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五十九章 病嬌?我的刀就是答案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夜色深沉,烏云遮月。

街道上,一片寂靜。

唯有偶爾呼呼吹過的寒風,會帶來細微動靜,讓這個夜晚,不是那么死寂。

顧言腳尖一點,整個人騰空飛起,落在陳府圍墻之上,一雙詭眼打量里面。

詭眼之下,夜色宛若白晝。

“沒人?”

在他詭眼之中,偌大個陳府,居然沒有發現任何生命跡象,甚至燈火都沒一盞。

“不對!”

顧言催動體內氣血,匯聚雙眼,頓時視力大增,讓他看清了遠處府邸最深處的朦朧景象。

灰霧。

一大股灰霧,在府邸最深處的庭院上空緩慢消散。

“人體自然溢散的氣體是血紅色,那這灰霧,難道是尸氣?”

帶著疑惑,顧言從圍墻上一躍而下,向著那灰霧彌漫的位置靠近。

一路下來,偌大陳府,別說人了,連老鼠都沒發現一只,好似這里就是生命的禁區。

“有意思,距離我上次過來,只是過了三天時間,這里發生了什么?”

帶著疑惑,很快,顧言已經來到了目得地。

這是一個種滿了竹子的庭院。

院內有一處亭子,亭內石桌上還放著一架古箏,只是古箏上面蓋著厚厚一層灰塵,已經許久沒有人彈奏了。

在顧言詭眼內,那處古箏前,灰霧更加濃郁,似乎是這院內灰霧的源頭。

靠近亭子,他的一雙灰眸快速打量。

亭子邊緣草叢中,有一些已經僵硬的老鼠和鳥雀尸體凌亂分散,表面沒有外傷,似乎死的很突然。

顧言將視線放到亭內,發現在亭子地面,留有幾個小巧腳印,應該是一個女人留下,看著還很新鮮。

新鮮...

他猛的轉身。

三米外,一個身穿大紅長袍的女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后,正眨巴著一雙狐媚眼,饒有興趣地看著他。

孫繡!

顧言灰眸抖動,抿了抿嘴,握緊了手上五尺三寸長的精鋼大刀。

“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就是三天之前,那個躲在池塘里的小衙役吧。”

她的聲音很好聽。

呼呼~

起風了。

孫繡身下裙擺被吹得向內錯開,露出一雙修長而又白皙的大長腿,若隱若現,紅白相互交錯,看的顧言氣血都有些躁動。

對方下面,居然是真空。

這是一個尤物。

“咯咯,小衙役,奴家好看嗎?”

笑聲勾魂奪魄,引動顧言最原始的躁動。

顧言難以抑制的加重了呼吸,不斷回想當時對方腐爛模樣,才將這股躁動壓下。

他臉上浮現淡漠之色:“當日你發現了我,那為何不告訴陳知年?”

孫繡見勾引不了顧言,收回笑容,身姿搖動,緩緩走到古箏前,修長手指輕輕劃過琴弦,引動幾縷幽怨之聲。

“你很好奇么,那回答我一個問題,我滿意了,就告訴你。”

不待顧言回答,她嘆息一聲,從石桌上抓起一根干枯的花朵放到身前,一雙狐媚眼中宛若有水霧涌動。

“這花,是他送我的禮物,叫做黑曼陀。

黑曼陀生于血肉,長于枯墳。

這是他親自去采摘回來的,我很感動。

所以即使將它放在身邊,讓我長出尸斑,身體腐爛,可是我依舊舍不得丟棄。

但是他,卻只想著復仇,看不到我對他的真心。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你說為什么我付出所有,卻依舊被他狠心煉成尸傀呢?”

她抬起頭,期待著顧言的回答。

入目,卻是一道狠辣無比的刀光!

輕薄刀身之上,一層血氣彌漫,直接斬在孫繡腰部!

收刀,后撤。

回答?

這就是顧言的答案!

嘩~

半截裙擺滑落地面。

孫繡緩緩低頭,只見白皙小巧的腹部,一道血痕浮現。

呆滯表情中,她的上半身緩緩從腰部滑落,砸在地面,裸露的下半身卻依舊屹立在原地,沒有絲毫血跡涌現。

輕易偷襲得手,顧言無語搖頭:“看似有了智商,但是生前就只是一個普通女人,現在成了詭異,反而抑制了詭異的戰斗本能。”

陳知年祭煉對方,恐怕根本不是用來戰斗。

看著孫繡還沒回過神,顧言上前抓起她滑溜溜的下半身,仔細打量切口。

只見光滑切口上,一層灰氣和一層血氣在相互侵蝕,壓制,消耗。

估計這就是血氣境武者,可以對付詭異的原因。

“還給我,把我身體還給我!”

孫繡看著顧言抓著她的大腿,眼中閃過羞怒,腹部傷口血肉蠕動,居然將她支撐起來,怒視顧言。

“還給你?雖然不知道你現在是什么狀態,但是看你連我的血氣都驅逐的這么艱難,想來也不是我的對手。

現在,將陳知年的秘密告訴我,不然我就將你這下半身丟進茅坑!”

這孫繡,簡直就是顧言前世的病嬌。

對這種病嬌,還是個不知道有沒有知覺的詭異,威逼利誘沒用,不能按正常套路出牌。

果然,聽到顧言威脅,孫繡低下頭,眼中怨毒一閃而過:“我只知道他似乎有一個仇家,其余也不清楚。

但是,他的房間有一本我難以靠近的書,里面應該有他的秘密。”

“他去哪里了?”

“城外亂葬崗,他每隔一段時間必須用黑曼陀施法,才可以控制我。”

“很好,那他和山君,到底有什么關系?告訴我這個,我就將你身體還給你。”

這次,卻沒了回音。

滋滋滋~

細響傳來。

一股腐爛臭味,涌入顧言鼻腔,嗆得他立刻屏住呼吸。

大量灰霧,正瘋狂從孫繡頭頂涌出,和之前宛若常人,截然不同。

沒有猶豫。

顧言將手上孫繡的下半身向前用力一甩,便立刻向著院外逃去。

甩出去的下半身掛在竹子上端,快速腐爛,滲透出一滴滴黃色腥臭的尸水滴在地面。

滴答。

滴答!

滴水聲,在空蕩庭院傳蕩。

孫繡緩緩抬起頭,長發之下,是一張腐爛嚴重的臉,那雙狐媚眼,也化作了渾濁。

她瞥了一眼躲在庭院外的顧言,便看向自己的下半截身軀。

滴落的尸水立刻向著她蠕動過來。

很快,一光著下身的嫵媚女人重新出現在這庭院內。

她走入亭內,拿起那朵枯萎的黑曼陀,眼神迷離:“陳郎,你可知道,奴家是多想將你一點點撕碎,吞進肚子,一輩子都在一起啊...”

她出不去這個庭院。

聽著孫繡情意綿綿的話,顧言渾身涌起雞皮疙瘩。

病嬌真特么嚇人。

剛才孫繡突然給他一股威脅感。

謹慎起見,他就先跑路了。

在他詭眼中,空氣中彌漫的灰霧止步這院子,懷疑孫繡也出不去。

顯然,他猜對了。

“病嬌想法往往很奇葩,所以孫繡前面說的話很可能是真的,很可能她想借我的手,坑陳知年。”

想到這里,顧言轉身向著主院走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