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五十章 血嬰的“愛”,慈悲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一息,兩息時間過去。

老太詭異上吊眼死死盯著他們,臉上憎恨愈發濃郁。

顧言身體繃緊,丫丫眼中好奇,嚶嚶雙眼紅芒更盛。

第三息。

老太終于動了。

它妥協了!

佝僂的身體緩緩走到攤子前,打開了裝餛飩的木桶。

一勺,兩勺...

每一次下勺,邊上衙役就會消失一人。

四勺下去。

現場只剩下一攤子,一老婦,以及一碗散發熱氣的餛飩。

“嚶~”

不待老太過來,血嬰已經飛了過去,小手抓起木碗,小口一吸。

又是一道黑氣被吸入它的嘴里。

量太少。

它抓著小碗,放到老太面前:“嚶嚶~”

它還要!

老太詭異看著再次遞過來的碗,一雙眼睛,直接化作了淡淡血紅色!

欺詭太甚!

轟!

大股陰寒之氣,從老太身上猛的爆發。

陰寒之氣侵襲,顧言只感覺自己渾身發顫,身體開始變得僵硬,連忙抱著丫丫后撤。

血嬰絲毫不為所動,反而將木碗又往前遞了遞:“嚶~”

啪!

老太頭上纏著的長發也轟然落下,在半空散開,宛若刺猬炸毛,將小巷上空全部覆蓋。

血嬰一雙大眼眨巴眨巴,繼續往前靠,幾乎將木碗塞到老太懷里。

顧言抱著丫丫,神情凝重,又退了兩步。

這是要打架了啊!

就在顧言以為老太詭異要爆發時候,老太炸毛的長發散落,陰寒消失,它蔫巴巴看著眼前的木碗,搖了搖頭:“沒貨了。”

血嬰搖頭,小胖手抬起,指了指老太:“嚶~!”

你自己,不就是食材么!

這一舉動,似乎觸發了某種規律。

老太怨恨瞥了眼血嬰,身體轟然潰散。

攤子上的木碗內,則再次多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

這一幕,將顧言看的人都傻了。

他以為老太和血嬰之間,會有大戰發生。

結果血嬰手都沒動,老太就把自己做成了餛飩。

血嬰這次沒有直接吞食那餛飩,反而捧著碗,飛到了顧言面前:“嚶嚶~”

丫丫趕緊翻譯:“哥哥,嚶嚶叫你吃。”

顧言看向木碗,里面一顆白紅色的餛飩,在湯水里起伏,清香四溢,讓人胃口大開。

可是,他親眼看到這餛飩是什么做的,怎么可能下得去嘴。

他趕緊擺擺手:“嚶嚶,哥哥不吃,你還小,是長身體的時候,你吃。”

嚶嚶飛到顧言肩膀上,親昵的用自己腦袋蹭了蹭顧言腦袋,小手一劃,餛飩就化成兩半。

“嚶嚶~”

丫丫小手翻動,用手語翻譯:“哥哥,嚶嚶說一人一半,對哥哥有好處哦。快吃,你不吃,嚶嚶要生氣了。”

生氣...

顧言心里咯噔一下。

詭異生氣怎么哄?

在線等,很急!

在作弊面板里,血嬰有過兩次描述。

一次是九子詭嬰,一次是大恐怖存在。

要知道山君在面板這里,也只是被叫做百年老妖。

可想而知,血嬰在詭異里,也不是簡單存在。

面對血嬰一片好意,顧言嘆息一聲,手指捏起那半個餛飩,塞進了嘴里。

他選擇了信任。

餛飩入口,立刻化作一片陰寒氣息,沖入顧言大腦。

他仿佛聽到一聲老太凄歷慘叫,隨后意識便被黑暗籠罩,整個人撲通一聲倒在了地面,人事不省。

再次醒來,已經是日上三竿。

顧言面色蒼白,虛弱地睜開雙眼。

發現自己躺在自家床上,丫邊上是睡地香甜的丫丫。

昏迷后,應該是丫丫把自己抱回來的。

“面板!”

“精:(0.3)2,氣:0,神:(1.0)2.2。

天賦:輕微刀感,強壯,控制入微,野獸感知,過目不忘,詭眼。

基礎刀法:小成(49/50)。

虎形拳:第一重大成,可提升。

能量:10.5

狀態:重度虛弱,身體蛻變中。

山君詛咒:你的體力,將以五倍速度消耗,直至死亡。(你的體質發生奇異變化,詛咒抗性增強,你現在可以扛三個月以上。我承認,你傍蘿莉的行為獲得了回報。)

備注:吞噬詭怪精華,你對于陰氣抗性增強,神+0.2;你的雙眼,發生了蛻變,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無法察覺的存在。

作為代價,你的身體會虛弱幾天,蛻變結束前,強化自己可能會引起未知變化。”

“呼~”

還好,嚶嚶沒有坑自己。

那詭異老太化作的餛飩,是好東西!

不對,是詭怪。

這是一種顧言在縣志里都沒有看到過記載的存在,應該很特殊。

就是備注,讓顧言心里癢癢的。

除了好奇新天賦詭眼是什么情況外,現在有能量點了,他也想強化虎形拳,看下第一重大成是什么效果。

但是在結束蛻變前,為了保險起見,顧言還是忍住了。

下午,丫丫睡醒了。

準確來說,是被顧言叫醒的。

衙門師爺在院子外面叫門,又來找他了!

“呀~”

丫丫艱難睜開雙眼,疑惑看向顧言。

“丫丫,外面有人叫門,你去開下門。”

丫丫點點頭,從床上跳了下去,屁顛屁顛跑去開門。

顧言吃力按住自己右手手臂,一扯。

手臂立刻脫臼。

在他控制下,大量血液沖刷這里。

關節位置,立刻腫脹淤血起來,看著嚇人。

做完這一切,嘈雜的腳步已經靠近屋門。

來的不止王師爺,居然還有陳知年和隨從絡腮胡。

丫丫拘謹靦腆的靠在顧言邊上,低著頭。

面對這么多陌生人,她有些不知所措。

陳知年氣質溫雅,走進屋子,瞥了眼低著頭的丫丫,若有所思,才看向床上的顧言。

“嗯?”

只見顧言面色蒼白,掙扎著想起身行禮,結果上身剛抬起一點,就重新摔了下去,露出藏在被子里腫脹的右手。

“咳咳,大人,小的現在沒甚力氣,失禮了。”

陳知年趕緊坐下,將顧言扶著靠在墻壁上:“你怎么沒去處理傷勢?”

顧言露出苦笑:“家徒四壁,還只有一個年幼小妹,哪里還有錢去看郎中。”

陳知年神色一黯,讓絡腮胡和師爺出去,才開口道:“唉,這是本官失職了。

縣城出現了詭異害人,我忙著去處理,忽視了你。

等會我叫人請郎中過來幫你處理傷勢,再按排附近酒樓每日給你送些吃食。”

顧言目露感激:“多謝大人。”

陳知年站起身,背對顧言。

“顧言,你后悔和張捕頭作對么?

你應該也發現了,實際上現在我,靠正常手段,也難以抑制他們兩兄弟了。”

“咳咳。”

顧言激動地起身:“大人這說的什么話,人固有一死,但是如果這樣就畏懼,又活的有甚意思?”

“好!”

陳知年轉身,直視顧言:“昨日詭異襲擊了巨浪幫駐地,死傷慘重,這是一個機會,只是需要一個人去犧牲。”

“大人,何時?”

“六日后!

到時候,成功了,你就是縣衙的新任捕頭。

失敗了,你的妹妹,我會幫你養!”

“愿為大人赴湯蹈火!”

“我沒看錯你。”

陳知年滿意點頭。

一顆小棋子,如果不是身份有些用,他不會花這些心思。

六天后,就是這棋子體現自己唯一價值時候。

“這些天,吃好些。”

留下些碎銀子,陳知年轉身離開。

這是他對于這顆棋子,最后的慈悲。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