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七、反叛的巫師和守護動物之靈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北冥濁海的禁制陣法漸次恢復,一座巍峨的道觀在陣勢中浮現了出來。

道觀的門楣上,有一塊牌匾,大帝觀三個大字氣勢雄魄。

胡歡只瞧了一眼,沒敢過去蹭,他可不是大帝觀的弟子。

當初雖然靠本事,破解了守護靈泉眼的陣法,但那是因為靈氣衰微,陣法已經無力為繼。

這會兒他能自由出入北冥濁海,已經算是多年研究成果了,這座隱藏在北冥斬妖劍陣中的道觀,看起來就不俗,說不定隱藏了什么危險。

胡歡雖然不敢過去探索,但心頭也頗興奮,暗暗忖道:“沒想到還有這種好事兒?”

“這座大帝觀,說不定還藏有當年的傳承,雖然古典法沒落,但若能拿出來參考,也是極佳的范本。”

胡歡駐足片刻,便又去嘗試第十三口靈泉眼。

當年根本沒有人,會區分什么元氣靈氣,甚至靈氣這個說法,也是幾經變遷,雜氣,惡氣,源氣最后才定為了靈氣。

所以古代各派,也不會把自家的靈泉眼稱之為元氣之眼什么的。

胡歡自然也沒必要去改名稱,他就一個人,改了又給誰聽?

靈泉眼的復蘇,不是一蹴而就,萬物之影的那一口,也是十余日才漸次爆發完畢,最后誕生靈光之種,更是后期的事兒了。

胡歡也沒想,這兩口靈泉眼才剛剛復蘇,這就能迸發出靈光之種來。

怎么也要等一些時候。

胡歡在連續引靈兩口靈泉眼失敗,第十五口又走了運數,這一次卻是當年的無上仙門洗天觀的那一口靈泉復蘇了。

這一口靈泉亦不在噴吐元氣之水,只有靈氣之泉汩汩冒出。

洗天觀跟胡歡的主人頗有些淵源,胡歡早年還曾被主人帶著去洗天觀做客,當年這座道家無上仙門,所開辟的洞天沃野三千里,被門中長輩以無上法力建造的宛如仙境一般。

后來洗天觀關閉了洞天的門戶,外界再也不能探訪,只有這一口不甚要緊,又早就干涸的靈泉被荒棄在舊址。

這口靈泉眼乃是洗天派給外門弟子所用,內門和真傳弟子另有門中上品靈泉。

故而靈泉復蘇,也只激活了一個小小的霧籠山泉的陣法,只是一個小小的迷陣,沒有什么防御之能。

當年洗天觀的外門弟子甚多,故而陣法之內建筑也不少,只是早就都破敗了,雖然看著恢宏,但也著實凄涼。

胡歡只瞧了一眼,嘆了一口氣,也沒在這口滌塵泉逗留,便去了下一口。

這一次,胡歡嘗試到了二十九口上,才激活了第四口靈泉眼。

這口靈泉眼便是胡歡也不知道來歷,他是尋幽探密,偶然所得,當時搬移來小蝸洞天,也未多關注,卻沒想到那么天下名泉不曾復蘇,這一口無名之泉卻在靈氣之泉澆灌下,恢復了昔日生機。

這口無名之泉也有一座小小的陣法,故而只是無名,并不算無主,也不是野生的靈泉。

只是胡歡并不知道,這口無名之泉的主人是誰罷了。

無名之泉噴出汩汩靈泉,水柱一股一股,激蕩的泉水動蕩,宛如噴泉一般。這種天然奇景,胡歡也沒見過幾次,倒是現代的建筑弄的噴泉,借助水利技術都有這般景象。

這一處靈泉復蘇,激活的陣法頗有些玄妙,乃是一座兜金百門陣。

這種陣法不算各派獨得之秘,好多大派都有收藏,胡歡的主人也收錄有此陣法。

只不過這種陣法,不是護山大陣,本來就不該給靈泉眼使用,兜金百門陣是用來煉制劍囊所用,此陣法借金生水,在一口法寶囊中儲藏靈泉,以劍氣滋養。

用上幾十年,數百年苦功,便可煉出一口劍囊。

此法上古所傳,很多瓶瓶罐罐,葫蘆皮囊之類法寶,都用此法祭煉,只要把妖鬼之物丟入,不過一時三刻就被兜金之氣化為清水。

就算很多俗世間的小說,都有把妖鬼人物收入進去,搖一搖,晃一晃,一時三刻化為清水的說法。

便可見這陣法流傳之廣,功用之專一。

胡歡現在也沒本事,去煉什么劍囊,他一個真氣境一層,才只貫通經脈的小修士,如何能煉法寶?

胡歡暗暗記下了這口靈泉,再去澆灌第三十口的路上,就聽得安第斯山的彩虹,又發過來消息:“老朋友!在嗎,在嗎,你在嗎?”

胡歡問了一句:“你有什么事兒?”

老巫師氣的罵道:“我有什么事兒?你還能不知道?這才幾個小時不見啊?就裝成忘記我被五階異妖抓起來了?”

胡歡呵呵一笑,說道:“這事兒不能忘,我這不是也努力救人嗎!等我再弄個煙花,做得更大一些,就去救你。”

老巫師說道:“你可拉到吧!再搞下去,你真不一定能活第二輪。”

胡歡詫異的問道:“老朋友,你怎么會東北話呢?”

老巫師狠狠的用法杖亂砸,罵道:“這是重點嗎?”

“重點不是,你是不是該想過穩妥的辦法?上次那個引蛇出洞,不要再用了,差點把我一個歷史投影嚇的有了心臟病。”

胡歡哈哈一笑,說道:“老朋友你稍等,有點耐心,等我做個煙花。”

老巫師還沒等繼續嘮嗑,胡歡就切斷了通訊,老巫師氣呼呼的反復嘗試,怎么用無數打破這種屏蔽。

他們聯絡的法門,是極其冷門的一種心靈法術,胡歡也不是太熟,老巫師倒是比較精擅。當年老巫師全盛的時候,人在印第安人的保留地,可以以心靈之力遨游美國,在紐約華爾街炒股票,還能以心靈之力在芝加哥飆摩托。

這玩意不但能夠遠距離溝通意識,還能直接操縱普通人的身體。

當然,老巫師肯定是做不到,操縱胡歡這種大妖怪。

凌霄見老巫師,手上光華燦爛,各種動物靈在身上亂冒,不知道是在施展什么厲害的法術,也不敢去打擾。

胡歡又嘗試了十余口靈泉眼,仍舊徒勞無功,他稍稍歇息了一會兒,再次抖擻精神,嘗試到了五十八口上,又復有所收獲。

這一次卻是元氣之泉灌下去,便有了相應,雷音隆隆,轟鳴陣陣,不等胡歡灌注更多的元氣之水,就有元氣噴涌而出。

胡歡有喜有悲,歡喜的是,居然真有了元氣之泉,悲傷的是,這個時代古典法沒落,就連大多數的靈泉眼都只能噴吐靈氣了,這一口元氣之泉注定沒落。

但這也讓胡歡,有了一絲絲的安慰,他暗暗忖道:“還有元氣之泉,那就說明靈空天域,還有元氣存在,我的主人應該……還好罷!”

胡歡這一次激活陣法,不需要修改。

這口靈泉號為——元幽黑水!

乃是魔道大宗九幽派的門中靈泉,其泉水漆黑如墨,至陰致寒,乃是修行九幽派功法必備之天材地寶。

胡歡的古典法修為,也是道家一脈,還真不用不上這口元幽黑水。

但能夠有一口元氣之泉復蘇,他也稍感安慰。

九幽派的太歲黑龍,似法術,似陣法,又似特殊的法寶,以元幽黑水祭煉千百年,提取精粹,化為堂皇黑龍,威能無限。

只是這口元幽黑水復蘇沒多久,想要誕生太歲黑龍,不知道要多少年歲月了。

胡歡把一百零三口靈泉眼澆灌了一遍,共得靈泉十一口,元氣之泉一口。

除了玉露琵琶,北冥濁水,滌塵泉,無名之泉外,另外七口也都頗有來歷,分別叫做——萬斛珍珠,太液寒光,龍吟照影,紫符流蘇,一口鐘,流霞,云碧。

另外的九十一口靈泉眼,胡歡也不知道還能不復蘇,再有噴吐靈泉之日,他也說不上有什么惋惜,就是再次感悟到,古典法的時代真已經過去了。

只有一口元氣之泉,還是元幽黑水,魔道大宗九幽派的鎮山靈泉,更不合大多數古典法的修士使用。

胡歡辛苦一場,也算是大有收獲。

他回去第一層,取了幾十個葫蘆,這都是他早年的珍藏,說起來也各有來歷,甚至有幾個還是法寶,就是年久失修,也沒靈機滋潤,也沒法力祭煉,大多數都變成的俗物,沒什么妙用了。

胡歡把各處的靈泉汲取了一批,準備日后泡茶喝。

要知道上古的修士,可沒什么紅酒咖啡牛奶果茶,大家都是泡清茶,而且大多數是綠茶,什么白茶,黑茶,紅茶飲用甚少,故而十分在意泡茶的泉水。

胡歡也是多年沒喝過靈泉水泡茶了。

他早年泡茶也不善計較,還是資助了某個化學實驗室后,習慣了以蒸餾水泡茶,不失原味。

這一輩子,胡歡就沒怎么喝過茶。

胡歡其實還想把其余靈泉眼的陣法都復蘇了,雖然這些靈泉眼沒有靈泉噴涌,但借助其他靈泉之水,倒也不是做不到。

只是這個工程太過浩大,老狐貍忙碌了這么久,就游戲憊賴了。

胡歡上輩子就不是個勤快人,能夠干這么久,澆灌靈泉眼的苦力活,還是因為可能會有極大收獲。

激活護持靈泉眼的陣法對他來說,用處不大,還不如去把第四層的陣法激活,對老狐貍更有價值。

胡歡雖然身為二階的序列士兵,身體強健,雖然忙碌了十多個小時,也沒有什么腰酸背疼,但精神上的疲倦,還是難以免除。

他自忖一時半會,也找不到辦法救人,就先回去了第一層,準備小憩一會兒。

安第斯山的彩虹,這位印第安的老巫師,嘗試了數十次,沒能聯絡上胡歡,漸漸對這位老朋友失了望。

他看了一眼,活動廣場上的靈泉眼,忽然就嘆了口氣,決定不靠別人,努力自救。

他原本不敢把靈泉汲取進骨笛,老巫師倒是沒說謊,的確有個惡魔跟安第斯巫師一脈的靈泉眼融合了。

但是他有一句沒有說,這個惡魔就是安第斯一脈的歷代巫師。

印第安巫術以操縱動物之靈為核心,歷代巫師都有自己的動物靈,甚至還打造的圖騰柱,這種無數代巫師灌注法力凝聚的圣靈圖騰。

只是圖騰柱的確就如老巫師所說,只要擁有六種美好品質之一,誓死保護安第斯部落,就能任意使用。

一旦失去了這六種美好品質,又或者背叛了部落,圣靈圖騰就會收回力量,無情的離去。

的確很多巫師都以守護部落為天職,并不在意這些缺陷,但也有巫師想要擁有獨屬于自己的力量。

這些巫師也沒有背叛安第斯部落,就只是因為力量的屬性不同,死后所擁有的動物之靈無法歸回圣靈圖騰,跟他們自身的靈魂結合,化成了另外一種存在。

這些巫師和所擁有的動物之靈結合形成的巫靈,或者在這些巫師臨死前自行踏入靈泉眼,或者被繼承者封印到了靈泉眼當中,正常情況下倒也不會造成危害。

只是誰也想不到,幾十代巫師和他們的守護動物靈積累起來,發生了預想不到的蛻變。

安第斯一脈的巫師傳承,又因為歷史的元素徹底中斷,再也沒有人鎮壓這些巫靈了。

稱呼惡魔,未必準確,正確的稱呼應該為反叛的巫師和守護動物之靈。

甚至這口靈泉眼下,還有老巫師生前使用的動物之靈。

老巫師成為了歷史投影,雖然仍舊能夠操縱生前的動物之靈,但卻始終不如活的時候擁有百分百的控制力。

因為他死后,跟動物之靈的契約就失效了,失去了當年的約束力。

老巫師想要冒險引入靈泉之水,激活靈泉眼。

他也不敢保證,自己這么做,會有什么后果。也許就是所有的巫靈全部失控,造成不輸給五階異妖的災難,也許是他僥幸成功,控制了自己生前的守護動物之靈,重新把巫靈們鎮壓下去。

老巫師嘆了口氣,把法杖橫在身前,喃喃自語了幾句,瞧了一眼在旁邊托腮觀瞧的凌霄,忽然就有了一些猶豫。

如果他失敗了,凌霄注定會死。

老巫師可以想象,若是凌霄死了,胡歡肯定會躁怒。他早就知道,若是只有自己,這個老朋友早就走了,只因為這個女孩子在骨笛當中,才會留下來拼命救人。

他又有些猶豫……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