炙烤虛空,讓周圍溫度再次上升數十度。

電磁風暴停滯。

下一刻。

在司馬九鯉擔憂的目光中,一道道烙印虛空的火焰拳印,撕裂籠罩的藍紫色電磁風暴,向著四周肆虐轟擊而出。

阿迪身上令牌一閃。

一層光罩瞬間出現在廣場之上,擋在所有拳印面前。

轟隆!

伴隨一層宛若波紋的震蕩。

一切重新陷入了死寂。

司馬九鯉緊張地看向前方緩緩消散的電磁場。

她現在就顧言一個客卿了。

千萬不能有事啊!

電消磁散。

場中,唯有一道挺直的身影,抓著五只空間袋,懸浮在巖漿化的地表上空。

司馬九鯉目光呆滯。

我...好像擔心錯了人。

檢查完收獲之后,顧言才面帶笑容,將空間袋系在腰間,飛向司馬九鯉。

除了右手衣袖消失,他身上和之前相比,沒有絲毫變化。

這五人,連讓他完全變身的資格都沒有。

看了看已經沒有絲毫蹤跡的五個先天客卿,又看了看只沒了一只衣袖的顧言,司馬九鯉有些懵逼。

她知道顧言實力不差,但是也沒想過會這么強啊!

“怎么了?”

顧言面帶笑意,走到司馬九鯉面前。

“沒...什么,你沒事就好。”

“嗯。”

顧言看向一邊的阿迪:“不好意思,他們五人拒不認罪,被我誅殺了,將場地弄得有點亂。”

這是一個臺階。

他選擇在鎮魔司動手,除了為了震懾他人,也是為了彰顯自己的力量屬性,讓自己和夜鴉這個身份,徹底隔裂。

阿迪眼中劍意閃爍。

“你很聰明,已經摸清了他們這些供奉和我鎮魔司嫡系的區別。”

“可是你不應該找我。”

“等你完成鎮魔使考核任務,我會和你打一場,算是你利用我的回報。”

一股戰意,洶涌向顧言。

顧言先是錯愕,隨后點點頭。

劍光消失。

狼狽的地面,居然還是緩緩蠕動,進行恢復。

唯有司馬九鯉,繼續一臉懵逼。

你們在說啥?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