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夜非月今天睡定你了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三月的細語隨淌,化為了柳梢的輕柔。

燕子呢喃,春光明媚。

一只大橘貓趴在屋檐,有精無彩曬著太陽,尾巴甩動。

“喵”

遠處圍墻,三四只橘黃白黑小野貓,虎視眈眈看著它,不時甩動自己身后的“蛋蛋”,發出急促低沉的叫喚。

正是春好色,貓兒也叫春。

這是一個萬物發情繁殖的季節。

“啊啊啊”

“滾”

橘寶一爪臨空對著扇了過去。

狂風呼呼,將那四只發情公貓嚇走毛發豎起,狼狽而逃。

結果沒一會,又有幾只新的公貓,循著本能靠了過來...

這是對優質基因,繁衍的渴望。

“我討厭春天!”

橘寶一躍而下,躲到了院子里。

“顧言,我可以去冷姐姐家嗎?”

橘寶留著哈喇子,眼巴巴看向只穿著個包臀小褲衩,慵懶塞著太陽的顧言。

顧言最近越來越懶了。

不分白天黑夜都在這躺平,根本不關心它吃的伙食。

“她去京都了。”

橘寶尾巴搖的歡快。

“沒關系,冷姐姐家的女眷我熟,她們可喜歡我了,經常給我蜜汁肘子,大羊排,醬汁牛肉,翡翠乳鴿...給我吃。”

橘寶說完,哈喇子已經將地面打濕,顧言也被催眠的睡著了。

“顧言?”

橘寶小爪爪巴拉著顧言的小腿。

“滾”

一股斥力,直接將橘寶沖飛到十多米高空,化作拋物線消失在了視野之內。

還沒等橘寶歡呼,一股牽引力又重新將它拉了回來。

“記得早點回來。”

“我會回來的...”

伴隨橘寶越來越遠的尾音。

它又飛了...

沒了聒噪的橘寶,顧言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當日和蒼天雪分別后,他就去將橘寶接了回來,租了這個沒什么遮擋的小庭院臨時定居。

如今,也將近一個月了。

感受著體內八個太極氣旋旋轉,顧言換了個姿勢繼續躺著。

因為太極氣旋被動牽引日月精華太慢。

為了加快進度。

這一段時間,他不理會外界任何事物。

甚至沒有去修行另外一本先天功法《極陰寶典》。

而是沒日沒夜,全身心躺平,主動驅使體內氣旋吸收日月精華。

估摸著最多再一個禮拜。

他就可以徹底修成《日月體》,然后突破先天!

橘寶回來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嗯?”

它疑惑看著庭院。

“顧言怎么不在那個地方躺著了?”

撲騰撲騰

它尾巴卷著一個小籃子,落到庭院里。

突然,一道身影從屋頂一躍而下,落在它面前。

“才回來?”

顧言一把將菜籃搶走,將橘寶嚇了一跳。

“顧言,你要嚇死人啊,嗝!”

橘寶不滿地看著他。

神出鬼沒的,居然連它都沒有感知到。

顧言卻沒理它,將菜籃子打開。

“好家伙,冷小沫家里吃的這么好啊,難怪你念念不忘,想做別人家的貓。”

顧言將酒菜擺好。

“橘寶,過來陪我喝一杯。”

“不要。”

橘寶傲嬌地翹起尾巴,進了屋子睡覺。

誰叫顧言嚇它來著。

顧言搖了搖頭,舉起酒杯,看著天空明月發呆。

今天的月亮,很圓。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嘆息一聲,顧言一口將酒水飲盡。

他今天莫名觸景傷情,有些懷念前世的生活了。

“看到這大圓月,想吃月餅啊。”

可惜,這個世界,沒有中秋一說法,當然,也不會有月餅。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顧言哼著《水調歌頭》,品嘗著橘寶帶回來的飯菜,獨自一人享受著獨在異鄉為異客的孤寂。

他突然生出一個想法。

“這個世界先天就可以浮空飛行,也許后期,真的可以肉身橫渡,上那月亮上去看看。”

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月亮之上,會不會有一個廣寒宮,有玉兔嫦娥,有砍不完的桂花樹,有寂寞難耐卻只能玩斧柄的吳剛...

突然,顧言放下酒杯。

漆黑,降臨在了院落。

“夜非月?”

黑暗隱去。

露出里面穿著一身黑色曳地望仙裙的小蘿莉。

小蘿莉膚白如雪,長發如瀑,正是夜輝煌的妹妹夜非月。

“你哼的調子是什么,很好聽。”

夜非月走到顧言對面坐了下來。

“亂哼的。”

“你怎么來郡城了?”

夜非月嘆了口氣,面無表情的臉上帶著無奈:“還不是我哥,他的一個老情人突然又糾纏了上來,硬是要死灰復燃。”

“我哥寧死不從。”

“結果被胖揍一頓,還威脅他不復合就將他的老情人全部殺光。”

“現在兩個人天天膩味死了。”

顧言哈哈一笑:“這不是挺好么,說不定處著處著就給你家增添血脈了。”

夜非月臉上也浮出笑意。

“我其實還帶了一個消息過來,希望你聽完還能笑出聲。”

顧言笑著飲上一杯酒。

“說說看。”

“司馬無我,來找你了!”

酒杯炸裂。

夜非月身邊黑夜化作流水,蕩漾著吞噬了那些濺射過來的瓷屑。

“我哥被糾纏住了。”

“白天到晚上,難有歇息,脫不開身,所以只能叫我過來告訴你了。”

她臉上泛起紅潤。

“反正算算時間,你的體質應該也快撐不下去了,我一個人也護不住你,我哥的意思,與其死在司馬無我的手上,不如給他添個外甥。”

“而且他說,以后我們的小孩長大后,讓他留下些后代,過繼一個姓顧。”

“我也同意了。”

顧言:...

我不同意啊!

“司馬無我是大魏皇室一組,又是幽冥節度使,權限不小,已經查到了你的信息,估摸過幾天就可以找到你。”

夜非月站起身,走到顧言面前。

“所以,別浪費時間了。”

黑暗將周圍籠罩,遮掩住外面光線。

“我覺得我還可以搶救一下。”

眼看夜非月一幅直接辦事的架勢,顧言干巴巴道。

就算是真的。

夜非月一個小孩子模樣,這不是亂來嗎。

何況司馬無我送貨上門,正好可以錘死他,也省的自己掛念著。

“墨跡!”

一股厚重之勢,鎮壓在顧言體表。

夜非月長發飄飛,身體開始懸空。

“實話告訴你把,《天罡純陽體》這門秘法,是虛空一族傳過來的,修行第一要體質屬于熾熱體質,第二還需要秘籍附著有極陽之意,不然必死。”

“你左右都要死了,何不留下一個血脈!”

夜非月表情嚴肅。

她雖然不喜歡顧言這種瘦弱的類型,但是她哥那樣子,估計是廢了,只好妖魔,不好人類,難以誕生出血脈。

她必須要扛起這一系的重任。

“我可不是我哥那個異類!”

“今天你愿意也成,不愿意也罷,我夜非月睡定了!”

顧言愕然。

這事成了,違法嗎?

夜非月可不管顧言在想什么。

心念一動。

隨后她的體型,快速變化膨脹,化作一個身材火爆,更顯成熟的女人。

“吞噬天賦轉移到結晶的過程,我聽說很痛,我盡量溫柔一點。”

看著一本正經說著自己會溫柔的夜非月,顧言無語,準備結束這場鬧劇。

突然。

幾十把鐮刀,硬生生撕裂了籠罩的黑暗。

密密麻麻,渾身骨刺的巨型螳螂,將庭院占據,復眼冷漠注視著夜非月。

“你想對顧言做什么!”

小女孩的聲音在螳螂背后傳來。

是橘寶。

橘寶出現在一只螳螂頭頂。

它看著被綁起來的顧言,尾巴搖的歡快,大眼睛滿是好奇和興奮。

人類的繁衍需要做出這種奇怪的姿勢嗎?

好奇ing。

“顧言,別怕,我會保護你的清白!”

話隨如此。

那些螳螂卻一點動作都沒有。

夜非月看著突然出現的變故,雙眼化作漆黑:“好奇怪的貓妖,居然可以驅使這么多螳螂,它門是哪里來的,我都沒有發現,好似突然出現在我周圍。”

一個更大的黑幕,將整個庭院籠罩。

“小母貓,你是想和我搶男人么?”

夜非月背后衣衫破碎。

一對彎曲好似惡魔一般的翅膀從里面探出,帶著夜非月懸浮在空中,引動周圍漆黑。

“那我就撕碎了你!”

天幕之頂,出現一個大洞。

銀色光輝投射而下,化作巨大銀色光柱,將夜非月徹底籠罩在銀輝之中。

伴隨陣陣骨骼聲。

夜非月全身雪白肌膚密布黑紋,纖細手掌化作利爪,雪白晶瑩的赤足,也化作了好似怪物一般的爪子。

橘寶嚇得轉身跳回屋頂。

其余螳螂,發著嘶吼,從四面八方斬向半空的夜非月。

這些畸形螳螂,每一只都足足有黑級層次的殺傷力,一對大鐮刀速度更是快而鋒銳,將虛空割出刺耳尖鳴。

“不知道數量對于我們夜家,是沒有意義的嗎!”

夜非月背后兩只翅膀一煽。

剎那間,銀輝照耀漆黑天幕,好似一輪皎月升起。

冷風一吹,無數血塊掉落地面。

一招清場。

“顧言,我頂不住了,你從了吧”

話音還在空氣中傳蕩,橘寶貓影已經消失,深得顧言真傳。

“算你跑的快。”

天幕重新封閉。

夜非月邁著修長大腿,身上黑紋游動,散發著妖魅氣息,走向被綁住的顧言。

她要霸王硬上弓!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