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四十一、風華絕代,公子無雙

更新時間:2021-08-29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忽然那就崩潰了,忍不住罵自己:“我給他改個鬼的記憶啊?”

“我還給他打包了十好幾種語言,想要在凌霄姐姐面前解釋都不行,這貨已經聽得懂了。”

“我怎么就作了這么個大死?”

“七百年的智慧都去哪兒了?”

“我是不是老年癡呆了?”

胡歡額頭汗水涔涔,對白帝蜀擺了擺手說道:“你先吃,我跟同學有些話要說。”

白帝蜀把送到嘴邊的小紫薯方向,補了一刀:“你可不能對不起我妹妹!”

老狐貍真的崩潰了。

他強壓要給白帝蜀一道數據洪流的沖動,說道:“這是這個世界的正常交際,你不要把你們那邊落后的觀念帶入。”

白帝蜀說道:“扯!不要以為我就看了小班和中班的看圖識字,我也看了一些別的書,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你們這邊重婚是犯罪,要坐牢的。”

胡歡只覺得,多了語言包,自己反而跟白帝蜀沒法交流了,呵斥道:“你特么給我閉嘴啊!”

白帝蜀立刻就站了起來,抽出了血靈劍,問道:“你確定?”

五階巔峰的靈壓,直接把整個現代文學館都籠罩了,好多學員剛睡醒,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靈壓覆蓋下來,直接就讓他們睡了“回籠覺”。

有幾個比較早起的學員,當場就被壓趴在地上,擠入一頭頭因為沒寫小說結尾,被讀者暴揍的蛤蟆。

嚴苓色剛剛睡醒,就被這股靈壓震懾的腦門一蕩,饒是嚴老師身為四階,可作為四階的地板,她是真差點就沒抗住五階大佬的恐怖靈壓。

嚴老師被這股靈壓逼迫的,再也維持不住人類的形態,在辦公室里就現了巨龍之形。

唯一稍稍好點的就是令狐音,他昨天辛辛苦苦獵殺異妖,回來的晚,也沒睡多久,這會被五階巔峰的靈壓震的靈力護罩都自動彈開,整個人都被轟出了房間,從窗戶飛出去了。

胡歡虧得是肉身向的職業者,二階的序列士兵,五逼級的身體素質,加上體內的三途火車,讓他撐住了場面。

胡歡都來不及扶凌霄一把,急忙狂喝道:“快點吃,我們還要去找裳裳呢!”

白帝蜀聽到小妹的名字,這才冷哼一聲,收了靈壓,收了血靈劍,把凌霄給胡歡送的早餐大快朵頤,吃的開心又滿意。

胡歡剛把凌霄攙扶起來,就聽到嚴苓色撲騰的聲音,這位班主任連人形都來不及恢復,就沖到了走廊上,大叫道:“大家快逃!快逃啊!”

她還在尋找敵人,想要給學員們抵擋一陣,讓他們能多逃出去幾個。

嚴苓色平生從未感受到如此恐怖的靈壓,這會兒已經慌了手腳,縱然她能噴火,也手腳冰涼,腦子里就一個念頭:“死了,這次肯定要死了,怎么會有這么恐怖的異妖?”

“五階,一定是五階!”

胡歡有些不好意思的沖著外面喊道:“嚴老師,暫時沒事,你先不用著急。”

他走出了房間,伸手指了指里頭,說道:“在里頭吃飯呢!”

嚴苓色立刻就懂了,先掙扎回去了辦公室,過了片刻,換了一身戰斗服,沖出了房間,有條不紊的開始撤退學員。

現代文學館變得慌亂無比,剛才白帝蜀發威,實在太過震撼了。

好在這群學員本來就受過軍事化訓練,又在萬物之影接受了實戰的磨礪,動作迅速,不到五分鐘就已經撤出了現代文學館,就連一些重要物資都帶了出來。

嚴苓色最后一個走出現代文學館的大門,她回頭望了一眼,忍不住就想回去,因為胡歡和凌霄還沒撤出來。

一個掃地的大媽悄沒聲息的出現,一手按住她,嘆了口氣,把掃帚遞給了嚴苓色,顫巍巍的向現代文學館走了進去。

好多人都不知道這個大媽是誰,卻莫名的有了一些安心,似乎有這個大媽,這件事就能過去。

胡歡真不知道,該如何跟嚴苓色說,其實不撤也沒關系。萬一白帝蜀發瘋了呢?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五階大佬,他稍稍發瘋所有學員都要死,就連嚴苓色都活不下來。

胡歡嘆了口氣,對凌霄說道:“凌霄姐姐你也先走吧。”

凌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我走,你要小心。”

胡歡輕輕一笑,搖了搖頭說道:“小心也沒什么用,不過我會沒事兒的。”

“以后也不要去貝拉斯克斯和寇列特,還有赫伯特他們那邊。”

凌霄微微吃驚,忽然就明白過來,那個五階的小美人兒現在就在礦山古堡那邊。

她親自去接過人,胡歡又做了如此明顯的暗示,凌霄還能不明白?

雖然凌霄始終無法整理出一個順暢的邏輯,胡歡是怎么跟靈泉眼的兩頭五階異妖勾搭上,還成為什么“妹夫”。

但這兩頭五階的異妖,隨時可能翻臉,甚至直接滅掉一整座城市,危險度爆表,卻是毋庸置疑。

凌霄點了點頭,決定出門就把這個情報,上報給班主任,也要嘗試一下凌家那邊還能不能幫得上忙。

送走了凌霄,胡歡忍不住怒道:“你給我留點。”

白帝蜀指了一指,說道:“那么多吃的呢!我又吃不了,你擔心什么。不過你們這邊的人真膽小,我只是釋放靈壓,他們就慌亂成這樣子。”

胡歡也開始品嘗凌霄送來的早餐,他從沒有把一頓早飯吃的如此復雜。

不過胡歡這會兒也豁出去了,反正也沒什么大不了,遇到事情解決不了怎么辦?先吃一頓,如果還沒解決,就再吃一頓。

吃撐到了,也就沒煩惱了。

凌霄走出了教學樓,就看到一個有些蹣跚的身影,從現代文學館外走了進來。

她正要叫住對方,不要再往里走了。

身影更近了一些,凌霄看到的了一個很和氣的老人家。老人家臉上的皺紋在漸漸平復,蹣跚的身影,每走一步,也會微微挺拔一些,滿頭的花白頭發也一根一根轉為了烏黑,最后炸開了綁著頭發的老式橡皮筋,垂落下來,猶如一道細碎的瀑布。

老大媽沖著凌霄微微一笑,臉蛋的皺紋隨著笑容,徹底斂去變得光滑如水嫩,現出了一張絕世的容顏。

這位老人家剛才還是蹣跚老邁,這會兒已經變成了一位容顏絕世的年輕女子。

凌霄也算是見識過世面,但她從未有在任何女性身上,見過眼前這位女子的風華絕代,無雙風采。

返老還童,女子的身上多了一道凌冽的劍意,她對凌霄說道:“出去吧!待會要有一場戰斗。”

凌霄點了點頭,女子輕易一抓,虛空中就多了一口宛如一泓秋水的長劍,劍光瀲滟,落入五根青蔥般的玉指中。

剛才還是掃地的大媽,這會兒已經變成風姿無雙,絕代的女劍客。

隨著一聲輕叱,女子輕盈一跺足,整個人騰空,身劍合一,化為一道光芒,直射胡歡的房間。

凌霄臉色大變,叫道:“不好,胡歡還在里頭。”

胡歡正在跟白帝蜀搶吃的,忽然激靈靈打了一個寒顫,就看到眼前紅光冒起。

白帝蜀忽然就從吃貨,變成了千山競秀,風采翩然的如玉公子,血靈劍神奇的出現在手中,反手遞出跟一口如秋水般的長劍交擊在一起。

女劍客劍光千變,一瞬間也不知道變化了多少招,白帝蜀的劍法簡簡單單,大巧若拙,每一劍都蘊含蒼茫古意,亦是劍法中最上乘的極詣。

胡歡都看到呆掉了,他根本不知道,這個風華絕代的女劍客是哪里來的,竟然能力壓白帝蜀不落下風。

胡歡心思電轉,猛然喝道:“兩位且罷手,白帝蜀已經答應加入潛龍軍了。這位前輩能使喚此城所有軍人,可以輕易找到令妹。”

胡歡只是頃刻間,就切中了動手兩人的“華點”,只是一句話,就分開了激斗的兩人。

女劍客問了一句:“果真?”

白帝蜀跟對方交手數招,雖然不落下風,但也暗暗心驚,他心里掛念妹子,被胡歡的空頭支票許諾說動,心直口快的答道:“我妹夫說的對。”

女劍客忍不住撲哧一笑,當真搖曳若仙。

她后退了一步,說道:“年輕人要有節制啊!”

女劍客身上就如有一層黑氣籠罩,雖然只是后退一步,卻如退入無邊的濃霧,人也隨即不見,消失前,她留下了一句話:“這件事你如此解決,倒也免了我的麻煩,回頭給你記上一功。”

白帝蜀忙問道:“我妹妹的事兒呢?”

一個縹緲的聲音傳來:“我讓他們全力配合。”

胡歡當真松了一口氣,他都不想到,如果剛才自己沒阻止,會是個什么結果?

剛才那位女劍客,明顯是純正的中國人,十成十是潛龍軍的底牌,若是有個閃失,他就是民族罪人。

可真要讓女劍客殺了白帝蜀,胡歡其實也會很難過,畢竟白帝蜀人不壞,雖然口口聲聲要屠了華盛頓,但他其實一個人也沒殺過。

尤其是,白帝蜀好歹也是白霓裳的哥哥。

胡歡雖然真不想腳踏兩只船,玩什么異域之戀,但被白霓裳這么漂亮的女孩子生撲,他還是有點良心,并不想就弄死大舅哥。

嚴苓色手里的掃帚忽然就不見了,她只聽到一個聲音在耳邊繚繞:“危機解除,全力配合胡歡!”

班主任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但說這句話的人,言重如山,她也沒法不聽。

嚴苓色還是決定,先讓學員們躲一躲,自己先回去現代文學館探一探路。

這位班主任還是相當負責人,遇到事兒的時候,總是擋在自己的學生面前。

胡歡把凌霄送來的早餐一掃而空,白帝蜀只吃了他五分之一的份量,這位五階大佬一臉的滿足,他是真的有大半個月沒怎么吃過好東西了。

胡歡望著被劍氣絞碎的墻壁,比上次可嚴重多了,上次就是窗戶,這次是整面墻沒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能修好。

胡歡暗暗計算時間,心道:“算了,回頭去凌霄姐姐那里借住,反正也快畢業了。”

嚴苓色心情忐忑的走了上來,見到胡歡和白帝蜀,一臉吃撐到的模樣,一個攤在椅子上,一個盤坐在床上,倒是還脫了鞋,不由得微微詫異。

胡歡對班主任還是很尊敬,急忙說道:“您來的晚了,東西我們都吃的差不多了。”

他瞧了一眼,自己買的早點,白帝蜀吃過了凌霄送來的,就沒動那些,胡歡也沒有吃,就急忙跑過去拎起來給嚴苓色說道:“這里還有一些。”

嚴苓色是真沒想到,這個學生到了這個地步,居然腦子里記得還是吃,她拒絕了替兩個人打掃“狗剩”。

嚴班主任正色說道:“你跟我說說,現在是怎么個情況?”

胡歡訕笑一聲,說道:“這位是白帝蜀,他還有個妹妹白霓裳!”

“就是靈泉眼附近出現的兩位五階……”

嚴苓色差點把眼珠子瞪出去,當場就想要變身了,但見胡歡老神在在,白帝蜀也一臉消化食兒的姿態,忍不住問道:“他們是異妖?”

胡歡急忙說道:“他們兄妹是隱世門派武當大帝觀的傳人,不是異妖,不信老師你看,白帝蜀這個長相,這個膚色,這個五官……”

“最主要,大舅哥你說兩句!”

白帝蜀一腦門的納悶,他都沒聽過什么武當大帝觀,但他很聰明的沒有辯駁,看著胡歡施展渾身解數,忽悠這個長的還不錯的女子。

被胡歡點名,他反問一句:“我該說點什么?”

胡歡一拍大腿,說道:“嚴老師,你聽聽,這口純正的老漢語!”

“這就是咱們中國貨啊!”

嚴苓色也被忽悠的相信了,白帝蜀一口漢語,略有古意,這玩意真做不得“假”。

要不怎么說,修行新法的人都沒什么見識呢?

嚴苓色認為絕對不可能作假的地方,恰好是“假的不能再假”,胡歡剛給白帝蜀搞了一套語言包,總共也沒過去幾個小時。

胡歡吐沫橫飛,真的把吃奶的勁都施展出來了,可勁的忽悠自己的班主任。

“經過我宣傳咱們的政策,咱們的新中國,還有保家衛國,為人民服務的理念。白家兄妹決定棄暗投明,投靠潛龍軍,并獻出那一口靈泉眼。”

“嚴老師,嚴老師……你怎么了?”

“我剛才是不是說的有點急,詞不達意了?”

“我還可以再說一遍?”

嚴苓色瞧了一眼,完全沒有反對的白帝蜀,再看看滿頭大汗,看著就像是在撒花花,但卻挑不出半分破綻的胡歡,忍不住說道:“你真應該寫小說,這情節編的,有棱有角,好像真事兒一樣。”

胡歡抱屈道:“老師,天地良心,若是學生有一句假話,就讓我不能畢業,一輩子做您的學生。”

嚴苓色臉色立刻就變了,叫道:“別!我薪水也不夠你吃的,你還是去吃凌霄吧。”

胡歡幾乎天天都出去吃飯,而且每一頓都吃的爆貴,嚴苓色如何敢承接這種學員?她一個月的薪水,也就是將將夠花,還需要家里補貼一些,九三年的軍隊薪水真不算高。

胡歡也不糾纏這個,他有凌霄姐姐可以吃,真不稀罕吃個班主任,急忙兜回話題說道:“總而言之,我們潛龍軍求賢若渴,不應該拒絕這兩位愛國人士。”

“我建議,盡快給兩人入黨,吸收到革命隊伍里來。”

嚴苓色腦子里,現在都是漿糊,如果不是白帝蜀太配合了,她說什么也不能相信胡歡的鬼話。

但人家五階大佬,就在一邊聽著,一句反駁的沒有,你讓嚴老師怎么辦?

相信他啊!

盡管胡歡看起來半點都不可信。

令狐音飄然也進了房間,他有點不放心,就冒險前來,他拎在手上的聰明球忽然大叫道:“爸爸,爸爸,我是小音啊!”

房間里的三個人都面面相覷,嚴苓色首先就排除了自己,白帝蜀瞧了一眼胡歡,說道:“你還生出過這玩意?”

胡歡一頭黑線,呵斥道:“不要亂叫,我不是你爸爸。”

聰明球狂喝道:“老狐貍閉嘴,快跟我一起跟這位五階大佬叫爸爸。”

“我這是在救你!”

胡歡一頭黑線,真恨不得弄死這破球。

白帝蜀一臉的好奇,說道:“你要跟我叫爸爸,應該管胡歡叫老姑父!”

“我,爸爸,他,我妹妹老公,裳裳你姑姑,他你老姑父……絕對沒錯。”

聰明球沉默了好一會兒,才低聲說道:“老狐貍啊!我一直都知道你挺不要臉,但我沒想到你居然這么不要臉,竟然沖我爸爸的妹妹下手。”

白帝蜀一指胡歡,說道:“叫老姑父。”

聰明球從善如流,一口氣叫了七八聲的老姑父。

胡歡一臉的膩歪,說道:“你特么不要這么叫我,我大舅哥沒你這個兒子。”

聰明球接口道:“閨女也成,我無所謂性別,我身上就沒窟窿眼。”

胡歡跟令狐音說道:“你把它送給我,讓我砸了,咱們還是好兄弟。”

令狐音進屋之后,就一句話都沒說,根本就沒有他插嘴的余地。

他也只能苦笑一聲,說道:“這個真不行。”

聰明球高聲叫嚷道:“不要弄死球,我可以告訴你們一個大秘密。”

“封閉區開始恢復了,你們要爭奪的靈泉之眼,應該已經沒了。”

白帝蜀大吃一驚,雙手一抓,生生撕裂虛空,就那么遁入其中,回去萬物之影了。

胡歡雖然也能,但靠的是虛冥火,絕對做不到如此霸氣。

嚴苓色就更差遠了,令狐音也是不行,他們都沒有相關的異能,只能憑位階的實力,強行闖入萬物之影,有很多限制。

幾個人面面相覷,過了好一會兒,白帝蜀才從虛空中走出來,低聲說道:“靈泉眼的確沒了,這下子我很裳裳更回不去了。”

胡歡很想安慰一句:“沒事兒,那東西在莫斯提馬手里,我隨時可以帶你們去找他。”

至于莫斯提馬見到白家兄妹,心理陰影有多大,胡歡就不管了,這玩意可以找周丘生算一算,他反正是不會。

但老公狐貍終究是胸有城府之輩,若非是暴露了,他一般不會泄露什么秘密,尤其是這種大秘密。

他只是想了一想,并沒有把莫斯提馬老底掀了。

白帝蜀臉色難看至極,本來他守著靈泉眼,還有萬分之一的希望,能夠回去優禪尼城,但連靈泉眼都沒了,那就是萬分之一的希望也沒有了。

胡歡急忙轉移了話題,問道:“聰明球,靈泉之眼去哪里了?”

白帝蜀也是眼睛一亮,希翼能夠聽到一個回答。

聰明球呵呵一笑,說道:“老狐貍你想聽真話嗎?”

胡歡心道:“你說呢?”

“你說真話就一定死球。聰明不聰明,就看你這波球了。”

白帝蜀喝道:“快說!不然我砸爛了你。”

聰明球立刻說道:“它被一個神秘的人物帶走,使用的是西方機械神教的造物——金屬魔方。他是機械虛空術打造的空間裝備,可以收容靈泉眼。”

“我的話說完了。”

“你們誰想弄死我,上來啊!”

“來啊!”

“胖你們個球。”

胡歡冷哼一聲,啥也沒說,聰明球提供這些資料,根本找不到他和莫斯提馬,倒是把鍋扣在了西方機械神教頭上。

嚴苓色臉色大變,叫道:“是白銀巨人寇列特!我說他為什么,如此不智,拼著損失所有的手下,也要沖擊靈泉之眼,原來是偷偷帶了金屬魔方,想要在所有人面前偷走靈泉眼。”

“我這就去安排,他應該還沒離開國境,務必把他留下,拿回屬于我們的靈泉眼。”

胡歡心道:“這個怕是有點難,寇列特全身上下,怕是找不出一個能冒靈泉的窟窿眼。”

白帝蜀臉色微微一變,卻沒有糾纏這件事,沖著胡歡說道:“先幫我找妹妹,我們兄妹倆幫你們奪回靈泉眼。”

白帝蜀只是性子單純,并不是蠢,他立刻就提出了一個沒人能夠拒絕的方案。

兩位五階出手,想要搶什么不行?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