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零八章 十步一殺岳步云,暢快江湖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寒風凜冽,風雪交加。

一輛馬車頂著風雪艱難前行。

顧言懷抱虎魄刀,盤膝坐在車架。

整個人都被大雪覆蓋。

“架!”

身后傳來急促馬蹄聲。

顧言心有所感,猛地睜開雙眼。

精光一閃。

片片雪花,宛若被鋒芒掃過,破成兩瓣。

他轉過頭,看向右側。

一匹雄壯黑馬,劈開風雪,從身后出現。

一道目光和他交錯而過。

兩人目光之間,飄落雪花剎那之間凝固,隨后被無形之勢切割成片片碎沫,炸裂開來。

黑馬背上的青年心里一驚。

好重的刀勢!

可惜,此人全身被白雪覆蓋,只留一雙眼睛外露,看不清面貌。

不過他已經記住對方的刀勢!

下次見面,一定要討教一番!

噠噠噠。

地面雪花飛濺。

黑馬超過馬車遠去。

看著青年遠去背影,顧言目光凝重。

“好凌厲的劍勢!”

馬背上青年,面目冷俊,劍眉星目,目光帶煞,渾身散發一股凌厲劍氣,額頭正中一道劍痕讓人印象深刻。

“果然,下河縣就是偏遠之處,如今還未到無定府,就有這般青年才俊,我不可自滿。”

顧言心中告誡自己一番,重新閉上雙眼。

風雪,一直到黃昏才停止。

一路上,周圍村鎮開始漸多。

官道上,也多了許多大小商隊通行。

這里,距離無定府,已經不遠了。

“呀。”

丫丫醒了。

她迷糊糊睜開眼睛,扯開已經凍住的車簾。

“哥哥,還沒到么?”

顧言渾身一震。

身上雪花飛散落入兩邊。

一股熱意,將周圍冰雪消融。

“還沒,不過近了,讓橘寶去探探路,有落腳的地方,今天就先歇息一晚,沒有,就連夜趕過去。”

無定府臨近盛江。

河運繁華無比。

即使晚上進不了城,去河坊也是一樣。

來之前,顧言就聽說過無定城外十里河坊,十分繁盛。

熟睡的橘寶,被無情拎了出來。

睡了兩天一夜,它又重了不少。

風雪一吹。

橘寶打了一個機靈醒了過來。

“喵顧言,你要干嘛。”

“去前面探路,看十里之內有沒有過夜的地方。”

一道橘色弧線劃過。

橘寶四肢張開,砸入厚厚的雪中。

看雪面留下的印子,像一個長著長長尾巴的烏龜。

“臭顧言。”

橘寶破雪而出,敢怒不敢言,只好小聲嘀咕。

一對老母雞大小的翅膀從它背后伸出,撲騰撲騰兩下,帶著它快速消失在天空。

一小會時間。

橘寶頂著風雪回來:“前面七里有一個荒廢的寺院,不過里面已經有人了。”

“無妨。”

天色黯淡下來之前,馬車終于到了橘寶說的寺院。

寺院不算小。

長廊大院,院門都有兩車進去那么大。

只是院墻上都是枯黃發黑的藤蔓,顯然荒廢不短時間了。

院子里,已經停了四五輛馬車。

馬匹已經被牽進了邊上廂房內。

雖然也是破破爛爛,也可以遮擋些風雪。

嘎吱。

一個中年提著一袋馬料正好從里面出來。

看到趕車進來的顧言。

他指著后面:“這邊我們已經占了,小兄弟你去那邊吧,現在還空著。”

顧言瞥了眼。

那邊更加破爛。

不過也不在意,驅趕馬車往那邊轉彎。

忙活一番,安頓好。

夜幕也降臨了。

丫丫抱著橘寶,躺在茅草堆重新陷入了沉睡。

似乎血嬰吸收那些香火愿力,已經接近尾聲了。

現在開始將好處反饋給丫丫。

至于橘寶...

顧言不想管這頭好吃懶做的橘豬。

剛剛升起火。

又有人過來。

是一只小商隊,七八人,都帶著刀。

刀,厚實,不易則斷,上手容易。

所以大部分人,即使只會三腳貓功夫,為了防身,都會買上一把帶著。

院子外喧鬧一會。

嘎吱。

顧言這邊的廂房被推開了。

一個面色黝黑的青年先行進來,看到顧言帶著一個小女娃和一只胖貓,表情一愣,隨后笑了笑:“小兄弟,前邊都占滿了,不介意我們湊合一下吧?”

問是這般問。

不等顧言回答,他已經開始忙活起來。

顧言瞥了對方一眼,沒搭理他,抱著刀假寐。

青年也不在意。

一會,他的同伴也走了進來,關好門。

火堆搭好。

青年走到顧言這邊,拿出一個大餅:“小兄弟,借個火。”

又是不待顧言回應,他放下大餅,引好火,重新回去。

這是一個大大咧咧的人。

很快,隨著另外一個火堆點燃,這個有些漏風的廂房,暖和不少。

“誒,亮子,那人手上那么大把刀,你咋這么虎呢?”

一個中年瞥了眼顧言這邊,小聲嘀咕那青年。

青年不以為意:“叔。沒事,就一少年,面色稚嫩,還帶著個小女娃,估計怕被欺負,抱著把刀呢。”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包裹拿出大餅發給同伴。

中年人見狀,也不多說,接過大餅,烤了起來。

夜色漸深。

風雪再次刮起。

呼呼冷風從周圍破損之處灌進廂房,發出尖銳刺耳之聲,讓人心煩意燥。

青年頭一點點,打著瞌睡。

他負責守夜,順便不讓火堆熄滅。

一天勞累,此時還是有些犯困了。

突然。

院門破損的木板砸飛,打破夜晚的寧靜。

寺廟外,傳來喊打喊殺聲。

他連忙將同伴推醒:“快起來,外邊出事了!”

其余幾人趕緊爬了起來,抽出身邊大刀張望。

青年想要去將另一邊的顧言叫醒時候,才發現,對方早就起來,抱著一把寬大深色大刀,站在窗戶,打量著外面。

幾人也趕緊握著武器,躬著腰,走到窗前,查看外邊到底發生了什么。

一個劍眉青年,吐著血,手持五尺青釭劍,腰間掛著一顆死不瞑目的頭顱,從地面爬起。

“岳步云,你殺死李家家主,今日你插翅難逃!”熾熱,出現在院門外。

“嘶”

“那邊那個兩米高的漢子,我沒看錯的話,穿的是猛虎武館的親傳服飾!”

廂房內,一個中年行商倒吸一口涼氣。

白衫黑虎是親傳!

他侄子就在猛虎武館習武。

絕對不會錯!

“最左邊那人我也認識,是緝風捕快,叫聶風,在我家巷子那邊很有名,血氣境的高手,一手快刀一瞬之間可以斬斷七片落葉。”

另一人,也聲音震驚出言。

其余幾人雖然不認識,但是站在一起,想必也不會是善茬。

這般人,七人圍殺一人。

那持劍青年,豈不是更恐怖!

想到這里,幾個行商對視一眼,不敢再看下去,退回廂房想要逃跑躲一躲。

那七人贏了還好。

萬一持劍青年贏了,他們有可能會被滅口啊!

院內的人,可不管那些行商此時內心是如何惶恐。

其中兩米高的漢子走出一步。

他一身錦繡白衫,胸口一頭黑虎張開血盆大口,仰天長嘯。

“岳步云,你不過十九歲,就領悟劍勢,是一名天才,不如加入我猛虎武館,我保你安然無恙。”

“王兄,你這?”

一老者面色一變,看向猛虎武館的壯漢。

壯漢面色一冷:“你在叫我做事!”

一聲震天虎嘯洶涌而出。

煞氣沖散飄落雪花。

一股凝重霸道之勢,籠罩開口老者。

老者面色僵硬,不引人注意后退一步。

其余五人,不言不語,默默看著。

“咳”

持劍青年面色冷峻,吐出一口鮮血。

“入你們武館?”

“你們配嗎?”

他手上青釭劍一抖,渾身氣息愈發凌厲。

“我岳步云三歲習劍,七歲殺人,十三歲劍法小成,進入江湖,要的就是單劍直入,快意恩仇,求的就是一步一殺,酣暢淋漓。”

“不要廢話了,來!”

這一番話,說的猛虎武館壯漢面色發黑。

“好,你求死,我成全你!”

地面輕微一震,壯漢宛若猛虎下山,撲殺上去。

周圍屋頂大片雪花被震落。

寒風席卷。

院內瞬間被零碎雪花覆蓋。

“呼嘯通神殺!”

一股恐怖音浪炸開。

無數雪花化作冰晶。

壯漢雙手宛若人形猛虎,瞬間出現在岳步云身前,雙手剛猛拍下。

岳步云雙眼一瞪。

兩道光芒從雙眼激射而出,射入壯漢腦內。

下一刻。

無數劍影閃爍。

風定雪止。

岳步云腳下如鬼魅,一瞬之間化作四道殘影,穿過壯漢,襲殺其中四人。

這一切,發生在眨眼之間。

被襲擊的四人連忙使出絕招轟殺而出。

哪知。

劍光閃爍之間。

一把漆黑長劍,破開最中間老者胸口,頂著他的身軀,沖出了包圍圈。

四道殘影,全是假的!

其余五人連忙追出。

一團血雨炸開。

無數凌厲劍氣襲殺向他們。

“啊”

一身慘叫。

是那快刀疾風捕快。

他捂著喉嚨,一臉不可置信,緩緩倒下。

在眾人抵御劍氣之時。

一把長劍破空,向他襲殺。

剎那間。

刀光劍影。

他終究是沒對方快!

這下,剩下四人,再也不敢追擊,而是圍在一起,以免再被各個擊破。

黑暗中,傳來暢快大笑。

“哈哈哈。”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這才是江湖!”

聲音漸行漸遠。

岳步云,連殺三人,破圍而出。

眾人以為他們是獵手。

對方是獵物。

現在看來,反了。

廂房內,顧言收回目光,眼露敬佩。

那青年。

正是今天遇到的那人。

“岳步云么,有機會,切磋一下。”

抱著刀,顧言回到火堆前,繼續祭煉虎魄刀。

第二天,天微微亮。

擔心受怕一晚的行商門,逃命般離開。

院子內。

一片狼藉已經被大雪覆蓋。

那些尸首也被清理干凈。

將丫丫和橘寶抱上馬車,顧言看著升起的朝陽。

心中升起一絲期待。

“駕”

正午。

一座巨大城池,終于出現在顧言眼中。

無定城,到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