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優待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出了城。

按令牌中的定位,顧言遠離官道,往南疾行。

越靠近血色山莊,周圍越是荒涼。

“看來這個叫姬無命的巡夜使,喜歡寧靜啊。”

顧言沒有多想。

他將這點記在心中,加快了腳步。

一炷香的功夫。

顧言眼前出現了一片血色花海。

花有些像玫瑰,又和顧言前世玫瑰有些不同。

即使是寒冬季節,那些花依舊開的紅艷。

寒風吹過,花海起伏,便化作了一片血海浪潮,似乎要沖破土地束縛,沖上來將看到它的人吞噬。

“這花,有些不對勁。”

顧言眼中血金色一閃。

下一刻。

他倒吸一口涼氣,面色大變。

那哪里是花!

在幽冥眼中,每一朵搖擺的血花上,都有一個滿臉鮮血的女子虛影,在哀嚎,在搖擺!

一朵花,一條人命!

顧言都不敢去想,這一眼望不到頭的血色花海下,是多少蒼蒼白骨!

“感覺有些不對勁啊。”

他掏出巡夜令,聯系上冷小沫。

這個距離,他們可以直接通過令牌傳音。

令牌一震,傳出了冷小沫客氣的聲音。

“顧巡衛,怎么了?”

“橘寶在我這里很好,幫你找先天高手指導的事情,回去后我也會求我爺爺的。”

嘎吱。

聽到最后一句話,顧言拳頭握緊。

原來這指導自己的巡夜使,根本不是冷小沫幫忙找來的。

安全第一。

顧言沒有猶豫,一邊后退,一邊詢問冷小沫。

“冷巡衛,你對姬無命巡夜使有了解么。”

“嘶”

下一刻,顧言就聽到令牌那頭冷小沫吸涼氣的聲音。

“你不會得罪了她吧!“

“沒有,只是我剛剛收到了信息,她接了我的指導任務。”

“如果是這樣...姬無命巡夜使偶爾也會指導新人,只要不是叫你去血色莊園就行,她性格不是很穩定。”

冷小沫說的比較委婉。

顧言沉默了。

“我現在就在血色莊園外。”

那頭傳來了杯子掉在地面的聲音。

“你放心,橘寶我會養的,走好。”

冷小沫已經掛斷了通訊。

顧言:...

再嘗試聯系,那邊只回了一條訊息。

“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爺爺都不是對方對手,總之,被她叫去血色莊園指導的金牌巡夜衛,沒有一個活著走出來。”

“艸”

顧言怒罵一聲,轉身就想回城。

這指導,他不要了!

就在這時,一道慵懶的女聲,傳到了顧言腦海。

“怎么,到了門口,干嘛不進來?”

地面蠕動。

顧言精神一恍惚。

再次回過神的時候,人已經出現在了一座簡易走廊。

走廊下,是一條血紅色小溪,前看不到頭,后看不到尾。

遠處也全部被一層血霧籠罩。

走廊盡頭,是一座小亭。

一個身披黑紗的女人,正慵懶躺在亭子中央,往下面血池丟著東西。

血水涌動。

一只只利齒交錯的怪魚從里面跳躍出來,爭搶女人丟下的東西。

“過來吧,難道還要我請你?”

顧言看了一眼,就低下了頭,腦子轉的飛快。

數個應對策略被他否定。

不行,已知的信息太少了。

只能隨機應變!

他深吸一口氣,低著頭,不去看那姬無命,向著亭子走去。

“巡夜衛顧言,見過姬巡夜使!”

走到亭子邊緣,顧言恭敬行禮。

如果來之前,他修成了《地煞罡體》先天層次,都不會如此。

奈何,現在他是魚肉。

姬無命將手上食物全部拋入池中,轉過頭,雙眼化作血眸,肆無忌憚打量顧言。

“嗯?”

突然,她驚疑一聲。

“顧言,你現在多大?”

顧言心里一驚。

隨著修行,他臉上以前的青澀都消失不見,又刻意隱藏,一般人并不會注意他的年齡,連巡夜司和下個縣縣衙登記,他都刻意寫的十八。

沒想到這姬無命居然發現了這點。

他沒有隱藏,開口道:“明年春暖花開,十五歲。”

聞言,姬無命眼中閃過猶豫。

本來,她想著隨便找個借口弄死顧言,氣一氣夜輝煌,能讓對方不躲著她就更好了。

但是現在看來,這個叫顧言的小家伙,天賦似乎不錯。

“你是什么出身,怎么進的巡夜司,都說說。”

雖然這和指導完全不搭架,但是顧言沒有猶豫,將情況簡單說了出來。

其中,他重點講了自己是夜輝煌推薦進來的,并且這次來郡城,也是對方建議自己過來的。

希望這樣,可以讓對方忌憚一些。

卻不知,姬無命眼中猶豫消失。

一股冷意,開始在周圍蔓延。

顧言感知敏銳。

他心里咯噔一下。

肯定是自己說的話出問題了!

這一刻,他腦子轉的飛快。

不對!

這姬無命,應該可以查看到我的信息,但她還是詢問了。

說明,我說的這個過程中,有她在意的人。

“夜輝煌!”

絕對是這逼!

眼前這個女人,要么和夜輝煌有仇,要么是對方的老情人!!

顧言前世可是私家偵探。

做的最多的,就是這些情感糾紛“處理。”

他立刻理清了其中的關鍵。

想到夜輝煌的性格,顧言沒有猶豫:“對了,姬巡使大人,請問您是不是和夜巡使認識?”

空氣中蔓延的寒氣一頓。

沉默半響。

姬無命淡漠道:“認識又如何,不認識又如何?”

“是這樣的,我因為有一手特殊畫技,才有幸和夜巡使認識,之后他曾經拿著一幅畫像給我評論,邊上就寫著一個姬字。”

“所以我才這樣一問。”

“如果姬巡使好奇的話,在下現在可以將畫像復刻一遍,也許是您族人也說不定。”

聞言,姬無命身體一顫。

下一刻,寒氣消失。

一只紅色細筆和白紙,出現在顧言面前。

“你說的倒是讓我有些好奇了,畫吧。”

周圍寒氣,已經消失不見。

“稍等。”

顧言抓起細筆,閉上眼睛。

實際上心里已經在怒罵:“艸,夜輝煌坑我!”

這姬無命,一定和夜輝煌有過感情糾結,結果遷怒到了他身上。

連冷小沫爺爺那種可以請動其他先天來給他指導的人,都不是這姬無命的對手。

這姬無命恐怕在先天之中,都是高手。

如果不是他反應快,現在恐怕已經涼了。

“夜輝煌,別說我不厚道,你自己惹下的風流事,自己解決。”

顧言心里已經想到了破局之法。

他睜開雙眼,拿著細筆開始在白紙上勾勒。

沒有任何多余的場景裝飾。

筆畫勾勒。

白紙上便出現了一個身披輕紗女子的背影。

姬無命看到這背影,拳頭就不自覺拽緊。

這畫像雖然沒有正面,但是憑著神韻,姬無命還是一眼認出了這就是她!

“這顧言進來后就低著頭,之前也不認識我,他說的十有八九是真的。”

“難道他還記著我?”

姬無命沒發現,她潛意識,就希望這是真的。

畫完之后,顧言將細筆放到一邊,嘆了口氣。

“誒。”

“你為何嘆息?”

姬無命再次被顧言牽動注意力。

“巡夜使有所不知,夜輝煌大人是個性情中人,隨性而為,不在乎地位實力,和在下以畫交友。”

“當時我看他拿出畫像時候,神情憂傷,就好奇詢問。”

“他只說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話。”

姬無命趕緊詢問:“什么話?”

她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失去了平常心。

顧言深吸一口氣,轉過頭,背對姬無命,面露深情。

“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

“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后悔莫及。”

“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于此!”

“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

“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

“...我愛你!”

“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

“我希望是……”

“一萬年!”

背后,陷入了沉默。

淚水無聲劃過姬無命的臉蛋。

她身軀顫抖,捂住了嘴巴。

“誒”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我可以看的出來,夜大人曾經肯定和那姬姓姑娘,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只是最后有什么難言之隱,無故而終。”

“他一定對此耿耿于懷,念念不忘,才能說出這么深情的話。”

顧言的話,好似催淚劑。

姬無命再也無法克制住情緒。

她一揮手。

一股血幕將整個亭子遮掩。

亭子內,姬無命一開始只是小聲哭,最后再也不顧及形象,趴在亭子石臺上,哭的撕心裂肺,鼻涕眼淚橫流...

亭子外,顧言小心臟撲通撲通跳的賊快。

活下來了。

只是這法子,對夜輝煌,不是很友好。

“夜兄,不是我不仗義。”

“這屁事本來就是你自己引起的,死道友不死貧道,我也是沒辦法啊。”

顧言裝模作樣搖搖頭,靜靜等待姬無命將情緒宣泄完。

這一等,就是半天時間。

血幕消失。

姬無命目光柔和看著顧言:“轉過來吧。”

顧言聽話轉過頭。

“不用緊張,我和夜輝煌,相識很久。”

“...那畫像,其實就是我。”

顧言表情驚愕抬頭,看向姬無命,又好似覺得不尊敬一般,重新低下頭。

“呵呵,抬起頭說話吧,沒事。”

姬無命柔聲道。

其實她是一個性格多變的人。

來這里的巡夜衛。

有因為看了她兩眼,讓她感覺不爽,就被丟進血池喂魚的。

也有不敢看她被丟下去喂魚的。

有對她太恭敬,讓她感覺不爽,就被丟進血池喂魚的。

也有大大咧咧,被丟下去喂魚的。

所以在顧言之前,來這里被指導的巡夜衛,全部死了。

顧言就完全不一樣了。

愛屋及烏。

此時的姬無命,感覺眼前的顧言怎么看,怎么順眼。

顧言早就忍夠了低頭,就順勢抬起了頭。

“大人,那個,時候也不早了,可以開始教導了么?”

有理智的女人,想法就比較好揣摩了。

他膽子大了起來。

姬無命也不覺得顧言無禮,溫柔笑了笑:“你坐下吧。”

她沒發現,因為顧言和夜輝煌認識的原因,她下意識在顧言面前,將自己溫柔的一面表現了出來。

這和普通女人在意男方的朋友親友那邊對她的看法,是差不多的。

“你想了解哪方面?”

顧言立刻開口道:“一個是先天之間的區別,一個是突破先天時候的注意事項。”

姬無命點點頭。

“先說區別吧。”

“無論是左道還是武道,甚至是血脈世家,先天之后,力量的本質,都是規則。”

“規則,分大道,小道。”

“金木水火土五行。”

“陰陽。”

“時間和空間。”

“類似這些,便是大道。”

“當然,大道數量眾多,我也難以知曉全部。”

“而從這些大道延伸下來的,則為小道,諸如雨滴之道,便歸屬于水之大道,灼燒之道,便屬于火之大道,等等。”

“先天的區別,就在于領悟的小道數量。”

“同樣是修行水之一道,一個人天賦好,領悟了柔,滲透,滋生萬物數條小道,實力自然不是只領悟了一條道的先天能夠比的。”

“而且神通以上的境界,需要小道融合,撬動大道。”

“不過這點你現在不用知道。”

隨著姬無命講解,顧言頓時豁然開朗起來。

不對啊。

他開口道:“可是我在無定府藏經閣,看到類似言論,說先天就決定了后續修行的根基,這豈不是和小道撬動大道的說法想左?”

姬無命搖頭。

“這說法,沒錯。”

“但是,沒將關鍵點出。”

她伸出手掌,掌心一團血水化作長條流動。

“我修行的是鮮血一道,無論是戰斗還是保命能力,都極強,可是我的潛力,卻不強,你知道為何么?”

聞言,顧言眼中閃過思索。

“莫非是鮮血一道,后續沒有對應的大道可以躍遷?”

姬無命點點頭。

“也不是沒有。”

“鮮血一道,原則上正可轉為陽之大道,逆可追求毀滅之道,但是根本做不到。”

她嘆息一聲。

“因為一些道,融入后,必成魔。”

“所以武道真意,最好是選前路清晰的小道去領悟。”

顧言徹底懂了。

魔,幾乎是另類的詭異。

恐怕因為赤潮的原因,這方天地規則,有問題。

“至于突破先天的注意事項,我想想。”

姬無命眼中閃過思索。

“先天三個必要條件你知曉吧?”

顧言點頭:“武道需要凝聚血元,領悟真意,最后將真意融入血元,獲得天地洗禮。”

“嗯,沒錯。”

姬無命伸出兩根纖細手指。

“注意事項,有兩點。”

“一個是血元強度,血元強度越大,獲得洗禮的收獲就越大,最后潛力就會越強。”

“另外一個么。”

姬無命淡淡一笑:“那就是天地侵染,我們稱呼為心魔。”

“天地洗禮的時候,會有心魔在體內誕生,幻化出種種堪比真實的幻象來迷惑你,或許是錢,權,色,或許是內心的愧疚,或者是某種遺憾等等。”

“潛力越是強大的人,受洗禮時間越久,出現的心魔種類就越多,能不能度過,并不單純看意志,也看運氣。”

“一些人可能對錢權毫無興趣,卻對女色癡迷,運氣不好,出現這類心魔,就很難度過。”

顧言恍然,又有些怪怪的。

這玩意,聽著有些耳熟啊。

突然,他反應過來。

這豈不是和那“有間客棧”的種種考驗,是一樣的?

顧言心中驚疑。

結合前面兩道考驗,某種猜想出現在他腦海。

姬無命看到顧言在發呆,以為是自己說的讓顧言有些擔憂。

“你要是不自信,也可以積蓄貢獻,兌換一份契合你武道真意的世家血脈兌換資格。”

顧言將心中猜疑壓下,看向姬無命。

“血脈難道可以幫助度過心魔?”

姬無命輕笑搖頭。

“不是幫助度過。”

“而是直接無視!”

“心魔的產生,有人猜測是因為天地洗禮,將逸散在天地之間稀薄的赤潮能量帶入體內的原因。”

“就是因為血脈世家晉升先天,根本不會有心魔產生。”

“只要血脈濃郁,就可以輕易突破先天。”

“即使是血脈差一些,修行武道突破,也可以無視心魔的隱患。”

“這就是為何血脈世家,高高在上。”

姬無命臉上,浮現出一股傲然。

顯然,她也是血脈世家子弟!

對于顧言,姬無命十分耐心和優待。

天色漸黑。

顧言才心滿意足起身。

“姬大人,感謝您的耐心指導。”

這一謝,顧言真心誠意。

授道解惑,值得尊敬。

“不用這么客氣。”

姬無命臉上閃過猶豫。

“顧言...有件事情我想咨詢下你。”

“但說無妨。”

她掏出顧言畫出的畫像。

“其實,你應該也看出來了,這畫像中的人,就是我。”

顧言點頭。

廢話,就是進來的一瞬間,看到你后我即興畫的。

姬無命臉上浮現出紅潤,帶著嬌羞:“我之前一直以為他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一直不愿意再見到他,通過你我才知道他沒有忘記我。”

“你說,我要不要去找他。”

顧言無語。

問出這問題,說明姬無命肯定會去找夜輝煌。

問他,只不過是尋求個支持罷了。

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

顧言沒有猶豫。

他一臉正色:“自然是要的!”

數千里外。

一個長相俊美妖異的青年突然停在空中。

不知為何,剛剛他感覺渾身發冷,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