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回無定府,金牌巡夜衛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跑!”

“快跑!”

一處荒野,四個人驚慌失措奔逃。

背后。

十幾只有些像螳螂的怪物展翅追來,鐮刀冷芒,還在滴著血液。

眼看要被追上。

最后面那人立刻扯開自己腰間的葫蘆,放出大股詭霧纏繞上去,拖延時間。

詭霧中,一個個無形詭異,沒有理智的沖撞上去。

那些畸形螳螂看似猙獰,對于這些無形之物,攻擊效率卻十分低下。

等到將它們劈散。

前面之人,又拉開了一段距離。

“可惡,顧言,這些人太狡詐了。”

橘寶化身一只大烏鴉,撲騰著翅膀,轉頭對騎著自己的顧言訴苦,期待顧言給自己更多建議。

“相比一開始,已經很不錯了。”

顧言看著下面畸形螳螂出手,進行分析。

橘寶增殖異化出來的螳螂,其實十分變態。

殺傷力高,移動速度快,防御力強,還能飛。

唯一的缺點,就是對于無形之物,那對鐮刀殺傷效率很慢。

“橘寶,后續找一個克制詭異的族群吞噬就好了。”

“嗯。”

橘寶乖巧點頭。

有顧言在,它什么都不用考慮,顧言都會盡量滿足它。

除了...錢。

顧言心念一動。

數聲劍鳴。

背后四把飛劍出鞘而出,化作劍光疾射向逃跑四人。

數道血花灑落。

宣示著又一個小門派被滅門。

熟練打掃戰場。

顧言帶著橘寶轉身離開。

這一個多月來。

已經有六個左道小門派,一個武道門派,被他滅門,還有三尊神靈,被他斬殺。

收獲太多。

顧言準備將積蓄下來的大筆財富,帶去銷贓,順便將《地煞罡體》,徹底修成!

無定府。

一輛滿載的馬車,慢慢行駛在官道。

顧言穿著一身巡夜衛服飾,身前足足八把飛劍相互交錯盤旋,散發道道冷芒。

這一個多月。

一門門左道功法被顧言提升到極限,融入《御神術》之中。

他的左道修為,也達到了蘊神極限。

因為融合的功法層次不夠,才沒有達到半步神魂。

“神”,更是隱約妖突破五點,心神可以籠罩方圓九米九。

現在,他就在習慣一心多用。

“這次回去,我順便可以將巡夜衛等級,提升到金牌層次,獲得更高兌換權限。”

感覺心神消耗的差不多。

顧言驅使這些飛劍歸鞘,閉目養息。

一路無事。

五天后。

排著長長隊伍的官道上,一座雄偉城池,出現在了眼前。

顧言心神涌入拉車馬匹上。

兩匹駑馬開始轉向,馭入最左邊沒什么人的道路上。

邊上人看到,不由露出羨慕目光。

這條路,一般人不允許靠近。

城門衛兵看到顧言身上衣服,問都沒問,就恭敬讓開。

“隔壁天泉府人口起碼去掉了五成,而這里,依舊歌舞升平,仿佛生活在兩個世界。”

見多了天泉府那些城鎮慘像。

再看無定府城內的繁盛街道。

顧言居然感覺宛若隔世。

背后傳來動靜。

馬車的簾布被扯開。

橘寶瞇著眼睛從馬車里爬了出來,小粉鼻不斷聳動。

好香。

它立刻從睡夢中醒來。

“原來不是做夢!”

“顧言,我們已經回無定府了啊?”

看著街邊販賣糖餅的小販,還有那熱氣騰騰的肉包子,橘寶口水忍不住分泌。

“嗯。”

顧言手一攤。

一個裝了許多銀兩的小袋子,出現在手心。

“我去賣下東西,你自己去吃東西,有事就給我心靈傳音。”

顧言將小袋子,掛在橘寶脖子上。

“顧言你真好。”

橘寶歡快搖動尾巴,從馬車上跳了出去。

看著橘寶沖入一家酒樓,顧言笑著驅趕馬車去內城。

之前被他滅的蕩妖門,修行功法十分精妙,只是層次不高。

但是里面有一門秘法,名為馭妖決。

可以和一只妖,形成親密關系,一定距離內,感應到妖的位置,并且心神交流。

顧言第一時間,已經和橘寶建立了聯系。

所以他才放心讓橘寶自己在城內行動。

剛進內城。

一個人早就在等著了。

“顧兄弟,怎么樣,這次天泉府之行,收獲不少吧。”

徐帆羨慕看著顧言。

他不擅長戰斗,只能在府城巡夜司做個后勤混吃等死,買賣信息為生。

“還行。”

顧言指了指身后馬車。

“先走吧。”

在徐帆帶路下。

馬車駛入了一個庭院。

“我平時基本待在巡夜司駐地,這里是我以前買來的。”

徐帆幫顧言把馬牽走,雙眼發亮看著馬車。

之前他突然收到顧言的令牌傳訊,想要他幫忙處理一批東西。

正所謂肉過留油。

這可是一件好事!

加上顧言的實力,徐帆很愿意幫忙牽連買家。

“東西都在這里了,你看下,給我估價。”

無定城赤潮消失已經一百多年,聚寶閣那些組織,根本不來這邊,只在郡城有固定店鋪,天泉府那里,顧言現在謹慎起見,也不愿意靠近,只能將一些雜物先處理了。

徐帆手腳麻利。

很快將塞滿車廂的一大堆東西清理了下來。

“好家伙!”

徐帆越是整理,越是心驚。

“利器,三把,千鍛。”

“百鍛武器,十三把。”

“法器飛劍...二十三把,雖然層次一般,但是也太多了把!”

“居然還有左道功法!”

越是清點,徐帆就越是麻木。

他以為顧言只是發了點小財,讓他處理一些雜物。

雜物是雜物。

可是這也太多了吧,簡直像是端了幾個小門派一樣。

突然。

徐帆身體一僵。

他機械轉頭,看向顧言,目光瞪大:“我收到消息,天泉府一個多月時間,一個區域的流浪小勢力全部消失!”

“不會就是你出手的吧!”

顧言一愣。

他出手,向來謹慎。

斬盡殺絕,一個不留。

本以為這些小勢力,不會有人注意,沒想到遠在無定府的徐帆都知曉了。

看到顧言表情,徐帆已經知道了答案了。

“那些勢力,雖然都不大,但是里面最厲害的,不乏半步先天,顧兄弟,哪天你突然成為巡夜使,我都不奇怪。”

他眼神落寞:“無定府太小了,你應該去郡城,甚至大魏國度鎮魔司!”

顧言起身。

院內落葉,無風自動。

“你在無定府,是怎么知曉這些的?”

一股寒意,蔓延在徐帆心頭。

他心一驚。

不好。

顧言對他起了殺意!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面前,是一尊殺神!

“你別誤會。”

“我知曉,是因為我是隱門的外圍人員,可以通過組織的傳訊知曉外面的事情。”

徐帆趕緊拿出一塊牌子出來。

斥力勃發。

牌子立刻出現在顧言手上。

上面隱門二字散發的氣息,和他在天泉府那處坊市接觸到的隱門一致。

院內寒氣散去。

顧言笑著將牌子丟了回去。

“徐兄,你太激動了,我又不會吃了你。”

徐帆接過牌子,后背已經被冷汗打濕。

他心里吐槽。

“我激動?”

“我怕我解釋慢了,就被你一句賊子,安敢搶我財物,隨后有理有據拍死我。”

心里吐槽,徐帆表面卻擠出難看笑容。

“那隱門,到底是什么勢力,和你在巡夜司不沖突么?”

“那是一個松散組織。”

徐帆趕緊解釋:“這個組織,在大魏都人員龐雜,有買賣情報的,暗殺的,尋求庇護,遵循等價交換原則。”

“因為沒有強制任務,甚至不查看你身份,又有很大便利,所以不僅有許多散修加入,還有許多宗派弟子,官方人員,甚至世家子弟加入里面。”

“你給我的這些東西,我也需要靠隱門的渠道處理了。”

而言,顧言心里一動。

“進去難么?”

徐帆搖頭:“只要有蘊氣或者養身層次就可以了,而且有特殊技能,即使是沒有修為,都可以加入里面。”

“隱門沒有固定駐地,不過分內部和外部人員。”

“基本每個黑市里,都有他們的直系人員,想加入,向他們申請就行。”

顧言點點頭。

“那徐兄,這些東西,麻煩估個價吧。”

活下來了!

徐帆擦了擦額頭冷汗,心驚膽戰開始估價。

“這些武器,和金銀首飾玉材好估價,我給一個總價十八萬兩白銀,但是這些功法丹藥,我需要晚些時候告訴你。”

怕顧言誤會,徐帆趕緊加了一句:“因為功法,價格不固定,丹藥也是一樣,但是按我經驗,這些應該在十萬兩白銀左右。”

也就是說,這些雜物,三百銀髓左右。

顧言點點頭。

“麻煩你了,我給你十分之一作為酬勞,給我換成銀髓,盡量三天內給我。”

“沒問題。”

徐帆一拍胸口。

顧言點頭,腳尖一點,悄無聲息躍上房頂,向著巡夜司駐地而去。

“呼!”

“終于走了。”

徐帆長噓一口氣。

在顧言起身的時候,他仿佛一絲不掛出現在冰天雪地。

太嚇人了。

“不過看著兇,人還是很大方的。”

想到自己可以得到的收益。

他拿出那隱門令牌,開始忙碌起來。

巡夜司駐地。

依舊冷清。

顧言大步向著晉升殿走去。

這次他特意回一趟無定城,也是想晉升金牌,獲得更高權限。

而且金牌巡夜衛,有一個好處。

就是可以申請去郡城巡夜司,獲得一次先天高手的教導!

他也正好準備去郡城聚寶閣一趟。

嘎吱!

走到晉升大殿前。

不待顧言推門。

門就從里面被推開了。

人未出,顧言就看到兩座小山,在他面前蹦蹦跳跳...

小山的主人,似乎此時很開心,也不管外面有沒有人,就直接撞了上來。

一聲驚呼。

李珊珊剛撞到顧言身上,就重新彈了回去,一屁股坐到了地面。

“很Q彈。”

顧言心中閃過這個念頭,一腳從李珊珊頭頂跨了過去。

“站住!”

李珊珊剛想道歉,結果沒想到這人這么沒風度,氣的直接開口。

“孫女,有事?”

“誰是你孫...”

李珊珊從地上跳起,剛要開罵,就蚌埠住了。

“顧言?”

她臉蛋瞬間化作赤紅,嬌羞低下頭。

上次顧言救自己,自己好像確實大叫爺爺來著...

“你回來了?”

“嗯,對了,在外面等我,我有事找你。”

說完,顧言走入大殿。

看著顧言的背影,李珊珊心如小兔亂撞,面色愈發紅潤。

“他有什么事找我,難道...”

她捂著臉,蹲在了外面。

顧言找她,自然不是看上這女人了。

前世他什么場面沒見過,歐美大奶牛了解下。

女人,只會影響他的手速。

只是看到李珊珊,他突然想起對方修煉的紙人之法,看能不能弄到手。

大殿深處,是一座沒有面容的漆黑雕像。

背身宛若蝙蝠的翅膀,手呈利爪,身后是一片宛若黑墨的漆黑。

這座雕像,名為夜帝,據說是夜家的第一任祖先。

鎮魔司和大魏官府,則是供奉名為白帝的雕像,具體情況,就不是顧言之前權限能知曉。

顧言取出自己的巡夜令,按提示開始操作。

大殿之外。

兩個有說有笑的青年也正朝著這走來。

“孫兄,沒想到我們幾人才剛轉為正式鐵牌,你居然已經準備晉升銅牌了,速度之快,讓我羨慕。”

孫燦聞言,笑了笑,剛要謙虛兩句。

突然,他眼前一亮,不顧身邊男子,快步走到大殿門外:“姍姍,你也晉升了?”

李珊珊正蹲在地面,將頭靠在山上胡思亂想。

聽到孫燦的聲音,她緋紅的面孔瞬間化作無奈。

她鐺的一下站了起來,應付道:“呵呵,孫燦,你也來晉升嗎?”

孫燦故作矜持:“嗯,這個月運氣不錯,賺了一點貢獻點,準備晉升為銅牌巡夜衛。”

“呵呵,恭喜。”

李珊珊繼續應付著。

這孫燦,一看到她就和發情的公狗一樣。

如果不是要等顧言,她早就隨便找個借口走了。

孫燦也不傻,感受到了李珊珊的應付。

不過,也不在意。

女人嘛,無非死纏爛打,讓她看到自己優秀。

現在是他舔著。

到手后,哼!

他壓下心中不爽,笑了笑:“對了,這次晉升,我父親今晚準備宴請一些好友來府里慶祝,不...”

“不好意思,我準備參悟一門秘術,沒時間。”

不待孫燦話說完,李珊珊拒絕的話已經脫口而出。

對付這些舔狗。

她經驗很足。

孫燦還想說什么。

嘎吱。

顧言推門而出。

他掃了眼李珊珊面前的孫燦和另外一人,感覺有些眼熟,也不在意,看向李珊珊:“現在有時間么?”

“嗯!”

李珊珊嬌羞低下頭,面色重新爬上紅潤。

“走。”

說完,顧言向著外面走去。

李珊珊低著頭跟在顧言身后,一幅小鳥依人模樣。

見狀。

和孫燦一起的青年立刻湊了過去,剛想安慰兩句。

突然,他鼻子聳動兩下。

怎么這么騷?

他目光上移,才發現孫燦居然渾身顫抖,面色發白,褲襠,更是濕潤一片...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