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三十七、霓裳之夢

更新時間:2021-08-28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經歷過無數風雨,這種危機關頭,仍舊能夠靜下心來,說道:“安第斯山的彩虹,吾之最親愛的老友,請你快些把看到的路標告訴我。”

老巫師哼了一聲。

胡歡又補充了一句:“我這人耐心有限……”

“上一個讓我耐心崩潰的人,你知道是什么下場。”

老巫師想一想,不太確定的說道:“我剛才好像看到了德云兩個字。”

“不對,九三年哪有德云社啊!”

“是德育!”

“我看清楚了,你知道德育是哪里嗎?”

胡歡恨不得給老巫師灌下兩公斤動物用發情藥,然后丟去美國最臭名昭著的男子監獄,讓他真正知道一下自己的耐心有多崩潰。

老巫師忽然冒出來一句:“我們剛剛路過一個公交站點,上面有草橋……”

胡歡施展化羽異能,輕飄飄上了天空,對白帝蜀說道:“跟我來。”

白帝蜀化為清光,沖上半空,卷了胡歡喝道:“指路。”

胡歡指了方向,白帝蜀如流星過渡,青虹掠空,十幾公里轉瞬即至。

白帝蜀也不用胡歡詳細指路,在跟白霓裳的距離縮短到一定的范圍,他立刻就感應到了自家妹子的靈機。

白帝蜀從天而降,落在凌霄駕駛的轎車前,叫道:“裳裳出來!”

白霓裳見到哥哥,俏臉發白,抓住了骨笛,縱身一躍,撞破了車頂,選了個方向就逃。

白帝蜀隨手把胡歡扔了下去,緊追不舍,兄妹倆的速度讓人在半空的胡歡煞是羨慕。

老巫師的聲音都有點海豚音了,高聲叫道:“救我!”

“快救救我,我又被抓走了。”

胡歡看了一眼凌霄,又看了一眼貝拉斯克斯,頓時就覺得,老巫師沒了也就沒了,不是什么大事兒。

胡歡輕飄飄的落地,沖著凌霄微微一笑,說道:“每次見到凌霄姐姐都好開心。”

凌霄指著遠方,白家兄妹遁走的方向,忽然醒悟了過來,叫道:“是靈泉眼的……”

胡歡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不知道他們怎么出來了。”

“我本來仗著三寸不爛之舌,忽悠了其中一頭,卻沒想到,這頭公的也出來了,希望他們能趕緊回去萬物之影。”

“他們在外面晃蕩,實在太驚悚人類了。”

凌霄整個人都冒了一身冷汗,她這才回味過來,為什么白霓裳很在意那個骨笛,這個五階小妞很堅定的認為,那是自己的東西。

至于老巫師究竟轉了幾手,這件事暫時沒啥爭論的價值。

胡歡瞧了一眼車頂破碎的轎車,這是凌家提供的座駕,售價應該蠻貴的,不過反正就算便宜,他也賠不起,就只能當沒看到了。

骨妖貝拉斯克斯推開車門,從轎車里出來,笑了一聲,說道:“沒有我的事兒了,那我就先走了。”

胡歡急忙叫道:“貝先生請留步。”

貝拉斯克斯也是受過中國文化熏陶的人,這么耳熟的古話,他如何能沒聽過?當下走的更快了,四階骨妖雖然不善速度流,但跑起來胡歡還真追不上。

胡歡見貝拉斯克斯走掉了,也沒得辦法,對凌霄說道:“我們先回去現代文學館吧。”

“城市里的異妖,暫時清理的差不多了。”

“很有可能,我們要很長一段時間都要跟異妖并存,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清理干凈了。”

凌霄深以為然,她撩了一下頭發,說道:“本來還想,我晉升二階,成為了專家,應該能做很多事兒了,沒想到還不如原來。”

胡歡微微一笑,他并不想討論這個話題。

一階職業者在各國都還算常見,二階其實就是中層了,三階的職業者已經是中堅和高層的力量,畢竟四階也沒多少。

五階就更不用說了。

凌霄改修巫術,跟五毒心蟾和雪魂蛛簽訂契約,成為二階的職業者,不管是在凌家,還是在國際職業者圈子都已經是新秀中的新秀,非常有前途那種。

她就是很不幸,遭遇的人物都太過出色。

這也不怪凌霄,因為她畢竟身邊掛了一只胡歡,老公狐貍就是個暴風眼,不管是周丘生,莫斯提馬,還是兩位五階異妖都是被他吸引而來。

俗話說,豬在風口上都能飛,凌霄現在是風口在她上面!

雖然那車頂破碎,但車還能開,凌霄載了胡歡,兩人直奔現代文學館。

城區的異妖被潛龍軍和各國的職業者,粗陋的清理了一遍,已經很少有異妖的靈機迸放了。

他們兩個一路上,也沒撞到半頭異妖。

現代文學館只有一隊普通戰士駐守,學員們都已經出去執行戰斗任務了。

胡歡雖然還未有筋疲力盡,但靈力是真的消耗的差不多了,回了寢室也沒跟凌霄說幾句話倒頭就睡。

貝拉斯克斯溜回了自己的酒店,只覺得全身輕松,非常開心,能夠甩脫白霓裳,他只覺得一把老骨頭都有一種勃勃生機。

不死神教這一次也算是相當不錯,得益于跟潛龍軍結盟,幾乎沒有受到損失。

貝拉斯克斯回了不死神教訂的酒店,就有教派的人員過來,回報各種情況,四階骨妖稍稍處理了一會兒公務,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間。

他正想著自己是不是要找點什么消遣,就看到蜷縮在沙發上的白霓裳。

骨妖貝拉斯克斯推開門的姿勢,就好像被固定了一樣,他很想掉頭就走,但理智卻告訴他,這會兒已經走不掉了。

貝拉斯克斯可是看到了,這兩頭五階異妖的速度,他遠遠的比不上,至于殊死掙扎,奮力一搏,這些選擇直接就被拋棄了。

骨妖貝拉斯克斯很有自知之明。

他露出了一個堪稱平生最難看的笑容,然后就瘋狂的撲倒了電話旁邊,一個電話就打去了現代文學館。

胡歡剛剛睡的八分熟,就有戰士過來敲門,他迷迷糊糊的聽到戰士說,有個電話找他,就跟著這位潛龍軍戰士去了收發室。

這里是現代文學館對外聯絡地方,有不多的幾臺固定有線電話。

骨妖貝拉斯克斯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還夾雜這骨頭輕磕的聲音:“她就在我這里……”

胡歡問了一句:“誰啊!”

貝拉斯克斯回答道:“白夫人,白娘娘!”

“你老婆,你小老婆,新收的那個五階小老婆!”

胡歡一下子就醒過來了,什么見過的新收五階小老婆,那不是白霓裳嗎?

他匆忙問道:“你不是跑了嗎?干嘛要非要湊她那邊去?”

骨妖貝拉斯克斯雖然沒有淚腺,但很想品嘗一下眼淚的滋味,他咔咔咔的說道:“不是我,反正你趕緊過來,我快嚇死了。”

“求求你!”

“快點來救我。”

“看在我也是莫斯提馬大人的馬仔份上。”

胡歡也料想不到,貝拉斯克斯把姿態放至這么低,他揉了揉額頭,讓自己睡意消散一些,直接啟動了油箱見底的靈力,催動了A級的速度,直奔貝拉斯克斯住的酒店。

貝拉斯克斯給胡歡打了電話,略略心安,急忙叫人送來咖啡,牛奶,各種美食兒。

盡管他的手下很奇怪,貝拉斯克斯大人怎么忽然想要回味人生了,平時他也不吃這些玩意兒,但還是高效率的把事兒辦妥帖。

白霓裳拿了咖啡,小口的喝了一點,眼睛頓時就是一亮,又嘗嘗牛奶,直接就倒掉了。

倒是幾種美食讓她很滿意,就那么蜷縮在沙發上,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

胡歡在十幾分鐘后,趕到了酒店,立刻就有得了貝拉斯克斯吩咐的不死神教人員,把他請到了房間里。

白霓裳見到胡歡,眼睛瞪的溜溜圓,比見到好吃的還要亮,直接就從沙發上撲起來,扎到了胡歡懷里。

胡歡一面撫摸白霓裳的后背,一面給她附著上一道夢境之絲,問道:“你怎么找過來的?”

白霓裳趴在胡歡的懷里,小聲說道:“我在貝叔身上留了一道氣息,所以只要五逾阇那之內,我都能夠找到他。”

胡歡感覺有點不妙,問了一句:“逾阇那?”

白霓裳給胡歡解釋了一堆,胡歡總算是換算明白,一逾阇那大概相當于八十公里,換句話說四百功力之內,貝拉斯克斯就好像是禿子頭上的電燈泡,整個球都是高光。

其實胡歡并不是想知道,什么是逾阇那,他很快就把話題繞到了,自己關心的問題上,問道:“我身上也有你的氣息?”

白霓裳拼命的點了點頭,胡歡就只覺得腦門轟轟響,他催動了幾近枯竭的靈力,搜了一下全身,又開啟靈識掃了一遍。

老公狐貍很確定,因為自己的等級實在太低,無法找出來白霓裳附著的氣息,更不要說驅除了。

不過胡歡畢竟有七百年的智慧,故作色變,說道:“若是你哥哥也給我們留下氣息,我們豈不是逃不掉了?”

白霓裳很有些小得意的說道:“這是我天生異能,我哥哥不會。”

胡歡并不是想聽這個答案,他是希望白霓裳介紹一下,如何找到這一股氣息,又如何驅除。

只要白霓裳當著他的面,施展這種手段,胡歡就有信心破解其中的奧妙。

但白霓裳說白帝蜀不會,自然也不會給他演示,怎么找到那一縷氣息,又如何驅除了。

胡歡扭頭對貝拉斯克斯說道:“這小妞在我們倆身上,種下了一縷靈機,兩千公里之內都能輕易找到。”

“你就認命吧!”

胡歡故意多說了一千多公里,想要徹底打消貝拉斯克斯的僥幸心態。畢竟地球也沒多大,兩千公里的感知距離,老骨頭除非逃去月球,不然躲去哪里都會被找出來。

骨妖貝拉斯克斯全身骨頭,都發出咯咯咔咔的聲音,顫聲問道:“這是真的?”

胡歡點了點頭,貝拉斯克斯頓時就相信了,只覺得欲悲無淚,他是真沒有淚腺。

想哭都哭不出來,是何等難過的事兒?

胡歡廢了一點事兒,總算是把白霓裳從身上弄了下來,他是真有點困,坐在沙發上就閉上了眼睛,想要清一清腦子。

白霓裳看著胡歡的臉,小心翼翼的瞧了一會兒,忍不住說道:“他生的可真好看。”

“第一次見的時候,還覺得不咋樣,但看的久了,就會發現他這個人真的很不錯,各種不錯。”

貝拉斯克斯站在房間里,進退維谷,他想要離開,真不敢,想要留下,又覺得腦門太亮。

老巫師在骨笛里轉圈圈,他整個人都麻酥酥,這日子也太刺激了,沒事兒就在五階大佬手里打轉,換個活的四階,這會兒怕是要得心臟病。

老巫師也蠻同情骨妖貝拉斯克斯,這特么就是所謂的猩猩戲狒狒,兩人都不是人,又都是被同一只狐貍坑,應該有共同語言。

骨妖貝拉斯克斯呆了一會兒,見胡歡是真睡了,白霓裳依偎在老公狐貍的身邊,表情恬靜,悄悄退出了房間,打了幾個電話,當他聽到電話的另外一頭響起莫斯提馬的聲音,忽然就有一種見到父親的感覺。

骨妖貝拉斯克斯低聲說道:“莫斯提馬大人,我現在身邊有一頭五階異妖。”

莫斯提馬立刻就把電話掛了。

貝拉斯克斯就好像被父親賣給有錢人家的小廝,心里涼了也好一會兒,又把電話打了過去。

莫斯提馬居然還接了,劈頭蓋臉的就問了一句:“男的那頭,還是女的那頭?”

貝拉斯克斯答道:“是女的,正在跟胡歡一起睡覺。”

莫斯提馬聽得如此虎狼之詞,這頭兇靈忍不住咂了咂嘴,說道:“他倒是跟當年一樣不挑口,還酷愛睡實力強悍的女性。”

貝拉斯克斯知道莫斯提馬誤會了,他說的不是那個睡,但這會兒也沒心情解釋,畢竟胡歡究竟怎么睡五階異妖,跟他有個屁的關系?

他打電話給莫斯提馬是為了求救,不是為了輸出八卦。

貝拉斯克斯低聲問道:“我該怎么才能逃走?據胡先生說,那個五階小妞把氣息鎖定了我們兩個,兩千公里之內有效,隨時可以找到我們。”

莫斯提馬可比骨妖貝拉斯克斯有見識多了,心道:“胡歡就是忽悠你,我們雖然當年沒人能晉升五階,但五階絕對沒有那個能耐,最多也就五百公里。”

但莫斯提馬也不會跟貝拉斯克斯解釋,他暗暗思忖了一會兒,說道:“胡歡怎么說?”

貝拉斯克斯說道:“他讓我認命。”

莫斯提馬笑了一聲,說道:“能讓這頭老公狐貍說這句話可不容易。”

“他既然說了,讓你認命,你就認命吧。他這人……說話非常有準。”

“我還有事兒,今天午夜的班機回南美,你等你回來,隨時來找我。”

莫斯提馬爽快的掛了電話。

貝拉斯克斯急忙再打過去,但卻只有盲音,再也打不通了。

他心頭發寒,他倒是想回去南美,但怎么可能回得去?

貝拉斯克斯大大的后悔,打定了主意,此番要是能活著回去,就再也不離開南美,不死神教的老巢了。

外面太特么的危險了。

白帝蜀飄在京城的上空,鳥瞰大地,無數古老的建筑盡收眼底。

他靈識全開,一遍又一遍的搜索整個北京城,但就是找不到胡歡和自己的小妹。

“可惡!距離不夠,我就找不到人。”

“那個混蛋一定忽悠了小妹,兩人分頭逃走,這會兒說不定已經匯合到了一起。”

“他跟小妹在一起……”

“特么不能再想了,感覺血管要爆。”

白帝蜀是沒接到貝拉斯克斯的電話,若是他能聽到貝拉斯克斯跟莫斯提馬的那句:“……女的,正在跟胡歡一起睡覺。”

這頭五階異妖絕對有屠了整個華盛頓的沖動。

白帝蜀拿起一本看圖識字中班的教材,又拿出新華字典,開始對照文字,他身邊還飄了一張美國地圖,上面畫了無數的圈圈叉叉,其中重點畫了八個圈十個叉的地方,現實里有一座很有名的白色建筑。

白帝蜀還真就相信了胡歡的鬼話。

“怎么他們這邊的語言如此復雜,而且還分好多種?這座城市和那個小子的老家,說的居然還不是同一種語言。”

胡歡睡夢之中,身不由己的飄飄蕩蕩,闖入了一座宛如仙境的世界。

一座遼闊有數百里的大城,城中無數建筑,氣象雄魄,城中居民大多步行,但也有甚多居民雙腳飄蕩,身不沾地,宛如神話中人。

巨城之外是無數的異妖,漫山遍野,數不勝數,其中甚多異妖氣息之強烈,猶在白家兄妹之上。

天地間元氣翻滾,靈力如潮,胡歡一身的修為盡數恢復,周圍雷電繚繞,水火交織,似乎正在跟極強大的敵人在戰斗。

久違的強大力量,數百年未曾運轉的玄天變化術,縱情肆意的強大法術,都讓胡歡有一種闊別已久的暢快。

這真是何等暢快?

白霓裳伏在胡歡的身邊,也微微有些困了,她恍惚之中,似乎胡歡跟著她回到了優禪尼城,兩人在大街上縱情嬉戲,騎乘白象,四處游玩。

白霓裳小聲的呢喃了一句:“裳裳好想回家!”

地址: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