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零一章 錘殺山君,打破恐懼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深坑不見底。

耳畔都是呼呼風聲。

黑霧濃郁。

難以視物。

一股失重感將顧言包裹。

一息時間,兩息時間...

顧言腳底一震。

落地了。

這是一個漆黑空間。

周圍一片漆黑,死寂。

沒有一絲光線。

也沒有任何聲音。

沒有猶豫,顧言直接向著北面靠近。

他敢直接跳下來,就是因為蛻變后的詭眼,貌似有了可以看穿結界的能力。

先前的樹妖藏匿之處。

現在的山君封印之所。

都是如此。

在他目光中,周圍黑霧不過是幻象。

他現在實際上是在一個地下洞穴之中。

洞穴北面最深處。

呼嚕聲宛若轟雷,震動周圍空間。

一頭龐大黑虎盤臥地面,背上延伸出八根黑霧化作的鎖鏈,沒入虛空,被禁錮在方圓十米范圍。

它在沉睡。

看到山君,顧言眼神復雜。

其實他大可以不來這里。

有作弊面板在,只要不死,他注定會一步步走上最強者之路。

可是為了打破自己內心的恐懼!

他還是來了!

他不允許自己膽怯!

膽怯的人,即使有作弊面板,也注定是一個廢物!

他顧言,前世不是廢物。

這一世,也不會做廢物!

他要殺死心中的恐懼!

深吸一口氣。

顧言走到山君十米外,停下腳步。

“別裝了。”

“你不是說要撕碎我么,現在我來了!”

山君一動不動,腹部鼓動,發出轟隆隆的打呼聲。

見狀,顧言手掌化作青黑之色,沒入邊上土石之中。

一拔。

泥土碎石滾落。

一塊石頭出現在他手上。

“好久沒打棒球了,真有些懷念。”

他擺出專業投手的姿勢,手臂一甩。

嗖的一聲。

石頭精準命中山君額頭,轟然炸開。

轟隆隆

山君依舊一動不動,震耳呼嚕聲不急不緩。

“難道是這里太乏味,所以自我休眠了。”

顧言呢喃自語,向著山君靠近。

眼看他就要步入那些鎖鏈范圍。

呼嚕聲,出現細微變化。

“近一點,再靠近一點。”

山君緊閉雙眼,生怕將這闖入封印之地的人嚇跑。

沒了印記。

它沒有認出顧言來。

對于顧言似乎和它有恩怨,它也絲毫不在意。

反正對方只要踏入這些虛無鎖鏈區域,它就可以動用血脈神通,強行將對方轉化。

是友是敵。

沒有意義。

在它期待時候。

又是一塊石頭飛出,角度刁鉆,正中山君尾巴下的一大坨。

顧言明顯發現山君下身收縮一下。

打呼聲,也變得深沉急促一些。,

對方在苦苦壓抑。

“我以前真的是太看的起你了。”

“野獸就是野獸,就算成了妖,成了神靈,也是野獸,太蠢了!”

顧言站在鎖鏈的極限位置,開啟毒嘴模式。

“你難受雞飛蛋打之痛,難道以為我會靠近你十米之內?”

“難怪當初陳知年可以隨意利用你。”

“你就是一只廢虎!”

“四肢也不發達,頭腦更...”

“吼”

一聲壓抑的虎嘯,震蕩地下山洞。

“你給我閉嘴!”

黑霧涌動。

無窮虎煞之氣,化作陣陣煞風,在這處狹窄空間來回沖撞。

嘩啦啦。

虛空傳來清脆鎖鏈聲。

趴在地面的山君緩緩起身,一雙血眸死死盯住顧言。

它想不通。

為什么這個該死的凡人,知曉自己的活動區域!

“急了,來咬我?”

顧言雙手抱胸,俯視山君,眼神蔑視。

“對了,你之前被人當死狗一般拖著走的模樣,我看的一清二處。”

山君眼中,血色愈發濃郁。

“這次過來,就是來看看你被鎖住的樣子,回去以后好畫成小人畫,給你宣傳宣傳。”

殺人不過頭點地。

山君活了兩百多年,見過悍不畏死的人類,也見過膽小如鼠的人類。

但是如同顧言這般的賤。

平生僅見!

對方的話,宛若一道道利劍刺入它的心臟。

一股怒血,直沖它的腦門。

而且,它認出了顧言!

對方居然擺脫了自己的印記!

還不知死活,跑到這里來挑釁它?

“對了,你有沒有兄弟姐妹?”

“剛才我力氣重了點,但是絕育也..”

“吼”

“我要撕碎你!”

它張開血盆大口,撲殺向顧言。

什么脫困。

什么煉制傀儡。

都從山君腦海拋棄。

它現在就想一點點將眼前這個王八蛋撕碎。

當著他的面,活著將他一點點吃掉!

龍從云,風從虎!

山君一動。

煞風呼嘯。

聲勢浩蕩。

顧言站立不動,冷眼直視。

山君粗壯利爪眼看就要降臨顧言胸口。

顧言輕輕往后退了半步。

嘩啦啦。

一道道鎖鏈繃緊!

山君呈現撲殺之勢,滯留在顧言面前。

這不足兩寸的半步,好似咫尺天涯。

可望不可及。

顧言手指扣起,伸到掙扎的山君頭顱前,彈在它的鼻子上。

鼻子Q彈,左右抖動。

山君掙扎之勢一僵。

一股恥辱之感,充斥它的心頭。

“燃血!”

一股洶洶血色焰火猛地從山君體內冒出,將虛空的鎖鏈炙烤的幻生幻滅。

顧言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背后,一道道碎裂之聲響起。

鎖鏈,斷了。

顧言剛剛靠近地洞入口通道,一股強大風壓襲來。

他立刻朝著側面墻壁一踢,身形上翻后躍,擦著山君張開的大嘴,落到了山君身后。

山洞震動,土石飛濺。

一個坑洞帶著蔓延的裂紋,出現在顧言先前位置。

山君緩緩轉過身,堵住洞口,渾身肌肉蠕動,露出滿嘴獠牙。

“風束!”

呼呼!

道道煞風,化作無形繩索,一圈圈纏繞在顧言體外。

“你放心,我不會立刻殺死你,而是從你身上劃出一條條肉條,慢慢享用!”

山君身形低伏,一點點逼近顧言。

走動之間,指甲鋒銳,擦過地面土石,發出刺耳之聲。

它要用恐懼回報顧言剛剛對它的種種羞辱。

生死面前。

顧言卻出乎意料的平靜。

他低著頭,似乎被煞風纏繞的難受,身軀顫抖。

“如果你還有后手,我認了!”

“什么?”

氣血升騰,熱氣翻滾。

顧言抬起頭,露出滿臉跳動青筋。

“九煞!”

十根凌厲爪劃過虛空。

風散,煞消。

“老子忍你很久了!”

帶著咆哮,顧言全身泛著金屬光澤,沖到山君面前,一拳轟出。

山君眼中帶著茫然,近千斤的身體臨空飛起,砸在墻壁之上。

虎身還未落下。

兩只手掌已經將它前爪后腳抓牢,隨后一道道黑紋從手臂延伸,纏繞山君身上,將它體外血焰壓制。

力量勃發,顧言將山君整個軀體揚起。

隨后狠狠砸向自己半蹲彎曲的膝蓋。

跪膝殺!

一大股血液從山君口鼻溢出。

它仿佛聽到了自己脊柱斷裂的聲音。

不待山君緩過來。

顧言化身魔鬼筋肉人,抓著山君兩條大腿。

再次揚起砸落!

一次又一次!

砰砰!

塵土飛揚。

山洞內,響起一聲聲悶響。

“你憑什么可以抵得住我的妖血之焰的腐蝕!”

山君聲音憤怒,口鼻中不斷溢出鮮血。

顧言不管不顧,肌肉蠕動如大蟒,盡情宣泄自己的力量。

“爽!”

一次次硬砸,山壁的石塊終于崩塌。

失重瞬間。

一道鋼鞭破開塵霧,狠狠抽在顧言胸口。

那是山君長長的尾巴。

它抓住了還擊的機會。

巨力傳來。

顧言身軀飛出五米,撞在另一處山壁。

“吼”

五米距離,山君一步跨越,厚實大掌拍在顧言身上。

這一爪,可以開碑裂石!

地面微微一震。

顧言胸口下凹,出現五道粗大爪痕。

山君齜牙咧嘴,又是一爪抓向顧言脖子。

這人太危險!

它不準備再留手。

下一刻。

一大股熾熱血霧將它視野籠罩。

地面石頭崩碎,泥土迫開,被虎爪拍出一個小坑。

空了!

沒有猶豫,它猛地轉身,長長虎尾橫掃虛空。

山石飛濺。

石壁硬生生被劃出一道長長劃痕。

又空了!

在哪?

山君耳朵抖動,想要閃身先行避開。、

“這里!”

山君下意識抬頭。

卻見消失的顧言,從洞窟上面落下,宛若雄鷹撲殺,雙手握爪,覆蓋了它的視野。

“吼!”

一聲痛苦慘嚎。

山君視野徹底化作了漆黑一片。

顧言甩出手上兩顆拳頭大小的眼珠,一躍而起,整個人宛若壁虎貼洞窟頂部。

氣血收斂,情緒蟄伏。

這一刻,他化作了一顆沒有氣息的石頭,和整個石壁融合在了一起。

被挖去雙眼的山君,有些慌了。

它努力平穩情緒,鼻子抽動,耳朵擴張,妄圖找尋顧言的蹤跡,防止被偷襲。

只是,四周卻死寂一片。

空氣中只有自己的血液腥味。

聲音里,只有自己粗重的喘息聲。

即使是它敏銳的五感,也難以找尋顧言的藏身所在。

突然。

山君右邊傳來石頭滾動聲。

“雜碎,給我死!”

山君一躍而起,虎爪狠狠抓向動靜傳來的位置。

刺耳摩擦聲在洞窟回蕩。

大塊石頭被山君虎爪抓下。

沒中!

它深呼吸兩口,背貼石壁,防止被偷襲。

“雜碎,等我恢復就撕碎你!”

短短十幾息時間,它血肉模糊的眼眶內,已經有肉芽在扭動。

一雙新的虎眼,在孕育!

這恢復力,太恐怖了!

又是兩道破空聲傳來,正中山君臉上肉芽扭動的血窟窿。

“吼!”

帶著洶洶怒火,它再次撲殺過去。

爪拍尾抽。

將周圍弄得一片狼藉。

就這樣,每次山君停下來,顧言就用石頭激怒它。

粗重喘息聲,在洞窟內回蕩。

山君連續被戲耍三次后,終于變聰明了,順著氣流堵在了出口,大口喘息。

嗖嗖!

又是兩道破空聲傳來。

山君擬人化露出冷笑,虎爪遮掩住頭,不管不顧。

它終究是百年虎妖!

即使被封印多年,肉體虧空,皮毛防御力卻還在!

只是,這一次,來的不是石頭!

顧言指甲寒芒閃爍,狠厲抓在山君身后兩個蛋蛋!

無比凄厲的慘叫響徹洞窟。

山君揚頭慘嚎。

即使是妖魔,那里也是要害啊!

在它張嘴的瞬間。

顧言腳下山石崩裂,身做弓,拳化箭,一拳砸在山君暴露的喉嚨!

這一拳,已經超越了顧言肉體極限的力量!

山君慘嚎憋回肚中,腦袋后仰,喉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凹陷下去。

顧言眼帶狠厲,右腿化作戰斧劈下。

山君頭顱剛剛揚起,又重新撞擊在地面,揚起大片灰塵。

“撕碎我?”

一股暴虐氣息,從顧言身上散發。

山君生命力太恐怖。

即使這樣,依舊氣息旺盛。

根本不破防!

眼看山君又要起身,一只青黑色手掌,死死扣住它凹陷的喉嚨。

顧言一腳踩著山君厚實背部,左手扣著它的喉嚨,煞氣氣血激蕩,將它脖子坂成弧形,隨后揚起右手拳頭,對準它的側腦狠狠砸下。

連串宛若打樁的悶響,回蕩在這洞窟之內。

詛咒我?

想轉化我?

一拳又一拳。

將顧言內心所有壓抑的恐懼和憤怒,全部宣泄出來!

漸漸。

山君的掙扎,越發微弱。

顧言拳頭,不知道是第幾次砸在山君側腦。

揮拳,已經成為執念。

一聲脆響。

他的指骨,骨折了。

刺痛,讓他意識清醒過來。

看著一動不動,已經沒了聲息的山君,顧言嘴角扯到最開,露出肆意的笑容。

“哈哈哈!”

笑著笑著。

眼淚就滑落了下來。

他是人,不是冰冷無情的機器!

也有喜怒哀樂,恐懼。

為了活下來,這些天,他經歷了太多。

他看似殺伐果斷,下手狠辣。

可誰又知道自己這些天,內心隱藏的不安和茫然。

他獨自一人下來。

何嘗不是為了親破這份恐懼!

山君!

妖魔!

詭異!

又如何!

老子照樣錘死你們!

下一刻。

顧言臉色一白,身體徑直砸在山君的尸體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