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十六、胡歡的新家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拿到了相關的文書和證件,就借用了凌霄留下在現代文學館的哈雷摩托,出去看自己的新房子了。

當然,說是新房子,并不是很準確。

上頭的確給他挑了一家最大廢棄工廠,當然說是礦場更合適,原來這地方是個煤礦,除了廠區還有一座小山,因為地方荒僻,煤礦枯竭,被荒棄了。

這里距離城區不過二十公里,附近景點甚多,當然普通人在這里生活,肯定不會太便利。

其實潛龍軍的上頭也很好奇,胡歡想要怎么住?

胡歡路上還沒忘了去吃了個早餐,他難得自己掏錢付了一次賬,還買了一些帶在路上。

出了京城,胡歡按圖索驥,很容易就找到了地方,這里當年曾有五千余名員工,算上家屬有數萬人之多,全盛時期,非常熱鬧,甚至有自己的電影院,商場,各種生活設施齊全。

胡歡把哈雷丟入了小蝸洞天,步行進入了煤礦區,他摸出了,當年孫友夾在書信里,送給他的那張GR卡牌——惡魔的宮殿。

這張卡牌不能用來戰斗,但卻是最好的基地。胡歡很早就想使用它了,只是之前根本沒有地方,這個國家可沒什么沒主的土地。

胡歡在廢棄的礦區晃了幾個小時,他并不是喜歡廢墟探險的人,對這些充滿年代感的建筑,也沒什么興致。

胡歡就是想要找一個,能夠安放惡魔的宮殿的地方,最后他沒有在礦區選地址,而是選擇了礦區后面的小山。

胡歡利用自己超強的體魄,爬上了小山,然后擲出了手中的物神卡。

整座小山本來就是礦區,大多數地方都被挖空,惡魔的宮殿被胡歡送入山中,整座小山頓時發出隆隆的聲音。

附近的居民還以為要地震了,都出來觀看,只是注定看不到什么。

惡魔的宮殿發揮的異能三通一平,自行接駁附近的道路,電源,水源,大概幾小時,胡歡都要等的不耐煩了,這座宮殿才徹底安穩。

一座歐洲式古老城堡,鑲嵌在了山峰中,它的建造風格相當粗陋,并沒有國內皇家園林的精美,也沒有現代歐洲皇室宮殿的美輪美奐,除了巨大,以及普遍而來的歷史滄桑,簡直沒任何值得稱贊。

胡歡倒是不計較這些,這可是他合法擁有的住宅。

胡歡也懶得走大門,更換了三途火車,輕飄飄的上了半空,直接飛入了古堡。

進入這座古堡里頭,胡歡微微驚訝,天魔孫友顯然重新裝修過了,甚至還貯存了一批生活物資,比如罐頭什么,還有個小型軍火庫,只是里頭的軍火也都是幾十年前的老款,盡管保存的不錯,但胡歡并沒有打算拿出來用。

古堡的外面大概有幾個世紀的古老,里頭卻相當的現代,盡管這個風格也有幾十年了。但那個年代的頂尖設計,縱然過了幾十年,仍舊看起來非常的古樸大氣,并沒有什么落伍的感覺。

這座古堡有上百個房間,大小二十七個露臺,加之胡歡選址在了山上,故而視野非常好,甚至能夠遠遠的眺望到附近的一處風景區,那處風景區最有名的古剎,在一片綠蔭中隱約可見。

胡歡在萬物之影里頭,呆了足足有半個多月,此時已經是四月份了,正是春意盎然,萬木復蘇的季節,故而附近的景致非常好看。

胡歡甚至覺得,這里比小蝸洞天還要舒服,畢竟小蝸洞天雖然有四層,但二三四層都有功用,只有第一層是居住區,只有幾百個平方米,也沒什么風景可瞧。

胡歡找了個最高處的房間,切換了蠻力巨猴群卡,放出了十一只大猴子開始打掃衛生。

他這張物神卡原本收容了十六只蠻力巨猴,可惜在萬物之影里被靈氣潮沖擊死了四只,如今只剩下十一只可以用了,另外一只胡歡要容納于體內才能操縱群猴。

胡歡扯過一張洛可可的風格的高背椅,坐在臥室的窗戶前,他忙了幾乎一整天,才算是搞定住宅,此時居然有些餓了。

他也沒興趣去品嘗,那些也不知道是一戰還是二戰時期留下的軍工罐頭,拿出來自己路上買的吃食,一面眺望風景,一面享受下午餐。

這會兒還沒到晚上,胡歡買的東西也沒有茶。

隨便吃了幾口,胡歡又取出來一套上輩子珍藏的茶具,用靈泉之水泡了一壺茶。

此時此景,胡歡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這要是再有個電視看看就好了。

這個念頭一起,胡歡又想到這里還沒有電話呢,可得裝一個,為了方便各個房間還要安裝分機。

接下去的念頭就此起彼伏,幾十年的時光流轉,現代的生活的確進步極大。當年天魔孫友已經算是把這座古堡捯飭的非常舒適了,但比起現代化的生活,仍舊有所欠缺。

胡歡忽然笑了一聲,他有點理解,當年那些古代的仙人為何會修行之余,對諸般美好享樂如此重視了。也有點理解為甚新法修士,并不重視用特殊能力來改造生活,因為現代科技足以解決一切,何須用更繁笨落后的方式去實現?

一個電話可以越洋,為什么要苦練某種傳音的法術?

有這個功夫去練幾門殺人技,豈不是更能讓自己獲得生存優勢?

胡歡溜出去了一天,嚴苓色已經習以為常,但他老子胡有顏是真不太習慣,忽然就沒了“肉票”的屬性,兒子也不在身邊,老胡真就閑不住。

胡有顏在被幽禁的這段時間,別的沒什么,倒是跟凌家上下都處的關系不錯,甚至還成了好些年青一代的債主,很多人都在賭桌上欠他的錢。

甚至,凌破天開的這種職業者圈子的高檔Party,居然也給他送了一份請柬。

當然,宴會的日子還在明天,凌家的大多數人都去準備宴會了,老胡整個人都沒什么事兒干。

胡有顏其實來過幾次北京,他走南闖北,也去過了很多地方,倒也不是純正的土鱉,真開眼見識過世面。

胡歡把他丟在酒店就不管了,胡有顏本來還以為兒子會來找自己,結果這臭小子就沒來。

將近傍晚時分,胡有顏安耐不住了,決定去找兒子,他倒是知道現代文學館在哪里,出門打了個車,很快就找到地頭。

胡有顏雖然一頭白發,但因為兒子回來了,又在生死剎那的關頭成了覺醒者,所以精神抖擻,反而比實際年齡透著年輕。

胡有顏雖然是個爛賭棍,但氣質真不差,配合極其有特色的一頭銀發,反而有了一種特別的氣質。

就連看守大門的戰士,都沒敢粗暴對待,盤查的時候,得知他是胡歡的父親,頓時肅然起敬,給里頭打了個電話,在確認身份之后,放了他進去。

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胡有顏的身份。

這些戰士還以為胡歡的父親,必然也是個老革命,瞧人一頭白發,一定是嘔心瀝血,做了什么大事兒。

老胡多了一頭白發,儼然還多了一個“偽德高望重”的屬性。

嚴苓色得知胡有顏又來了,只能再讓人把他請過來,這位班主任見到老胡,感覺又自不同,態度和氣了好些。

胡有顏呵呵一笑,說道:“上次不小心,隨手帶了幾個同學的東西,也不是有意的,就是真忘了,今天有了功夫,特別過來歸還。”

胡有顏把幾把手槍,放在了嚴苓色的辦公桌上,訕笑了一聲,就好像真的不小心忘了一樣。

嚴苓色也不想揭穿他,胡有顏這次去刺殺凌家的人,反而被活捉,真的讓潛龍軍非常被動。

現在事情解決了,老胡還能記得把手槍還回來,嚴苓色自然也不想追究了,雖然這件事的罪名其實蠻重的。

胡有顏見嚴苓色沒吭聲,知道自己過了這一關,小小的松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的背景不好,給兒子的前途平添了好些阻難,所以過來歸還拿走的手槍,也是希望能夠給兒子減少一些麻煩。

胡有顏早就問過了,胡歡這會兒不在,所以他也沒想多呆,稍微寒暄了幾句,問了一些胡歡的情況,其實都是客套話,就打算動身離開。

嚴苓色自然也沒有挽留,就在胡有顏出門的時候,剛好一名學員進來,兩人撞了一個滿懷,讓嚴苓色驚訝的是,卻是“年邁體衰”的胡有顏,把對方撞了一個跟頭。

胡有顏和和氣氣,跟對方道歉,還把對方拉起來,這名學員倒是沒好意思說什么,嚴苓色的臉色卻變化了好幾次。

她對那么學員說道:“你先出去一會兒,我和胡歡的父親,還有些話要說。”

她伸手一拉胡有顏,老胡還真架不住班主任的力氣,縱然沒有變身巨龍,身為四階巨龍使徒,嚴苓色的力氣是遠超普通人。

不過胡有顏下意識的抵抗,也讓嚴苓色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胡歡的父親”也是一名職業者,不是覺醒者,就是職業者。

她管了房門,臉色嚴肅的問道:“你是什么時候成為職業者的?”

胡有顏微微詫異,但很快就明白,自己必然是什么地方露了馬腳。

他是職業賭棍,深深知道藏起來底牌的重要性,所以除了自己親兒子,老胡沒有跟任何人說起來,自己覺醒了,這會兒他也不會提及,胡歡給了他物神卡,以及其他的細節。

胡有顏微微一笑,說道:“去替歡兒報仇的時候,我還是個普通人,也許被凌家那群職業者刺激了一些。”

凌霄確定了胡有顏的身份,立刻就打了一個電話,不過一會兒,就有潛龍軍的戰士推了設備過來。

老胡很識趣兒的沒有拒絕,讓這些戰士操作儀器,把他給里里外外活檢了一通。

不要說嚴苓色了,就連這幾個戰士都臉上遮不住驚訝。嚴苓色掃了一眼檢查報告,看到了幾個關鍵數據,心頭震撼,簡直不能自已。

“才覺醒就直接跨過了覺醒者階段,直接成了職業者?成了職業者也就罷了,還居然是二階職業者?他體內還孕育了某個特殊器官,還不是跟胡歡一樣的肉身向職業者……”

“原來胡歡同學的父親,才是真正的絕世天才。這種人才,潛龍軍不能放過。”

按照數據表明,各種直接跨過覺醒者階段的職業者,非常的稀罕,總共有記錄在案的也不足二十人,其中只有六個人是直接覺醒到了二階。

現在全球的三位五階強者,都在這個六個人之中。

老胡在嚴苓色的眼中,重要性一路飆升,直接就超過了胡歡。

嚴苓色暗暗忖道:“我要先打個電話給軍部,這種人才要特殊照顧。”

老胡還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兒。

他雖然在牌桌上,了解了一些職業者的事情,但畢竟牌桌得來終覺淺,沒有受過系統化的教育,還沒搞清楚情況,不知道這位美貌的班主任為何臉色大變,立刻就去打電話了。

老胡倒也沒興趣,去窺聽嚴苓色的電話。

他正要再問一句,自己能不能告辭,就聽到嚴苓色對她說:“胡有顏同志,你想不想參軍?”

老胡雖然見過世面,還是有些風中凌亂了。

這都是男一跟男二啊?

凌破天指揮凌家的各部門職員,把宴會現場安排的妥妥當當,還留下了幾個年輕人看守會場,這才放行的離去。

畢竟這里有一瓶子“靈泉之水”呢。

盡管是稀釋過的,但凌破天也倒進去足足有一升,快接近他庫藏的十二分之一了,由不得他不重視。

他舉辦這個宴會所圖甚大,可不想出了亂子。

凌破天離開,凌家的大部分年輕人也都離開了,他們都是過來幫忙的。

凌瑚倒是早就帶了凌霄離開了,小姑媽其實又很多事情,想要問一問侄女兒。

在甩開了所有人之后,凌瑚在酒店找了一個包間,單獨跟凌霄吃了個晚飯。

兩人都是大家閨秀,名門淑女,能做的了時代的叛逆,也能領袖時尚風潮,所以這一餐飯吃的極溫馨,到了餐后茶的時候,凌瑚才問道:“胡歡也晉升了?”

凌瑚能夠忍這么久,已經算是很有城府。

她自問力氣在全球都能排入前三,僅次于寇列特和嚴苓色,而且她還是以三階之身,媲美兩大四階職業者,小姑媽真不是什么易于之輩。

但跟胡歡一記硬拼,居然也只少少占了一丟丟的便宜,如何還能不知道,這小子已經不是一階了?

凌霄猶豫了一下,心道:“這個不算秘密了,就算我不說也瞞不住,倒是其他的事兒,我不能泄露秘密。”

凌霄低聲說道:“他現在是二階士兵。”

凌瑚忍不住冷笑道:“二階士兵能接得下小姑媽的全力一拳?”

凌霄腦子里閃過了無數的念頭,最終選了一個對胡歡最有利的說法,低聲說道:“他是在靈泉眼里晉升。”

這句話是實話,也的確是胡歡為什么猛的原因,他把一口伴生的元氣之泉給弄到丹田里了。

但聽在凌瑚的耳朵里,可就真不是那么一回事兒了,小姑媽微微點頭,心頭暗暗忖道:“怪不得!”

“所以他實力這么強,又有那么多的靈氣之泉。”

凌瑚對這個答案十分滿意,又問了一句:“他手里的那個葫蘆很有點意思,是怎么來的?”

凌霄嘟囔了一句:“當然是殺人奪寶啊!”

“我也不知道是哪家公司的裝備,小姑媽可不要泄露出去,也不要讓被人對外面說。”

“萬一那個小葫蘆的所屬公司找過來,也是很麻煩的一件事兒。”

凌瑚笑了一笑,說道:“小姑媽知道。你也放心,咱們凌家沒有多嘴的人。”

凌霄得到了小姑媽的保證,倒是稍微放了點心。

凌瑚問完了關于胡歡的事兒,終于把話題轉到了最關心的問題上,幽幽說道:“咱們凌家的物神術,小姑媽也曉得,但我說什么也想不通,你是怎么晉升的二階?”

凌霄神情一滯。

老巫師暗道:“來了,是我的戲份。”

凌霄柔柔的說道:“其實侄女兒被那兩頭異妖擄去過,胡歡為了救我,跟兩頭五階異妖斗智斗勇,好容易才把我救出來。”

凌瑚很想問一句:“你們兩個……水到渠成。跟晉升這個事兒有什么關系?”但小姑媽畢竟是個體面人,并沒有打斷侄女兒的話。

凌霄果斷的撒了一個謊,說道:“我們兩個都泡了好久的靈泉之水,所以他晉升了,我也晉升了。小姑媽你也知道,我隨身都帶著那頭雪魂蛛的,靈泉之水真的是太厲害了。”

凌瑚還真就相信了,問了一句:“你也沒弄點靈泉水回來?”

凌霄撒了個嬌,說道:“我哪有裝水的東西啊?何況,這些靈泉之水,還不是都給了凌家?”

老巫師聽得兩人的對話,忍不住悲哀的忖道:“我特么還是個地下師父,瞧這樣模樣,短時間內是沒法得見天日了。”

“什么靈泉之水都給了凌家,我跟你們說,那頭老狐貍水多的很。”

“他特么就是個大水逼。”

“別人灌水論捅,丫的灌水論池塘。”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