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三十六章 拔刀,壓迫,謀劃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眾人或同情,或看熱鬧。

田三眼露暢快,滿臉丑陋。

張元表情冷漠,好似對顧言的判罰,只是踩死路邊一顆雜草一般隨意。

在所有人心中,其實無論顧言什么反應,今天恐怕是不能完好走出縣衙了。

在他們注視下,顧言露出淡淡笑容。

鏗!

白芒出鞘!

長刀悲鳴!

下一刻。

一顆頭顱沖天而起!

站在邊上的張元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股激射出的滾燙熱血,沖擊的狼狽不堪,化成一個表情呆滯茫然的血人。

腥臭味彌漫。

除了血液噴灑的滋滋聲。

有一百多號人的官廳,陷入了死寂!

啪嗒。

人頭落地,又打破了這片死寂。

只見地面上田三頭顱正面朝天,眼睛睜大大,還可以看出眼神里面那種大仇得報的暢快。

顧言刀太快。

他此時意識還沒有消失,一雙香腸嘴甚至蠕動了兩下。

抖掉刀身上的血跡,顧言一步步走向張元。

張元一身腥臭血液,還被嘴里的腥味沖擊的不斷干嘔,面容扭曲,雙眼茫然。

看到顧言提刀上前,立刻驚慌失措的后退。

結果正好踩到田三的頭顱,直接摔了個狗吃屎,哪里還有先前的冷漠從容。

“你們是死人嗎,拿下他!”

張元趴在地面驚慌大喊,手腳并用快爬,想遠離顧言。

結果被顧言幾步追上,踩在了腳下。

一百多個捕快此時也拔出了腰刀,將顧言團團圍住。

不是他們沒見過殺人。

實在是剛才顧言出手,太出乎他們意料了,才一時沒反應過來。

可惜,現在副捕頭被顧言用刀卡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形成僵持之勢。

顧言無視圍著自己的一百多個捕快,用刀側拍打著張元的臉:“張捕頭,你想和我講大魏律,好,我們就講大魏律。”

“昨天田三和巨浪幫的人在一起,污蔑我是襲殺他們師爺的人,想拿下我。

按大魏律一百三十七條,公職之人,需頂頭上司才有權力這么做。

他們三人,兩個是幫派人物,一個不過是我同僚,此舉乃是冒犯大魏律。

我斬殺他們,都不為過。

所以,我無罪。”

張元被顧言用刀拍打臉蛋,又被踩著,感受刀身的冰冷,地面血液的腥臭,心里害怕極了。

他實際上就是個草包!

被張松張柏兩人撐著,才傳出了會破案的名聲,成了副捕頭。

“張捕頭,你認為我說的對不對。”

張元瘋狂點頭:“對,你說的都對。”

顧言看著張元草包表現,眼中狠辣閃過:“而你,不分是非黑白,直接下定論,又越權,不經縣令大人判罰,直接給我定罪。

按大魏律七十三條,是忤逆上司,不尊位卑,嚴重點,為逾越。”

張元感覺不妙,瘋狂掙扎。

但是顧言的腳卻像釘子一般,死死將他釘在地上。

“放開我,放開我!

你現在將我踩在腳下,難道不是不尊位卑,忤逆上司嗎?

別沖動,有事好商量,千萬別沖動啊!”

張元趴在顧言腳下凄歷的哭喊,威嚴全無。

顧言不為所動,環視所有捕快:“我顧言心懷正義,不忍這等小人將縣衙弄得烏煙瘴氣,為正大魏律法,今天斬了他,自會去向縣令大人請罪。”

說完,帶著呼呼風聲,顧言手上腰刀又是一斬。

一只手臂橫飛。

“啊!”

腳下張元發出凄歷喊叫。

“不好意思,手抖,砍歪了。”

顧言微微一笑,又是一刀!

張元剩下的那只手臂,也順著關節被斬斷,切口平滑。

鮮血濺射在顧言清秀的臉上,他卻眼都沒眨一下,笑的更燦爛了:“又斬歪了。”

這一幕,看的圍著的一百多個衙役,寒意不住往心底竄。

圍在前面的十幾人,更是下意識往后撤。

瘋了!

這個人已經瘋了!

張元叫的更凄歷了,聲音甚至傳到了后院,引來了上職的幾個文吏。

看到這情景。

有人跑回后面,將門關的死死的,也有人趕緊沖向縣衙外。

禍事了!

感覺火候夠了,顧言不在對其余捕快施壓,一刀將張元腦袋砍了下來。

張元腦袋滾動兩下,碰巧和田三的腦袋撞在了一起。面容扭曲,死不瞑目。

兩人下場,和先前審判顧言的姿態,成了鮮明對比。

斬殺張元后,顧言掃視四周:“這件事情,和你們無關,我自會在這等縣令大人過來認罪。

但是,如果你們想為張元陪葬,以后讓別人玩你們婆娘,打你們孩子的話,就盡管過來!”

他前進一步,眾人就后撤一步。

無形之間,他居然以一人之勢,壓制了這一百多個捕快。

抓起張元濕漉漉的腦袋,顧言提到眼前,看著他瞪大,死不瞑目的眼睛一笑:“你說的對,我雖然也忤逆了你,可是我有刀在手,你有什么?”

冷笑一聲,顧言一手持刀,一手抓著頭顱,就在這里等著。

周圍一百多人,因為顧言的話,居然沒有一人主動出手,只是死死圍著,不讓他出去。

看著場面穩了下來,顧言靜靜等待縣令的到來。

田三和張元,選的時機不對,得知巨浪幫可能有問題后,顧言昨天一直在思索對策。

如果張氏兄弟,真的和山君有牽連!

那么他,要怎么辦?

出城,很可能會遇到山君追殺。

留在這里,雖然可能山君破封后狀態一般,不想引起巡夜人或者鎮魔司注意,現在不會前來冒犯,但是有人奸幫忙,對方恢復速度,恐怕會很快。

到時候對方會放過一城血食么?

人類血肉對于妖魔而言,一旦沾染,就像染上了毒品,有著致命誘惑。

對方實力一旦恢復,絕對忍不住!

顧言感覺自己現在必須要主動一些了!

比如,先弄死張氏兄弟,斷掉山君手下人奸。

結果今天,田三張元兩人就撞了上來。

而且他說過,田三再次招惹他,就斬了他!

顧言是個言而有信的人。

今天,說不定是一個破局機會。

他眼中閃過寒芒。

成則地位大增,成就兇名,然后招兵買馬,干掉張氏兄弟,清除山君眼線,偷偷將其破封之事,上報府城。

敗,則冒險帶著丫丫殺出縣城,去找李威解決后患!

以他現在的速度,出了城,就是海闊憑魚躍。

唯一要賭的,就是山君會不會追殺過來。

雖然這些,現在只是他的猜測,但是他是一個自信而又果斷的人,不然當初也不會在破廟內,那么果斷斬殺尸傀。

時間一點點過去。

顧言表情淡然。

大部分衙役,卻已經滿身汗水,面露不適。

官廳整潔的石磚地面,已經全部都被鮮血侵染,變得粘稠腥臭。

一群人聚集,空氣不流通,氣味更是難聞惡心。

這種環境下,每待一秒,對于那些衙役都是一種煎熬。

幸好,在所有衙役精神繃得緊緊的時候,外面終于傳來了動靜。

縣令到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