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你脫衣服干嘛???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昏暗洞穴中。

幾點零碎火星濺射。

“醒了,就起來吧。”

顧言背對身后,手上把玩著一個香袋。

十三郡主睜開雙眼,羞怒看著顧言的背影。

“你到底想干嘛?”

“錢已經全部在你這里了。”

“想威脅我父王的話,更是做夢。”

“這次我求救,只有一個先天客卿前來,你就可以看出我現在在王府的地位。”

她起身,走到顧言邊上坐下,看著顧言:“你總不會是想劫色吧。”

顧言隔著斗笠瞥了她一眼,冷哼一聲。

“一天天,盡想好事。”

“你!”

十三郡主氣的緊緊握住了拳頭。

他將手上香袋抖了抖。

“打開。”

這香袋,有神異。

到手后他才發現自己打不開。

幸好他將這香袋的主人綁了。

十三郡主臉上怒氣消失。

她驚奇看向顧言:“你連破解秘陣都不會,到底是什么來頭?”

“我說話,不喜歡重復第二遍。”

“三息過后,沒打開,你將失去自己的一只腿。”

感受到顧言話語中的冷意,十三郡主認命激射出一道血氣在香袋上。

顧言收回香袋,心神一動。

一個大概小屋子大小的空間,便出現在了他腦海中。

可以了。

他抓著香袋,對準地面,扯開了口子。

嘩啦啦!

一大堆雜物,傾斜而出。

有大量書籍,少許食物,十個水晶球,一些瓶瓶罐罐,當然,還有,,,一些粉色小肚兜,褲襪,褻衣,散發清香。

看到自己私人物品就這樣出現在顧言面前,十三郡主眼中羞怒。

不過想到自己摸都被摸了,也無所謂了。

她抓起一些食物,就開始吃起來。

心頭遠超同齡。

顧言也沒管她。

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那十個水晶球上。

“雪精靈!”

顧言壓抑住興奮,將那些書籍,雪精靈,全部收進自己空間袋,才將其它東西收回香袋中。

“你一個郡主,這么窮?”

十三郡主拍拍手。

“你何必明知故問?”

“我的錢財到哪里去了,你不是很清楚么?”

“你就是那個在拍賣行和我爭價的人吧!”

顧言點點頭。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夜鴉。”

“你是怎么猜到的?”

十三郡主嘴角上挑,又重新露出智珠在握的表情。

“很難猜么?”

“我沒感覺到你對我有殺意。”

“對我下手,肯定是我身上有你圖謀的地方。”

“而你在看到雪精靈的時候,頭細微轉動了一下,加上你的力量性質,想必也是修行《地煞純陰體》或者類似功法的人。”

“你的目的,實際上是那些雪精靈吧。”

“而隱門信譽,是千年時間積累下來的,不大可能會暴露客戶信息。”

“所以你當時肯定也在拍賣行。”

顧言呵呵一笑:“很聰明,你叫什么名字?”

十三郡主看著顧言,頭微抬。

“我叫蒼天雪。”

“你不殺我,說明另有所圖。”

“直說吧,我正好也想和你做一筆交易。”

顧言表情愕然。

他和這蒼天雪聊天,本質是想摸一摸她的性格,再進行審訊。

看對方的樣子,似乎想反客為主?

“有點意思。”

顧言摘下斗笠,露出一張陰沉的中年面孔。

“說吧。”

看到顧言的真面目,蒼天雪心里一咯噔。

這意思很明顯了。

如果之前對方不一定會殺自己。

那么現在。

如果對方不滿意,肯定會對她滅口!

蒼天雪眼中閃過堅定。

沒有雪精靈,她活著也沒有意義。

賭一把!

“我想要至少五組的雪精靈!”

“作為代價,我可以帶你進入我蒼家祖脈,吞噬蒼龍血精。”

蒼天雪等待著顧言的激動反應。

結果,顧言只是淡漠看著她。

難道是看不上?

蒼天雪心里一緊。

“什么是蒼龍血精?”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蒼天雪無語了。

剛才她都要被嚇傻了。

“這個是我蒼家子弟死后,身體提煉出來的血脈精髓,對先天血脈世家來說,是穩定傳承的關鍵,無比重要。”

“每次有新生兒誕生,都要放進去洗禮,強化體內的血脈,延緩血脈衰退。”

她若有所指道:“世家中拿出來給普通人類轉化的血脈,就是一些稀薄,無法形成血精的血脈殘渣。”

“我蒼家的蒼龍血脈,在整個大魏都是頂級層次。”

“只需要五組雪精,你就可以獲得強大血脈,并且脫離人類這種低層次的生物。”

“聽起來很誘人。”

顧言點點頭:“但是你作為十三郡主,理應血脈不差,面對我的出手卻毫無還手之力,讓我怎么相信你?”

蒼天雪已經知曉眼前這個叫夜鴉的中年,常識知道的不多。

她嘆了口氣。

“先天血脈世家,后代血脈越濃郁,覺醒越早,但是更多族人其實一輩子血脈都無法覺醒,只能養著繁殖后代。”

“我就是屬于血脈稀薄的那種,至今沒覺醒。”

“不過我運氣好一些。”

“我的母親是雪妖,很受父王喜歡,加上我武學天賦不差,才能夠被封為十三郡主。”

似乎是說到這些,觸及了她心事。

她盤膝而坐:“其實這次只來一個等死的先天客卿來救我,你就知曉我實際在王府,地位并不高,更多是愛屋及烏。”

顧言卻搖了搖頭。

“你謙虛了。”

“天泉府前段時間被催生出一頭詭嬰,引發詭異暴動,打破了許多勢力徐徐圖之的計劃。”

“據我所知,此事和你有關,結果你卻安然無恙。”

“難道不是王府將你保了下來?”

蒼天雪表情錯愕。

“你從哪里得到的消息?”

她表情憤怒,指著自己一頭雪白發絲。

“我擁有一半雪妖血脈,不喜殺生,連吃肉都不吃,怎么可能會作出那樣的事情!”

“我出現在那邊,是因為知道了對方計劃,本來是想搶奪那詭嬰。”

“只是我的實力太差,計劃失敗,最后無奈只能逃了出來。”

“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情,我的保命之物被消耗一空,又被對方施壓,導致我父王十分憤怒,削減了我的護衛,不然你想這么輕松拿下我?”

顧言心神天賦告訴他,對方說的是真的。

恐怕是自己想當然了。

他心中殺意,緩緩消散。

既然不想殺她了,顧言干脆直接說出了自己本來的目的:“雪精靈的事情,我考慮下,但是你先將《地煞純陰體》功法給我,我不殺你。”

“不行!”

蒼天雪這次反應很大。

顧言緩緩伸出自己的拳頭,一握!

手心的空氣直接被他握爆,聲音如驚雷回響在這山洞。

面對赤裸裸的威脅。

蒼天雪面色發白。

她眼中水霧浮現,帶著羞怒,小手顫抖地解開自己身上衣物。

顧言:???

問你要功法,你脫衣服干嘛?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