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三十四章 沖突,隱秘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顧言帶著猜測,敲響了門。

一道憔悴的聲音響起:“是誰?”

好吧。

真的是他。

顧言有些無語。

“我接了你的懸賞,出來,趕時間!”

房間內,傳來酒壇摔碎的聲音。

屋門打開,露出一個渾身酒味,胡須渣渣的頹廢男人。

這人,就是陳知年!

一些天不見。

他不僅書生氣質全無,反而眼眶內凹浮腫,整個人渾渾噩噩,眼帶苦痛。

完全沒有了在下河縣的智珠在握。

陳知年眼睛上挑,看向帶了一只烏鴉的顧言,帶著審視。

雖然按規矩。

他最多在坊市內停留半個月。

時間已經過去三分之二。

但是他現在還不能死!

所以必須要找真正的高手。

他聲音冷淡道:“看到下面的那幾個人沒,想我死的人,除了有無定府巡夜司,還有蒼牙郡的昊天劍府!”

“我得罪的人,甚至有能力請動先天出手。”

“你確定...”

看他墨跡。

顧言手掌猛地伸出,摁住他脖子舉起懸空。

“給你三息時間收拾,慢了,我直接宰了你拿東西走人!”

一股陰寒氣息鎮壓在陳知年身心,讓他只能好似幼童一般在半空掙扎,無力反抗。

“咳咳”

一被顧言放下。

陳知年不怒反喜。

好強的實力!

“不用了,沒什么可收拾的,簽契約吧!”

他直接結果顧言手上懸賞,血液滴落。

懸賞紙化作灰塵散落。

同時一股信息沖擊在顧言和陳知年腦海。

“契約成立,違約者,死!”

“隱門!”

看著懸賞成立。

陳知年直接將胸口衣物撕開,然后手指上煞氣涌動,捅進了自己胸口攪動。

過程中他無痛無感,翻起的血肉呈現黑紫色,顯然已經不是正常人。

顧言看的心里一震。

在陳知年裸露的胸口上,一個女人紋身游動,美麗大眼還對著顧言眨動數下。

正是他見到過得那個病嬌孫繡。

它已經被陳知年完全吞噬了。

伴隨血肉撕開愈合聲。

一個木盒,出現在陳知年手上。

“這是你要的東西。”

“有隱門契約在,如果你違約,那我認了。”

陳知年眼中恢復了幾分斗志。

聞言,顧言將出去就宰了陳知年的想法拋開。

以陳知年的性格。

如此信任隱門。

這隱門恐怕不是小勢力。

“走。”

他有些激動接過盒子,抓起陳知年就往外走。

急促下樓。

樓下熊霸天等人,看到顧言手上的陳知年,立刻起身。

“居然真的有人接了這陳知年的任務!”

顧言無視他們,快步向著坊市外走出。

坊市內有讓他感覺壓抑的氣息。

只要出了坊市,他就叫橘寶變大,然后帶著陳知年飛出天泉府,完成任務。

看著顧言的背影。

熊霸天一揮手,快速跟了上去。

這坊市主人勢力太大,他們不敢動手,只能蹲守在這里。

現在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陳知年離開。

只是,不待熊霸天他們有所動作。

顧言還未走出坊市。

一個人就已經領著一群佩劍之人,將顧言攔了下來。

“大師兄,就是這人接了任務!”

領路人對著最前面一個器宇軒昂之人恭敬道。

“閣下,我們是昊天劍府的人,放下手中之人離開,我們放你走!”

那大師兄看著顧言手上的陳知年,表情冷峻,聲音淡漠道。

“這里是坊市,你們敢動手?”

顧言聲音沙啞。

“呵呵,你不會以為坊市真的安全吧。”

“如果不是你手上的人要等我小師弟來親自殺,穩住劍心,你以為他可以活著進天泉府?”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

兩個身穿“顧”氏衣服的巡衛,出現在顧言面前,表情不善!

“呵呵,果然,是人管的地方,就會有漏洞。”

顧言立刻知道了他們的想法。

去尼瑪的血脈顧家。

他拋開對血脈世家的顧忌,悍然出手。

一只手掌破空抓在這所謂大師兄脖頸之上。

恐怖力量炸開!

血肉四濺!

一顆頭顱還帶著冷峻表情,崩飛在半空。

血水濺射了邊上人一臉。

他們表情呆滯。

一尊半步先天,反應都沒反應過來,就在他們眼前被硬生生被捏爆了脖子?

不待他們回神。

顧言渾身恐怖陰寒血氣鎮壓在他們身心。

一聲利劍出鞘之聲響起。

顧言背后飛劍出鞘,帶著音爆之聲,橫掃而過。

下一刻。

七八顆頭顱沖天而起。

殺完之后,顧言才放開嗓子。

“你們坊市之人居然和昊天劍府狼狽為奸,想搶我夜鴉的東西,給我死!”

說完。

他抓著面目呆滯的陳知年,身形向著外面激射而出。

直到人已經沖出百米。

身后七八具無頭尸首脖頸才噴出七八道血泉,撲通倒地,將坊市街道染成血紅。

顧言最后的聲音,吸引了無數目光。

“居然有人敢污蔑我顧家!”

“攔下他!”

那些巡視之人,立刻疾步沖向奔馳的顧言!

咕咚!

熊霸天他們看著地面的無頭尸首,下意識哽咽口水,背后發涼。

“熊哥,怎么辦?”

“去他媽的,直接上報,這事不管了。”

熊霸天擦了擦被嚇出來的冷汗,毫不猶豫道。

就算被那人報復也不管了。

總比直接死在那叫夜鴉的兇人要好。

對方居然敢在血脈家族開的坊市內,直接動手殺人。

太兇了!

顧言這邊,雙眼掃視那些圍殺上來的巡衛,血氣逆轉,在體內氣旋加持下,血氣愈發陰寒。

“擋我者死!”

飛劍在他心神催動下,化作銀輪,護住周身!

“狂妄!”

一桿長戟帶著音爆之聲破空飛來,精準擊中飛劍。

金戈之聲。

飛劍硬聲而斷,從半空摔落。

長戟彈射而回。

一個面色剛毅青年緊隨其后,手抓長戟,熾熱血元噴吐,一股橫掃之勢鎮壓在周圍,想要逼停顧言。

這是一個很強的半步先天高手!

“敢在我顧家坊市動手,現在束手就擒,饒你不死!”

長戟橫空,直指顧言。

陳知年眼中閃過焦急。

他沒想到自己身邊這夜鴉,脾氣如此火爆,居然直接在坊市內動手。

這下估計連他都要被牽連。

怎知,顧言腳下絲毫沒有停步,瞬間沖到青年身前。

“滾!”

浩瀚陰寒血氣,沖天而起。

空氣之中,居然凝結起一朵朵冰霜灑落。

一只青黑手爪,破開持戟青年籠罩的勢,反向抓向他。

“浮空血影!”

長戟瞬間化作數道殘影,迎擊而上。

血元熾熱,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火線。

巨力爆發。

剛猛長戟直接扭曲彈飛。

青年眼帶驚怒,吐出一大口血液,身形飛出足足幾十米,撞入一家商鋪之中。

等待他沖出商鋪之時,眼前哪里還有顧言的身影。

“哪里來的高手!”

“我顧破軍幾乎領悟血戰八方之意,距離先天之境只差半步之遙,居然不是此人一合之敵!”

他可以感覺到,對方精神之勢,遠不如自己。

但是,那股巨力,太恐怖了!

其余巡衛沖到這青年面前。

“顧統領,要不要通知長老?”

顧破軍掃視周圍看客,面色一黑。

剛才顧言那聲怒吼,聽到的人太多了。

“那人的事情,我會親自去找長老,現在你們立刻去將那兩個吃里扒外的人全家拉到坊市當眾處決,以示我顧家之意!”

“另外,發通告,昊天劍府違逆我顧家規矩,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其余人立刻離開。

“夜鴉?”

“哼!”

青年收回長戟,向著坊市內部而去。

沖出坊市后,顧言立刻將橘寶丟到空中,隨后抓著陳知年腳下一踏,沖天而起。

橘寶在半空瞬間膨脹到數米大小。

一個盤旋,將顧言兩人接住,用力煽動翅膀,向著城外飛去。

橘寶提高,需要時間。

如果有高手在邊上。

人在空中難以閃躲,就有可能致命。

所以顧言才沒有直接讓它帶著自己二人從空中離開。

“呼”

陳知年跪在橘寶背上,身后已經被冷汗打濕。

他看向顧言,眼神微微激動。

“夜鴉閣下實力強悍,在下佩服。”

顧言不理會他,身形固定在橘寶背上,開始突破虎形拳。

至于陳知年?

不是顧言看不起他。

自己站在這里不動,估計對方都破不了防。

見顧言不理會自己,陳知年尷尬一笑,蹲下身子看著腳下快速掠過的風景發呆,身上散發一股悲涼之意。

十幾點能量點消失。

虎形拳,第四重,圓滿!

全本的虎形拳,居然在他現在的身體素質下,還有一定效果。

不過顧言心中毫無波瀾。

可惜,現在沒有愿力。

他拿出陳知年給自己的木盒打開。

一塊有五顏六色光彩不斷流轉的石頭,出現在他眼前。

顧言握住石頭。

“面板!”

“能否將《地磁罡體》,提升到先天?”

一道信息劃過顧言腦海。

“耗費一千兩百能量點,是否提升?”

“注,存在領悟失敗的風險。”

“否。”

顧言懷著激動,將這枚元磁石放回盒子。

果然可行!

可惜,這種功法,提升時間一定不斷,現在不適合,而且存在失敗的可能。

這點他倒是理解。

根據之前《奔雷刀決》的提升,他已經明白,面板只能通過對應材料構建意境環境。

如果自己悟性不夠,在材料消耗完之前無法領悟,自然無法提升成功。

不過,這都不是事!

一次不行,再來一次就行。

無非是材料罷了。

相比那些自己苦苦修煉的人,他已經強了無數倍。

顧言眼中閃過思索。

他其實除了這本《地磁罡體》,還有一本名為《極陰寶典》的先天秘籍,得自于無定城統領錢四偉。

只是這本秘籍,原先修行,需要極寒之氣,所以才被他丟到一邊。

現在他體內血氣因為氣旋發生異變,未必不可以修行。

那速度,顧言可是很眼饞!

“而且,我可以看修成之后秘籍里意境的損耗程度。”

“如果損耗不高,我完全可以拿著秘籍去換別的帶有意境的先天秘籍!”

想到這里,顧言心中更為喜悅。

自己未來可期!

到時候,練上十本八本,全部融合。

什么司馬無我?

一巴掌拍死他!

顧言眼中灼熱。

先天啊!

運轉數遍《龜息決》,顧言激蕩的心緒才穩定下來。

一路無言。

橘寶飛行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

一個時辰后,一條大江,在遠處若隱若現。

盛江!

就要出天泉府區域了。

一直呆愣的陳知年突然起身:“夜鴉閣下,你似乎很缺陰陽元磁類材料?”

顧言轉過頭,聲音嘶啞陰沉:“怎么,你有更多?”

陳知年搖頭:“這枚也是機緣巧合才得到的,不過我知曉哪里有更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為自己帶來災禍,導致我現在被人追殺。”

一股悲涼氣息,從他身上散發。

似乎是感受到陳知年的悲傷,一個美艷女人紋身蠕動到他臉上,手掌作撫摸狀安慰。

這一幕,十分詭異。

“夜鴉閣下,只要你送我出蒼牙郡,我可以將這個秘密告訴你。”

陳知年手掌摸著自己臉蛋上的女人紋身,語氣鄭重。

“呵”

顧言冷笑一聲:“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我送你出了天泉府,再拷問你不就好了!”

這個世界,武道左道繁盛,手段數不勝數。

就算那什么隱門的契約有神奇功效,但顧言大可以完成契約后,再下手!

哪知,陳知年面色不敢,淡定自若,隱約恢復之前的幾分色彩。

“我敢懸賞,自然是有把握不會被反噬。”

“而且夜鴉閣下,你忘了我在后面加的一段話么?”

“沒錯,一塊元磁石的價值,最多只能吸引你這種高手護送我出天泉府,可是只要在蒼牙郡內,你只要對我動手,隱門契約,一樣可以生效。”

他微微一笑:“就算閣下有同伙逼問我,也是沒用的,隱門契約,用的是因果之道,那樣閣下一樣逃不了!”

聞言,顧言一愣。

還有這操作。

不過不管真假,陳知年的微笑,太惹人厭了。

他拍了拍橘寶:“就在前面停著。”

腳下,一條大江,波濤洶涌。

橘寶聽話落了下去。

這下,輪到陳知年表情愣住了。

“你要做什么?”

顧言冷笑。

“做什么?”

“你是不是以為自己很聰明?”

“現在,將你所謂的秘密說出來,不然我就在這里等昊天劍府的人追過來,然后將你丟到天泉府之外。”

陳知年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臉色一白,手指顫抖指著顧言。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他們來了人會放過你把?”

“我得罪的人,是昊天劍府的劍子,而且正處于突破先天層次的特殊時期。”

“所以我才在這個時候,故意殺他全家,擾亂他心神。”

“為了心境圓滿,對方一定會不顧一切,親手斬殺我,平復心境。”

“所以我才不想死。”

“就是為了讓對方心里最大程度受影響。”

“甚至此時他恐怕已經出關,在先天高手帶領下,向這里趕來了!”

“你這是自己找死!”

面對情緒激動,說了一大堆的陳知年,顧言淡淡開口:“哦。”

這一個哦,將陳知年氣的額頭青筋跳起。

他嘴唇顫動,幾乎氣的說不出話。

“你休想!”

“大不了我就在他面前自殺,一樣可以給他造成影響!”

“哦。”

嘎吱!

陳知年拳頭握緊,全力克制自己一拳砸過去的沖動。

他氣的呼吸急促。

半響,才調整過來。

“送我出蒼牙郡,我將隱秘告訴你!”

“那是一個神通境的武道高手留下的傳承之所!”

“只要你得到,突破先天輕而易舉!”

“我可以以我死去的哥哥發誓,我說的,全是真的,不然就讓我和我哥哥,一起在幽冥忍受萬詭噬身之苦!”

他雙眼泛紅,神情莊重。

顧言心神可以感知到,陳知年,不是在演戲。

特別是他說到哥哥時候,語氣十分尊敬。

“神通境!”

顧言有些意動。

他現在卻不是在無定府時候那般無知。

神通境,是先天之上的境界。

先前說過,大魏世家,分先天和后天。

后天世家,就是指出現過神通境界的武道世家。

這種層次的強者,誕生的血脈,將可能繼承部分武道神通。

只是,這種血脈,傳承遠不如先天血脈世家穩定和持續罷了。

隨著時間流逝,會越發微弱。

但就算如此,也很恐怖了。

顧言猶豫片刻,沒有繼續刺激陳知年,只是淡漠道:“我有點興趣了,你把前因后果告訴我,我考慮下。”

陳知年嘆息一聲,將前因后果講出。

陳家,在無定府,也算是一個人口大族,文風昌盛,許多族人都是大魏官員。

陳知年一家,雖然是分家,但在主家庇護下,也過得舒服。

而陳知年的哥哥卻是一個異類,雖然武學資質不佳,卻喜歡學武,并且在十六歲成親之后,沒多久就拋下妻子,離家出走,闖蕩江湖。

陳知年眼中含淚。

“我哥在家族離經叛道,但對我很好,偶爾回來,也不理會妻子,反而埋頭在書房找尋什么。”

“結果,兩年后,我哥趕回來給我慶生,說有驚喜準備給我,結果當天晚上,他人就沒了!”

“我們趕到我哥府上的時候,他身體都涼了,說是在外面染了重病!”

“當時只有那個賤女人在現場。”

“沒多久,那個賤女人就回了她自己家族,開始打壓我家。”

“而且那個賤女人的弟弟,武道天賦突然覺醒,如日中天,被收入郡城的昊天劍府,他們家族地位如日中天。”

“對于打壓羞辱,我家只好忍了下來。”

“我卻在我哥遺物中,發現了蹊蹺。”

“原來,他在一本傳記上,發現了一個高手的洞府!”

“接下來我們家過得很艱難,我父母也因為常年受氣,早早病逝。”

“年紀大后,我便循著線索,找到了一處隱匿在深山的古墓,并且在里面得到了我現在修行的法門,還有一處藏寶圖。”

陳知年面色陰沉起來:“按古墓主人記載,還有一份東西,是他給發現之人留下的一件洗髓伐體的寶物,可以讓人天賦大增。”

“我哥肯定是將那寶物帶了回來,準備給我,卻被那個賤女人發現,害了他,并且給了她弟弟。”

“我當時人言輕微,只好忍辱負重,在家族幫助下,去了一個地方為官,并且開始了左道修行。”

“...之后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了。”

聽完,顧言默然。

也是一個苦命人啊。

他可以聽出來,陳知年這些年,一定受了很多苦。

而且,為了修成那門《陰陽合煞法》,他經歷的心里折磨恐怕也不輕,心靈都已經扭曲了。

看到顧言沉默。

陳知年居然直接跪了下來:“夜鴉閣下,我資質太差,即使得到那位神通高人傳承,恐怕也難以突破先天層次。”

“唯有爛命一條,惡心那人。”

“送我出蒼牙郡,就當可憐我!”

顧言緩緩起身,看向南面天空,嘆息一聲。

“不好意思,晚了。”

在陳知年視野看不到的南面。

一道鋒銳劍光,正向著這邊破空而來!

威勢之盛,讓顧言心中都有些心驚。

顧言也沒想到,他讓橘寶饒了一個大圈,依舊被人這么快追了上來!

對方恐怕在陳知年身上,留了手段!

陳知年聽到顧言嘆息,心神不安,跟著看向南面。

只見一道黑點,在他視野中,愈來愈大!

有人追上來了!

他的眼中,閃過絕望。

還是逃不過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