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七十一章 鎮魔司駐地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嗝”

橘寶平躺地面,擺出四肢朝天的廢貓姿態。

“顧言,你一直盯著北方干嘛?”

“沒事。”

顧言收回目光。

剛剛在他神魂之中,一幅畫面一閃即逝。

畫面中,一個小小的身影,渾身鮮血淋漓,正在攀登一座高聳入云的骨山。

丫丫情況,有些不妙。

不過隨著神魂凝聚,并且變強,他已經隱隱可以感覺到自己在反哺丫丫。

春暖花開,大雁北行。

一個頭戴斗笠的青年,腳踩飛劍,與它們相錯而過。

橘寶拿起爪子擦了擦口水,看著交錯而過的大雁,哽咽口水。

“顧言,我們還有多久到京都。”

之前在天泉府,它可是存了一大筆小金庫。

“不知道。”

顧言搖頭,眼睛化作血金色。

“運氣不錯,前方有人。”

心念一動。

腳下飛劍閃爍紅芒,朝下飛去。

御劍飛行。

前世多少人的夢想。

如今在他手上,也算是實現了。

雖然只有先天之下的劍訣,但在神魂驅使,磁場作用下,拖著兩三千斤的東西,一瞬七八十米,還是輕而易舉。

“殺!”

“男人一個不留!”

伴隨慘叫和山匪狂熱吼叫,血紅色將道路染出塊塊紅斑。

“老天爺啊,求你開開眼吧!”

一個年輕女人,抱著自己才五六歲的兒子躲在邊上草叢凹陷處,渾身顫抖地祈禱。

突然。

一個商隊的護衛慘叫著摔倒在她面前,將遮掩身形的枯草壓了下去。

剛想轉身的山匪看到躲著的女人,立刻裂開嘴露出大黃牙:“這里還藏著一個啊,險些讓你躲過去了,跟哥哥我去山上快活吧。”

他舉起手上染血大刀,準備將女人懷中的小孩弄死。

他面色一變,疑惑看向手中鋼刀。

只見刀身不斷顫抖,上面附著的血液都抖動起來。

“我手沒抖啊。”

他嘴里呢喃。

卻沒發現,現場所有的鐵制品,都出現了這種情況!

女人原本表情已經絕望。

一個小黑點,卻出現在了她的視野。

她瞪大眼睛,看著北邊天空!

“劍仙!”

“有劍仙從天上來救我們了!”

女人的聲音,穿透了這片戰場,好似絕望下最后的期待,引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看向天空。

劍聲輕鳴。

一把五尺長劍,在所有人注視下,從天而降。

顧言緊隨其后,從天空落下。

他不御劍降落,主要是怕環繞周身的罡風,會撕碎下面這些身體脆弱的人。

“劍仙大人,救命啊!”

一個身材瘦小,八字胡的中年,福至心靈,向著顧言就是跪下磕頭。

其余幸存者也反應過來,紛紛跪下。

相比之下,那些山匪,則一個個面色惶恐起來。

話本里。

那些大俠劍仙,哪個不是嫉惡如仇。

“這里距離京都還有多遠。”

溫潤的聲音,傳遍這片不大的區域。

“一千一百多里!”

“我丈夫是跑商的,我對這條路很清楚!”

一個抱著小孩的女人,從邊上草堆沖了出來,大聲喊道。

“求仙人救救我的孩子。”

斗笠輕點。

顧言手指一勾。

那些大刀短劍,紛紛激射而出,將一個個山賊山匪身軀洞穿。

一念定生死。

長劍破空。

顧言腳踩長劍,消失在眾人視野中。

“嗚嗚嗚”

“活下來了。”

歡喜過后,商隊幸存眾人看著滿地尸體,紛紛痛哭起來。

“誒,難怪那些先天,即使是人類純血,也視同類為螻蟻。”

顧言心里嘆息。

當你一念可以定人生死,一掌可以鎮壓一片的時候,對于層次之下的存在,會自然而然淡漠下來。

心中感慨不談。

兩個時辰之后,一座宛若滔天怪獸聳立大地的龐大城池,出現在顧言視野。

京都,到了!

“顧言。”

橘寶身體四只爪子一縮,有些緊張。

好重的人氣。

在它感知中,遠處城池內,浩浩血氣逸散,匯聚無邊無際的熾熱人氣,鎮壓靠近的一切詭魅。

普通詭異在這種地方別說誕生了,靠近都好似白雪靠近火爐。

會被活活烤死。

顧言也面露沉重。

在他的幽冥眼中,九條大小不一的金色長龍,盤旋于城池上空白云之中,不時仰天長嘯,吞噬眾生逸散的氣血。

“這是什么東西?”

金龍之下,眾生氣血之上。

左邊有沖天血元,化作普度佛陀,屹立虛空,即使是顧言的血元和對方相比,都是小巫見大巫。

右邊則是一“柄”青峰劍“山”,鎮壓虛空,向四面八方輻射無窮的鋒銳。

還有一道道神魂光輝和演化各種規則之道的血元升騰,出現在城池各個位置,代表了一個個先天甚至先天以上的強者。

“不傀是一國之都。”

顧言將這一幕記在心中,深吸一口氣,收回飛劍,控制力場慢慢飛向城池。

腳下是大片的田野和城鎮。

這些城鎮好似一個個護衛,供衛在帝都周圍,大路小路蔓延,好似一條蜘蛛網絡,將它們全部牽連在一起。

底下有人看到飛在空中的顧言,也最多看上兩眼,并沒有驚奇,顯然已經見怪不怪。

靠的近了。

城墻上的景象也看的清了。

一排排體型龐大的弩床,映入顧言眼簾。

那些弩床上紋絡密布,顯然不是簡單的勁弩,讓他都感覺到威脅感。

京都進出禁止飛行。

靠近京都城十里,顧言緩緩落下,在路人敬畏的目光中,幾個閃身,就完美融入了前方人群。

“橘寶,別惹事。”

橘寶緊緊依著顧言,連忙點頭。

緩慢排隊。

等顧言進城,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后了。

身后人流長龍,不減分毫。

如果當天沒進城,就只能夜宿在兩邊,或者去邊上城鎮歇息,等待第二天一早再進來。

橘寶除了一開始的害怕,這么長時間,已經習慣了城內恐怖的人氣。

它蹲在顧言肩膀上,東張西望。

“顧言,我怎么感覺這里和蒼牙郡,沒什么區別啊。”

“這只是表面。”

顧言簡單解釋,找了個行人問路后,一躍上屋頂,在上面控制速度前行。

他現在沒有令牌。

在城內飛行的話,會被隱匿的陣法檢測到,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帝都分三層。

外城,內城,皇城。

鎮魔司總部駐地,實際上在城外,但是辦事處,是在外城城內。

幾次問詢。

一座陳舊的府邸終于出現在了顧言面前。

府邸門前擺著兩座不知名兇獸石像,大門打開,無人看守。

如果不是牌匾寫著鎮魔司三個字,顧言幾乎以為自己找錯地方了。

進了里面,就更離譜了。

雜草叢生。

墻角居然還有一花一黃兩只土狗正借著春日好時光,勤奮耕耘。將橘寶看的一愣一愣的。

穿過外院,走進里院,顧言這才見到聲響。

好像是雞叫?

往里一看。

好家伙。

一個小老頭正拋灑著谷子,引來一群剛破殼的小雞追逐搶奪,邊上就是一小塊自己弄得小菜園,種著點蔬菜。

顧言站在門口,抱手行禮。

“前輩,在下顧言,前來鎮魔司任職。”

“等會。”

老頭不緊不慢將手上谷子全部丟完,才慢騰騰坐到一邊的躺椅上,端起一杯茶,悠閑喝上一口,才看向顧言。

“進來吧。”

這懈怠模樣,看的橘寶都來火了。

它剛想嗶嗶。

突然感覺不對勁!

不對啊,正常情況下,顧言怎么會這么老實?

它難得智商上線了一次。

想到這里。

原本平平無奇的老頭,在它眼里瞬間變成了張牙舞爪的隱士高人。

橘寶老老實實將自己縮成了一團,一動不敢動。

“咳咳”

老頭捂嘴虛弱地咳嗦數下,才掏出一塊令牌,對準顧言。

“摘下斗笠。”

顧言沒有多問,將斗笠摘下來。

一道光影投射而出,籠罩在顧言全身。

“滴。”

“檢驗完畢,顧言,預備鎮魔使,確認無誤,已上報。”

機械音從令牌中傳出。

顧言好奇地看著令牌。

他凝聚日月體之后,面貌大變,只有幾人知曉他新的面貌,而且現在他鎖死氣息,這玩意怎么確認他身份的?

“咳咳”

老頭又虛弱地咳嗦兩聲,重新將令牌收回懷里。

“沒想到還是一位鎮魔使大人。”

他抬起頭,眼睛渾濁看向顧言:“大人,你為何對我一個已經半入土的老頭這么客氣,不會以為我是隱世高人吧?”

顧言搖頭。

“不。”

“你現在就是一個普通人,而且快要死了。”

聞言,橘寶先跳了起來。

“顧言,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這老頭是什么大高手呢。”

“哈哈。”

老頭哈哈一笑。

“你這小貓到有意思。”

“他是蠢。”

顧言直接給了橘寶一個腦瓜崩,隨后從空間袋掏出一些酒水食物擺到桌子上。

挨了一下。

橘寶委屈巴巴捂著腦袋:“顧言,你太過分了,不僅打我,還說我蠢!”

說到蠢字,橘寶聲音都大了幾分。

“你不蠢誰蠢,我都說了,現在!”

顧言將酒杯擺好,倒上酒:“你老也別端著了,我知道你好奇我怎么看出來你曾經是個高手的,其實我也好奇,為何那牌子一照我,就確定我身份了?”

這個問題,挺重要的。

不解決。

意味著偽裝,包括他最自信的隱匿能力,都將失去作用。

“呵呵。”

老頭端起酒杯,一口飲盡,帶著灑脫。

下一刻。

“咳咳咳咳”

他捂著胸口,咳嗦了半天才緩過來,差點直接人就沒了。

“誒,酒都喝不得,活著真沒意思。”

“你說的那玩意,運用的是因果之道,你和鎮魔司有約定,就有了因,所以直接可以確定你是不是本人。”

怎么又是因果。

顧言眉頭皺起。

“那這東西,豈不是用來追兇活著查案,一下就知道真兇了?”

老頭奇怪地看著顧言。

“這怎么可能。”

“要想做到你說的程度,除非能過凝聚因果類的神通。并且牽扯越大,推算的對象實力越強,推算越模糊。

不過一些世家子弟,給重要人物設下的魂燈,到是有類似作用。”

“若是無意間殺了這種人,除非是神通高手可以擾亂推算,或者有反制手段,不然等死就行了,跑到哪里都可以確定大概位置。”

老頭若有所指。

“好了。”

“你想知道的我告訴你了,你改滿足滿足小老頭我的好奇心了。”

顧言微微一笑,點點頭。

“其實很簡單。”

“習慣!”

“習慣?”

小老頭被吸引了注意,心里更好奇了。

他不曾感覺到自己有什么顯露自己曾經是高手的習慣。

看著老頭被勾起了興趣。

顧言不急不緩拿起酒杯小酌一口,才輕聲道:“我原本早早突破先天,心中還有些傲氣,但是來了京都,才知道自己眼界淺了。”

“前輩,有什么提點晚輩的么?”

老頭一愣。

這是將一件事情,當兩次換啊。

不過經歷多了,他也沒了以前的計較,笑了笑:“行吧。”

“你能來鎮魔司,想必不是血脈世家出身吧?”

顧言點點頭。

他雖然現在日月體也算血脈了,但是老頭問的是出身。

“看你常識匱乏,顯然沒有經過系統指導,畢竟很多東西是藏書量都不會記載的,所以你也不是門派弟子出身。”

顧言繼續點頭。

“那你只需要記住一點就行了,選一個皇子皇女,加入。”

聞言,顧言眉頭一皺。

“為何?”

前世涉及皇室之爭,都兇險無比,更何況是現在這個高武世界。

這事情,姬無命和夜輝煌,都沒和他講過。

不然,他可能真的會猶豫要不要同意鎮魔司的邀請。

“你是不是以為鎮魔司,是一個斬妖除魔的機構?”

老者眼中,閃過惆悵。

“血月巡夜,金日鎮魔。”

“表面上看,確實如此,但只有位置夠高的人,才會發現并非如此。”

“具體如何,就要你自己去探尋了。”

“咳咳。”

老頭咳嗽兩聲:“你的信息已經上報,應該明天就會有人來邀請你參加宴會了,選一個加入吧,不然就別來鎮魔司做鎮魔使了,那是找死。”

顧言點頭起身,抱拳感謝。

這種東西,對一個新人來說,即使是先天高手,也很重要。

他之前混了不短一段時間,總共才見到幾個先天。

結果成就先天后,在天泉府一陣收割,一個月時間不到,就連先天都斬了七八個,這就是圈子。

龍不與蛇居。

先天高手的圈子和任務,資源,都會不一樣。

風險同樣如此。

“小子,別整這套,現在告訴我你是怎么看出來的,然后在附近的悅來客棧等通知。”

“咳咳。”

顧言面露微笑,指了指地上的谷子,隨后轉身離開。

背后,傳來老者恍然的大笑。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