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沒錢?那就給我去純陽樓做鴨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面板上,數行信息劃過。

“《天罡純陽體》,第六重,圓滿。”

“受磁場影響,你的肉體打破閥值,強化中。”

“受真意影響,你的靈魂打破閥值,強化中。”

“你的氣,地屬相,+1。”

“警告:變異《天罡純陽體》,陰陽處于失調邊緣,請補充極寒物質。”

讓顧言面色難受的,就是最后一條警告。

另外一本先天秘籍《極陰寶典》,需要的也是極寒物質輔助構建意境。

所以,顧言特意詢問過柜臺。

這玩意,第一稀少,第二是貴。

這讓顧言現在很難受。

“錢啊。”

顧言搖搖頭,起身準備出城適應一下真意加持后的實力。

嘎吱。

院門打開。

顧言入目就看到院子一片狼藉,似乎經歷了風暴肆虐,還有十多個身穿捕快服飾的人,一絲不茍,站在院子外。

看著,像是在給他站崗。

聽到動靜。

那些站了幾天的捕快都將目光看向院內。

看到顧言,所有人都升起了一個想法:“原來是巡夜司的人,看著,好年輕!”

“你們為何在這里?”

顧言走到院門前,推開門。

“大人,您突破動靜有些大,我們守著,也可以避免有人打擾你。”

領頭捕快恭敬道。

“多謝,有心了。”

顧言點點頭,腳尖一點,騰空而起,向著城外而去。

這一幕,讓眾捕快一臉懵逼。

就這樣走了?

好處呢?

賞點錢也行啊。

啥都不給,好歹給個機會認識下吧!

“艸,白看幾天門。”

領頭捕快郁悶帶著手下離開了客棧。

出了城,遠離人煙,顧言就迫不及待一躍而起。

搖晃數下后,他開始不斷加速在半空盤旋。

“飛翔啊!”

荒野。

顧言張開雙臂,身體散發磁場之力,暢快在空中飛行。

他很少露出這種孩童般的姿態。

只是這種感覺,和橘寶馱著他,完全不一樣。

自由,隨心。

剛剛因為《天罡純陽體》引起的郁悶,此時也消散了不少。

玩了半天,顧言才落到地面。

“可惜,終究沒有真意融入血元,接受先天洗禮。”

他現在飛行,完全是借著磁場之力。

不僅消耗心神,高度也只有十幾米,速度還不如他借著肉體力量的三分之一。

“試一試實力加持。”

雖然真意沒有融入血元,手段有些匱乏。

但是應該也有些不同。

顧言走到一個小山包面前。

握拳收臂。

一股凝重之勢,凝聚在顧言右拳。

一層層重力加持在拳端。

氣壓失調。

導致顧言的拳頭前端,形成了一個類似氣旋的扭曲。

“我的身體強度,積蓄二十倍重力是極限了。”

再高。

不僅出拳的速度會受影響,還會拉傷骨骼肌肉。

顧言感受一會,目光看向小山包,一拳轟出!

拳出。

一個肉眼可見的扭曲圓環,隨著音爆之聲向著四周擴散。

伴隨尖銳之聲。

拳風化作罡風,在虛空劃出一條肉眼可見的扭曲通道,撞擊在幾十米外的小山包。

小山包猛地一震。

山石泥土炸氣足足數丈高。

塵霧升騰。

好似被烈性炸藥包轟炸一般。

“力量雖然沒有變,但是重力將我的拳風壓縮了,可惜沒有真人,不然的話,威力會更明顯。”

出拳的瞬間,拳頭所過,周圍光線都開始扭曲。

一旦有人擋在拳頭前面。

幾萬斤的力量,二十倍重力,壓縮的罡風。

先天之下,除非和他一般的橫練高手。

不然只有一個死字。

彈指,可殺人。

講的就是現在的顧言。

“等到我真意融入血元,到時候血元凝兒不散,還附帶真意威力,殺傷力應該可以翻數倍。”

“不過...”

顧言嘴角露出笑容:“我的底蘊太深了,一般半步先天突破先天,我懷疑他們即使有各種加持,都不一定有我現在強。”

他最大的差距,在血元的活性上。

顧言曾經體悟過昊天劍府一個先天老頭的先天劍元。

如果只是那種程度。

顧言懷疑他如果偷襲的話,現在就可以斬殺一般層次的先天!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不過是一些寶物!”

“老子就是去搶,也給你們湊齊了!”

“哈哈!”

顧言大笑一聲,灑脫飛向郡城。

如今事情基本還算圓滿。

他準備去找到隱門加入。

這邊黑市,和天泉府有些像,也是設立在城內。

根據徐帆所言,隱門是一個類似雇傭兵的組織,里面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情報十分發達。

加入隱門。

顧言不僅可以借著隱門的信息,找到發財的路子。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要去查清無間詭域是什么地方!

來蒼牙郡城的路上,他偶遇詭怪客棧,得到了一枚“無間令牌。”

這令牌,是一處名為“無間詭域”的通行證。

之前,顧言并沒有很放在心上。

但是姬無命給他講的一些心魔特征,太符合有間客棧中的考驗了。

想要拿到令牌。

就必須通過七次考驗,避開后面陷阱。

強大的肉體,堅韌的意志,無視那些心靈考驗。

這意味著,能夠拿到無間令牌的人,只要中途不隕落,輕易可以成就先天!

所以顧言懷疑,這“無間詭異”,恐怕是一處不簡單的地方。

靠近城門。

顧言重新落下,進了城。

這實際上是黑市的坊市,在外城北面。

相比天泉府,這處坊市,龐大許多,還用高大圍墻阻隔,有披甲護衛守衛,顯然有官方參與其中。

顧言先在一處小巷換上便裝,拿出虎魄刀在手上,才向著坊市走去。

街道另一邊。

一個頭戴斗笠的人,也正悶悶不樂跟在另一個青年背后,向著坊市走來。

葉北辰看著自己弟弟頹廢的模樣,眼中不由閃過擔心。

“誒。”

“良辰,等到我買好師門需要的東西,就陪你去找那顧言一趟吧。”

聞言,一直悶悶不樂的葉良辰欣喜抬起頭。

“哥,你說的是真的?”

他哥可是劍修天才,早早拜入一個劍宗修行,如今堪稱先天之下最頂尖那個層次。

那個顧言,即使再強,也一定不是他哥的對手!

葉北辰無奈點頭。

他原本不愿恃強凌弱。

只是,這終究是自己弟弟。

葉良辰面露興奮,卻引動臉上傷勢,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面頰側移。

這一移,卻看到了一個他難以忘懷的人!

“顧言!”

他一把抓住邊上葉北辰的手臂,指著剛剛從小巷子里出來,轉身背對他們的顧言。

“哥,那就是顧言!”

葉北辰眼睛一瞇,看向弟弟所指位置。

下一刻。

葉良辰驚呼一聲。

“不好,他想進坊市!”

城內動手,以他家威勢,還可以壓下去。

但是坊市內,嚴禁動手。

這顧言,原本就是下面府城的自由巡夜衛,蹤跡不定,而他哥辦完事又要回去,所以葉良辰哪里肯放過這次機會。

他腳下一點,身形沖出,追向顧言。

同時嘴里大喊:“你這個鄉巴佬,給老子站住!”

在被葉良辰指著的時候,顧言已經身心生感。

聽到后面喊叫,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這聲音,有些像之前拍飛的蒼蠅啊。

他緩緩轉過身。

周圍路人感覺不對,沒有猶豫,快步走開,在街道上讓出一個大空擋。

葉良辰已經沖到了顧言身前。

可是,當他真的看到顧言淡漠的表情時候,心里卻好似老鼠見到貓,開始顫栗起來。

一時沖動的怒火,也好似被冰水澆滅。

顧言冷眼看著頭戴斗笠的葉良辰,淡漠道:“有事?”

一股寒意,涌上葉良辰后背。

“沒...”

不對!

葉良辰反應過來。

我哥就在我后邊啊!

重新燃起的勇氣,驅散了他心中對顧言的陰影。

他惡狠狠透過斗笠看著顧言。

對方越是表情淡然,就讓他越感覺恥辱!

在巡夜司駐地,自己居然像死狗一樣被人拖了下去,此時已經成了郡城巡夜衛下面的笑談。

他雙眼血絲跳起:“有事。”

“不過,今天是你有事!”

“這些天我承受了多少恥辱!”

“今天除非你跪著爬出蒼牙郡城,不然老子廢了你。”

顧言眼中冷漠化作詫異。

誰給你的勇氣,梁精茹?

他嘴角上挑,露出戲謔:“活著不好么?”

葉良辰氣笑了。

“鄉巴佬,有點實力就敢早我蒼牙郡城猖狂,我葉良辰身為本地世家子弟,有一百種辦法讓你跪下求饒!”

不待顧言有所反應,他大喊一聲:“哥!”

一片死寂。

除了周圍看熱鬧的人,無人上前。

顧言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葉良辰今天帶人過來了。

他雙眼掃視,立刻就看到了站在幾十米外,一動不動,面色蒼白,身體微微顫栗的一個青年。

看到那人,顧言也很意外。

如果他沒記錯,這人叫葉北辰,有點中二,之前攔在他紙轎前,被他一巴掌拍飛,僥幸活了下來。

“葉良辰,葉北辰,莫非這葉北辰,就是葉良辰今天的底氣?”

如果是這樣,就好玩了。

所以顧言只是眼中浮現戲謔,沒有直接一巴掌拍死眼前的跳梁小丑。

葉良辰也有些懵逼。

他左右掃視,卻發現沒看到他哥身影。

我哥呢?

他轉過頭,才發現他哥居然站在原地發呆。

葉良辰摸不著頭腦,他轉過身,惡狠狠對著顧言道:“鄉巴佬,站在這里給我等著!”

說完,他小跑到葉北辰身邊。

“哥,你發生呆啊。”

葉良辰看著自己哥哥雙眼沒有焦距,身體顫抖,額頭冒汗,心里一慌。

“哥,你咋啦,不會是走火入魔了吧。”

他一巴掌打在葉北辰臉上。

外力刺激下,葉北辰終于從恐懼中驚醒。

看著自己哥眼神恢復焦距,葉良辰松了一口氣,指著站在原地看著他們的顧言:“哥,就是他,我要他今天跪著出...”

一股大力涌來。

葉良辰頭上斗笠直接炸開,露出他斗笠下,腫成豬頭的臉蛋。

這一巴掌,用了死力。

葉良辰完好的一面,也開始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起來。

他趴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哥哥。

他張開嘴,想要質問他為何要這樣對自己!

結果嘴巴一打開,七八顆帶血牙齒,便掉了一地,還有口水血液也控制不住地留了出來,拉成絲,看著像個弱智低能。

葉北辰愧疚看著地上的葉良辰。

“弟弟啊,對不住,哥哥這是救你啊。”

他一把抓著葉良辰的腿,拖死狗一樣,忍著心里恐懼,走到顧言面前,低下頭。

“這位前輩,對不起,家弟生性頑劣,打擾了前輩,這是一千銀髓,當做賠禮了。”

葉北辰掏出一袋子銀髓,恭敬遞向顧言。

顧言站在原地,淡淡道:“不夠!”

地面的葉良辰,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哥哥:“哥,你干什么,你怕這個鄉巴佬干嘛!”

不愧是學武之人。

臉腫的像屁股,眼睛擠成一條線了,還可以吐字清晰。

“閉嘴!”

葉北辰看著自己弟弟如此不識相,一腳踹翻想爬起來的葉良辰,隨后沖上去就舉起了拳頭。

一頓暴打,血液濺射,好似這個弟弟和他有殺父之仇。

“弟弟啊,對不起,打在你心,痛在我身。”

葉北辰眼中閃過不忍,然后下手更加重了。

顧言看著這一幕兄弟情深,兄親弟恭的景象,感覺十分有趣。

葉良辰想反抗,可是他全身被葉北辰用劍元鎮壓,掙扎兩下,就只能抱著頭縮成一團。

他死都想不明白。

明明是叫他哥幫自己報仇,怎么突然就變成他哥幫著對方毆打自己了?

接連身心受創。

越想越氣!

葉良辰一口郁氣沒上來,吐出一大口血,就這樣硬生生被氣暈了過去。

葉北辰松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總算暈了過去。

他甩掉手上汗水,擠出難看而又友善的笑容:“前輩,在下身上也沒那么多銀錢了,不過我們是世家葉家的人,能不能先欠著,回頭再給您補上。”

顧言只是笑著看著他,一言不發。

心神卻已經涌入了令牌,呼叫起冷小沫。

“呀。”

“顧言,你沒死?”

“有急事問你,上次被我打飛的那個葉良辰,他家世如何”

“一般吧,一個后天世家,現在家里只有兩個老不死,在先天里也很一般,倒是新生代有一個叫葉北辰的,天賦很好,是他們家族的希望。”

“對了,既然你活著,說明接受完了指導,我可以幫你解決你和葉家的沖突,算你把橘寶給我玩的報酬了。”

“不用。”

顧言心神收回,露出腹黑的笑容。

可以敲詐!

“來,帶上你的弟弟,我們找個茶館包廂好好聊聊。”

葉北辰也發現周圍圍觀者不少。

他身上其實有呼叫寶物,可以向家族求救。

可是家里兩位老祖,此時都在外面未回,普通半步先天族人來了也是送菜,他不敢冒險,只能老實提著弟弟跟在顧言身后。

茶樓包廂。

葉良辰如死狗一般躺在地面。

葉北辰則雙腿合攏,雙手放在腿上,坐姿端正,低著頭,一幅老實學生模樣。

顧言橫刀跨坐在他前面,手指敲擊桌面。

“以我的脾氣,你和你弟弟,我都是直接拍死。”

“但看你們年紀不大,還有改過的機會,所以...”

葉北辰以為顧言要放他們一馬,剛要松氣,就聽到顧言說道:“所以,賠償個一萬銀髓,當做我的精神損失費好了。”

“一萬銀髓!”

葉北辰驚呼。

“你就是把我們賣了,也沒有一萬銀髓啊!”

顧言一掌拍在桌子上,嚇得葉北辰身子一顫。

“你倒是提醒我了。”

“我記得郡城有個純陽樓吧!”

“你們兄弟兩長得都不差,實力也還可以,丟到里面,應該很受那些富婆喜歡,而且我還聽說一些橫練之人,覺得女人身體太弱,更喜歡實力不差的男人,走旱道。”

“而且你們世家子弟的身份,估計更受他們喜歡。”

“嘿嘿。”

“既然沒錢,我就把你們賣過去好了。”

葉北辰眼睛瞪大,面色蒼白。

光是聽顧言這么一說,他就不由屁股一縮,更難以想象他這般有些名氣的天驕,被賣到純陽樓那種地方,是一種什么樣的結果。

“不行!”

他咬咬牙,從衣服內掏出一個小袋子。

“這是一袋庚金,是煉制飛劍上等材料,價值最少六千銀髓,夠不夠!”

這是師門讓他販賣,采購物資的錢財。

可是現在眼看屁股都要不保了,葉北辰哪里顧得了這么多。

實在不行。

他就只能先贖回自己,放棄弟弟了。

受一受磨難。

正好可以磨一磨弟弟的性子。

想必自己弟弟,可以明白他這個哥哥的良苦用心。

葉北辰期待地看著顧言。

顧言抓過袋子,內心狂喜,表面卻不動聲色。

“還差一點啊。”

“再補補。”

“不要想著贖自己一個人,我顧言不能讓你做一個背棄兄弟的人。”

顧言察言觀色很厲害,知曉應該還可以炸一點油水。

“真的沒有了!”

葉北辰聲音都帶起了哭腔。

“再補一點!”

顧言站起身,俯視葉北辰。

眼神,正如那晚他一掌拍飛葉北辰的時候。

葉北辰痛苦的閉上雙眼,拿出了一張請帖,一張符箓,然后起身,解開了褲腰帶。

這一舉動,把顧言嚇了一跳。

結果葉良辰從腰間,抽出一柄軟劍。

“沒了,現在我什么都沒了,還不滿意,就殺了我們兄弟好了。”

他麻木地坐在椅子上。

連威脅顧言都懶得威脅了。

遠水救不了近火。

威脅了還可能激怒對方。

看著確實榨不出油水了,顧言遺憾讓葉北辰解釋這些東西用處后,就讓他帶著葉良辰離開了。

看著這一桌子財物,顧言露出笑容。

“看來這錢,不難掙啊。”

將所有東西都收好,顧言拿出那張請帖。

這是一張拍賣行的入場券。

時間,就在半個時辰后,坊市內。

而且這場拍賣會層次,在蒼牙郡是最頂尖的。

原本這玩意,對顧言而言沒有意義。

他又沒錢。

可是巧了。

對方不僅給了入場券,還給了這么多財物。

有了這些收獲,去看看也無妨,說不定就遇到了極寒材料。

顧言將東西收好,來到了坊市。

這里面,幾乎相當于一個在城池內的小鎮。

不僅有重兵巡視,攤位也十分整齊,往來之人,也沒有那種警惕周圍一切的姿態。

顯然,這里安全系數還不錯。

按葉北辰說的特征,顧言兜兜轉轉,來到了坊市中心一間不起眼的閣樓面前。

門口,兩個面無表情的中年佇立。

“春鳳樓,就是這里了。”

顧言走上前,拿出入場券。

一股波動掃過入場券,門自動打開,露出一個黝黑的通道。

走進通道,一個機械音響起。

“請戴上隱門拍賣行準備的面具。”

一邊墻壁裂開口子,里面放著一個黝黑的面具,還布滿了紋絡。

顧言心神一掃,發現居然穿不透面具。

“有意思。”

他不做偽裝,就是因為到了這個層次,偽裝在心神面前,沒有意義。

將面具套在臉上,顧言順著通道直行,走了百米左右,出現在了一個空曠大廳內。

大廳最前面,是一個平臺和一面白墻。

下面,是一排隔開的廂門,用木板阻隔,只留出朝向平臺的一面,一層層延伸,類似臺階一般,已經有人坐了上去。

最上面,則是七八個包廂。

顯然,顧言的入場券,只能在下面。

根據入場券序號,顧言來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上去。

他來的還算早。

隨著時間流逝,一個個帶著面具的人走入大廳。

頭頂的那些包廂,也亮起了光芒。

一切都很安靜。

似乎每個隔間內,都有吸音的魔力,即使人多,也沒有什么嘈雜之聲在大廳回蕩。

終于。

等了半個時辰。

平臺上的光芒亮起。

一個平平無奇的中年,出現在平臺之上。

“感謝諸位參與這次拍賣會。”

“縱所周知,我們隱門拍賣,每個郡城,一年一次,一切隨緣,在開始前,并不會透露拍品信息,所以諸位最好是帶夠了錢財或者等價寶物。”

顧言手指無聲敲擊。

這場拍賣會,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正常情況,拍賣行拍賣之前,都少不了宣傳,免得客人帶少了錢財,自己不夠賺,這隱門卻反其道而行之。

除非對方很自信,每次都有珍惜寶物出現。

這樣客人才會參加之前,就帶上大量財物。

“現在,請看拍賣單。”

中年簡單開場白之后,打了一個響指。

一冊小本子,就出現在了各個隔間里面。

顧言抓起拍賣單,快速翻閱。

“好家伙,第一頁就是先天秘籍。”

武學,神兵,丹藥,珍惜礦產,這里都有,全部是看簡單介紹,就會心動的東西。

翻到其中一頁時候,顧言面露喜色。

“雪精靈,蘊含極寒之氣,修行寶物。”

最關鍵,居然有十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