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六十七章 鎮魔司,離開前的安排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請問是否消耗愿力和能量,加點提升?”

顧言疑惑。

還需要愿力么?

“是!”

他選擇確定。

伴隨剩余一百點愿力,加上足足一千點能量消失。

一股新的畫面,出現在顧言腦海。

顧言意識恍惚。

隱約間,他化作畫面中的人影,放下手上一切,赤腳丈量大地,走過春夏秋冬,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感悟萬物復蘇與凋零,獲得了心靈蛻變...

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他的眼中,閃過滄桑。

《度厄心經·開篇》,小成。

“效果很明顯,我感覺自己現在心靈通透,連思維都快了不少。”

顧言感知心靈。

心靈中的污穢小黑點,被繼續壓縮,幾乎微不可見,并且被黑點吞噬的雜念,也少了不少。

按這速度,沒有半年的時間,恐怕難以再對他造成影響。

“終究只是擠壓,無法根除。”

顧言眼中失望。

“恐怕我將這《度厄心經·開篇》提升到圓滿,也最多延遲心靈污染積蓄發作的時間。”

并且一旦發作。

那些積蓄的污染,就會像黃河之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難怪司馬無我即使有了這么神奇的秘法,最后還是理智受了影響。”

“看來這司馬無相,不殺也得殺了。”

顧言將地面東西全部收起,拿出“隱門令”。

“查詢司馬無相信息。”

這人司馬家血脈濃郁,不是無名之輩,應該可以查到信息。

果然。

一連串的信息,出現在顧言的感知中。

只是想要查看,必須滿足上面的要求。

一些只是需求隱點。

一些,則需要特定物品寶物,想要知曉情報,雙方就必須碰一碰面,親自交易。

隱點,是銀髓或者等價物品。

可以自由在隱門分部進行充值和兌換提取。

一點,相當于一銀髓。

這方面并不比顧言前世的科技社會差。

顧言根據那些情報內容的簡介,快速篩選。

“就這個了,有詳細信息,但是不涉及隱秘。”

隨著顧言心神一動。

他賬戶上二十隱點消失,只剩下八十隱點。

一條情報,出現在他的令牌上。

“司馬無相:血脈司馬家嫡系,一歲覺醒血脈,被賦予三皇子身份,擁有直系皇位繼承權,身邊隨時有至少一位先天高手暗中護衛。”

“血脈:母系乃紅坊首領,先天靈詭,父系乃司馬家獨特的融詭血脈。”

“境界:半步先天,似乎在練習一門強大左道功法,一直壓抑境界。”

“性格:喜怒無常,城府一般,偏向詭異。”

“嗜好:最喜歡生食孕婦肚中八個月大,已經成型的嬰孩,每餐必不可少。”

情報很詳細。

只是看完,顧言有些沉默。

先天血脈世家,分擬態和詭態。

擬態稀少,血脈神通偏向肉體。

詭態,就是姬家,司馬家這類,偏向靈魂,神通類似詭異的各種能力。

“果然,擬態還好,最多是性格有些缺陷,但是詭態,血脈越濃郁,越容易受血脈影響,變得精神越扭曲。”

顧言眼中露出寒光。

這司馬無相,他殺定了。

顧言起身。

充斥周圍的力場撤開。

周圍扭曲的虛空,恢復正常,顯露出守在一邊的橘寶。

“顧言,你修煉完了啊,外面有好多人找你。”

顧言聞言一愣:“我修煉多久了?”

橘寶可憐巴巴地捂著自己肚子,嘴巴上油亮的胡須一抖一抖:“三天了,我都餓扁了。”

顧言無語。

你說這話前,能不能把嘴巴上的油漬擦一下...

“有七個勢力邀請你,這些是條件。”

“你在修煉,我就幫你接待了。”

姬無命慵懶地躺在躺椅上,將一疊請帖丟向顧言。

“多謝。”

顧言接過請帖一一翻閱。

“夜家,鎮魔司,李家,蒼王府,司馬家,姬家,居然還有一個點蒼派?”

顧言疑惑看向姬無命:“這些世家應該就是巡夜司內部血脈家族,但是為何這里還會有司馬家和一個門派?”

姬無命正圍著橘寶小肉球,聞言解釋道:“邀請你的,都是知道你信息的,估計那楊峰,就是出身點蒼派,所以他們也給你發了邀請。

至于司馬家,應該是里面一系的人,想收你當手下客卿。”

顧言直接將那冊子丟到一邊。

這里面,幾乎所有巡夜司有點實力的血脈世家,都給了他發了邀請,給的要求也大同小異,每個月幾百銀髓的供奉,兩本先天功法的參悟資格,一些俗物,金銀財寶等等。

入贅進去的話,則可以享受同等層次的族人待遇。

其中姬家和夜家,還額外給出了血精層次的血脈轉換資格。

當然,代價也是要顧言加入他們。

那點蒼派,也算一個大派,修武道,很多弟子在朝廷軍部,但是對顧言而言,還不如那些世家給的條件。

將這些請帖放到一邊。

顧言打開最后鎮魔司的待遇,上面只有三點。

“鎮魔使職位和便利。”

“可進入秘武庫挑選一門先天功法參悟。”

“可擁有一次秘境進入資格!”

姬無命看到自家請帖被丟到一邊,也不在意。

“我幫你看了這些條件,其中,對你最重要的是鎮魔司的秘境資格。”

顧言將鎮魔司請帖收進空間袋,走到姬無命面前。

“愿聞其詳。”

“秘境,是獨立于我們世界之外的空間,和我們主世界,其實差不多,但是里面的空間都很小,也很薄弱,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空間薄弱?”

顧言眼中閃過思索。

如果將水池比作世界的話,那秘境就相當于水池邊上的小水坑了,水位范圍都比較薄弱...

“莫非,里面的規則力量,更好感悟?”

“對。”

姬無命眼中閃過羨慕。

“甚至大魏之外一些勢力,專門將秘境改造為單一屬性,供下面的人修行。”

“當然我大魏,目前沒有這么強大的勢力能做到這點。”

“但是鎮魔司作為皇室親近勢力,可以讓里面的人申請進入司馬家占據的三個小秘境。”

顧言心中一動:“姬姑娘,可否告知是三個什么類型的秘境?”

姬無命嬌笑。

“這個又不算秘密。”

“司馬家一共占據了五個小秘境,其中三個是開放式的,只要給錢就可以申請進入。”

“一個是刀之秘境,是一處刀冢,算是最差的一個,里面只有各種刀勢,卻沒有規則之道,所以進入代價最小。”

“一個是火之秘境,里面環境灼熱,雖然層次很低,但是對于先天三重以下的人,還是有幫助,偶爾也可以收獲一些火系天才地寶,前提是你有實力搶下來。”

“最后一個,是半損毀的血之秘境...是一百多年前,從我姬家搶走的。”

姬無命冷笑。

“這個秘境,適合鮮血一道,原本里面的一些產物,血獸,對司馬家來說是很好的資源,不過被我姬家強行破壞后,就失去了這些資源生產能力,才成了開放秘境。”

“所以如果你加入鎮魔司,挑選功法,最好是選火系功法,借著秘境,正好再領悟火之真意,地火不沖突,到時候兩種真意融合,往地火方面神通延伸。”

顧言抱拳表示感謝:“那就聽姬姑娘你的。”

姬無命點點頭,放下橘寶。

“看在輝煌的份上,最后給你一個忠告。”

“雖然領悟的道越多,實力越強,潛力越強,但是如果最后之間無法相容,就注定無法突破神通境,所以不要貪心,量力而行。

最后,不要去理會什么先天幾重的劃分。

一些老不死的,因為貪心,卡在神通境幾十上百年,修成數條小道,只是無法將其全部融合,但是實力也可以輕易秒殺單休一條道的先天三重。

謹慎!”

不待顧言回話,姬無命化作血光,消失在天際。

“以身化虹。”

對方已經近乎將自己的道和血脈,化作神通了。

顧言搖頭:“夜兄啊,看來你這輩子都難逃出姬姑娘手掌心了。”

“橘寶,我們也該走了。”

橘寶舔舔嘴唇,跳到顧言肩膀,都懶得問去哪里了。

反正顧言去哪,它就去哪。

散修不好混。

顧言已經準備加入鎮魔司了。

鎮魔司在京都,三皇子正好也在京都,也方便他謀劃。

不過,去之前,他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城外。

一處不顯眼的莊園。

一個持劍青年,面色疑惑從里面,向著城內奔躍。

“輕霧茶樓,是這里了。”

岳步云按十三郡主的吩咐,走到茶樓最里面坐下。

喝著茶水。

他臉上閃過沉思。

為了突破先天的資源,他之前選擇跟隨十三郡主,獲得了先天劍決和修行資源,修行速度是之前的數倍,總算先天有望。

奈何。

先是郡主被襲擊,他被襲擊者一掌打成重傷,好在十三郡主無事。

結果,他傷還沒養好。

十三郡主又被軟禁了起來,失了勢。

他自然也沒了資源的供給。

雖然有其他人來挖他。

只要換個主子,他一樣有充足資源修行。

但人不可無信。

他不屑為之。

“誒,等到十三郡主嫁人,我再離開吧。”

岳步云搖搖頭,臉上無奈。

“岳步云?”

一個陌生的聲音,在他邊上響起。

岳步云一把握住青釭劍,這才發現一個戴著斗笠的人,居然已經無聲無息,出現在了他身邊。

“你是?”

他警惕看著來人。

一層無形力場,籠罩周圍,折射外面之人視野。

顧言摘下斗笠。

“岳兄,可還記得我?”

岳步云看著眼前這個俊美青年,直接搖頭。

這般俊美。

如果認識,他肯定會有印象。

“銅城,你的劍,可還利?”

顧言提示道。

岳步云先是閃過疑惑,似乎想到什么,眼睛瞪大,盯著顧言的外貌。

這次,總算看出顧言以前的一些影子。

“你是顧兄!”

“哈哈,好久不見!”

岳步云也露出微笑。

兩人雖然相識不久,但是也算一見如故,脾氣相合。

特別是他為了修行,為人客卿,失去了自由,經歷了不少未曾經歷過的委屈,岳步云此時看到顧言更是親切。

看到顧言坐下,岳步云剛想叫伙計上茶,卻面露尷尬:“顧兄,能否稍后再聊,我應十三郡主請求,要在這里等一個人。”

十三郡主被軟禁,想來請的人,是對她有幫助的人。

岳步云不愿意因為自己,耽擱十三郡主的事情。

顧言卻搖頭:“岳兄,你現在姿態,不可能突破先天的!”

岳步云面露苦澀。

他本來就是追求快意恩仇之人,做了十三郡主客卿后,反而感覺渾身不自在,修為雖然在增加,但是劍,卻沒那么利了。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得到總要失去的。”

“說的也是。”

顧言點點頭,掏出一個空間袋放到岳步云面前。

“這?”

岳步云疑惑看向顧言。

這東西他自然認識,因為曾經他也差點擁有一個空間袋,只是被歹人搶走了。

只是不知為何,這袋子,看著很眼熟。

“就是我叫蒼天雪讓你出來的。”

“啊?”

岳步云更疑惑了。

顧言笑了笑。

“具體不方便告訴你。”

“但你我兄弟相稱,我既然知道你情況,自然會幫你。”

“現在蒼天雪被軟禁,提供不了資源給你修行。”

“這里是一些資源,拿著,算是我對你的幫助!”

岳步云先是一愣,隨后目露感動。

“顧兄,好意我領了,但是...”

“別但是了,你不拿,就是不給我面子,何況你沒發現,我已經突破了先天了么!”

顧言直接將空間袋,塞進岳步云懷里。

“我走了,有緣再見!”

顧言身形化作殘影,消失在茶樓。

力場消失。

周圍扭曲的空氣,也重新恢復了正常。

岳步云掏出懷里空間袋,抬頭想要還給顧言。

可是眼前,只有走動的伙計,說笑的的客人,哪里還有顧言的影子。

如果不是空間袋還在手上,他幾乎以為剛剛發生的都是自己幻覺。

“先天。”

“難道顧兄真的突破了先天!”

岳步云眼中,既震驚,又有些感動。

“聽聞先天可以塑體,難怪顧兄容貌大變,這份恩情,我岳步云記下了!”

他警惕掃了一眼四周,才將心神融入里面查看。

這一看,直接倒吸一口涼氣。

一大堆散發鋒銳氣息的鐵塊堆積,似乎是一種名為庚金的鍛造寶物,價值不菲。

另一邊,還有一小堆的銀髓。

估摸幾千是有的。

這也太貴重了吧!

一抹濕潤,浮現在岳步云的眼眶。

闖蕩江湖十幾年,無數次經歷生死,他都談笑風生。

但這一刻,他破防了。

顧言,好人啊!

“世人多重利輕義,沒想到我岳步云三生有幸,遇到顧兄這種知己,人生無憾!”

岳步云擦了擦眼眶。

同時一股斗志,在他有些消沉的心里激蕩。

一定要突破先天,方不負顧兄美意!

“只是,不知道為何,我怎么感覺這空間袋,真的像我之前被搶過的那個,大小,磨損痕跡,都差不多...”

剛升起這個想法。

岳步云就給了自己一巴掌。

“顧兄這般對我,我居然會生出這種狼心狗肺的想法,看來我心境修行還欠缺。”

將空間袋貼身收好。

岳步云眼中重新閃爍鋒芒,出了茶樓。

顧兄,下次,我岳步云必定以先天之姿和你相見!

此時,顧言早就出了城,向天泉府方向飛去。

先天之后,修行的是道的感悟和數量。

如果說,先天之前的血元強度數量,是根基。

那先天之后,領悟道的程度和道的數量,就是在你的根基強度上,進行天地威能加成。

同等根基下。

感悟越深,天地對應加持就越強。

同理,領悟道的數量越多,相互融合,戰力也越強。

根基上不用說,顧言至少碾壓了大部分先天。

他唯一擔心的就是涉及規則之力,面板對于先天之后的境界無法提升。

所以突破先天之后,顧言第一時間,就嘗試了用面板提升《地煞罡體》。

不幸中的萬幸,能量依舊可以類似百分比一樣提升先天層次的《地煞罡體》,不需要他繼續收集對應寶物構建意境。

比如現在,他的地煞罡體在面板中就是的形式顯示,表示顧言對于地煞磁場規則,已經有了百分之七的領悟。

萬幸中不幸,則是對能量消耗太大了。

百分之一的感悟提升,就需要一百點能量點。

而且還不知道后續還會不會變多。

所以顧言現在,就是準備去天泉府收割一波能量和愿力。

當然,獵物不局限于詭異和神靈。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