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二十六章 良心怎么會痛?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天泉府,是蒼牙郡一個頗為繁盛的府區。

建國以后,天泉府就一直安穩繁衍生息,沒有經歷多少風浪。

此時,人口已經是無定府總人口兩倍以上。

這還是受生產力限制,不然數量會更多。

相比之下,無定府與之交界,因為以前赤潮的影響,邊界被封鎖,所以這邊到處是荒蕪。

只有官道邊緣,才會有小城鎮存在。

一道錐形血氣,將所有風阻破開。

顧言踏草而行,在荒野飛縱。

源源不斷的熾熱血氣在體內洶涌,讓他沒有絲毫疲倦感。

“功法融合后,不僅身體更完美無缺,血氣運轉,也更加流暢了。”

感受身體變化,顧言愈發滿意自己的決定。

先前看似功法繁多。

但是雜而不純。

無法讓他實力最大程度爆發,而且還保持了功法原本的一些缺陷。

現在,卻完全不一樣。

功法融合后,除了可以吸收各門功法的優點,還可以將龐大卻性質有些不同的氣血融合。

無論是肉身的強度,還是氣血的純度,都不會受兼修的影響。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功法類型要契合。

如果不是能量不夠,愿力用完。

顧言現在都想將所有功法,全部提升到極限,然后融入《不滅金身》了。

“顧言,我聞到了人味!”

突然,打瞌睡的橘寶鼻子聳動兩下,指著東南方向說道。

“嗯。”

顧言放緩速度,從空間袋拿出虎魄刀,向著橘寶說的方向趕去。

很快,視野盡頭,出現了一座不算大的城池。

官道上,還有馬匹奔騰。

居然有些繁盛。

顧言雙眼化作灰金。

頓時,無數逸散的薄弱血氣升騰。

其中一些粗大的,甚至有小拇指粗細,說明對方起碼是蘊氣境高手。

而且,左道修行,血氣不顯,很難鑒別。

這里可能是一個邊界中轉站。

所以顧言馬上決定前往這小城打探下周圍情況。

只是,剛剛靠近城門,就有一堆人驚慌失措,向著這邊奔逃而來,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突然,顧言眼神一亮。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居然又遇到了他。”

他在人群里,居然又看到了那個岳云飛。

只是,相比第一次他十步一殺的瀟灑,第二次面對圍殺的臨危不懼。

這次,他冷峻的臉蛋不僅腫脹,身上衣服,也破爛不堪,還帶有血漬。

一看,就是從死人身上扒拉下來的。

在岳云飛經過的時候,顧言突然出手,將他攔住!

“嗯?”

岳云飛停下腳步,目光如劍,看向攔路的顧言。

“有事?”

顧言點點頭:“我們見過。”

“那天你騎著一匹黑色駿馬,向著無定城方向趕去,我趕著馬車前行。”

岳云飛眼中疑惑。

“抱歉,記不住了,別擋我!”

說完,他就要進城。

結果就聽到顧言輕聲說道:“我們對視過一眼。”

“你的劍,很利!”

岳云飛腳步立刻停下。

“是你!”

他冷峻又因為傷勢有些滑稽的臉上,扯出難看的笑容。

“你的刀,也很重!”

“哈哈!”

兩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

城內,一間酒樓。

換上一聲衣物的岳云飛,總算是恢復了幾分瀟灑。

這是一個人如其劍的人。

為人處世,不拖泥帶水。

對上眼,立刻就稱兄道弟。

看不上。

稍有墨跡,就是拔劍相向。

“顧兄,沒想到當日一別,居然在這里相遇,緣分!”

岳云飛頗為豪氣抓起海碗,對著顧言敬酒。

顧言也笑道:“當日一別,我也很惋惜,沒有和你交流一番,來,喝!”

“喝!”

邊上抓著一只燒雞啃的橘寶無語瞥了瞥嘴。

如果它沒記錯,顧言手上搶的空間袋上,有這個叫岳云飛的氣味。

說不定這個叫岳云飛臉上的傷,就是顧言打的。

“顧言真狗。”

不過這話,橘寶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卻不曾想,喝酒的顧言,一道凌厲目光射在了它的身上。

嚇得橘寶埋頭啃起了燒雞,不敢在編排顧言。

酒過三碗。

氣氛就起來了。

“岳兄,我看你們一群人,實力不俗,怎么這么狼狽?”

岳云飛表情苦悶下來。

這幾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運氣十分之差。

先是從一具尸體身上搶到的空間袋不見,自己還莫名其妙光著PP。

后面經歷,更是一言難盡。

面對顧言好奇的目光,他搖搖頭:“能活著回來就不錯了。”

“這里往北七十里,有一個城鎮,清香四溢,吸引了許多野獸甚至妖前往。”

“這種情況,一般是出現了天才地寶。”

“當時我正好路過,發現異常,就跟了上去。”

“誒,結果是往生教的血祭。”

“血祭也就算了,不知為何,那里并沒有往生教的狂教徒鎮守,本來也無事。”

“結果這祭壇,居然牽引了幽冥那層空間。”

“如果不是當時他們祭祀的邪神在和齊天劍宗的高手廝殺,將城鎮封鎖打破,我們就出不來了。”

說著,岳云飛又灌了一口悶酒。

“岳兄,你說的往生教徒,是不是喜歡穿一身血袍?”

顧言懷疑岳云飛說的那個城鎮,就是自己和橘寶誤入的地方。

岳云飛點點頭。

“往生教是從我們鄰國傳入的,最喜歡血祭。”

“哪里有赤潮,就有他們的身影,趁亂血祭,召喚異域邪神,獲取力量。”

“可惜這次進去沒遇到,不然一顆頭顱,最少一千兩銀子。”

岳云飛有些遺憾。

他莫名其妙被洗劫一空,缺錢修煉。

“這么貴?”

顧言瞪了眼橘寶。

這敗家貓,一下撕碎了兩萬兩銀子。

橘寶委屈縮了縮。

轉過身,拿PP對著顧言。

岳云飛卻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顧兄,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剛出家門吧?”

顧言點點頭。

“我出生一個小縣城,上次和你相遇,就是剛出來。”

岳云飛了然。

“其實,入了修煉界,你的金錢觀就不能和以前一樣了。”

他掏出自己的青釭劍,柔情撫摸。

“這是我的四季劍,普通千鍛,是我師父送我的禮物,至今飲血三百九十八人,已經有輕微靈性,如果拿去賣,至少價值一萬兩白銀。”

“如果是用靈材鍛造,起步就是一萬兩。”

“要是換成俗世的錢糧,豈不是亂套?”

“所以修煉界,基本是以銀髓為單位,這是因為它們也是靈性材料,而且數量不算少,具有流通性。”

而一兩銀髓,價值千兩白銀。

說著,岳云飛低聲湊向顧言:“你的刀鞘,想必就用了少量陰寒材料,進來酒樓,期間有十三個人對你起了想法,還有三個人,一直尾隨于你,小心。”

顧言擺擺手。

“一群雜魚。”

“哈哈,對,一群雜魚!”

“稍等!”

岳云飛提劍而出。

伴隨一陣騷亂,他提著幾顆血淋淋人頭就回了包廂。

“初次見面,沒什么好東西送的,這個就當做見面禮了!”

顧言看去。

那幾人,正是先前窺視并且尾隨他的人,都是蘊氣境好手。

“岳兄真是性情中人!”

“我敬你。”

兩人之間,氣氛更甚。

“你初次出門,記住一句話,心狠手要辣,殺了再說話。”

“這是我師父當初告訴我的。”

“你像這幾個雜魚,不過蘊氣境修為,放在一些小城,也算是高手了,但是在這,就是雜魚,但是他們為什么敢看上你?”

“殺人的手段太多了。”

岳云飛拿出幾個紙包:“這個是我從他們身上搜到的,名為醉象散,吸上一口,就是一頭蠻象,都得軟一會,除非是橫練高手,不然一般后天修為,都得著道。”

“所以,有敵意,直接殺,殺完再看為何對方對你有敵意。”

顧言看著侃侃而談的岳云飛,居然有一種知己的感覺。

他摸了摸胸口纏著的空間袋,又看了看岳云飛腫脹的臉,居然感覺良心有些過意不去。

不過誰叫當時兩人不熟呢。

顧言的良心,打了個滾,就沒了動靜。

不僅不痛,還有些癢。

岳云飛注意到顧言的目光,還以為他是看自己臉上傷口。

他表情有些尷尬。

“誒,不過馬有失前蹄,前兩天我被人圍殺,本來都要逃了出去,結果莫名其妙被打暈了,好在命和劍,都還在。”

他只口不談自己光溜溜的事情。

太影響他在眼前這個剛認識的小兄弟心中的形象了。

“想來是動手之人實力太強,而且偷襲非好漢,此非戰之過。”

這話,聽的岳云飛心里舒服。

他十多歲就出來闖蕩,江湖閱歷很足。

便開始告訴顧言為何赤潮降臨,會有這么多門派弟子前來。

原來,這赤潮每次降臨,不僅會催生出許多妖魔詭怪,也會帶來不少天外之物,天才地寶,甚至一些難以辨別的東西。

這些東西,有些可能只是些破爛。

有些,卻可能是絕世礦材,甚至修行之法。

“岳兄,你是說,赤潮帶來的東西中,有修行之法?”

顧言不可置信問道。

岳云飛點點頭。

“赤潮并不全是天外而來,有一些,屬于遷移形赤潮,從一個地方憑空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中間就會將那個地方的一些東西帶走。”

顧言了然。

就和龍卷風一樣嗎。

說到這個,岳云飛冷俊臉露出幾分笑意。

“我之前就在另外一個地域的赤潮中,得到了大魏皇朝之外的一門刀法,換了現在修行的四季劍法。”

原來,他劍法師父,也不過蘊氣修為。

他有今天的成就,更多是靠自己。

聽到這里,顧言對岳云飛,心中升起敬佩。

酒足飯飽。

岳云飛豪氣用斬殺那幾人身上的銀兩買了單,和顧言約定下次切磋一下,就告別了。

年輕人,好個面子。

他要去養臉上的傷。

傷好之前,岳云飛不準備出門了。

“嗝”

“顧言,你好壞。”

顧言莫名其妙瞥了眼橘寶,拎著它也去開了間房。

至于包廂那幾顆腦袋,店家就會處理。

這個地方。

朝廷,已經管不上事了。

雖然有血氣護體,身上基本沒什么污漬,顧言還是泡了個澡,換上一身宗門之人喜歡穿的絲綢短衫,才帶著橘寶去了岳云飛所言的交易市場。

這個小城,名為銅城,只有三萬多居民,靠著往來商隊過活。

邊上有一座銅礦,不過資源早就枯竭了。

岳云飛所言的交易市場,就在這銅礦山上。

“顧言,我們后面有人跟著。”

橘寶在顧言耳邊吹氣。

“處理了他們。”

“好。”

橘寶扯住自己尾巴,往地面一丟。

片刻。

數聲慘叫響起。

一只彎曲毒蛇,快速追了上來,被橘寶吞入了嘴巴。

“嗯。”

顧言伸出手掌。

橘寶可憐巴巴,吐出半塊銀髓。

“還有呢?”

“沒了,顧言。”

橘寶眼睛純凈,一臉可愛。

顧言沒說話,擺擺手。

橘寶只好再吐出半塊銀髓:“顧言,真沒了。”

“我先幫你存著,你還小,有錢會變壞!”

說完,顧言將錢塞進自己口袋。

橘寶軟趴趴貼在顧言肩膀,沒了勁。

顧言搶橘寶的錢錢。

丫丫離開的第十四天,想她。

很快,一個露天小集市出現在顧言視野。

這里人,大多帶著個斗笠。

顧言也從空間袋拿出斗笠戴上,收起刀,又逼著橘寶變成了一只烏鴉,才走了進去。

擺攤的人不多。

反而是收貨的人很多。

百八十個人,人人帶煞氣。

很安靜,沒人吆喝。

并且一個人在攤子上的時候,別人也會走開等待,不會靠過去,似乎是一種潛規則。

攤子上,東西稀奇古怪。

干尸,帶血的兵器,用籠子符箓封印的小妖獸,用符箓封印的壇子,不認識的礦石...

甚至還有被綁起來,衣衫襤褸的男人女人...

逛了一圈,顧言沒找到合適東西。

無奈,只好走到一個悠閑喝茶的老者面前。

老者身前擺著一塊帆布,上面寫著“聚寶閣”三個大字。

據岳云飛說,聚寶閣是一家跨國大商行,誠信經營,最為公道,如果有想采購的物資找不到,可以咨詢他們。

“買東西還是賣東西?”

看到有人上前,老者放下茶,淡淡道。

“買,刀譜。”

聽到是秘籍,老者來了興致:“要什么層次的?”

顧言掏出半塊銀髓,擺到桌子上。

“介紹下。”

老者笑瞇瞇將銀髓收下:“我這里有三本不錯的現貨,兩本可以修煉到后天極限,一本可以修煉到半步先天,領悟刀勢。”

“前面兩本,都沒有后續。”

“一本修快刀,價值三十銀髓。”

“一本修詭刀,價值三十五銀髓。”

“至于后面這本可以修煉到半步先天的,嘿嘿,是看你順眼,才告訴你的。”

老者壓低了聲線。

“這本是驚刀宗的刀法秘籍,有完整先天以上的傳承。”

“驚刀宗被詭怪勢力毀滅,傳承留了出來,如果你運氣好,可以在一些拍賣行弄到后續。”

“什么類型,要多少錢?”

“霸道,蓄勢!”

“至于價格,呵呵,兩百銀髓!”

顧言無語。

“貴這么多?”

二十萬兩銀子!

要知道當初下河縣首富孫家,亂七八糟加地契,全部家當加起來,也只有兩萬多兩銀子的身價。

“前面兩本便宜,是因為是紙質傳承,不帶武學意境,可以一本多賣,這本,可是獸皮記錄,不修行到圓滿層次,根本記錄不下來。”

老者淡淡解釋。

“可否優惠些?”

“聚寶閣,從不談價!”

顧言自然是沒有這么多錢的。

但是這老者所言的霸道,蓄勢,正好和他刀勢吻合。

無奈,他掏出了自己身上除了虎魄刀,空間袋之外的所有東西。

十多塊從岳云飛身上搜到的材料,二十多塊銀髓。

“紫玄鋼,作價十三塊銀髓,你這里五塊,一共是六十五銀髓。”

“雪花石,作價十六塊銀髓,你這里七塊,一共是一百一十二塊銀髓。”

“你這總共加起來,也就一百九十塊。”

老者指了指顧言肩膀上的橘寶:“不過我看你這烏鴉很順眼,抵價十塊銀髓如何?”

橘寶大怒。

就要撲上去撕咬這老者。

“這是我伙伴,不賣!”

顧言拿出一張獸皮。

“這是一門血煉之法,你看價值多少?”

顧言將里面一些內容念給老者。

老者眼前一亮。

“有些簡陋了,看著像是妖族祭煉的法子,除了橫練武者,根本沒辦法祭煉,可是橫練武者,又大多不需要武器,所以法門不值錢。”

“但是你這里面的礦石介紹,值錢。”

“作價一百二十銀髓吧。”

顧言點點頭,將獸皮交了過去。

片刻,他帶著一門名為《奔雷刀決》的刀法,剛下山頂。

“顧言,等等我。”

橘寶說完,飛上高空,到那老頭頭頂位置,PP聳動。

下一刻。

幾拖便便墜落。

做完之后,橘寶撲騰撲騰翅膀回來:“顧言,快跑。”

顧言臉色一黑,嫌棄拎著它,快步離開。

背后,是一個老頭的怒罵。

一路平安。

只是回來的時候,顧言被官道上一只長長隊伍吸引目光。

官道上,一個龐大車隊在向無定府方向前行,前后還有裝備精銳的軍備道士兵護衛。

車隊過來的方向,正是天泉府!

“赤潮降臨居然可以撤離,看來也是有權勢的。”

顧言感慨一句,進了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