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十三、胡有顏的新生活(二)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兩人車開到半路,胡歡忽然說道:“凌霄姐姐,我們先去吃個夜宵吧!”

凌霄忍不住問道:“你不著急救你爸爸??

胡歡嘿然一笑,說道:“不是還沒死嗎!相信小姑媽也不會忽然就殺了他。”

凌霄雖然焦慮,但還是答應了下來,其實她也有個打算。

兩人找個地方吃飯,胡歡這邊點餐,凌霄就趕緊跑出去,接了個電話,打給了凌瑚。

凌瑚現在也是一腦門的煩惱,抓了一個來刺殺的白發殺手,結果她多問了一句,才知道是胡歡的老爹。

凌破天才不管這個,就想要殺了,是凌瑚強行把胡有顏給護了下來,這事兒還讓凌家的幾個小輩很不滿。

其實沒人喜歡胡歡,因為胡歡讓凌霄在家族的地位直線提升,后來又因為胡歡,凌霄才在萬物之影失蹤。

就如任何普通人一樣,天魔凌家也有人覺得,是胡歡牽連了凌霄。

凌瑚雖然那護下了胡有顏,但卻并不想就那么交給潛龍軍,畢竟胡有顏無緣無故的殺上門來,還是潛龍軍給了錯誤的提示。

嚴苓色也沒想到,胡有顏這么勇,只以為他會知難而退,就沒有詳細解釋,現在這都成了官司。

潛龍軍倒是也想討回胡有顏,但并不想付出什么代價,畢竟胡有顏不是潛龍軍的人,而且還是個普通人,而且……還是個爛賭棍,并沒什么價值。

雙方在各種條件上,都沒能談攏,這件事就這么僵持住了。

接到電話的時候,凌瑚差點把話筒扔了,她問了幾句,確定的確是凌霄,忍不住就抱怨起來:“小姑媽可擔心死了,你怎么……你這孩子也不知道早點回來。你可知道,因為你失蹤,惹出來多大的事兒?”

“趕緊回來,小姑媽親手做好吃的給你。”

凌霄解釋了幾句,急忙轉到了正題,說道:“胡歡的父親,您千萬別傷害他。”

凌瑚忍不住罵道:“這個……混賬,他得到了錯誤的消息,就上門來殺人。如是我們凌家被他冤枉殺了誰,這又該怎么算?”

“潛龍軍那邊拒絕道歉,也不想賠償,這件事正在扯皮。”

“你說我們扣押他有什么用?他就是個普通人,完全沒有任何價值。”

“可放他走,我們凌家的面子擺在哪里?”

“也還是虧了,他好幾槍都打中了破天,雖然把破天打的渾身槍眼,卻沒傷到別人。你也是破天是什么脾氣,哪里肯無緣無故就被人開槍打了?”

凌霄一腦門的黑線,也只能說道:“小姑媽你就幫幫我,破天堂哥哪里我去求情。”

凌瑚對這個晚輩,還是很喜歡的,雖然凌霄脾氣怪,作風出格,但偏偏凌瑚就喜歡她這樣。

知道凌霄回不來那幾天,凌瑚是真的吃不下去,睡不著覺,總想著這個侄女,凌霄能夠回來,她比誰都開心。

凌瑚冷笑一聲,說道:“小姑媽幫你辦了這件事,你也要答應我幾件事兒。”

“對了,你回來了,那個叫胡歡的孩子呢?”

凌霄微微踟躕,說道:“小姑媽要我做什么事兒都可以。胡歡也跟我回來了,我們在吃夜宵,待會就過去。”

凌瑚氣了一個倒仰,心道:“我們這邊亂這樣子,你們還能吃的下去夜宵?”

她冷哼一聲,說道:“快點回來,小姑媽有話跟你說。”

凌霄掛了電話,胡歡點了餐,已經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他可不是沒正經事兒,胡歡也是謀定而后動,他挨了那位五階的雄性異妖一記,雖然當時硬抗了過去,但受傷卻極重。

仗著二階序列士兵,有靈氣異能,可以療傷,正常行動還沒問題,就是想要戰斗,就不能發揮多少實力了。

胡歡想吃夜宵,是想要催動貪食的異能,利用食物補充能量,多恢復一些戰斗力。

雖然此去凌家,要回老爹,未必會動手,但真要動手,胡歡也得有些底氣。

這一餐吃的格外快,但胡歡吃的東西卻比以前更多了,他晉升序列士兵,貪食的異能也有提升,不但食量增大,轉化的效率也比以前高了。

胡歡一面暴飲暴食,一面催動靈氣治療身體,他靈氣消耗了七八成,身體也恢復了八九分,靠吃東西補充回來五六分的靈力。

胡歡暗暗自忖,想要完全恢復狀態,沒有三五天不可能。但若是現在投入戰斗,至少八成以上的戰力可以拿的出來。

胡歡也沒耽擱,讓凌霄買單之后,兩人就繼續上路了。

凌瑚并沒有想太多,她雖然知道胡歡有些本事,但仍舊把胡歡當做一階暴徒看待,就算是其他職業族系的一階,她也不怎么放在眼里,何況是以炮灰著稱的戰士族系?

凌瑚倒是通知了一下其他人,凌破天知道凌霄沒事,心情少許輕松,也沒有在乎接下來的事兒,他甚至沒注意胡歡也活著這件事兒。

胡歡對凌破天來說,也就是能夠讓凌霄的物神術成功概率大增,算是有價值,其他都沒意義。

凌破天身為凌家的四階,不說目無余子,但至少這個地球上,能夠給他放在眼內的人不多。

哈雷摩托停在酒店門前,胡歡笑嘻嘻的下了車,對凌霄說道:“凌霄姐姐,你稍遲一會兒上來,有些話不方便當著你的面說。”

凌霄十分擔憂,說道:“萬一打起來怎么辦?你可打不過凌瑚小姑媽和破天堂哥。”

胡歡拍了拍她的肩膀,身子一晃,就已經在百米開外。

在凌霄的眼里,胡歡就宛如驟然消失,又復忽然出現,這就是A級的速度,接近零點五倍音速,已經快至視力無法捕捉完整動作的地步了。

凌霄現在已經差不多相信,胡歡是潛龍軍的秘密武器了。

畢竟……

實在沒有更天馬行空,可以解釋胡歡身上不可思議事件的完美邏輯。

何況,老巫師信誓旦旦的說,胡歡是他徒弟,凌霄還真有點信了。

畢竟老巫師的巫術體系,還真的有鬼神莫測之功,至少解決了凌霄的問題,還讓她晉升到了二階。

胡歡跟人談判有個習慣,先救人質,再去登門。

反正他個人不是很理解,在被人握有人質的情況下,就硬頂著去談判是什么習慣。

三途火車的速度,讓他沒費什么事兒,就瞞過所有人,找到了關押胡有顏的地方。

這個情報還是凌霄電話里問出來。

胡有顏這會兒,雖然皮青臉腫,身上也受了傷,但卻笑的非常開心。他是個普通人,凌家也沒有安排專門的人手看著他,但胡有顏是什么人?這老賭棍隨便忽悠幾句,就騙得凌家的幾個晚輩跟他打牌,如今連物神卡都贏了一張。

盡管,胡有顏根本不知道,這玩意干啥的。

但作為賭徒,有個優點,就是什么都能拿來賭,什么賭注也愿意接,賭桌上的錢從來不叫錢,賭桌上命都不是命了。

胡歡就是因為這個,特別討厭賭博,而且也幾乎從不沾手老胡的錢。

胡歡找到目標的時候,聽到房間內胡有顏吆五喝六的聲音,忍不住莞爾一笑,然后伸手一推,無聲無息的按碎了房門的鎖。

胡歡踏入房間,胡有顏明顯愣了一下,但隨即就露出了笑容,不露絲毫痕跡的打了一個招呼。

老胡的招呼,打的是如此理所當然,讓凌家的幾個年輕人都以為胡歡是自己人,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有敵襲!

胡歡知道老爹無恙,也不想跟凌家撕破臉。

他都不是看在當年凌家給他辛辛苦苦,當牛做馬的面子,而是看在凌霄的份上,畢竟吃了那么多餐,總要給人點顏面。

胡歡伸手一虛虛抓,幾個凌家的年輕人剛有反應,卻被一雙無形無影的大手,捏著了喉嚨,只是稍稍掙扎,就直接暈了過去。

用虛影之爪干暈了兩個人,胡歡同時身子一晃,速度全力展開,不輕不重給房間內的年輕人都每人一擊。

胡有顏手里的牌還沒放下,胡歡就已經坐在了他的對面,笑吟吟的拉開了一罐,還沒被人喝過的啤酒,問道:“單槍匹馬殺入凌家的老巢。”

“刺激嗎?”

胡有顏忿然作色,叫道:“你可知道,我聽到這個消息有多傷心,看看我的一頭白發,你能想到這是坐火車來的路上,一夜就變成這樣?”

“我特么回去,如何跟你媽交代?”

“還不如拼了這條命。”

胡歡也微微有些感動,但還是忍不住罵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胡有顏同志?這里是特么的超人的世界,每個人都擁有超凡脫俗的力量,你一個普通人來殺人,真是……”

“死了好玩嗎?”

胡歡雖然生氣,但也有些暖流在心底流淌,他轉世以來,因為記憶沒恢復,還是把胡有顏當成親爹的。雖然他不喜歡胡有顏,但也知道這個爛賭棍,其實對自己還不錯。

現在恢復了記憶,雖然知道胡有顏是個二手親爹,但這份感情也抹不去了。

胡有顏能夠為了他,闖天魔凌家的老巢,這件事真能上國際新聞。

當然,可能是娛樂版。

胡有顏神秘兮兮的說道:“兒子,你知道嗎?我跟他們沖突一場,也覺醒了,現在請叫我覺醒者胡有顏。”

胡歡目瞪口呆,一口就把啤酒噴出老遠,給自己的親爹洗了個啤酒臉。

他伸手一抓老爹,一股靈力輸入進去,稍稍轉了一圈,還真感應到一絲絲的靈力,換句話說,胡有顏還真就覺醒了。

“這特尼瑪也行?”

胡歡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胡有顏把手里的牌仍在桌子上,說道:“你說我選什么職業族系好?”

胡歡想了一想,說道:“這事兒你不用操心,我給你安排。這里有張卡,我教你怎么用。”

胡歡把一張食氣蟲群丟了給老爹,并且教他如何納入體內,并且如何激活。

胡歡給的是沒有變異的那一張,食氣蟲群是GR級卡牌,大概相當于新法中的二階專家級別。

當然,因為使用的是物神卡,實際表現,肯定弱與正常的二階,但也足夠用了。

胡有顏解開了食氣蟲群,不由得老臉都是喜色,叫道:“這玩意真好用!”

他嘗試把贏來的那張納入體內,但卻發現,他能納入體內,但卻不能同時激活。

胡歡也沒在意那張N卡,相當于覺醒者級別的物神卡,能夠有什么價值?

他站起來,拍了拍屁股,說道:“走罷,我們父子倆去找凌家談談,這事兒還沒完呢。”

胡有顏搖了搖頭,說道:“我是被人引導,誤以為是凌家殺了人,出手的沖動了。愿賭服輸,我做錯了事兒,當然要認錯,這事兒你別管了。”

胡歡氣的,伸腳就提了這老家伙一下,當然就是做個樣子,不然以他五逼級的序列戰士職階,足可以讓老胡做一次“人間大炮”。

胡有顏笑嘻嘻,也不在說話了。

他當然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從小就特別有主意,根本不知自己可以左右。雖然他辦事兒很有原則,但胡有顏從來都不是那原則當回事的人。原則這種東西,平時能堅持,對胡有顏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兒了,改打破的時候,老胡也從不猶豫。

胡歡也沒空整理一下自己儀容,在萬物之影呆這么久,胡歡的軍服早就破爛不堪,甚至就連身上,也頗有些腌臜氣,畢竟他回來也沒洗澡呢。

胡歡帶了老爹,堂而皇之的就去找凌瑚了。

凌瑚本身雖然是職業者,但畢竟天魔凌家地位不同富貴氣逼人,所以作為凌家的大小姐,小姑媽是沒什么實戰經驗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便是這個意思。

胡歡都開始敲門了,凌瑚還在打電話,她還想跟晚輩們多交代一下。

聽到了敲門聲,凌瑚微微不耐,說道:“誰?”

胡歡笑了一聲,說道:“我是,胡歡。”

下一秒,胡歡已經按碎了門鎖,輕輕松松的走了進來,胡有顏跟在兒子身后,倒是很有禮貌的打個招呼。

凌瑚微微吃驚,叫道:“你……凌霄呢?”

她都沒瞧一眼胡有顏,她雖然并不覺得胡歡一個一階職業者需要她有多重視,但胡歡硬闖斯塔克集團的據點,拔了好幾個職業者的戰績,也是盡人皆知,人都來了,把老爹救出來,算是理所當然。

胡歡輕輕一笑,說道:“凌霄姐姐稍微一點來。”

凌瑚這才看了一眼胡有顏,問道:“我那些晚輩呢?”

胡歡呵呵一笑,說道:“打暈了,沒傷人。”

凌瑚這才放心下來,冷哼一聲,說道:“你們父子做事倒是如出一轍。你來找我,想要說什么?”

胡歡剛要開口,就聽得一個聲音怒喝道:“過份了。”

一道水流從數個水龍頭涌出,張牙舞爪的透明異獸,直撲胡歡的后心。

凌瑚也是氣惱,明明凌家沒做什么,先是有胡有顏殺上門,然后又來了胡歡,盡管胡有顏沒造成多大破壞,胡歡也留了手,但這可是對凌家的挑釁?

她明知道凌破天出手,胡歡必然要“倒霉”,也沒出言阻止,想要看胡歡出個丑。

胡歡微微凝神,全身肌肉在一瞬間繃起,如同獵豹狠狠撞碎了左側的墻壁,直撲隔壁的凌破天。

他可是天魔外物神通的創始者,每一種物神卡途徑都了如指掌,有什么破綻了然于胸。

凌破天的路子是仿了法師的體系,但這個途徑被孫友和胡歡判定失敗,就是因為它的確能操縱法術,攻擊力也不俗,但卻無法在戰斗時候保護自己。

凌破天的肉身相當孱弱,都能給胡有顏打的滿身搶眼就可見一斑。

凌破天也沒想到,胡歡做出的反撲居然如此酷烈,急忙雙手一搓一道雷電閃耀。

胡歡用馭物術把一個金屬的擱物架扔了過去,雷電這種攻擊手段,除非是真正的法師,把雷電操縱的宛如有了靈性,始終沒法擺脫天生的屬性,比如可以引導……

凌破天看著胡歡用一個金屬的擱物架把雷電吸引,面對胡歡直奔面門的一拳都嚇呆了,手足無措。

凌破天可是知道,若是給他的水系和雷系的異能發動,就算數名同階職業者也要被攻擊的疲于奔命。

但若是被人欺近身邊,他的孱弱肉身和相對不善防御的法術,就是最大的短板。

尤其是胡歡還是戰士族系,這種強橫的肉搏系職業者,肉搏攻擊性爆炸正是特色。

凌瑚也沒想到,一個照面下凌破天不但沒有給胡歡好看,反而被逼入絕境。

小姑媽雖然實戰經驗差,但畢竟是凌家培養出來的精英,素手握拳,一記橫拳,空氣中連續七聲脆響。

拳法有云,一聲鞭,二聲炮,三聲炸山轟。

古典法沒落,就連拳術也開始沒落,能夠煉出拳法發勁已經是拳法宗師,能夠煉出二重勁已經是絕世天才,全球也未必有兩三人。

只有職業者崛起的時代,拳法才漸漸恢復本來面貌,凌瑚這一拳七聲脆響,代表小姑媽已經把拳法煉的超凡入圣,一拳七勁,剛猛莫京。

就連胡歡也忍不住贊了一聲好,然后反手一拳,跟凌瑚硬拼了一招。

晉升二階,胡歡早年的一身本事,雖然還沒盡數恢復,但比如拳法這種東西,卻能發揮的差不離。

他早年縱橫天下,一身武學也是集各家門派之大成的水準。

凌瑚一拳轟出,打的胡歡身子一晃,后退了半步,小姑媽心頭就是一驚。

她是三階又是全球有名,以力量著稱的職業者,拳法更是彈指間催動至巔峰。

凌瑚有信心,就算白銀巨人寇列特也不敢硬接自己一招。至于嚴苓色,除非是變身成巨龍,人形狀態下就連海克賽爾都不懼,小姑媽更是不在話下。

胡歡在凌瑚的心目中,仍即是一階暴徒,如何有資格接這一拳?

胡歡雖然表面上若無其事,但還真給這一拳打的有了內傷。

凌瑚沒有足夠的實戰經驗,胡歡又是兇名在外,殺過的職業者比她殺過的還多,小姑媽剛才一瞬間,還以為胡歡要殺人,所以出盡了全力。

也就是虧了胡歡,現在北京城能夠接下凌瑚這全力一拳,還能不死的職業者,絕對不出五人。

非肉搏系的職業者,不管多高的位階,都沒資格硬接,也沒人敢讓凌瑚沖過近身邊。

凌瑚很快就醒悟到,自己出手太重了,急忙說道:“你不能殺破天。”

凌破天臉騰的一下就紅了,他可是四階,綽號龍王,居然被小姑媽求情,讓人不要殺了他。

這讓凌破天如何臉上掛得住?

其實胡歡真就是欺負他經驗不足,真要是正面戰斗,老公狐貍一個二階,哪里就能這么欺負四階職業者?

若是凌破天經驗豐富,第一反應就不該是攻擊,而是拉開距離,又或者給自己施加一個防御,再不濟也是全力出手,用最猛烈的炮火,直接轟斃敵人。

哪能夠給戰士族系的敵人,有機會沖近身邊?

胡歡用實際戰例,證明了職階不是戰斗的全部。

胡歡嘿嘿一笑,還未說話,凌霄就闖了進來,大叫道:“你們不要動手,胡歡他沒惡意。”

凌破天的臉色更難看了,他可真不知道,如果凌瑚不出手,他現在是活的還是死的,這個沒惡意,真是從何談起?

胡有顏見到凌霄,就是眼睛一亮,心道:“我兒子眼光不錯啊!”

胡一手在賭桌上,早就把胡歡和凌霄的事兒打聽的清清楚楚,他倒是很滿意凌霄,也不覺得這個女孩兒比自己兒子大幾歲,算是個什么事兒。

他的老婆倒是比自己年紀小,還不是天天揍他?

歲數大點,也許就不愛揍老公呢?

這種復雜的場面,正是老公狐貍最擅長的事兒,他微微一笑,說道:“胡有顏是我親爹,他聽信錯誤消息,跑來找諸位的麻煩,我很抱歉,這里誠懇的跟小姑媽,還有破天堂哥道個歉。”

凌瑚瞧了一眼,已經一片狼藉的房間。

凌破天想起自己剛才差點被這小子轟斃。

凌霄看到兩位親人臉上紅紅白白,但非常不好的臉色。

三個人都浮現出一個念頭:“這也能算道歉?”

“不是下馬威?”

胡有顏忽然就覺得,自己好像……可能要有全新的生活了。

跟著兒子,日子過得不要太刺激。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