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叫價值最大化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天泉府,茶樓。

木板一拍。

一個面容精神的羊角胡老者唾沫橫飛。

“一月前,詭云遮天蔽日,沿途城鎮,全成死寂...威武神將以金光,化作驕陽,橫掃詭云,鎮壓詭王。”

“半月前,有龍隱匿九天之上,降下凈世雷霆,掃蕩一切魑魅魍魎!”

“當然,咱老徐今天講的,是關于那些江湖俠客,斬殺詭魅之事...”

顧言在桌上留下兩枚大錢,轉身離開。

他出來的山谷,距離天泉府府城很近。

一路走來。

雖然有不少死亡怨氣。

但是并沒有生靈涂炭的情況。

畢竟,這里是府城。

神靈密集,也有大軍鎮守,集中府域大部分高手。

死人肯定會死人。

但是詭異妖魔一出現,就被弄死了。

反而是那些偏遠城鎮...

一言難盡。

想想百年前的下河縣遭遇,就知道了。

不過聽周邊人聊天。

顯然,大的災禍也基本被掃除。

而顧言盯上的山神,就在天泉府府城百里外,顧言已經讓橘寶去探尋情況了。

出城十里。

人煙稀少,官道空蕩。

只是偶爾有人群騎馬奔馳而過,手持刀劍,面容都十分年輕。

“呱”

一只烏黑烏鴉,俯沖而下,落到顧言肩膀。

“顧言,我已經去看過了,周圍十里,三個村子都空了,山上空妖氣逸散,我的異化體一靠近,就被山石砸死了。”

“鉆山呢?”

烏鴉化作一只橘貓,表情憤怒:“更別說了,直接給我擠成肉醬了,也就能在高空打量,不敢靠近。”

“看來這山神,已經煉化了周圍山地。”

這種神靈,很難搞。

不過,他實力現在又強大許多。

顧言感覺,當初那半步先天的錢四偉再到他面前,最多一刀的事情,不能再多了。

正好可以拿這山神來測試下現在實力。

顧言抓起橘寶,往地面一丟。

“橘寶,給我變!”

橘寶不情不愿趴下。

伴隨骨骼血肉蠕動。

一只變大許多的烏鴉,出現在地面。

載著顧言,橘寶滑翔在天空。

登高望遠。

微風徐徐。

腳下。

山水快速落到身后,化作一幅頗為死寂的山水圖。

顧言閉上眼睛。

再次睜開,眸子已經化作了毫無感情波動的血金色。

幽冥眼!

原本只是有些死寂的世界,頓時化作了一道道氣體構成的抽象世界。

怨氣,死氣,詭氣,妖氣,還有微弱的人氣。

一路飛行。

越遠離府城,人氣愈發稀少。

甚至一些城鎮內,詭氣妖氣若隱若現,就隱匿在其中。

人妖混雜,詭異在側。

一個個麻木的人,忙碌著抬出一些東西焚燒。

小半個時辰后,一座不算高的山脈出現在視野。

綠意蔥蔥,虎嘯狼嚎。

在顧言的幽冥眼中,山最頂部,一座金色廟宇閃爍光輝。

金色光輝渲染,顯露出一個不算大的空間。

里面有金色稻田搖擺,農人忙碌。

金色廟宇周圍,還有生披戰甲的獸頭人身的妖和表情冷漠的陰兵巡視...

山下。

有三個依山而建的村落。

只是沒有絲毫生機人氣。

“顧言,到了!”

“你應該減肥了,太重了。”

橘寶抱怨降落。

橘寶選的位置,在山腳一處高地,可以清晰看清山上。

只是,神呢?

顧言眉頭皺起。

“山神呢?”

他的雙眼,沒有看到有神靈在山上!

突然。

一股陰冷氣息,出現在顧言背后。

“你在找我?”

一只猙獰爪子,無聲無息,插在顧言背后心臟位置!

衣物瞬間撕裂。

熾熱的血肉觸感,讓身后山神,露出得意笑容。

什么聲音?

山神臉上笑容一僵。

五根折斷的指甲,緩緩掉落地面。

下一刻!

伴隨音爆聲,一只粗壯扭曲的大手,曲折成爪,向它籠罩而來。

山神連忙將自己兩只前肢擋在頭頂!

恐怖力量壓頂而來!

它兩只短腿無力抵抗,跪在地面。

足足有數千斤的兩只粗壯前肢,也被一股恐怖力量抓住!

“沒想到是一只穿山甲。”

顧言雙眼閃爍妖異血金色。

山神聲音苦澀:“你故意的?”

“你猜。”

顧言手掌猛地一收。

“啊!”

跪在地面的穿山甲慘叫不已。

它的手臂,已經被硬生生扭成了麻花。

“聒噪!”

大掌一砸!

血氣熾熱如鐵水。

骨骼炸響。

穿山甲的頭顱就被砸入了胸腔,蠕動兩下,就腦袋冒煙沒了聲息。

“顧言,你這就殺了山神?”

顧言緩緩收回手掌。

“山神怎么可能這么弱,這不過是一只黑煞級的妖而已,不過身上到是有香火氣息,應該是被操控著過來的。”

橘寶口腔裂開,將其吞下。

“呸。”

“好難吃。”

橘寶面露苦色,吐出一大堆石頭。

“忘了說,這是一只石妖。”

顧言眼帶笑意,抓著虎魄刀,向著山頂走去。

在他看到山神神域的時候,山神,應該也已經看到了他!

他一身巡夜衛服飾,太顯眼了。

對方心里有詭。

所以才會附在一只石妖身上,來試探他的成色。

橘寶眼神幽怨跟了上去。

這人壞。

讓顧言差異的是,山道上,居然滿是新鮮的墳墓,邊上還殘留爪印,居然有些像山腳那穿山甲石妖的。

他一刀劈開一座新墳。

棺木粗糙,里面是一具被啃食的干干凈凈的枯骨!

他心中,升起疑惑。

很快。

一座破舊山神廟出現在一人一貓面前。

山神廟前。

右邊一座猛虎雕像,孤零零屹立,遍布青苔。

“巡夜衛顧言,山神大人,可愿意出來一見?”

“吼!”

虎嘯震蕩。

山神廟前石虎化作虎頭人身的人形,出現在顧言面前。

它畏懼瞥了眼顧言,猶豫說道:“山神大人在鎮壓暴動時候,受了重傷,在神域沉睡,不便接客,你離開吧。”

“你的意思是,你想和那穿山甲一樣死在我手上?”

撲通!

石虎猛地跪下。

“大人饒命啊,山神老爺確實在神域,它不出來,小的也沒辦法啊。”

“我只是山下村民,因為年復一年供奉山神,才被賜予這石身,卻宛若傀儡忍受風吹雨打,連山都沒下去過,從未作惡啊。”

“神域大門在哪里?”

顧言手按在刀柄,淡淡開口。

他之所以廢話,是因為他的幽冥眼,找尋不到神域入口。

眼前的山神廟,只是個空殼罷了。

“在...”

石虎剛要指出神域入口,雙眼已經化作金色。

“在我肚子里啊!”

石虎大嘴,猛地一張,向著顧言撕咬而來。

同時一股重力,猛地作用在方圓十米!

“喵”

看戲的橘寶痛呼一聲,從顧言肩膀砸落地面,大口吐血。

眼看石虎就要咬到顧言的時候,一只肉掌,卻頂著幾十倍的重力,按在它的大嘴之上,抓著狠狠砸在自己腦袋上!

石虎腦袋和顧言腦袋撞擊在一起,居然碎成一大片石屑紛飛。

一道波動,浮現在顧言的心神感知中!

“給我出來!”

琥珀出鞘,斬在虛空!

轟隆!

山神廟猛地一震。

刀鋒之下,無數金光炸開,化作一重重虛影。

一座金色神廟,緩緩浮現在顧言面前。

“你為何要苦苦相逼!”

神廟大門打開。

大批金甲將士,獸頭人身的妖出現,將顧言圍住。

一個足足有三米大笑的龐大軀體,身穿一身戰甲,手持一對擂鼓甕金錘,出現在顧言面前。

這居然是一個頗為威猛的將軍!

他看著顧言,眼中神色莫名。

“我生前為大魏立功無數,死后,難道吃幾個山民,也不可以么?”

顧言鼻子聳動,眉頭皺起。

對方身上,血腥味和香火味混合,味道很奇怪。

“我很好奇,看你打扮,生前應該是一員猛將,既然享受山民香火供奉,為何會行吃人之事?”

“你不知道?”

金甲將軍一愣。

它面露苦澀:“我赤奴,又不是妖魔,又何嘗行過此事,在我當神靈的百年,一直庇護這片區域風調雨順。”

“所以那些山民,也對我很虔誠。”

“如果不是如此,我也不可能借著這么點信徒,搭建這神域。”

顧言默默聽著。

他對于神靈,并不算了解,正好可以得到一些信息。

“可是,赤潮降臨,亂我神心。”

“等到我意識清醒的時候,他們已經被我吃完了...”

“你是說,赤潮降臨的時候,你失去了意識?”

金甲將軍點點頭。

“我生前修為,就已經是半步先天極限,廝殺百場,心志堅定,不然也成不了神靈,但是赤潮降臨的瞬間,我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即使藏身神域,依舊失去了意識。”

心神感知下。

顧言可以感覺到,對方沒有騙他。

“這么詭異。”

“對了,赤將軍,可以和我講講先天武道么?”

見這山神看起來很好說話的樣子,顧言將虎魄刀收入空間袋,微笑道。

看到顧言收起武器。

金甲戰將身上煞氣緩緩收斂。

“可以,拿些果實過來!”

它一揮手。

手上厚重擂鼓甕金錘也消失不見。

那些金甲兵將山妖,也緩緩退去。

幾個妖嬈侍女,怯生生端著幾盤水果出現在神廟前,又有奴仆打扮的人,抬來一張桌子過來。

“你不是左道之人,不修神,不然可以請你去神廟內,這果子,受香火熏陶,味道很不錯,你可以嘗嘗。。”

“無妨。”

顧言笑了笑,拿著一顆山果,丟給橘寶。

橘寶一口吞下,雙眼一亮。

“顧言,我還要。”

發現沒問題,顧言才再拿起一顆,不顧邊上橘寶的垂涎,塞入嘴中細細品嘗。

味道甜美。

而且似乎有補充心神的功效。

“確實很不錯。”

“我這小山小廟,也就這點東西拿得出手了,看你年紀不大,為何進入巡夜司?”

赤奴見顧言不再動手,松了口氣,盤膝而坐,也拿起一顆果子吃起來。

“怎么,有問題么?”

顧言疑惑問道。

“自然。”

赤奴點頭。

“你之前不是問我,先天武道么。”

“先天武道之難,不是資質,也不是武學,而是明白自己的武道!”

“明白自己的武道?”

“對!”

赤奴手一揮!

頓時周圍山石,化作一個石巨人,開始打起拳法。

拳動,一股重力,跟隨涌動。

“這就是我生前的武道根基,重!”

“先天意境,實際上,就是武道意志,武道意志,就是你未來的武道根基!”

赤奴生前,居然是一位已經領悟了武道意志的高手!

“一樣的功法,不同的人修行,最后出來的卻完全不一樣,就是因為他們領悟出的武道根基不同,當然,大部分,都是直接參悟前人留下的武道意志,最為輕松。”

顧言煥然大悟。

“那和我進入巡夜衛有什么關系?”

赤奴微微一笑,肥大的臉上帶著猙獰。

“因為,巡夜司雖然有先天秘籍,可是你們能夠得到的,都是擴印本!”

“蘊含先天意境的秘籍,十分少,必須用玉髓才能保存,并且每次參悟,都會損耗里面殘存的意境。”

“而擴印本,你即使拿到了,又有什么用?”

“先天秘籍,是修行先天血元的修行之法,你沒有領悟出自己的先天意境,就無法融入血元中,成為先天血元。”

“這是一個死循環。”

“什么?”

顧言大吃一驚。

原來蘊含先天意境的秘籍,還有這么多彎彎道道。

他還想著,從巡夜衛兌換一本來加點升級的!

現在看來,并不容易。

“如果靠大魏官方,只有鎮魔司,有天影石,記錄的先天功法,不但有各種先天意境,還可以一次次參悟。”

“真正的武道高手,都在鎮魔司!”

“如果不是巡夜司有世家參與其中,根本不配和鎮魔司相提并論!”

赤奴緩緩起身:“好了,我將這么多寶貴的信息告知你,我也有個問題問你。”

顧言趕緊將桌上水果打包,隨后才點頭。

“很合理,將軍請問。”

“是不是我的信息,已經出現在了巡夜衛的緝拿任務榜了?”

一股厚重氣勢,緩緩匯聚。

顧言也站起身,點點頭。

“上面的任務要求是探尋是否有異樣。”

“不過,這畢竟是無心之過。”

“而且我在山腳看到那些新墳,顯然將軍心里也很愧疚,所以未必不可以特殊對待。”

顧言看著赤奴,搓搓手指。

赤奴一愣,隨后哈哈大笑。

凝重的氣勢,也轟然消散。

“不錯,看你的樣子,也是出身一般,不然也不會對這些東西都不知道,有些小心思,也正常。”

地面微微震動,裂開,露出一個小洞。

赤奴手一揮。

一個玉盒飛起。

“這是我生前最寶貴的財富,一本有意境的先天武學!”

“如果不是我沒有后嗣,也不會放在這里百年。”

他嘆息一聲。

玉盒飛到顧言手中。

“如何。”

顧言看著手上盒子,眼露激動。

“自然是沒問題的,像山神大人這般遵紀守法之神,不特殊對待又怎么能行!”

“哈哈。”

赤奴渾身一松,哈哈大笑。

它不顧及顧言。

但是顧及巡夜司啊!

赤奴生前出身也不算好,不然也不會在這小地方做山神。

沒有背景。

出點事情,就是隕落的下場。

只要顧言這邊上報正常,那他這次事情,就可以揭過。

所以雖然心痛。

它還是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給了顧言。

一旁橘寶,看著哈哈大笑的一人一神,目瞪口呆。

它低下頭,學著顧言手指摩擦的樣子,小爪子在一起磨來磨去。

這姿勢,似乎很厲害。

顧言將東西收好,雙手抱拳。

“好了,山神大人,天色也不早了。”

“好,我送你下山。”

赤奴面目微笑。

聞言,顧言表情錯愕。

“下山?”

“不是,山神大人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時候不早了,是時候送你上路了。”

“我顧言,言而有信。”

“說給大人特殊對待,就特殊對待。”

“大人,你是想死在顧某的刀下,還是拳下?”

赤奴臉上的微笑,緩緩消失。

“你為什么,一定要找死呢?”

金色光輝,籠罩山頂。

一雙擂鼓甕金錘瞬間出現在赤奴手上。

金色神力侵染,大片山石將顧言身體包裹死死擠壓,只露出一個腦袋。

“為什么要找死!”

空氣悶響震動。

足足有半米大小的擂鼓甕金錘,帶著幾十倍的重力,砸向顧言的腦袋!

空氣都在瞬間凝固。

下一刻。

在重力加持下,一座小山虛影浮現在錘子上空,恐怖無比的力量爆發。

地洞山搖。

石屑飛濺。

一個巨大坑洞出現在地面。

顧言的身體埋在深坑之中,上半身被掩埋,一動不動,沒了動靜。

“我這數萬斤的力量,你拿什么擋。”

“給臉不要臉。”

赤奴眼露不屑,走上前,想要取下顧言身上空間袋,拿回自己的先天功法。

石頭翻開砸在邊上。

一只手臂,抓住了它的小腿。

手臂相比之下,略顯纖細,手掌只能覆蓋它半個小腿直徑。

嘩啦!

大片石屑推開。

顧言搖晃腦袋,甩下大片石粉。

“厲害,差一點就破我防了。”

一層赤藍光芒,在顧言身體表面流轉。

剛才不是這層加持過的刀元護體,抵消大部分力量,他估計自己真的要受點輕傷。

赤奴大驚,舉起錘子,就想再次砸下。

咔嚓。

伴隨衣物撕裂聲。

只能勉強抓住它半個小腿的手掌,瞬間膨脹到比它大腿還粗!

一股巨力涌來!

赤奴只感覺自己視野翻轉,身體飛了起來。

地面震動,灰塵化作環形炸開。

石頭山頂,出現了一個巨大人形坑洞。

“爽!”

體型將近三米的顧言,此刻宛如一頭肌肉怪物,渾身血肉散發一股恐怖灼熱。

他拎著赤奴的小腿,經過五個氣旋流轉的血氣加刀元,在氣的加持下,源源不斷涌入赤奴體內,不讓它反抗。

“再來!”

轟隆!

一大股灰塵升騰,籠罩在山頂。

神廟內,那些金甲將士剛剛靠近,就被顧言拎著赤奴身體做武器,砸成了一堆破紙。

那些妖,想要逃。

立刻被四根血肉盆腔活生生吞了下去。

不知道砸了多少下。

顧言只感覺自己手上一松。

一條斷裂的小腿化作金光飄散。

赤奴身體砸在神域中,引起震動。

它在地面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一道道宛若巖漿般的紋絡,卻在它身體蔓延。

剛剛摸到神域的大門。

它的身軀,化作一團火焰,轟然炸開。

面板上,

“提取到特殊物質+1,儲備不顯示。”

“愿力+120。”

“能量+200。”

“就沒了?”

“看來我的血氣經過重重加持,有點恐怖啊。”

顧言拍拍手掌,恢復體型,指揮一邊已經看的目瞪口呆的橘寶收刮。

“橘寶,那柱子上的香火之力吸收完了沒有。”

橘寶好似懷胎八月的孕婦,臉上帶著幸福的煩惱。

“不行了,顧言,我實在吃不下了。”

“廢貓。”

顧言搖搖頭,將被吸干香火之力,化為紙錘的大錘子丟到地面,眼中血金色愈發閃亮。

“好了,連地皮都刮干凈了,可以走了。”

拎著走不動的橘寶,顧言慢悠悠下山。

身后,殘破的山神廟,變得更加荒涼,似乎失去了某種靈韻。

“顧言,嗝我還以為你要放過它呢。”

橘寶四肢懸空,尾巴拖地,任由顧言提著,宛若沒有夢想的咸魚。

“先不說它前后兩次惡意襲擊我。”

“單單是它吃光這數百人,我就不可能放過它!”

橘寶沒想明白。

“那你還那么墨跡。”

顧言微微一笑。

“這叫價值最大化!”

橘寶抬頭,眼神崇拜地看著顧言。

學到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