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六十三章 夜輝煌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走進點卯大廳。

顧言轉身看向幾人:“將詳細情況告訴我。”

其中一位身穿粉色的抹胸裙的女子,頂著兩坨肉依偎過來:“這位小大人,今天一早,我們就發現十多位姐妹還有老鴇全部死在了房間,那個凄慘喲。”

說著,她身軀不斷顫抖,往顧言懷里鉆。

其余幾個姑娘都嫉妒看著這位姐妹。

巨浪幫倒掉以后,她們這些游魂似的人就每日惶恐不安。

不知明天等待她們的是什么。

眼前這小衙役,雖然看著稚嫩,但是行事霸道。

很有安全感。

如果能委身于他,想來是極好的。

結果,顧言手臂一甩,將身上軟坨坨,香噴噴的女人推開。

“很慘?你們不害怕嗎?”

女人幽怨的瞥了眼顧言,才說道:“這有什么怕的,無非是一堆皮肉骨,我們當年被賣過來教導時候,比這凄慘的都見過,都是些不聽話的姐妹。”

話說的輕柔,卻可見里面的陰暗。

“那你們昨晚都沒聽到動靜么?”

一個淡紫色上衣的女子上前一步,聲音微顫:“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昨天客人不多,只有我們八人接待了一個客人,那人威猛的很....”

顧言眉頭一皺。

你這是準備將一龍戲八鳳的經過,全部詳細說給我聽?

“說重點!”

女子被嚇了一跳,趕緊說道:“我們被折騰后,睡的很死,昨晚什么都沒聽到。”

“花樓昨天就來了那位客人,結果就我們姐妹八人沒事!”

“大人,會不會是因為那客人是那東西?”

她沒明說那東西是什么。

顧言卻知曉對方的意思。

這些女人經常接觸那些富有人家,跑商之人。

知曉也不奇怪。

妖魔詭異的存在,從來沒有在暗地里禁止傳播過。

一些人不信,就以為是志怪話本。

一些人信了,也不敢嚷嚷,就好似眼前女子一樣。

這是條很重要的信息!

“那人叫什么知道么?”

“還有長什么樣,有什么特征,都給我說清楚!”

八人你一言,我一語,將知道的說出,相互補充。

顧言蹲下,根據幾人的描述,用手指在地面勾勒幾下。

很快,一張面孔便出現在地面。

模擬畫像!

顧言前世的拿手好活之一。

“是不是長這樣?”

“鼻子挺一點。”

“嘴巴厚一點。”

很快,一張頗為俊逸的面孔出現在八女面前。

“大人,沒錯,夜公子就是長這樣。”

“好了,你們跟我出去吧,先去找家客棧住著。”

顧言準備現在就去尋找這位夜公子。

世間沒有這么多巧合!

常人體質,1V8就是扯淡。

就像顧言前世,問你要蘿莉還是熟女。

只有小孩子全都要,大人都知道吃不消。

說自己一夜七次的,都是吹牛。

這位夜公子,顯然不是常人。

而且花樓這么多人都死了,只有和這位夜公子戰斗過的這八個姑娘活了下來。

必定有原因!

補辦完腰刀。

顧言帶著重新畫在紙上的畫像,帶她們出去。

剛要分開,最開始那很“兇”的女人突然靠了過來:“現在花樓被封,奴家無處可去,愿意帶著常年積蓄委身于大人。”

其余七人,也靠了過來。

黏在顧言身上,蹭來蹭去,楚楚可憐懇求顧言收下她們。

八人將顧言圍在中間,香味撲鼻。

嘶。

顧言倒吸一口涼氣。

放在前世,這八個女人,都要坐牢!

果斷推開八人。

顧言帶著滿身香氣快步離開,準備先去花樓查看痕跡。

北町。

花樓周圍已經封鎖,還停著幾輛驢車在門口。

幾個衙役身上鼓鼓朗朗,搬運著尸體丟到驢車上。

顧言沒有走過去。

他站在一個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雙眼化作灰眸,打量前面。

那些尸體上的痕跡,和之前阿兵口中所言的傷痕差不多。

沒有異常氣息殘留,只有暴力撕扯的傷痕。

這是同一只妖魔所為。

收回詭眼,顧言直接往這條街上最好的客棧走去。

那個夜公子面孔陌生,皮膚白皙,穿著華麗,像外來的有錢公子哥。

沒有留宿花樓,說明在外面有住處。

按常理來講,環境也不會差。

花月樓,就是下河縣最好的客棧。

臨河而建,三層。

還有上好的庭院供商戶居住。

是對方最好的選擇。

此時正值早上,花月樓里面人不多,都是些下來吃早食的住客。

顧言剛進去,目光立刻被坐在最里面角落的人吸引。

那是一個面貌俊逸,一身紫袍的年輕公子哥,手持一把折扇,姿態優雅地品嘗著早點。

外貌,和他手上畫像,近乎一致。

夜公子!

在他的野獸感知中,夜公子并沒有給他威脅之感。

只是,經歷過賣餛飩老太詭異,陳知年等人后,顧言已經知曉自己這個天賦,面對有隱匿能力的詭異妖魔和高手,只要對方不外泄氣息,并沒什么用。

將腰刀擺在最適合位置,他緩慢走到對方桌前一米。

這個位置,最適合拔刀!

“夜公子?”

夜公子聽到動靜,緩緩抬起頭,露出一雙狐媚眼:“有事?”

聲音冷淡。

絲毫不關心顧言為何知曉他的稱呼。

這是一個十分俊美的男人。

恐怕單單是這雙眼睛,就可以引得許多女人難以自持。

可惜,顧言也是男人。

他拿出畫像丟了過去。

“下河縣衙役顧言,有事詢問。”

接過畫像,一抖。

夜公子眉頭抖動兩下:“這畫不錯,簡單線條,居然這么傳神。”

“誰畫的?”

他對畫像很感興趣。

“我。”

“哦?”

夜公子冷峻的臉瞬間化作溫和:“顧兄是吧,坐,我對你這畫技十分有興趣,可否探討一二。”

這突然的熱情,讓顧言沒反應過來。

“你看清我身上的衣服!”

“我有事詢問!”

他語氣重了兩分。

唰。

夜公子手上折扇一抖,瀟灑打開。

“如果只是一個普通小衙役,連和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不過顧兄有這一手畫技,自然不在此列,問吧。”

看到扇子上圖案,顧言瞳孔一縮。

那是一個半隱云層的血月。

詭異,望之生寒。

這圖案,他在縣志上看到過。

血月巡夜,金日鎮魔!

巡夜使!

這夜公子,是巡夜司下面的巡夜使!

發現對方身份,顧言本想詢問的話,鬼使神差變了:“以你的外貌,怎么會花錢去花樓找樂子?”

“咳咳!”

夜公子直接將剛吃進去的點心咳了出來。

他收起扇子,鄭重道:“我有一個夢想,就是可以在有限的生命力,散播無限的生命光輝,壯哉我人族血脈!”

顧言肅然起敬:“敢問公子大名!”

“夜輝煌!”

PS:看懂這句話的老司機可以直接拷走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