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五十五章 收獲,他沒死?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我想怎么樣?”

顧言語氣狂熱:“人這輩子追求,無外乎功名利祿,我自然是想搏一搏!告訴我關于山君的秘密,我就放了你弟弟!”

張柏死死盯著顧言雙眼,卻只看到一對灰眸,里面死寂淡漠,看不出一絲情緒外露。

這不是正常人類可以擁有的眸子!

“我怎么相信你。”

一張嘴,便有大股白色蒸汽從張柏嘴里噴出。

“因為我叫顧言,言而有信的言,我說到做到!”顧言語氣鄭重。

“好!”

張柏不再廢話,走到入口面前,堵住顧言出路:“數個月前,孫家商隊被劫持,陳知年委托我弟弟還有我,前去解圍。

路途卻突然升起大霧,迷迷糊糊中,我們來到一處山谷,無意之間放出了山君大人。”

“同去的幾十人,全部慘死,就在我們以為自己也要被對方吞吃時候,它放了我們,并且給我們融合了它的血液。”

顧言心里一震:“當時你們是什么修為?”

張柏苦笑:“我天賦好一些,剛剛突破氣血,我弟弟只是通力巔峰。”

“果然是他們放出來的。”顧言心中了然,只是有些詫異妖魔血的作用如此之大。

“那之后呢?”

“一開始,我們想著擺脫之后,就立刻逃離并且將山君的事情上報。

可是,我弟弟去庫房后才發現,這山君,居然在三十八年之前就已經被封印。

并且根據縣志記載,當時足足有三十多個融合妖魔之血的武者,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全部被誅殺,一個不留。”

“...就這樣,我弟弟和我商量后,撕掉了關于山君的記載,選擇了和對方合作。”

張柏噴出大股熱氣,感覺身體燥熱難耐,隨手撕破了身上掛著的衣服,露出里面化作血紅色的皮膚。

“我們早就算到了會有暴露的一天,只是沒算到最后跳出你這么一號人物,我們所有人都看走眼了!”

“顧言,如果我沒猜錯,當初襲殺我師爺的人,就是你吧?”

顧言點頭:“不錯,當時缺點錢買修煉資源,你不會介意吧?”

聽到顧言承認,張柏眼中暴虐一閃而過:“不過是一個師爺,幾十兩銀子罷了,算的了什么!”

他指了指顧言身后:“那里,是三千多兩的銀子,各種修煉膏藥丹丸,兩份妖魔血。

如今我們兄弟已經暴露,只要你和我們合作,這些,都是你的,而且我們會配合你收編巨浪幫!

到時候你要權有權,要人有人,有了妖魔血,修為也可一日千里,怎么樣?”

被顧言踩著的張松聽到大哥的話,眼中閃過不甘。

只是縱然此時他心中充斥著對顧言無窮的怒火,也只是咬緊牙齒,沒有引來顧言注意。

此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他不傻。

看著顧言不再說話,張柏知道對方心動了。

他將因為燥熱而愈發煩躁的情緒再次壓下,勸說顧言:“你這么小年紀,就隱藏這么深,如果放在那些世家大派,絕對不是無名之輩。

但是你的出身限制了你的成長!

現在,就是你的機會,錯過了,你會后悔一輩子!”

顧言灰眸掃過張柏全身,指著張松的鋼刀一點點遠離:“我很心動。”

張柏聞言,心里一松。

只要弟弟一安全,他就會再次激發妖魔狀態,撕碎這個王八蛋!

“好,你先...”

張柏語氣和緩,想讓顧言放開自己弟弟。

卻見顧言對著他露出嘲諷笑容。

張柏臉色一變。

唰!

鋼刀帶著疾風,猛地斬下。

“啊~!”

張松在地上翻滾,慘叫不已。

他最后兩條腿,也被顧言斬斷了!

這一幕,將張柏壓抑已久的情緒徹底引爆!

“啊!!!我要把你一點點撕碎,吃掉!”

大量血絲占據張柏雙眼。

他面目化作猙獰,體型開始膨脹,犬牙伸長,大量毛發從他體內鉆出,手掌變粗變大,指甲暴漲,閃爍寒光。

大量霧氣從他身體涌出,充斥這狹窄密室...

而唯一的出口,就在他身后!

顧言成了甕中之鱉。

白霧中,兩點血芒,看向了顧言這邊。

它聞到了食物的香味。

顧言不慌不忙,一腳將腳下還在慘叫的張松踢了過去。

張柏看著落到自己手上的張松,布滿血絲的雙眼閃過一絲掙扎!

潛意識里,這人對它很重要。

只是,對方身上的血腥味太香甜了,還有那慘叫恐懼,刺激得它無法抑制體內狂暴的血液。

眼中那薄弱的掙扎,瞬間消失。

它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

“哥,不要啊,哥!!!”

在張松絕望的叫喊中,他的腦袋被整個吞了進去。

咔嚓!

一聲骨骼斷裂之聲。

妖魔手上,就只剩下了張松的軀干。

聽著白霧里嘎吱感知的咀嚼聲,顧言緩緩后退:“張松,我說到做到,把你放了。奈何,你哥放不下你啊。”

在他的詭眼中,張柏化身的妖魔,看似恐怖,實際上溢散的氣血,已經無比虛弱。

現在不過是回光返照罷了。

這也是為什么他放任張柏恢復,最后還激怒對方的原因。

片刻,白霧里的動靜突然停下,隨后便傳來劇烈的嘔吐之聲。

白霧散去,只見張柏雙眼內凹,臉皮貼骨,宛若一幅骨架癱在一具只剩下殘缺骨架的尸體上面,瘋狂嘔吐,眼淚鼻涕橫流。

“妖魔,你才是妖魔!”

他居然親自將自己弟弟吃了下去!

顧言看著這一幕人間慘劇,冷笑一聲,轉身去清點戰利品。

對方為了自己私欲時候,可曾想過孫全他們身后的孤兒寡母,想過那些孩童背后的父母?

他要張柏多承受一會心靈的折磨。

一番搜尋,顧言兩眼放光。

三千多兩整齊的銀條,十多瓶丹丸,一本記載十分詳細的破舊蠻牛功,兩身純鋼戰鎧,一根狼牙棒,數把刀劍,全是精品。

而且他還在架子后,發現了一條通道。

不用猜,這駐地靠近北面城外,這通道也肯定是通往北邊城外。

如此的話,自己就不急著將這些東西一次性轉移了。

倉促之下也很難做到。

想到這里,顧言將那兩份妖魔血,一顆從張松手上奪下的血丹,一本蠻牛功揣在懷里,最后拿起一把精鋼大刀走向張柏。

張柏宛若死人一般躺在自己弟弟殘骸上面,一雙凹陷的眼珠子一動不動,滿是麻木。

“還有什么話要說么,沒有我就送你上路了。”

張柏眼珠子輕輕顫抖,臉皮上拉,露出嘴里還粘著血絲的牙床:“來吧,我等你背后的黃雀送你一起來陪我們。”

顧言搖頭一笑,這張柏居然臨死都想惡心自己。

上一個這么做的,是尸傀。

刀芒閃爍四下。

張柏直接從'大'變成了“丨”。

張柏憎恨地看著顧言,硬是一言不發。

顧言也不在意。

收刀。

轉身離開。

時間流逝,墻壁上的火把一個個熄滅。

黑暗,死寂,對弟弟的愧疚。

一點點侵蝕張柏的內心。

終于,他崩潰了!

漆黑密室內,傳蕩著張柏絕望而又微弱的喊叫:“殺了我,殺了我!”

可惜,他身邊,只有他弟弟被啃食剩下的殘骸。

另一邊,顧言將東西放回家中藏好后,立刻回到了宛若人間地獄的陳府。

萬萬沒想到,剛剛偽裝好,顧言就看到一個本該死去的人,重新站了起來!

他沒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