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十一章 心態轉變,入職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咯咯咯!”

雞鳴之聲響起。

沉睡的顧言,猛的睜開雙眼。

“奇怪,昨天我記得我狀態很差,今天卻睡得這么舒服?”

山君詛咒下,即使是睡覺休息,顧言都會覺得身體很疲憊。

現在反而感覺身體狀況十分不錯。

“面板!”

“精:1,氣:0,神:1.5。

天賦:輕微刀感。

基礎刀法:小成(15/50)。

虎形拳:未入門。

能量:1.

狀態:輕度饑餓。

山君詛咒(爆發后恢復中):你的體力,將以五倍速度消耗,直至死亡。

(恭喜,現在情況,你又可以多活七天時間了。)”

看著面板最下面一行,顧言無比驚愕。

“詛咒居然已經爆發過一次了,而且面板上也突然多了一個單位的能量!”

之前的能量,是他斬殺尸傀后獲得。

現在這一點能量來源,顧言猜測,恐怕和山君詛咒的爆發有關!

“我昨天睡夢中,隱隱感覺胸口被重物壓住,難以喘息,很可能是詛咒作祟。

結果我正好睡在這特質的庫房內,導致了詛咒的反噬!”

線索串聯,顧言便將真相猜出了個大概。

無論如何,這是好事!

一下讓他從地獄模式,變成了困難模式。

“咚咚咚”

敲門聲突然響起。

“顧兄弟,時候不早了,趕緊出來吧,不然師爺知道了不好。”一個略微尖銳的聲音,在庫房外響起。

顧言聽出對方是昨天給自己送飯的孫全,便趕緊打開門走出庫房。

門外,一個矮小猥瑣中年正提著一個食盒,腰跨衙刀,松松散散站著,不住打著哈欠。

看到顧言出來,中年打開食盒,露出里面兩個厚實油餅:“我婆娘早上剛做的,嘗嘗。”

昨天消耗不小,此時肚子空空。

顧言沒有客氣,抓起一張油餅就往嘴里塞。

幾口下去,一張半斤重的油餅就被顧言吞下了肚子。

他豎起大拇指:“孫哥,嫂子手藝沒得說!”

“嘿嘿。”

孫全笑了笑,結果讓人感覺更加猥瑣了。

他上前將庫房門關緊:“顧兄弟,你進去過這里面的事情,別往外說,不然會給李小吏造成麻煩的。”

顧言點頭:“這是自然!孫哥,多謝照顧,等我發了月俸,就請孫哥你喝酒!”

“你說的哈,那我可記住了,你進來以后孫哥罩著你。好了,我先去交接了。”

孫全頗有幾分市井氣的拍了拍胸脯,與顧言告了別。

詛咒減弱,顧言感覺整個人都輕松許多。

出了衙門,此時外面天色剛亮,行人不多。

邁著輕快的步伐,不一會,顧言便走到了李小吏院子外。

隔著圍墻,就看到李威光著膀子,龍行虎步,演練一門剛猛拳法,打的空氣嘩嘩作響。

顧言沒有打擾,眼睛一眨不眨看著。

這拳法剛猛,但是招式簡潔,帶著股狠厲。

幾遍之后,李威才緩緩收拳,呼出一大口白氣。

“傻站在外面干嘛,進來。”

顧言靦腆一笑,推開院門,走了進去。“李哥,你這是什么拳法,看著好生威猛。”

“基礎軍伍拳,活絡筋骨罷了,配合虎形拳發力實戰倒還不錯,下次回來我再教你打法。

怎么樣,昨天有收獲么?”

李威渾身冒著熱氣,抓起一壺茶水一口喝光,才詢問顧言收獲。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顧言面板之上,立刻多了一行信息:基礎軍伍拳:未入門。

沒想到有額外收獲,顧言有些開心。

畢竟李威交給自己的猛虎拳,里面沒有搏殺之法,只有強身之術,并不全面。

“有,沒想過身邊居然有這么多事情發生,感覺以前活的有些渾渾噩噩了。”

“哈哈!”

李威哈哈一笑。

“這是正常的,你也不用擔心,無定城這一塊區域已經穩妥許多,西疆那邊...”

李威搖搖頭,沒繼續說下去。

“李哥,我大魏大部分地區都是這樣么?”

“自然不是,只有赤潮降臨的區域,才是如此。

我知曉得的也不多,但是實際上,對于貧苦民眾而言,是災禍的赤潮,對于我們武者,其實是機遇。”

突然,李威想起什么:“對了,小言,我叔年紀大了,昨天病情又發作,我準備帶他去府城找名醫看看。

我叔不在的時候,你在衙門穩妥低調些。”

聞言,顧言一愣。

這突發情況,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不過,這也是好事。

而且縣衙居然有人和山君之事牽連,到時候自己肯定會和對方對上。

李小吏跟著李威去府城的話,自己到不用擔心會因為山君的事情,會連累他。

至于是誰進入了只有李小吏保管鑰匙的庫房,損毀山君案卷,他懶得問了。

除了不是完全信任李小吏外,還有就是縣衙有機會進去的人不多,不難查。

“李哥,沒事的,叔身體要緊!”

唯一讓顧言遺憾的就是,虎形拳殺法,暫時是拿不到了。

...

用過早點,三人便再次去了縣衙。

李小吏去向縣令打招呼的時候,順便帶顧言去面見了張捕頭,幫他把入職的事情辦理好了。

一切十分順利,并沒有意外發生。

顧言身穿一身衙役服,挎著把腰刀,站在縣衙門口目送李小吏坐的馬車離開。

看著馬車消失在拐角,顧言轉身看向一旁孫全:“孫哥,以后麻煩你了。”

“小事,今天你先回去早些歇息吧,明天我再帶你熟悉熟悉。”

“嗯。”

抓著自己換下的衣物,顧言轉身離開。

李小吏離開之前,讓他跟著孫全。

孫全為人油滑,祖孫三代都是衙役,自己也是個老油條。

在這個并不安全的世界,他能在衙門安穩當差這么多年沒出過事,就可以說明一些問題。

縣衙距離顧言居住的東町有些距離。

此時街道上已經有了不少路人。

賣燒餅的,賣木炭柴伙的,賣果蔬的...

叫賣聲,討教還價聲,被擠壓推搡的辱罵聲...

紅塵氣息,讓顧言心中安寧。

街道雖然有些擁擠,但是顧言走的卻很順暢。

那些行人看到他,都是下意識避開。

顧言這才想到,自己現在是一身衙役服,代表著這個國家的暴力機構。

和之前的殺豬學徒,完全是兩個階級了。

這種感覺,倒是讓顧言非常新奇。

走到熟悉的破爛街道,兩邊屋子有炊煙升起。

“你...你是顧言???”

一個出門倒污水的街坊,看著身穿衙役服,挎著腰刀的顧言,結結巴巴說道。

顧言微微一笑,從他前面走過。

只是一進自己家的破院子,就聽到屋子里有動靜響起。

似乎是幽怨哭泣聲?

顧言心中一緊!

鏗鏘!

剛剛到手的腰刀就被抽出。

娘的!

昨晚才看到案卷上記載著東町十三區廢宅夜半突傳女子幽哭!

不會是那詭東西跑到自己家來了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