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六十九章 斗智斗勇,luo奔跑路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一片金碧輝煌的建筑,好似油畫一般開始扭曲,化作星星點點消失。

沒有了香火之力的支撐。

這片神域,最多半天,就會消失在夾層空間。

“顧言,你的眼睛在放金光。”

橘寶驚疑看著顧言血金色的眸子。

“嗯。”

顧言閉上雙眼。

再次睜開,已經恢復了正常的黑白之色,只是有些深邃。

這被斬殺的先天神靈,在神域上很用心,吞噬完香火之力后,幽冥眼已經隱約可以看到處于空間中,一些連同幽冥的細微缺口。

那些神域,其實就是構建在那些缺口之上,直接連通幽冥,才會有這奇異變現。

“橘寶,走吧,我們要去京都了。”

橘寶撲騰著翅膀,飛到顧言肩膀。

一層細微力場,化作錐形,護在前方。

伴隨音爆和寒冷。

顧言一瞬數百米,向著南方遠去。

看著兩邊景物變成殘影不斷消失在身后,橘寶蹭著顧言:“顧言,我感覺自己要蛻變了,你什么時候再殺兩只先天靈妖給我吃唄。”

跟著顧言最幸福。

吃了睡,睡了吃,然后不知不覺,就快要先天了。

快樂。

顧言無語。

“你以為先天妖魔是路邊雜草呢。”

“而且這幾個先天,只是不擅長防御和速度而已,遇到那種能力詭異,或者肉體防御強大的存在,我根本沒辦法。”

橘寶眼力勁不行。

沒看出來他附加在虎魄刀上,只有一層薄薄的極寒雷電刀元。

那是他在急速移動下,能夠附加的極限力量。

再多。

身體就吃不消了。

聞言,橘寶眼中閃過失落。

顧言實力提升太快了。

快到橘寶感覺自己好沒用。

先天高手一出手,就是先天真元附帶天地加持的規則傷害,腐蝕性極強,范圍又大。

它那點增殖異體,一出現就被別人秒,根本插手不了顧言的戰斗,

除了幫顧言清理尸體,就是幫他撿戰利品,根本插手不了顧言的戰斗。

橘寶呀橘寶。

你要爭氣啊!

它心里暗下決心,閉上眼睛,開始修行顧言傳給它的修魂之法。

不一會。

有節奏的呼嚕聲,就從橘寶化作的烏鴉體內傳了出來。

“吃了睡,睡了吃,真成寵物了。”

聽到聲音,顧言無奈一笑。

急速下。

不過半個時辰時間,他就已經跨越了一千兩百里距離,出現在了天泉府邊界。

突然。

顧言心臟猛的一縮。

一股心悸之感,涌上心頭。

沒有絲毫猶豫。

他腳下一轉,化作殘影向側面沖去。

“哈哈,好敏銳的小子。”

“束縛!”

一道陰影,以更快速度從虛空出現,纏繞在顧言身體之上。

下一刻。

急速運動的顧言,保持著奔躍姿勢,居然被硬生生地釘在了空中,動彈不得。

“啊”

打瞌睡的橘寶就慘了。

慘叫一聲,便在慣性下,一臉懵逼飛出數百米,狠狠撞擊在了一塊石頭之上,弄得羽毛亂飛,額頭更是腫了一個大包。

“顧言,好多星星啊。”

它兩只沒毛的小翅膀撲騰兩下,就臉朝下砸在地面,昏迷了過去。

“橘寶!”

看著凄涼的橘寶,顧言眼中閃過殺意。

“極寒真意!”

周圍空氣瞬間凍結。

水汽化作冰霜,帶動周圍氣流化作寒風呼嘯。

顧言體內澎湃無比的血元,化作極寒血元,想要沖出身體。

寒氣涌動。

他身體表面的衣服和頭頂斗笠,只支撐了一息時間,就被凍結。

一層陰影化作的繩子,卻死死纏繞在他體表,堅韌無比,完全不懼怕他一身極寒氣息。

“還想掙扎。”

虛空蠕動,化作一老一少兩道身影。

看清其中一人,顧言瞳孔一縮:“是你?”

“哼!”

少女惡狠狠瞪了顧言一眼,隨后又想到什么,縮到了老者邊上。

她居然就是之前被顧言強買強賣的詭狐。

前后不過一個多時辰,這女人居然就叫家長了...

顧言無語。

這就叫夜路走多了,總會遇上詭。

幸好之前他因為顧忌隱門的勢力和手段,應該,可能,大概...沒有太過欺負她,還有的談。

“小幺兒,是不是他欺負的你?”

老者長相清瘦,一雙咪咪眼,看著就有些猥瑣。

詭狐點頭:“老祖,就是他,強迫我買了一堆破爛,原來長得這么陰險,一看就不是好人!”

一百多歲的人了。

此時在家長面前,想起之前被顧言扒光衣服的委屈模樣,詭狐就感覺心里羞恥,恨不得弄死眼前的夜鴉。

“嗯。”

老頭點點頭,看向顧言:“怎么樣,想講道理還是講拳頭。”

陰影繩索一松。

顧言穩穩落到地面,聲音低沉:“拳頭講不贏,自然是講道理。”

“好,爽快!”

“你強迫我家小幺兒買你一堆破爛,我用東西,換你速度秘法,不過份吧?”

顧言一愣。

不過他表情卻不動聲色,而是將眉頭皺起。

本來就是一幅陰沉中年的模樣,眉頭一皺,就更顯陰霾,看的邊上詭狐咬緊剛長出來的牙齒,握緊小拳頭。

“前輩拿什么換,另外又怎么保證你換了之后,不再對我動手?”

“先天武學秘法,左道修神之術,你自己選!”

猥瑣老頭口氣不小。

“至于安全問題,你放心,既然你放了小幺兒,我也不會傷害你,最多讓小幺兒揍你一頓,可以立契約。”

即使顧言不愿意,他其實也會要求立下契約。

一個先天,居然可以擁有接近一般神通境強者的移速,這是什么概念?

想到功法就要到手。

即使是老者的心性,也不由有些興奮。

“好!”

顧言點頭同意。

心里也忍不住想笑。

一小會時間。

一張討論數次,確保沒有漏洞的契約,化作無形因果之力,出現在兩人身上。

契約成立!

兩個心懷心思的人,臉上不由露出微笑,還同時默契地看向對方...

“老頭,現在笑,等會就讓你喝爺的洗腳水。”

“小子,現在笑,等會就讓你哭。”

兩人不約而同心里想著壞事。

“前輩,晚輩正好缺一門修神之法,就拿修神之法和我換好了。”

老頭笑瞇瞇掏出三塊石頭。

“你自己看,自己挑。”

“天影石?”

顧言心神涌入三顆石頭。

這三門,都是修神之法,側重卻不同。

第一門名為《抱月歸一術》,神魂溫和堅韌,修行不容易出問題。

第二門名為《血月傀儡術》,看介紹有些邪異,可以神魂控制別的生物為傀儡。

第三門名為《冥月送葬術》,這是一門神魂殺伐之法,神魂化作月光,斬殺別人心神魂魄。

“怎么都是和月有關?”

顧言有些疑惑。

不過自己靈魂,受日月體影響發生轉化,應該會很契合這三門術法。

所以顧言掏出《極陰寶典》,遞給老頭。

“我想了想,之前算是我持強凌弱了,你的原本我就不要了,但是這三門功法,我都要看一遍,如何?”

老頭還沒開口,詭狐就怒了。

“你說誰是弱呢。”

“莫急莫急。”

老頭卻直接將詭狐拉到了一邊。

“既然你愿意,也行。”

他一揮手,三塊石頭上,光華一閃,解除了禁制。

顧言心中一喜,快速查閱起來。

老者也拿起《極陰寶典》,神魂浸入其中。

顧言越看,面色越難看。

老者越看,眉頭皺的越緊。

三門功法看完,顧言收回心神:“老頭,你坑我,這分明都是妖族功法!”

老頭也面帶怒色。

“我坑你什么?”

“我本來就是妖族,不給你妖族功法,還給你人族的啊,你看契約反噬了么?”

“反而是這門《極陰寶典》,按正常修行,最多只能有你四分之一速度,在先天功法中都只能算一般,還沒有其他特殊之處。

唯有最后的秘法,燃燒凝聚的一絲極寒之氣,可以達到你的速度。

但是也只有一剎那。”

老頭冷哼一聲:“你敢耍我?”

顧言收斂怒氣,學著老頭的口吻:“那你看契約有沒有反噬我?”

這...

老頭表情也僵住了。

“狗老頭。”

“龜小子!”

兩人同時心里怒罵。

“既然契約已經完成了,我還有急事,就吃點虧,先走了。”

顧言面色難看,就準備帶橘寶離開。

詭狐卻攔在了顧言面前。

老頭也重新笑瞇瞇走到顧言邊上:“還有事情沒完呢,按契約,我家小幺兒,還可以揍你一頓。”

說完。

他當著顧言的面,掏出一張閃爍銀光的符箓:“小幺兒呀,這個拿著,心里不暢快,就丟出去。”

詭狐眼前一亮:“滅神符!”

她一把抓過符箓,眼帶笑意看著顧言:“這個可是神通境的符箓,按契約,你得硬生生受著,漬漬,看來夜鴉要變傻鴉洛。”

這模樣,哪里還有先前冷冰冰的范。

“契約有限制下手輕重和不得借助外物吧!”

顧言沉聲道。

他怎么會沒想到這一點!

老頭摸了摸胡子:“我送給她,自然不是外物了,而且符箓嗎,手指一捏就生效,有什么輕重的。”

玩文字陷阱。

他經常玩這個,結果今天卻沒發現這一點。

實在這狗老頭偽裝的太好了,又沒給他太多時間,才一時大意。

也算是報應了。

顧言面露苦澀:“說吧,想怎么玩,我認。”

“脫光衣服!”

老頭還沒開口,詭狐就惡狠狠地對顧言道!

說完,她還拿出一塊留影石對著顧言:“我要錄下來,免費放出去,讓別人見識到你夜鴉的狼狽模樣。”

這直接給老頭弄的一口氣沒喘上來,咳嗽了。

顧言哈哈大笑:“君子坦蕩蕩,小人藏吉吉,這有何不可,就這么說定了!”

他根本不給老頭反應機會,手一扯,身上就光溜溜了。

顧言精神通透。

顯然,契約中,他的義務已經完成了。

“詭狐姑娘,我們也算坦誠相見了啊,哈哈。”

“兩位,有緣再見。”

顧言瀟灑一握拳,甩著小顧言瀟灑轉身,留給兩人一個看著就有勁的大“屯”。

《極陰寶典》他已經修行過了,沒了用處。

而那三門妖族修神法,卻被刻錄在了作弊面板上,顯示可修行。

剛才反應不過是他裝的。

等于是他白嫖三門先天修神功法。

唯一的損失就是被看了身子。

無所謂。

下次還有這好事,他顧言擺POSS都可以。

賺錢嗎,不寒磣。

往好了說,也是為這個世界的人體藝術獻身了。

血賺!

看著顧言瀟灑離開的背影。

詭狐傻了。

這人居然一點都不介意!

禮義廉恥呢!!!

看著手上的留影石,

那種帶著報復的期待興奮勁頓時都沒了。

詭狐只覺得一切索然無味。

老頭卻氣了個半死。

“誒,你這個笨幺兒,你怎么就不問為何他修行那功法,就可以一直維持那種速度呢?”

詭狐不樂意了。

“老祖,你再說我笨,信不信我告訴祖奶奶!”

老頭:...為什么你的關注點是這個?

在他們拌嘴的時候,顧言已經帶著橘寶跑路了。

衣服都沒穿!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