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二十一章 飛劍,江湖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好重的煞氣!”

不僅是橘寶,另外兩人也感受到一股濃郁煞氣,在向著他們快速靠近!

兩人一回頭。

數百米外,一人橫刀拖縱,踩草飛躍而來。

最重要的是,面色不善!

“出鞘!”

其中那師兄,二話不說,手指一點!

背后長劍出鞘,凌空飛轉。

“站住。”

他面色冷漠,飛劍直指快速靠近的顧言。

顧言一言不發,面帶殺意。

刀勢所向。

枯草橫倒,根根斷裂。

兩人不再猶豫。

“師弟,為我護法。”

師兄手指一點。

飛劍上清風環繞,繞圈飛行,幾乎化作殘影。

“疾!”

一聲音爆之聲。

飛劍一閃,閃爍寒芒迎向顧言。

劍,太快了!

幾乎是那師兄聲音剛剛響起。

飛劍就已經到了顧言胸前!

《十三太保橫練》!

一層金屬光澤,瞬間覆蓋顧言全身。

連串火花濺起。

飛劍擦著顧言的身體,連根沒入后面凍土之內。

不破防!

“不好,走!”

那師兄也是果斷,飛劍都不要了,拉著師弟就要跑!

哪只。

被架在火架上的橘寶也小宇宙爆發了!

封印在它嘴里的符箓猛地炸開,化作火焰燃燒。

下一刻。

十多根血色盆腔從橘寶裂開的大嘴激射而出。

這些盆腔,好似一條條巨蟒,瞬間將兩人纏繞成一個大肉球。

“惶惶劍芒,疾!”

肉球內,傳來師弟念咒。

嗖嗖嗖!

劍芒如光。

三道劍芒沖破肉球。

“轉!”

一聲冷喝。

劍芒旋轉,化作一個絞肉機。

血肉炸裂,碎裂成大量灰灰落下,露出兩人身影。

幾乎是同時。

一股鋒銳恐怖的刀勢,鎮壓在他們心靈。

兩人下意識回頭望去。

一道數丈血色刀芒,占據他們所有視野!

鋒銳,厚重,以及熾熱。

不能擋!

擋必死!

千鈞一發之際。

一只大手轟出。

兩人之中的師弟,目光錯愕身體飛起,撞向刀芒。

背后。

那憨厚師兄,腳下大風升騰,已經跑出十幾米之外。

血雨炸裂。

一柄燃血飛劍砸飛,插入土壤,不斷顫動,發出錚鳴之聲。

顧言身形如鬼魅,破開血雨,心神匯聚虎魄。

“留他一命!”

下一刻。

顧言手臂猛地漲大一圈,全力加持。

空氣炸開一大團漣漪。

帶著音爆轟鳴。

虎魄刀刀身血紅,破開層層空氣阻隔,將百米外那師兄,釘在地面!

呼呼風嘯,聲聲肅殺。

短短剎那。

兩人一死一傷!

片刻。

顧言將已經被虎魄刀吸成皮包骨,奄奄一息的師兄丟在地面,拖著虎魄刀走向不斷甩著尾巴的橘寶。

“顧言,嗚嗚嗚,你終于來了,你差點看不到我了。”

橘寶眼淚汪汪,可憐巴巴。

看著橘寶的慘樣,顧言卻特別想笑。

它身子已經被下面火焰熏黑了一片,嘴巴更是被那符箓炸的烏漆嘛黑,粉色小鼻子也變成了小黑鼻。

跟去了一趟非洲深造一樣。

刀光一閃。

繩索斷裂。

橘寶敏捷跳到一邊。

顧言眼中的笑意,沒有瞞過橘寶。

它一落地,就對著顧言控訴。

“我都這么慘了,你還笑我!”

“顧言你是壞人!”

“我不要跟你了!”

“我要去找丫丫!”

說完,它就往外走,居然想離家出走。

孩子大了,自尊心強了。

顧言也覺得自己過分了。

“咳咳,橘寶,要不吃個飯再去找丫丫?”

“我看這兩個小道士弄得米飯還挺香,我一個人也吃不完啊。”

橘寶剛剛走出三米多遠的身子一僵,小黑鼻聳動兩下。

嗯,確實很香。

可是它又抹不開面子。

背后,傳來顧言打開陶罐的聲音。

橘寶面色一變:“顧言,給我留一點!”

橘寶挺著個大肚子,趴在一邊不愿動彈。

顧言盤膝坐地,心神匯聚。

祭煉之下,虎魄刀懸浮空中,刀身血絡蔓延,仿佛有血液流動,不斷發出嗡嗡之聲。

直到血液全部消化。

顧言手指一點:“歸鞘!”

虎魄刀飛入刀鞘。

“咳咳,我已經交會你了操器術,可以放我走了吧?”

躺在一邊的師兄,奄奄一息道。

剛才顧言逼問了他許多問題,甚至連他修煉的法門也逼問了去,為了活命,他十分配合。

顧言滿意抓起虎魄刀,點點頭。

“我顧言說一不二,說不殺你,就不殺你,你走吧。”

那師兄送了一口氣,艱難爬起,跌跌撞撞向無定府內跑去。

他現在實力大損,又沒了飛劍,還往天泉府靠近就是找死。

走出百米。

他身形突然一動不動。

一道血線從內而外,出現在他體表。

這仿佛是一個信號。

他的身軀不斷顫抖。

一道道刀芒炸開,讓他渾身上下,密布刀痕。

“騙子”

他嘴唇蠕動,隨后便化作一堆血肉落在地面。

橘寶愜意甩動尾巴。

“顧言,你又騙人。”

“虎魄刀殺的,與我何關。”

顧言埋頭整理兩人遺物,頭都不抬一下。

一小袋血米,兩柄材質不錯的飛劍,兩塊身份令牌,十多張不認識的符箓,還有一門逼問出來,比較粗糙的操器術。

當然,對他幫助更大的,是關于周圍的情報。

這兩人,出身一個小道觀。

這次下山,就是因為修行到了蘊神境,想趁著赤潮降落,在無定府和天泉府交界,打打秋風,弄點天才地寶回去祭煉飛劍。

這也是顧言第一次,正式接觸到宗派弟子。

“橘寶,把這個收好。”

顧言掏出巡夜衛令牌。

橘寶撲騰翻身,試了兩次才成功。

它吞下令牌,才疑惑開口。

“啊,顧言,剛才那人不是說,這邊好多門派弟子會出現么,你有一個官方身份不是更安全?”

“安全個p。”

“我要去的地方,全是門派弟子,我一個官身過去,指不定就被暗殺了。”

“沒事多看書,不要天天想著吃吃吃!”

橘寶不服。

“如果我不是吃的胖,在遇到那兩個道士的時候,就殺了我了,哪里還等得到你來救我。”

“要是丫丫在就好了,她都不會說我。”

說完,橘寶又想離家出走了。

可是看著顧言身邊那一小袋血米,它又放棄了這個念頭。

橘寶重新躺了回去。

站著好累,還是躺著舒服。

等吃完這些血米再走好了。

丫丫離開的第十三天,想她。

顧言翻了一個白眼,不再管這只廢貓。

他盤膝而坐,眼中思索。

在他離開下河縣之前,受前世影響,以為大魏朝廷君臨天下,莫敢不從。

但是當他從山君那得到那本介紹大魏境內門派的書籍,又接觸了無定府巡夜司,才認識到一個問題。

那就是,大魏朝廷,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一家獨大,鎮壓天下。

這里不是他前世的古代。

而是一個武道輝煌,旁門左道縱橫的世界!

先天層次,就不畏懼圍攻,可以飛天遁地。

更別說更高層次。

據那小道士所言,按慣例,赤潮降臨的邊緣地帶,是他們這些小門小派可以探尋的地方。

至于內部,除了朝廷的人,還有許多大派隨意進出。

這已經是潛規則了。

這里就可以看出,朝廷在那些大派眼中的地位。

所以顧言推測,朝廷和那些勢力之間,可能更多是一種相互妥協,又相互分割的相處模式。

割裂開來的那個地界,名為江湖!

一個超凡高武江湖!

俠以武犯禁。

一個人的實力,遠超常人的時候。

規則,束縛,界限就變得模糊。

顧言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

隨著實力提升,行事也愈發不在意那些普通規則。

這是人性。

所以顧言決定,隱藏官身,悶聲發財。

整理完收獲。

顧言招呼一身。

“橘寶,走了。”

橘寶哼了一聲,小翅膀煽動,想要先回馬車。

結果飛了一會,感覺有點累。

又老老實實落到了顧言的肩膀...

馬車南行,越靠近天泉府,周圍愈發荒涼。

顧言躺在馬車車架,腦中在不斷映照得自那小道士的《操器術》和得自錢四偉的《御神術》。

這兩門左道功法,都是修神操物之法。

前者,只能操控祭煉的武器,不受武器輕重影響。

后者,更像是一種念力,可以心神拖起石頭,也可以操控刀劍飛縱,只是重量越大,越吃力,而且也不如前者那么心意相融。

可惜,現在能量不足。

不然顧言倒想將兩門功法全部升滿融合試一下。

“顧言,前面有些不對勁。”

天空傳來撲騰聲。

橘寶從天而落。

“怎么了?”

“前面又一個鎮子臭氣熏天。”

“這不是正常么?”

赤潮降臨天泉府,一部分能量也蔓延到了這邊。

一些無形的怨氣,不甘,憤怒,受到能量滋養,這一刻,都化作了有形的恐怖。

一路走來,已經遇到不下三個這般的村鎮了。

不過都只是死傷了部分人,詭異就被巡夜衛或者路過的江湖人士清理了。

橘寶推了推顧言:“我的意思是,鎮子里,我沒感應到活人氣息!”

顧言猛的起身。

“這么兇?”

“不是兇,我懷疑是人為。”

“你懷疑?”

顧言眼露不信。

你什么時候會動腦子了。

“顧言,你看不起貓!”

橘寶聲音不滿。

隨后又語氣弱了一些:“我看到有人在里面收集什么東西...”

“說話不說重點。”

顧言抓起橘寶,向著那個城鎮飛縱而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