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零三章 背鍋司馬無我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晨曦暖暖。

丫丫早早起來去外面玩雪。

橘寶蹲在一邊,煽動小翅膀,看著自己的大肚腩愁眉苦臉。

太重了,飛不起來。

“不行了,接下來我要管住嘴,好好消化!”

“這個能吃么?”

顧言將那虎皮袋子遞到橘寶廟前。

“你要給我吃嗎?”

橘寶興奮看著顧言。

這可是一張虎皮,蘊含許多妖氣。

顧言剛點頭,就感覺手上一輕。

虎皮袋子已經消失不見了。

橘寶舔了舔舌頭,隨后又開始愁眉苦臉看著自己的大肚腩,念叨著要管住嘴。

橘寶要是有吃東西的速度,估計他都抓不住。

“好了,丫丫,別玩了,我們得走了!”

顧言抓著鋼叉和包裹,丫丫抱著橘寶。

兩人一貓走進不遠鎮子。

橘寶翅膀可以收起來,到不用擔心會起幺蛾子。

補充一些調料,買上一堆衣物和一把鋼刀,顧言穿著一身書生服飾,趕著租來的馬車行駛在官道上。

大雪封路,官道遼闊。

馬車走的不快。

顧言也不急。

他已經在鎮上打聽好了。

三十多里外的平陽縣碼頭,有船會去無定府那邊。

河口封鎖,不影響小船前行。

水路最多兩天時間,也就到府城了。

“顧言,我們干嘛不自己過去,要坐船啊。”

橘寶躺在丫丫懷里,舒服的迷上眼睛。

“你認識路嗎?”

顧言頭都不抬,拿著手上那樹妖給自己的《大魏宗門》翻閱。

這冊子,年代起碼有二三十年。

可是里面的內容,卻深深將顧言吸引。

“摘星觀,至今七千三百余年,據說建立在東海深處,常人難以一見..”

“飛仙城,至今五千七百余年,傳聞位于極西,唯有仙鶴可達。”

大魏皇朝,成立至今不過一百三十八年。

但是這冊子上記開頭載的一些宗門,武道門派,少則上百年,多則甚至有數千年歷史,簡直駭人聽聞。

要知道,顧言前世的祖國,作為藍星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上下有文字記載,也才五千多年。

可惜。

這玩意,就和顧言前世看新聞,UC震驚部的標題一樣,用的詞語不是據說,就是傳聞,讓人感覺不是很靠譜。

反而是后面,詳細記載著就在大魏各個區域,有些名聲的武學宗派。

顧言翻到無定府區域,發現了一個聽過的名字。

“金剛門,橫練佛門。

武道風格霸道,門人稀少,實力強悍。

鎮門功法《般若龍象功》和《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響徹蒼牙郡!

位于無定城外三百里金剛峰!”

下河縣趙家先人,就是金剛門的外門弟子。

因為資質有限,最后返回無定府,創建了趙家武館,卻被猛虎武館驅趕出了無定府城,最后流落到了下河縣。

“有機會,到是要想辦法將那《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弄到手!”

橫練功法,修行艱難,耗費頗大,戰力卻十分強悍。

十分適合有作弊面板的他。

馬車緩慢前行,顧言悠然翻看書籍。

突然,他手一頓。

“純陽門,邪道。

武道風格至剛至陽,門徒眾多,傳人稀少。

弟子參差不齊,采陰補陽。

鎮門功法《天罡純陽體》,有逆天改命,無視資質功效,傳播甚廣。

只是修行善終者,萬中無一。

慎修!

另,純陽們沒有宗門駐地,是一個淫賊門派。

一些大城內,會設純陽樓迎接女客。”

“《天罡純陽體》!”

顧言可沒忘記自己身體最大的隱患。

他半喜半憂。

喜是還沒到巡夜司,就知曉了《天罡純陽體》的來源。

憂的是沒想到這居然是一個淫賊宗門,并且沒有駐地。

“也不知無定府,有沒有純陽樓。”

壓下心中雜念。

顧言重新翻看后面內容。

他不知道,一人一虎正好從他頭頂飛過。

夜輝煌一雙狐媚眼,饒有興趣從下面在雪中緩慢行駛的馬車上掃過。

馬車上,有他的玉牌氣息。

如果沒有記錯。

趕車的那個人,應該叫顧言。

有一手很合他胃口的畫技。

可惜,他現在要處理一件麻煩事,沒時間去找他探討。

半個時辰后。

一座殘破小鎮上空,一人一虎破空而來。

巨形老虎身形變換,化形成一名滿臉橫肉的老者。

“夜家小輩,這里就是寅泉那廢物封印之所?”

夜輝煌手上一抖,一把扇子憑空出現在手掌。

“不錯,也不算廢物吧,當初我變身之后才制服它,也有些實力。”

說著,他微微一笑。

對了,這里好像還有一只很喜歡害羞的樹妖。

來都來了...嘿嘿。

老者沒理會夜輝煌,閃身出現在下面。

夜輝煌化作一團黑霧閃爍,出現在他身邊。

兩人一起向著小鎮深處走去。

只是,走著走著,夜輝煌沒有皺起。

“我離開沒多久,這里怎么腐朽了許多。”

他指向最深處:“前面深坑,就是封印之處,我先去查探一下情報!”

說完,他奔向鎮子內一處結界處。

一處死寂府邸,藤蔓密布。

一個綠衣女子,面色稚嫩,胸前如山,拿著一張畫像發呆。

畫像模樣,正是夜輝煌。

“小槐,想我沒?”

女子拿著畫像的手一抖,身軀微顫。

一雙有力大手,從后面將她環抱...

巫山云雨,滿園春色。

小槐滿面桃色,無力躺在亭子長椅,十分滿足。

夜輝煌起身,穿好衣物,手上扇子輕搖:“你說的陰兵應該是幽冥司的人。”

他掏出一個玉瓶放在石桌上。

“這是生生水,你服用后,不僅可以傷勢全復,實力也可以突破到黑煞極限。”

“嗯。”

小槐低著頭,小鳥依人,滿臉幸福。

夜輝煌摸了摸小槐光滑的臉蛋:“我先走了,下次再來找你。”

小槐驚慌抬頭:“啊。”

“公子,何不多待幾天,小槐舍不得你。”

“外面封印的山君被人殺了,現在對方家族來查詢原因,我得處理了。”

“下次再來看你,乖。”

說完,夜輝煌轉身準備離開。

畢竟,穿上褲子的男人,說話都比較硬氣。

見夜輝煌態度堅決。

樹妖只好默默跟在夜輝煌的身后,不再言語。

突然,夜輝煌腳下一頓,雙眼化作漆黑,掃視府邸一角。

“你這里,最近來過人?”

樹妖小槐面色疑惑,隨后想到什么:“公子你過來,難道不是另外一位小大人將小槐的思念轉述給公子的原因嗎?

片刻。

夜輝煌走出府邸,來到封印山君的大坑。

虎妖化作的老者站在坑洞外,面色陰沉看向夜輝煌:“你說的查探情報,就是和那只低級妖物做那繁衍之事?”

夜輝煌面帶微笑,手上紙扇輕搖:“這不沖突。”

“她是一只樹妖,本來根系發達,可以監視整個小鎮。

結果前些天有陰兵過境,軍煞之氣將她眼線全部清除了。

所以,我這邊一無所獲。”

“陰兵,幽冥司!”

“好巧啊!”

老者露出冷笑,伸出手指。

一縷陰寒之氣,在它指尖跳躍。

看到那縷氣息,夜輝煌一愣。

“難道自己猜錯了,這事和那顧言無關?”

就在這時,老者突然看向南面天空!

不待夜輝煌反應。

它大手一揮。

一股白霧將兩人籠罩!

片刻。

一團烏云,從南面奔襲而來,停留在這小鎮上空。

陰寒之氣彌漫。

烏云中,司馬無我雙眼綠火跳動。

“奇怪,我的氣息,怎么又消失了!”

即使是那食材死亡。

自己的氣息也應該會殘留下來!

“難道是有人搶了我的食物?”

想到這里,它眼中綠火大漲。

烏云消散。

一具半人半骨馬的尸骸向著下面俯沖而來,氣勢洶洶。

突然。

一聲恐怖呼嘯,震蕩虛空,直接將司馬無我沖擊的神魂混亂,一時分不清東西南北。

“你居然敢吃我寅家的子弟!”

冰冷的聲音出現在司馬無我耳前。

下一刻!

狂暴的妖力,將半邊天空都渲染成血色。

虎妖老者嘴角獠牙猙獰。

“你一個取巧成為先天的廢物,怎么敢的?“

聲音宛若驚雷在耳邊響起。

剛剛神魂清醒的司馬無我,意識又重新迷糊。

虎,本質克制幽冥之物。

想到在下面看到殘留的肉沫,虎妖內心怒火直沖腦門。

這是對它們這一支妖王家族的褻瀆!

一只恐怖虎掌拍在司馬無我胸前。

骸骨飛散。

綠火湮滅。

唯有最堅硬的頭顱飛出數千米,砸入地面泥土之中。

只是一掌。

司馬無我骷髏內的綠火已經奄奄一息,即將熄滅。

“死!”

虎煞化風,將司馬無我最后殘留的骷髏頭籠罩。

千鈞一發之際。

一團綠火猛然炸開。

煞風降臨,冰封方圓十里。

只是司馬無我的殘軀,已經消失不見。

它跑了。

從始至終,都沒想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被襲擊。

“哼,算你跑的快!”

虎妖老者眼中閃過煞氣,沒有再追上去。

那分明是一門燃燒本源逃遁的秘法,它也追不上。

“前輩可出氣了。”

一旁看熱鬧的夜輝煌輕搖紙扇。

“哼!”

虎妖冷哼一聲,向著北方飛去。

夜輝煌也不在意,想了想,重新返回小槐那里。

家族血脈不多。

作為家族的一份子,繁衍方面他一直很努力。

另一邊,顧言也終于駕駛馬車來到了平陽縣。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