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今天不方便,改日吧

更新時間:2021-09-30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在王石安心神松懈的剎那。

深譚無數白氣沖出結冰的水面,化作一輪皎月升空。

月華深寒,輻射方圓數百米。

幾乎是同時。

一張符箓從王石安身上飛出,燃燒化作一輪黃圈,抵御月華侵染。

“這是陷阱!”

王石安面色一變,就要先遠離這片區域。

下一刻。

皎月閃爍,瞬間化作一輪血月懸空。

月色如血,化作血海洶涌向王石安。

苦苦支撐的符箓轟然炸開,化作灰塵消散。

血海蝕魂。

剛想有所動作的王石安,身體一僵,雙眼化作茫然。

幾乎是同時,一柄冰刀從他身后破木而出,帶著冰霜極寒,直指王石安腦袋。

千鈞一發之際。

數件護身寶物轟然炸開,化作一個個光圈將王石安籠罩其中。

連續三重可以抵御先天沖擊的護罩碎裂,即使最后一重護罩,也岌岌可危。

極寒冰刀雖然密布裂紋,但是刀刃閃爍寒芒,依舊堅挺!

最后一層護罩,終于也承受不住極寒氣息侵染,化作點點冰晶破碎。

寒芒一緩,繼續上前。

王石安迷茫的雙眼剛剛恢復靈動,就被一點寒芒刺痛。

他瞳孔劇烈收縮,潛能爆發:“無影蛇形手!”

剎那間。

無數手影超越音速,轟擊在前面虛空。

一瞬!

一百八十八擊!

極寒之刃徹底凝固在殘影前方,化作片片冰晶,隨著殘影消失化作朦朧霧氣,逸散周圍。

王石安收回雙手,眼中后怕。

一點。

就差一點,就死了。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發現敵人是誰!

“跑!”

王安石激發令牌求救訊號,身形沖天而起。

幾乎是在他發出信號的瞬間。

一只慘白手掌,瞬間破開冰霧,出現在眼前。

王石安只看清一只手掌,整個身體便轟然炸開,化作血肉殘渣,濺射向四面八方,又被極寒氣息,凍結在虛空,化作一面血腥冰雕。

冰霧朦朧,浮現出一個面色陰沉中年身形。

他走到血色冰雕下,手掌捏碎一塊塊冰晶,取下王石安的空間袋。

“桀桀,本以為會釣來一些小魚,沒想到釣到一只大魚,是個好收成。”

陰寒的聲音回蕩,隨后緩緩消失在原地。

十幾個呼吸之后。

轟隆!

天空數聲音爆響起。

三道身影,從天而落,出現在還未消散的冰霧之中。

“來晚了,王石安已經死了。”

一個劍眉青年手持寶劍,看著浮空的冰雕,眼中閃過寒光。

另外一人,手上一把折扇輕扇。

他打量一遍現場后,搖搖頭。

“這氣息,是極寒之道!”

“王石安身體被凍結的瞬間,靈魂也被湮滅了,好毒。”

他看向最后一人:“錢兄,看你的了。”

最后一人,是老頭。

他嘆息一聲。

“死就死了吧,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玩意,老頭子我可不想為他折壽。”

劍眉青年眉頭一皺,眼中帶著肅殺:“老錢,王石安死在我鎮魔司駐地周圍,不解決掉出手之人,我鎮魔司顏面何在!”

“快點!”

“對方應該剛剛離開,使用因果溯源,成功率最高!”

“行行行。”

老頭不情不愿掏出一塊巴掌大小的甲殼,懸浮在冰雕前面,嘴里念念有詞。

一股玄之又玄的氣息開始出現在周圍。

“溯源!”

一大口血液從老頭嘴里噴灑而出,被甲殼吸收。

一息過后。

甲殼上涌出一片血霧,化作影像。

“成了!”

說明出手之人,沒有干涉因果之法。

劍眉青年精神一震,盯著影像。

影像中,烏鴉四散而飛,片刻,王石安從天而降,視野凝聚在水塘面前...

之前發生的一切,溯源浮現在三人面前。

很快,就出現了最后的廝殺。

“兇手現身了!”

三人目光凝聚。

畫面中,王石安騰空想逃,一只慘白手掌突然出現,轟擊在他身上,血肉冰雕綻放。

最后畫面。

定格在一張陰沉的中年臉之上。

血霧崩潰,被重新吸收回甲殼里面。

溯源結束!

“老錢,提取到氣息沒有?”

兩人看向精神萎靡的老者。

“不行。”

“對方應該是有寶物遮掩了氣息。”

沒有氣息,很難追蹤。

老者心疼地收回甲殼。

“我們現在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張不知道真假的臉了。”

拿扇青年紙扇輕扇:“這人面孔應該是真的,很協調,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偽裝,我查一下有沒有這人信息。”

“而且修月形修神法,巨力,對我鎮魔司有敵意,你們想到了什么?”

劍眉青年眼前一亮:“妖!”

“對。”

“十有八九是妖!”

“而且對方面氣質面目自然,雖然無法透過溯源看是不是偽裝,但是妖一般很少遮頭掩面,我看看有沒有相關記錄。”

紙扇青年拿出一塊令牌,進行查詢。

見狀。

劍眉青年抱劍閉眼,回想前面溯源畫面。

細節,確實和同伴說的一致。

只是從頭到尾,對方只露了一面,說了一句話。

那句話,聽的他心里火氣騰騰往外冒。

“不管你是人是要,居然敢對我鎮魔司之人釣魚,我迪云,必殺你!”

劍眉青年怒睜雙眼。

無數劍氣縱橫,憑空浮現,化作劍刃風暴橫掃方圓數百米花草樹木,宛若形成一個劍氣天災臨世。

老者看到他發怒,知曉迪云脾氣剛烈,默默站在邊上,不敢插嘴。

“查到了!”

紙扇青年令牌一收。

“此人名夜鴉,最早出現在天泉府府城,只有半步先天實力,隨身帶著一只烏鴉,被昊天劍府和天泉血脈顧家通緝過。

第二次出現,還是在天泉府,只是這次直接成了先天高手,殺了不少先天和神靈,消失不見。

現在他身上的懸賞。

可不低,合計名列地下追殺榜八十三位。”

紙扇青年將查到的信息一一說出:“看力量性質,烏鴉隨身的習慣,應該就是他。”

“至少有調查的方向了,收拾一下,先回去吧。”

老頭不知為何,總感覺這里環境陰森森,心里發毛,開口想要回去。

聞言。

迪云劍眉挑動,和紙扇青年對視一眼,突然出手。

長劍出鞘。

“摩柯!”

劍芒一閃,化作浩浩大日,沖天而起。

轟隆!

無數光芒閃爍,宛若雨滴砸落地面,轟擊在方圓數百米所有范圍。

紙扇青年雙眼則化作深青色,掃視周圍環境。

收劍,歸鞘。

方圓數百米,已經化作無數坑洞,塵霧彌漫。

迪云看向紙扇青年:“怎么樣?”

老錢修因果卜算,感福禍,知生死,他面色不安,說明周圍可能有威脅。

“沒異常。”

紙扇青年搖頭。

“可能只是極這里殘存極寒氣息給老錢心里壓迫了。”

迪云點點頭。

“走吧,回去再調查下信息來源,順便通緝夜鴉。”

三人收拾一番,騰空離去。

半響。

地面蠕動,爬出一個被黃光籠罩的陰沉中年。

他看了眼三人離去的方向,從另一邊離開。

皎月升空,月光柔和。

白云崖,任務大殿一角,原本此時應該沉寂,此時卻十分熱鬧。

只見一群女鎮魔衛圍在一個面貌俊美的青年身前,捏手捏腳,高聳不斷磨蹭,水果肉食美酒,依次送到嘴邊,殷勤地服侍著。

遠處,一群男鎮魔衛,羨慕嫉妒恨地看著這一幕。

不過,他們不是嫉妒圍在中間的俊美青年...

“艸,老子為什么會是男人。”

一個身高兩米的大漢,甕聲甕氣,面露不岔。

邊上人聽了,不僅不奇怪,反而一臉贊同。

無他。

那個俊美青年,是新來的鎮魔使!

“我有個妹妹,今年正好十六,要是可以帶上白云崖就好了。”

還有人惋惜。

也有人不屑一顧,酸溜溜心里罵上兩聲,轉身離開。

“顧大人,什么時候給給我們指導修行之法啊。”

一個胸懷寬廣的女人,咬著一顆葡萄,俯身喂了過去。

葡萄很甜。

嘴唇很軟。

周圍小姐姐對于揉捏力道的把控,也是一流,貓生巔峰啊。

橘寶瞇著眼睛,愜意道:“今天不方便,該日。”

此話一出。

周圍女人都面色嬌羞看向變成顧言模樣的橘寶。

突然。

橘寶睜開雙眼,從眾多女人身上爬起。

“好了,我有事,先走了,改日教導你們。”

眾女不舍,卻不敢阻攔,趕緊走到一邊。

“大人可要說話算話,奴家李媚,靜候大人該日教導奴家。”

剛剛嘴含葡萄的嬌媚女子湊了上來,令牌輕點,在橘寶腰間的令牌上,留下了自己的傳訊。

其余女鎮魔衛也受到啟發,紛紛留下信息,隨后站在一起,戀戀不舍看著離開的橘寶。

橘寶顯然也不愿意走,一步三回頭。

這種深情,看的數個感性的女鎮魔衛差點就要追上去了。

“顧大人一定是個深情的男人。”

“實力又強,長得還這么完美,就算后續沒有指導,今天也血賺了。”

李媚聽著身邊同仁議論,眼中得意。

她可是連那位大人的嘴都親到了。

山腳一處不顯眼的地方。

“還順利么?”

橘寶變回圓形,慵懶地躺在地面打滾,臉上滿是回味。

“很順利,就是有些撐...不是,就是我答應了“一些”人,給他們修行教導。”

聞言,顧言眉頭一皺。

他不是很喜歡教導他人。

“算了,就當做那些人給我作人證的報酬好了。”

顧言抓起橘寶脫在地面的衣物,準備換上。

為什么這么多香味?

“橘寶,你到底頂著我的樣子做了些什么,衣服上怎么會有這么多女人的味道!”

顧言此時,心中已經感覺有些不妙。

等到看到令牌上十幾個女鎮魔衛的留訊后,他臉徹底黑了下來。

“橘寶!!!”

“你告訴我,什么叫奴家等候顧大人“改日”指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