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三十九章 危險,算計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察覺到顧言心情可能不是很好,王師爺不再多言,馬車陷入了安靜。

出了東町,道路變好,馬車速度加快。

兩炷香時間后,車速放緩,周圍也變得安靜許多。

顧言感知敏銳,感覺周圍溫度下降不少,空氣中也帶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怪味。

像是熏香混和尸臭的味道。

馬車停穩,王師爺起身:“義莊到了,下來吧。”

義莊位于下河縣南町邊角,距離衙門不算遠,周圍沒有建筑靠近,前后兩邊是樹林,安靜幽深。

這是顧言第一次來義莊。

當然,尋常人也不會來這里。

晦氣。

“縣令大人已經在里面了,顧言,你進去吧,我就不去了。”

王師爺擺擺手,走到一邊,不愿意再進這地方。

顧言點頭,握緊腰刀,走了進去。

一門之隔,兩重溫度。

里面更加陰冷。

入目是一個大院子。

院子里有不少坑洞,里面還有沒燒干凈的紙錢被風漩帶動打著轉,仿佛有什么東西不斷抓著那些紙錢,卻抓不動。

門口一個老頭躺在搖椅上,一臉老人斑,半瞇著眼睛。

顧言進來了,他也沒有反應。

穿過并不長的院子,是一座竹子搭建的屋子。

屋前放著兩只面目猙獰,不知姓名的石獸。

上面還掛著塊寫著“收殮房”三個字的牌匾,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一個絡腮胡壯漢和門神一般,屹立在屋子門口,一動不動。

看到顧言,絡腮胡壯漢猶豫下,還是開了口:“膽子小就別進去了,老爺剛進去,應該馬上就出來了。”

顧言點點頭,推開了屋門。

一股惡臭立刻撲面而來。

顧言屏住呼吸,往前看去。

只見十多具殘破的尸體,堆垃圾一樣堆放在一起,成了一座小山。

他的視力很好。

那些尸體全部殘破不堪,輕微腐爛血肉翻起,紅黑交接。

偶爾斷裂的骨架刺破血肉,插到另外一具尸體的身上,將他們全部連在了一起。

關鍵是,這些尸體,雖然穿著衙役服,但都沒有頭!

他們的頭,不見了!

尸體一邊,縣令陳知年和一個老者,戴著一個類似口罩一般的東西,在詢問著什么。

聽到動靜,陳知年回頭,發現是顧言后,便讓仵作退下,自己走了過來。

看到顧言面色不變,他眼中閃過欣賞:“你膽色不錯。”

“大人,這是什么情況?”顧言收回打量的目光,開口詢問。

“他們是昨天被鐵嶺山山腳下的山民發現的,只發現了十四具尸體,無頭,而且黏連嚴重,收集到的信息不多,只能通過服飾判斷是孫全他們。”

陳知年沒有廢話,將現有的情報說給顧言聽。

“鐵嶺山?”

顧言眉頭皺起。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縣卷上記載,鐵嶺山在大魏一百三十三年時候,發生過詭異事件,一直沒有清除,被列為禁地。

孫全這種老油條,不可能不知道。

“對,鐵嶺山,仵作已經簡單驗過尸了,都是些野獸啃咬的痕跡,軀體死前無損傷,懷疑,是詭異下的手。”

“詭異?”

“對,詭異,李小吏當時帶你進來,不是讓你私自在案卷房待了一晚么,你應該知道一些吧?”

“大人...”,顧言沒想到陳知年這個都知道。

陳知年,上前拍了拍顧言的肩膀:“不用緊張,孫全其實是我的人,所以出現這樣的事,我才叫王師爺帶你過來。

只是可惜了,本來我還想著到時候你們一明一暗,分散張鋪頭手下的影響力,但是現在看來你的路會更難。”

說完,陳知年嘆了口氣,有些惋惜。

就是不知是惋惜孫全的命,還是惋惜自己的棋子少了。

顧言心中一動。

“大人,既然是詭異下的手,而且死傷這么多兄弟,那我們是不是需要向那些處理詭異的巡夜衛或者鎮魔司匯報?”

這說不定是一個好機會啊。

哪知,陳知年搖了搖頭:“你有所不知,如果真的是鐵嶺山上的詭異出手,我即使上報上去,也不會有人來的。”

原來,顧言看到的案卷記載又用了春秋筆法。

大魏一百三十三年,鐵嶺山上有獵戶一家五口慘死。

隨后每到雨天山上白霧彌漫,入者進去,再出現的時候,就會變成無頭尸體在一處山溝。

當年就有巡夜衛的人前來處理。

結果后面卻找不到這詭異蹤跡。

加上只要不是雨天,山腳下山民上山狩獵都沒事。

巡夜衛的人,命令設下警示牌后就離開了。

陳知年嘆息:“詭異生生不息,滅之不盡。面對不會擴散又棘手的詭異,這是巡夜衛一貫的做法。”

那不就等于孫全一行人白死了?

想到這里,顧言眉頭一皺。

“那大人今天叫我來,是為何?”

“出去說。”

停尸房味道很重,陳知年文弱書生一個,有些扛不住了。

出了屋子,走的遠些,陳知年趕緊取下口罩,大口喘息,并且不斷咳嗽,看起來身子骨并不好。

跟在后面的絡腮胡大漢趕緊手掌按在陳知年背后,推拿數下。

緩過氣,陳知年才坐到一旁臺階,并且示意顧言坐在邊上,絲毫沒在意兩人身份差距。

一般人,此時難免會有些感動。

顧言雖然內心無動于衷,還是適當顯露出一絲忐忑,半邊屁股坐了過去。

“你剛進衙門,有些東西不清楚。

衙門一共有兩百多名衙役,五百多白役。

捕頭管所有衙役,副捕頭管所有白役,師爺管所有文吏。

這是一個衙門的組成。”

這些東西,其實很簡單,顧言去當值第一天就知曉了。

陳知年特意說這些,自然不會這么淺顯:“大人您的意思是,原來這些人手,都是被張捕頭他們掌控?”

陳知年贊賞點頭:“對,不全對。其中三分之一的衙役,是那些富商員外安排進來的人,勉強可以被我影響,算是張松的妥協。

但是這次你殺了張元,張松反應很大。

我雖然施壓協商,但是為了下河縣穩定,還是答應讓他指定的人,成了新副捕頭。”

喘息兩口,陳知年繼續開口:“明天你就要繼續上職了。

只是這次孫全出事,對方借口人員問題,要求調整四組衙役分配,我這邊人手全部被分散。

現在四個組,全部被張松的人掌控。

有我在,他們不會明面直接對你動手,但是你現在,會很危險,你得小心。”

這次,陳知年沒有給顧言選擇的機會!

因為,巨浪幫的人一直在盯著顧言。

他已經沒有選擇的機會了。

顧言現在只能相信他陳知年!

看著顧言離開的背影,陳知年眼神閃爍:“胡叔,那邊準備的怎么樣?”

絡腮胡點頭:“只要這顧言撐過七天時間,公文就可以送達下河縣,到時候我親自解決張氏兄弟。”

“嗯。”

陳知年抬頭看了眼天色。

天色暗淡,烏云匯聚。

暴雨將至。

“要下大雨了,走吧!”

兩人離開,義莊重新陷入了死寂。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