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一十九章 發酵,余波,調令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清晨。

冷霜將整個無定城覆蓋。

炊煙裊裊。

煙火飯香。

這個屹立在地面的龐大城市,醒了。

令牌震動。

一條信息浮現在顧言腦海。

“今日培訓提前,一炷香時間,速來!”

是巡夜司之前預定的最后培訓和分發部分裝備,福利。

顧言繼續療傷,沒有理會。

周圍寒冰密布,將房間化作慘白。

錢四偉最后反擊,雖然沒有打穿他的咽喉,但是擠壓到近乎極限的一絲陰寒血氣,卻射入了他體內。

顧言體內血氣壓縮三遍之后,熾熱近乎如巖漿,凝聚只比錢四偉的半步血元差一點點。

但是這最后一絲陰寒血氣,卻如附骨之疽。

一時半會,難以清除。

巡夜司,大院。

李珊珊滿頭汗水,煽動兩片紙翅膀匆匆落下。

她看了眼現場。

還好,踩著時間趕到了。

她一落地,劇烈抖動幅度就將遠中其余三個青年目光吸引。

上次被顧言兇性驚了心神,他們居然沒注意到這么一個胸懷廣闊的同僚。

一人搶先一步上前,拿出一張繡帕。

“你是紙人李家的子弟吧,在下孫燦,擅長追蹤隱匿。”

李珊珊雖然沒接過繡帕,還是對著孫燦露出笑容。

另外兩人見狀,也湊了上去,介紹自己。

一時之間,院內氣氛和諧。

最邊上,一個瘦小,外貌平平無奇的少女不屑地撇了撇嘴:“一群發情的公狗。”

又下意識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

一馬平川。

視野盡頭,就是自己的腳丫。

她不由悲從中來,嘴里發酸:“背著兩坨肉,累死你!”

突然,地面微微震動。

眾人視野被吸引過去。

只見院子外面,一座肉山,緩緩走來。

肉山身高足足三米,大腿粗壯如石柱,手臂寬大如人身。

一根猙獰厚重狼牙棒,拖在身后,留下一地狼狽。

他堵在院門口,滿是肥肉的臉上小眼珠子掃視眾人:“我喜歡準時的人!”

感覺壓抑的眾人松了一口氣。

原來這肉山,就是今天的負責人。

長得也太嚇人了。

他走入遠中,將狼牙棒往身前一放。

厚實地板立刻裂開。

“你們可以叫我方熊,銀牌自由巡夜衛,當然,這次來,就是為了晉升金牌,所以你們運氣不錯。”

方熊咧嘴一笑,露出滿嘴大黃牙。

腥臭之味逸散。

熏的眾人惡心反胃,卻不敢顯露。

突然,方熊眼睛一瞇。

李珊珊五人,立刻嚇得后撤一步,不知道這肉山想作甚。

“你們少了一人!”

“誰沒來!”

他故意提前時間,就是為了給這些新人一個下馬威,順便早點結束這被安排的任務,去完成晉升。

結果,有人居然敢不知好歹,無視他的信息!

“顧言,沒來的人,叫做顧言,他是這一次考核成績最好的人,直接晉升了銅牌,而且是自由巡夜衛。”

之前先一步接近李珊珊的孫燦故作羨慕道。

一邊李珊珊卻嫌棄看了他一眼。

小人。

她往邊上撤了澈。

“哼!”

“既然如此,就不管他。”

方熊將這名字記在心中,從懷里掏出五個羅盤,丟給五人。

“這是尋妖測詭盤。”

“詭異大多不會隱匿,好尋,但是妖,有智慧,會隱匿,甚至會修煉,就必須通過工具。”

“現在,我來教你們驅使方法。”

教學在繼續。

外面街道。

一大群巡夜衛,卻腳步匆忙往駐地趕。

熊霸天此時眼中震驚都沒消散。

“錢四偉真的被顧言給拍死了?”

一大早,率領手下在外巡夜的王元先,就沖到他住處,告訴他錢四偉被人殺了。

一個統領,被人殺死。

是大事!

他二話不說,召集手下,跟著王元先走。

對方在剛剛,卻告訴他,兇手是剛入門的銅牌巡夜衛,顧言!

熊霸天對顧言的行事風格,十分欣賞,所以印象深刻。

在他印象里,顧言實力最多后天,怎么可能是錢四偉這半步先天的對手。

王元先面色沉重,也帶著幾分驚疑。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

“但是錢四偉確實死了,我已經看過尸體了。”

“而且昨晚有很多緝風捕快都目擊了。”

“因為兇手是巡夜衛,所以他們沒有動作,只是將消息通知了我。”

“畫像打扮,就是顧言!”

頓了頓,王元先語氣都虛了幾分:“而且根據現場捕快所言,對方是硬生生一掌將錢四偉拍成肉泥的!”

“刀,可能只是他的掩飾。”

“我去看了現場,他一身力量,起碼數千斤!”

“我懷疑他身上有世家血脈。”

可能涉及世家。

熊霸天沉默了。

眾人加快了速度,往巡夜司趕。

巡夜司有儀器可以定位顧言所在位置,也有可以鎮壓顧言的東西。

連錢四偉都不是對手。

他們兩個統領也只是比他強一些,恐怕也難以拿下顧言。

很快,他們來到巡夜司。

兩個看到方熊,面色難看地和他打了聲招呼,便匆匆往里趕。

身后,二十多個銅銀巡夜衛,也跟了上去。

這陣勢,不僅讓李珊珊五人疑惑,方熊也一頭霧水。

難道是出現什么大妖了?

他一把抓住一個認識的巡夜衛:“三德子,這是怎么了?”

被抓住的巡夜衛,被方熊口氣熏的腦袋發暈,立刻屏住呼吸:“方爺,你怎么回來了。”

“老子回來晉升,和你們這些軟蛋一樣駐守,有個甚前途。”

“你還沒告訴我發生什么事呢!”

三德子只好將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況告訴他。

看著三德子狼狽逃竄的背影,方熊有些發懵。

錢四偉被一個叫做顧言的新人一巴掌拍死了???

他之前,可是和錢四偉爭奪過統領之位的,結果被他一手鞭劍差點分尸。

這般一個人物,被新人殺了?

他滿是肥肉的腦袋緩緩轉向李珊珊五人:“對了,你們之前說沒來的是誰?”

眾人也聽到剛才那巡夜衛的話,此時一片死寂。

方熊咚咚咚走到孫燦面前,一把將他拎小雞一般拎起:“說,你剛才說誰沒來?”

孫燦牙齒打顫,雙腿無力撲騰。

他害怕說道:“顧言,銅牌巡夜衛顧言!”

方熊丟開方燦,有些后怕。

尼瑪。

幸好他沒來。

不然按自己脾氣,自己這身肥肉,估計夠嗆。

“方大人,我身體不適,請一下假。”

孫燦一脫離方熊手掌,連滾帶爬向著外面跑去。

他剛才可是給顧言上眼藥了。

以對方那天的脾氣,萬一對方知道了這事,自己豈不是死定了!

結果。

人還沒沖出去,他慘叫著速度更快沖回了人群,躲到最后面。

顧言提著一大包東西,一臉懵逼走進院子。

剛才那人為什么看到自己,和看到詭一樣...

方熊也脖子僵硬轉過頭。

正好和顧言對上了眼。

顧言看著眼前這肉山,眼里閃過驚嘆。

“好雄壯的身軀,力量應該很大。”

“而且,看著不是很好相處,等會恐怕會拿自己殺雞儆猴。”

雖然這般想,他還是對著肉山解釋道。

“你就是進來給我們培訓的前輩吧,我叫顧言,有點事,來晚了。”

他語氣和善,配合有些秀氣稚嫩的臉蛋,讓人下意識感覺人畜無害。

咕咚。

方熊咽了口口水,擠出難看的笑臉,細聲輕語:“沒事,沒事,來了就好,不耽擱,坐,我重新上課。”

他不動聲色走到自己狼牙棒面前。

“沒想到這肉山看著嚇人,人還挺和氣,我有些以貌取人了。”

顧言對著方熊笑了笑,找了個空位坐下。

方熊一邊心驚膽戰拿起尋妖測詭盤講解,一邊心神傳訊令牌。

“熊霸天,王元先,你們兩個s比,人都來巡夜司了,還忙著定位,快特么來救老子啊!”

那邊,熊霸天和王元先兩位統領,剛準備定位,就收到方熊的通訊。

“走,顧言來了巡夜司!”

“太自信了。”

巡夜司,作為駐地,怎么會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

熊霸天搖搖頭,跟了上去。

即使是有夜家庇護,這顧言也難免要吃些苦頭。

萬一夜家不庇護。

就是死。

他不該出現的。

大批巡夜衛呼嘯沖出,將小院包圍。

方熊一把抓起狼牙棒,靈活彈起。

顧言疑惑看向方熊。

只見這胖子,拖著狼牙棒,面色沉重:“兩位統領來了就好,我老方忍辱負重,壓抑心中憤慨,將此兇人拖住。”

“這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顧言起身。

卻將方熊嚇了一跳。

他以為顧言要動手。

狼牙棒舞動,帶起狂暴冷風。

“兄弟們,上!”

他一躍而起,舉起狼牙棒,砸向顧言。

巨大陰影,將半邊院子籠罩。

地面一震。

大片灰塵涌起。

塵霧中,顧言面色冷淡下來,手掌輕抬,將足足有自己腦袋大小的狼牙棒捏住!

一只纖細的手掌,卻將方熊連人帶狼牙棒,按在空中。

這一幕,沖擊著所有人。

顧言手掌一甩。

方熊數百斤的人影劃出一道弧線,將半邊圍墻砸踏。

王元先和熊霸天上前一步。

“昨夜,你在哪里?”

“緝兇。”

顧言一本正經掏出巡夜令。

“整個過程,都有記錄。”

“本來想著培訓完再領取獎勵的,既然你們好奇,弄出這么大陣仗,就先領取了吧。”

令牌拋出。

熊霸天頂在前面,表情凝重,一把抓住。

心神翻閱。

片刻,面色古怪看了顧言一眼,將令牌丟給王元先。

王元先看完,也面色古怪起來。

里面確實詳細記載了顧言從開始緝拿孫月業到拍死錢四偉的全部過程。

可是,你說他合理吧。

他以下犯上,直接拍死了統領錢四偉。

不合理吧。

每次動手前,顧言卻都嚴格按照巡夜守則行事,根本挑不出一絲不合理的地方。

顧言面露微笑:“我斬殺一個ying賊和他的幫兇,有問題嗎?”

“沒有問題。”

熊霸天攔住想開口的王先元,揮了揮手,帶著眾人退下。

轉眼之間,院子重新空蕩下來。

“老熊,你這是干嘛?”

“你這還看不出來,這小子,不僅心狠手辣,還做事滴水不漏,而且他背靠夜家,說的難聽點,我們拿他沒辦法。”

“你還記得你的猜測么?”

“那力量,是正常人?”

方熊好歹是之前競爭過統領的人,一身橫練,力大無窮。

剛才那一下,何止兩三千斤。

結果卻被顧言輕飄飄按住!

王元先面色一僵。

確實,那股力量,簡直非人類。

“算了,既然給了臺階下,而且錢四偉這事,也不地道,估計是波及了顧言身邊人,他才會主動找上去。”

王元先搖搖頭。

“還是讓這顧言,早點離開無定城吧。”

“你是說?”

王元先點點頭。

“正好天泉府那邊赤潮嚴重,已經波及我們這邊,把他調過去。”

熊霸天繞繞頭:“這確實是好,只是那邊不是有許多宗派勢力么?”

赤潮,是災難。

但是對于那些武者左道而言,就是一場盛宴。

珍惜的材料。

資質絕佳的詭,妖。

各種異變的礦產。

等等。

這些都是資源。

按慣例,他們這些官方之人,除非是發生在轄區內,不然邊緣位置,都是留給那些小宗派的。

至于大宗派...

他們也管不了。

“不管這些,等會就將申請遞交上去。”

反正審核之人,也是夜家的人。

兩人驅散手下,走進閣樓。

另一邊。

方熊推開磚石,裝模作樣掙扎著爬起。

顧言看著他微微一笑:“剛才多謝方銀衛手下留情了。”

對方剛才,看似洶洶,實際力道只有兩千多斤,隨時可以保持狀態變招。

如果剛才廝殺起來。

只要顧言不能秒殺他,他就不會有事,反而可以借機遠離戰場,擇機而動。

這讓顧言認識到,在巡夜衛,混的好的,都是人精。

方熊尷尬一笑:“都是誤會。”

他雖然剛回來,也是老油條。

這變幻形式,雖然一時不解,也知道顧言應該是沒事了。

所以他趕緊將一些經驗之談講完。

又發下尋妖測詭道具,幾張符箓,就匆匆走進了里面。

其余幾人,早就被弄得懵逼不已,拿著道具,趕緊離開。

倒是李珊珊,猶豫兩下,還是走了過來。

“有事?”

李珊珊有些害怕,還是咬牙開口道:“之前是不是你救了我?”

“嗯。”

顧言點頭,拿起包裹,準備去還錢。

“等等。”

李珊珊掏出一張紙人塞到顧言手里。

“這是一張我祭煉好的紙人,可以用血氣激活,用來探路,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說完,她“蹦蹦跳跳”跑開。

顯然,還是有些怕他。

“呵呵,這孫女,看起來沒白收啊。”

顧言笑了笑,將紙人塞進懷里,提著包裹去找徐帆清賬。

徐帆看著眼前一堆財物,整個人都是懵逼的。

他猜到顧言想對錢四偉動手。

但是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另一邊,顧言剛剛回到客棧。

對于他的調令,也通過令牌,出現在他的手上。

“銅牌巡夜衛顧言,在收到此調令之后,即刻啟程,前往無定府天泉府交界巡視,斬殺一切妖魔詭怪!

巡夜司!”

這是巡夜司總部,下達的命令。

同時他的令牌之上,也出現了一張地圖。

其中一道彎曲扭折的線,被赤紅色標明。

這片區域,已經被赤潮侵染!

“原本我還以為要苦逼在無定府區域,到處亂跑尋找詭異,沒想到這邊直接幫我安排好了!”

顧言笑著放下令牌,將橘寶踢醒。

“起來,收拾,準備去獵食了。”

他現在,正好缺少能量。

大量的能量!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