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七十八章 殺意

更新時間:2021-09-29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大殿之中,迎面就是一大塊浮空琉璃板,上面劃過一道道信息。

面板兩邊,是一個個密封小隔間。

大部分鎮魔衛,都是往那些小隔間里面走動,只有一些面容青澀,看著年紀不大的男女,才在琉璃板下看的認真。

顧言隨手將一個剛從隔間走出來的青年攔下。

“請問下,辦理入職在哪里?”

青年眉頭一皺,瞥向顧言:“滾開。”

顧言一愣,隨后笑了笑,讓開身位。

見狀,青年也沒廢話,淡漠從他面前走過。

后邊一個盯著琉璃面板的少女注意到這一幕,捂著嘴巴笑出了聲。

“這里人大多很淡漠的。”

她聽到顧言也是新來的,不由想到了半年前的自己。

“新入職,去最右邊隔間,那里有人接待。”

聞言,顧言轉過頭,看向提醒的少女:“謝謝。”

看到顧言外貌,少女笑容呆滯一瞬,隨后變得更加燦爛。

她走到顧言面前,眼中熱情:“不用謝,都是這樣過來的,我叫莫言,京都人,早你半年入門。這貓是的寵物嗎?”

“這是橘寶,是我伙伴,我先去辦理入職了。”

“誒。”

看顧言要走,莫言趕緊攔下他。

“怎么了,還有事么?”

“額,沒什么,就是想告訴你,入職會有考核任務,你最好是給接待的人一點好處,不然可能會為難你。”

“好,多謝提醒。”

顧言禮貌對著莫言笑了笑,轉身往最右邊隔間走去。

“唉。”

“估計是沒看上我。”

看著顧言背影,莫言眼中閃過失落,重新回到琉璃面板上,希望找到一些性價比高的任務。

鎮魔司比較特殊,在成為金牌鎮魔衛之前,都是散養。

她只是預備役,實力一般,又沒有特長之處,沒有隊伍接收,只能在這里選一些打雜任務,賺取錢財的同時,積蓄考核貢獻點。

“顧言,剛才那人叫你滾開,你居然不生氣?”

橘寶不理解地看向顧言。

“這有什么生氣的。”

顧言心態平和。

畢竟自己又不是什么殺人狂魔。

他沒從那青年身上感受到敵意,也就無所謂。

說話間,已經來到了隔間門口。

正好一個人從里面出來,面色難看。

他看到顧言,冷笑一聲,匆匆離開。

進去顧言才知曉他為何那個反應。

只見里面一個小老頭笑的猥瑣,正抓著一把銀髓往衣服里塞。

聽到動靜。

老頭笑容隱去,動作加快,將衣服拉平,才抬頭看向進來的顧言。

“新人?”

顧言走上前:“嗯,來辦理入職。”

老頭眼睛聳拉,慢騰騰道:“有認識的人沒有?”

“沒有。”

顧言如實回答。

其實他也奇怪。

自己好歹也是個先天,不說鎮魔司不重視他吧,怎么司馬九鯉安排的人也沒出現?

聽到顧言既是新人,又沒認識的人。

老頭聳拉的眼睛一睜,不怒自威。

“進門之前不知道先敲門嗎?”

他一拍桌子。

“出去,敲門再進來!”

顧言表情錯愕。

好家伙,真特么現實。

“怎么,聽不懂人話?”

他眼皮上拉,瞥向沒反應的顧言,拿起桌上茶杯吹氣:“不出去也行啊,把名字告訴我,然后我給你安排一個“好”點的任務好了。”

那個好字,老頭聲音大了數倍。

顧言眼中閃過戲謔。

“顧言。”

見顧言對自己威脅的話沒點反應,老頭面色一沉。

這人看著長得不錯,怎么是個二愣子。

聽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顧言是吧,等著。”

桌上一塊琉璃上信息翻動,出現了顧言的信息,只有短短一行字。

“顧言,預備鎮魔使,你無權限查詢!”

老頭看清上面信息,嚇得手一抖。

茶杯砸落,掉在褲襠上。

“啊!”

滾燙的茶水傾泄而下,燙的他跳起來叫喚,好似受驚的猴子。

但是才叫上兩句,他又硬生生憋住,撲通一下詭在顧言面前:“顧鎮魔使,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饒了我吧。”

說完,老頭直接一個響頭下去。

再抬起來的時候,額頭已經血花花一片。

看著雙腿疼的顫抖卻忍住不坑一聲的老頭,顧言豎起一個大拇指:“夠狠,佩服,要不你先去上點藥。”

老頭擠出難看的笑容:“大人說笑了,小的年紀大了,那里用不上了,無妨。”

“行吧,我這入職怎么辦理。”

看這老頭已經夠慘了,顧言也懶得和他計較了。

“鎮魔使入職,肯定是需要執事大人才行,正常會提前溝通好讓小的門進行接待,不過我幫您通知也是一樣。”

老頭知曉自己安全了,松了口氣,不顧額頭留下的鮮血,將臉笑成一張丑菊。

“目前只有二執事和三執事有空,您是要哪位過來?”

“先不急。”

顧言一抬手,讓老頭起來。

“你在這里待多久了?”

“回大人,三十多年了。”

老頭疼的兩腿顫抖,恭敬回道。

“看你修為淺薄,卻有這么個肥差,有些關系吧。”

“有一點點。”

他不敢隱瞞。

“嗯。”

顧言點點頭,掏出至少百枚銀髓放到桌面:“給我說下這里的關系勢力,還有幾位皇子公主的勢力,客卿,想到的,都可以說。”

看著眼睛發亮的老頭:“有用的信息越多,獎勵越多,而且以后我未必不可以罩著你,我這人。對自己人很大方的。”

這老頭在這里待這么久,應該知道些東西。

轉眼間,半個時辰過去了。

顧言有些驚奇。

原本只是出于謹慎,隨口開口詢問,沒想到遇到寶了。

看著口干舌燥,身體顫抖的老頭。

他掏出一顆丹藥:“老王,這是上等療傷丹,吃了吧。”

老頭,叫王三。

顧言的空間袋里還有不少繳獲的丹藥,也不心疼。

“謝謝大人。”

老王聲音沙啞,接過丹藥直接吞進肚子里,絲毫不擔心有問題。

這半個時辰。

在顧言的威逼利誘下,他該說不該說的,都說了。

跑不掉了。

丹藥入口,化作暖流涌向額頭和被燙傷的下身。

不過三息時間,老王驚愕摸向額頭,一層死皮隨手脫落。

全好了!

“大人,一點小傷,用這么好的丹藥太浪費了啊。”

他有些感動地看向顧言。

顧言雖然知曉他是裝的,但還是感覺心里舒服:“老王,以你欺軟怕硬的機靈,怎么會做一些無意義的行為呢?”

老王知道顧言是說他之前裝模作樣的姿態。

他也有些委屈:“大人有所不知,來我這里的,只有剛入門,還沒什么關系的鎮魔衛啊,有些朋友或者親人在這里任職的,也會提前和我打好招呼。”

“誰知道大人您這種鎮魔使也會無人接待...”

這里的鎮魔使。

要么是上面那些大人的弟子,或者晉升先天的鎮魔衛,根本不需要入職。

要么是一些資質優越的散修或者軍部等官方機構跳槽的人,這種一來就會被那些皇子公主的人邀請去做客卿,有人專門接待,入職也只是走個流程。

老王一愣,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看向顧言:“大人,莫非你入職前,幾位皇子公主的客卿邀請,您沒接受?”

顧言搖頭:“我是九公主的客卿。”

聞言,老王松了一口氣:“那就好,這里的鎮魔使大人,三年必須完成一件任務,如果您既不是上面那些大人的人,又不是皇子公主的人,很危險的。”

先前老王詳細介紹了里面的貓膩,顧言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環境如此。

要么別來,要么就順應規則,多說無益。

巡夜司何嘗不是如此。

他不就是因為夜輝煌的名號,在無定府一直挺舒服的么,不然也不會弄死一個統領,也毫發無損。

“好了,幫我傳訊三執事王石安。”

老王連忙走到琉璃境前按上幾下。

一道光芒投射而出。

“大人,您們聊,我在外面候著。”

老王小心翼翼關好門。

琉璃境光芒消失,一個留著公羊胡的清瘦中年出現在隔間。

顧言將目光投向對方,卻沒有感覺到任何氣息,也無法感知到他對自己的態度。

這應該只是一道投影。

中年看向顧言,露出和善笑容:“顧先天,九公主和我打過招呼了,幸好你今日過來了,我還有急事要忙。”

他手掌一揮。

桌上琉璃境宛若水波蕩漾,出現了一個巴掌大小的袋子:“里面是幾套服飾,令牌,你檢查一下。”

顧言攝過袋子,檢查過后,疑惑看向王石安:“答應給我的東西呢?”

按之前條件,應該還有一個兌換先天功法的令牌,和進入一次秘境的令牌,無論是自己用,還是賣給內部其他人,都價格不菲。

要知道他選擇鎮魔司,主要就是那個進入秘境的資格。

根據姬無命所言,對于先天,幫助很大。

王石安依舊笑容和善:“正常情況下,我提前給你也沒問題,可是顧先天,你得罪了三皇子,他的人盯著我,我也只能公事公辦啊。”

顧言眼神直勾勾看著王石安。

可惜,這只是一道投影,心神感應起不到作用。

對于顧言的注視,王石安露出苦笑:“顧先天也不用著急,完成考核之后再拿,也是一樣的,在鎮魔司行事,小心些為好。”

“好,讓我挑選任務吧。”

鎮魔使,享受鎮魔司資源的同時,三年內都必須承擔一次任務分派,入職也要完成一項任務考核。

任務有難有易,最容易被坑,所以司馬九鯉才會讓顧言找這王石安。

“顧先天,你滴血在令牌上,我發給你。”

鎮魔令和巡夜令,大差不差。

剛剛認主。

令牌一震。

三條任務出現在顧言的令牌中。

“這三條任務,都是目前風險最小的任務,顧先天可以看合適的選擇。”

顧言點頭,心神沉入令牌。

下一刻。

他呼吸微不可查地重了一點。

三息過后,顧言帶著微笑看向王石安:“王執事,還有其他任務么,要不將所有任務都讓我看看?”

王石安投影一愣,隨后呵呵一笑:“顧先天真是謹慎,這自然是沒問題的。”

又是十多條任務,出現在顧言令牌。

隨著一條條查閱。

顧言臉上的表情,一點點冷下來。

看完之后。

他臉上笑容徹底消失:“你在耍我?”

這一刻,他心中的殺意,再也無法抑制。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