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二十三、商老爺子的煩惱

更新時間:2021-09-07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是真正的博通百家,也只有在末法時代,人人都自顧不暇,壽元將盡,整個修行界都行將末路,人人都生出絕望,才會有那么多的古典法流傳出來,同樣的理由,才有會百年新法,無數的新法被創立。

當年太平天兵真的把所有能夠想到的路子,都已經嘗試過了,除了那些必須要高階才能嘗試的修行。

梵天術雖然高妙,卻并非奇門之術,而是最為堂皇正大的路數。

這條修行之路,早就被太平天兵探索過了,甚至不光是太平天兵,很多修行者都探索過這條道路,并演化出來戰士族系和巨人族系。

太平天兵很早就拋棄了戰士族系,并沒有創立相關的新法,原因跟現在的主流觀感一致,戰士族系太過炮灰了,同階戰力墊底,但卻對巨人族系研究頗深,并創立了十二新法之一的浮屠法。

浮屠法流傳極廣,各國都有收錄,尤其是歐洲的職業者圈子最為盛行,被歐洲諸國推陳出新,創立了巨人族系。

胡歡遇到了幾個歐洲的敵人,海格力斯和寇列特都是巨人族系出身。

反而是中國這邊,浮屠法莫名的失去了傳承,胡歡也不知道為什么。

胡歡在白家兄妹手里學的梵天術,傳承自優禪尼城,也算是彼方世界的正統。

縛日羅大神尊所傳的梵天術,卻頗有幾分邪異,修行此法可以擁有多種神兵,戰力也比尋常梵天術的修行者更為強大。

這門梵天術在白家兄妹的家鄉,堪稱打破一切常規,不可思議,舉世無雙,另辟蹊徑,別開局面。

但在胡歡這種博通百家,見識過數百種古典法,自己也創立過無數新法的老行尊來說,果然“有點意思”,但也就是有點意思,若是他苦苦鉆研,未必就想不出來的那種級數。

縛日羅大神尊本擬自己這一門秘傳的梵天術,精妙絕倫,就算“白帝蜀”素有天才之名,也未必就能輕易學會。

但這位胖老頭看著胡歡若有所思,隨隨便便,就把自己的獨門秘傳學了,問了幾個角度刁鉆,自己也沒想過的問題,就把手一攤,將一只黃金食氣蟲煉化為神兵。

縛日羅大神尊目瞪口呆,他這一門獨有的梵天術,其實還有一個別家所無的秘訣,就是煉化的神兵,可以保持活性。

這食氣蟲若是別家的梵天術來祭煉,祭煉一只死一只,絕無別的可能。

他本來想要等胡歡失敗了,再取一只黃金食氣蟲出來,循循善誘,仔細教導,務求讓這個徒弟知道,他這個老師的厲害。

胡歡不大瞧得起這位胖老頭,他又如何感受不到?

他著急傳授胡歡獨家的梵天術,此正是給這個徒弟一個下馬威的意思。

縛日羅大神尊哪里料得,胡歡雖然真沒在梵天術上下過苦功,但卻精通物神術,物神術祭煉活物乃是慣善的專長。

胡歡手里的物神卡甚多,大多數都是活物,只有祭煉失當,才會祭煉成靈物,比如飛鱗,比如天蜈靈杖,但也不是不能用。

這就是物神術的奇妙之處。

在梵天術中極難攻克,堪稱獨家之秘的東西,在物神術中乃是平平常常,毫無值得關注的細節。

縛日羅不大甘心,又復取出了一只黃金食氣蟲遞給胡歡,說道:“徒兒再祭煉一只。”

胡歡有了經驗,比上次更為輕車熟路,尤其是這只食氣蟲,雖然被縛日羅稱之為“黃金”,但仍舊不過是一張普通級數的N卡,連稀有級數的R卡都不是。

梵天術稍稍催動,胡歡就輕而易舉,把這只食氣蟲也煉成成“神兵”。

兩次祭煉,胡歡也覺察出來,這梵天術也跟物神術有些千絲萬縷的關系,只是兩門功法創立的背景不同,各有所長。

簡單的說,正宗的梵天術更像是天魔凌家的物神術,不是把武神卡當做即時戰力,隨時容納,隨時更換,隨時拋棄,而是把異妖的力量融入體內,化合為一。

只是梵天術多了一個步驟,不是把異妖的力量真正跟自身融合,而是以神兵為媒介,這就徹底擺脫了天魔凌家的物神術,會導致修行者異變的缺陷。

縛日羅大神尊更是不忿,又取出了一只食氣蟲,讓這個徒弟再次嘗試,胡歡仍舊隨手祭煉了,他本來就有食氣蟲群的卡牌,還使用了很久一段時間。

此時駕馭三只黃金食氣蟲,猶如呼吸一般輕易,絲毫也不以駕馭數量增多,顯得有什么吃力,又讓縛日羅大神尊震驚了一回。

他至此終于醒悟過來,自己居然無意中找了一個世間最好的徒兒,本來他就是想要騙吃騙喝而已,什么曾答應過優禪尼城之主,收白家兄妹為徒弟,這種事兒是真沒有。

縛日羅甚是開心,心道:“等我回去,說什么也要把這個徒弟帶回去,說不定幾十年后,座下便又出一個神尊。”

貝拉斯克斯在一旁,心頭煞是羨慕,又復妒忌非常。同樣是人,同樣是地球人,自己就只能配做一個小畜,雖然名義上是個管家,為什么胡歡就能做一個大舅哥,有一個老師,還人人都送東西?

老骨妖也想不明白,只覺得天道不公,老天爺是個后爹。

胡歡煉化了三只食氣蟲,又復討教了一些梵天術,瞧著天色已晚,就沒打算回去,反正他在這里也有房間,就去房間里睡了。

胡歡可不知道,商老爺子在他走后,可就真睡不著了。

還打了個電話去給蕭翡的父母,先是打去家里,沒人。老頭留了個心眼,打個電話去了兩人的單位,得知兩人都出差,這個心可就提起來,放不下去了。

老頭數完綿羊,數山羊,數完了山羊看掛鐘,看完了掛鐘,就在房間里轉圈圈。

胡歡在古堡里,跟異域神尊喝酒聊天,商老爺子在自己的家里,縱情想象各種重孫子,重孫女的名字。

祖孫二人各有煩悶。

胡歡這一覺,睡的著實不錯,古堡的床品都是歐洲運過來,也不知道哪家特勤用的公款購入,非常舒服,比他家里的木板床舒服多了。

商老爺子一宿沒睡,已經想好了,萬一事情敗露,自己怎么豁出去老臉賠罪,連上門的禮物都想好了。

人生就是這樣,誤會產生煩惱。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