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二十五、舔猴程序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發現自己忘了一件事兒。

他把藏有老巫師的骨笛扔在了戰場上,還一腳踩到了地下,然后就忘了撿回來。

胡歡也算是知錯能改了,找了個借口,趕緊抽空出去找了一圈,沒想到這玩意居然沒有丟,還在原地,就連踩入的深度都保持了沒變。

他把骨笛撿起來,就有灰霧蒙蒙。

胡歡雖然知道,這股灰霧能吞噬精血,但卻并不在乎,且不說,他知道老巫師不會對他做什么,就算對方想做什么,他也并不害怕。

一個早就死掉,只剩下歷史投影的印第安老巫師,縱然有無數手段,也但也只能在時光縫隙中呈威風,使不到外頭來。

這一層灰霧,已經是老巫師最后的手段了。

胡歡還是有幾個辦法能夠破解。

幾分鐘后,灰霧漸漸淡去,老巫師的聲音響了起來,說道:“我們需要談談!”

胡歡愉快的答道:“我沒有問題。”

“不過暫時不方便,我還有些世俗的雜務,晚上我們好好聊。”

骨笛頓時就沒了聲音,也不知老巫師究竟是不是去平穩情緒了。

胡歡拿起來骨笛,也沒跟仍舊在戰場上巡邏,尋找可用之物的戰士們打招呼,異妖死后會析出靈物,盡管大部分都被轟沒了,但仍舊少許漏網之魚,每一件都是極其珍貴的財富,他直接回去了營地。

胡歡把骨笛揣在衣兜里,這玩意他可不敢放進去小蝸洞天,時光縫隙和洞天,本質就相沖,說不定會發生什么。

萬一時光縫隙一個波動,把小蝸洞天送去了某一段歷史,再也找不回來,那才是冤枉啊。

胡歡如今在潛龍軍,地位直線上升,雖然還未到了什么地步,但畢竟實戰出色,還有跟寇列特結盟的戰功,也算是處處得人高看一眼。

他也算是戰斗了一天,嚴苓色和令狐音不來打擾,也就沒人會來打擾。凌霄雖然第一次出場,打扮叛逆,日常也很大小姐做派,但在胡歡這里,卻一直都很乖巧,平時幾乎不會給他添麻煩。

胡歡找了個沒人的地方,丟了一頭大猴子進去,他并不想面對安第斯山的彩虹,這位老朋友必然憤怒無比,找個皮糙肉厚,善于挨罵,還不會還嘴的猴子,多么的巴適?

老巫師見到“猴子”,憤怒值爆棚,劈頭蓋臉的一通惡罵,把胡歡罵的都有點羞愧了。

不過他同時也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這位老巫師,應該是通過什么奇妙的巫術,辨識出來他,因為丟進去的猴子明顯跟他本人長的不是一個模樣,但老巫師仍舊當成是他本人,甚至也沒覺得是換了猴。

這件事兒,可就有點奇妙了。

老巫師罵的胡子都飛揚了,這才伸手一指一排圖騰柱,喝道:“你看看,若是有那頭四階的異妖,安第斯神鷲的圖騰就會徹底復蘇,能夠簽訂契約了。”

“因為你的自私,安第斯神鷲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蘇醒,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胡歡呵呵一笑,他操縱的金毛巨猴慢條斯理的說道:“不要太過躁怒,你都是幾百歲的人了,何須跟個毛頭小子一樣,如此的容易激動?”

變化成人形的金毛巨猴,帥氣逼人,在老公狐貍的操縱下,舉止亦復風采翩翩,很有西方的貴族范兒。

胡歡的話,讓老巫師更為惱怒,叫道:“你不要避重就輕,必然要給我一個交代!”

胡歡摸了摸下巴,說道:“異妖甚多,你這不是也收集了一些精血?我看安第斯神鷲恢復的也不錯了,大概有恢復百分之十幾?”

老巫師一臉的惋惜,叫道:“若是得到了那頭四階的異妖,何止百分之十幾?”

胡歡說道:“哪有什么四階異妖,它都被炮火炸成灰了,就算我帶你過去,也什么都得不到。”

老巫師叫道:“我還不知道你?但凡沒什么好處,你這人就大方的很,但凡有一丟丟的好處,你這人就特別講道理,講公平,講一切能講的東西,慣善把人說的啞口無言,讓你獨占所有。”

胡歡急忙否認道:“老友,我絕不是那種人,你一定記差了。”

“你現在不過是一段歷史投影,保留的記憶不甚完整,一定是保留了對我有誤解的那一段,且讓我給你修改一下,把我們最美好的友誼加進去。”

老巫師大怒道:“放屁!”

“被你修改過了,我腦子多的怕不是友誼,是天演術的舔猴程序。”

胡歡甚是驚訝,說道:“老友,你怎么知道舔猴程序?這可是我們太平天兵的秘密。”

老巫師冷笑道:“你大概忘記了,就是你自己嘗試給我添加,要不然我怎么會逼你封閉記憶?”

“幸虧來的不是全盛時期的你,若不然,我這點家底,能夠經得住你倒騰?”

胡歡伸手撫摸額頭,心道:“這可就有點圖窮匕見了。這位老朋友不能繼續激怒,不然大家鐵定翻臉。”

胡歡急忙說道:“這件事算是我錯了。不過事已至此,我們下次補償如何?”

“畢竟靈泉眼附近,還有兩頭四階的異妖,甚至還有幾千頭異妖,足夠你把所有的圖騰柱都復蘇。”

老巫師也收斂了脾氣,低聲說道:“我需要你幫忙,找一個傳人,圖騰柱的力量,只有繼承人才能發揮。”

“你幫我找到一個合適的繼承人,我就不計較這件事兒。”

胡歡想了一想,問道:“繼承人可有年紀要求?”

老巫師不假思索的答道:“沒有!”

“只有能夠通過圖騰柱的認可,不管什么人,什么種族,說什么語言,認可什么文學,只要他勇敢,善良,具備人類的六種美好品質之一,都可以成為巫術的繼承人。”

胡歡問道:“只是之一?不需要全部?”

老巫師嘆了口氣,說道:“有其中一項美德,已經極端難得,如是需要六種齊全,巫師就要絕嗣了。”

胡歡不假思索的答應道:“我已經有了人選,等這邊事情完結,我立刻就給你找一個最好的繼承人,他簡直完美符合你的要求。”

胡歡想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子胡有顏。

別看胡有顏是個賭棍,但他連自己小命,手指,大腿,甚至小胡胡都壓上賭桌,賭徒最不缺的就是——勇氣!

只要六種人類的美好品質之一,這件事太容易了。

老巫師可不知道,胡歡能夠找到這種“極端”的傳人,點了點頭,說道:“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兒。”

胡歡微微一笑,說道:“放心,老友,我是一個多么靠譜的人,你應該明白。”

在老巫師似乎回想起來,什么不靠譜的回憶,臉上變色的時候,胡歡已經退出了骨笛,他骨笛又丟在地上,伸足踩了一腳,踏入地下。

這才一轉身,進入了自己的小蝸洞天。

小蝸洞天的第一層不過數百平方,藏有胡歡主人的道書,法寶,靈材,以及他收集的修行法和各種新法的修行筆記。

第二層有一百零三口靈泉眼。

第三層是荒蕪的靈田。

第四層卻是——戰場!

這一層洞天最為廣大,足足有五百平方公里,全盛時期有七座大陣,是胡歡的主人專門開辟來做掉死對頭的地方。

簡單說,同樣的修為的敵人,在外面一對一勝負難料,在小蝸洞天第四層,胡歡的主人能打二十個。

小蝸洞天落入胡歡手里,他還真沒有動用過這七座大陣,因為每次動用,消耗的元氣都是海量。

他的修為根本不足以支撐,開啟這座戰場。

到了后來,古典法的修為衰落,胡歡根本連開啟任意一座大陣的法力都失去了。

再后來,這七座大陣因為沒有法力的注入,徹底死寂,再也沒有了任何功效。

胡歡沒有先去找牛頭,他先把蠻力巨猴群取出來,把新煉制的五張蠻力巨猴卡牌一一合璧了上去。

他原本有十一頭蠻力巨猴,平時使用這張卡,自身必須容納一頭,用來操縱其余的十頭巨猴。

如今再合璧五張卡牌,蠻力巨猴的數目增長到了十六頭,平時就能操縱十五頭巨猴滿地晃蕩了。

胡歡觀察了一下,發現多了五頭蠻力巨猴,這張卡牌似乎也沒什么變化,還稍稍有點失望。

他把蠻力巨猴群和飛鱗,重新納入體內,這才開始尋找,丟入進來的牛頭。

胡歡的物神術造詣,已經算是技術流的巔峰,但畢竟等級不夠。

他煉制零階的N卡,一階的R卡和二階的GR卡都能輕而易舉。但媲美三階的SR級卡牌,就得幾十次有一次成功的概率。

四階的異妖,胡歡心知肚明,除非自己的物神術晉升,不然是沒辦法祭煉的,他下來就是看一看,這個牛頭究竟有什么價值,是否還能用來當煉制物神卡的原料。

在自家的地盤,胡歡很容易就找到了,丟入此間的牛頭。

他用了一個零階天演術,給這個牛頭拍了一個詞條,頓時牛頭上就顯示出來,一連串的數據。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