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二十、安第斯山的彩虹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非常肯定,被他殺掉的三個倒霉蛋,之前就是走了狗屎運,才得到了這個骨笛,而且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東西,因為這東西絕不是這么使用。

時光縫隙,有時光兩個字,自然跟空間類型的洞天完全不一樣,甚至就不是一類的東西。

時光縫隙的正式稱呼,應該叫做——凝固的歷史!

它是一段凝固的時間。

所以梅拉尼·羅蘭發現了一處時光縫隙,就再也沒有出來,因為在時光縫隙中,歷史凝固,她的實力再也不會衰減,永恒固定。

她一直都希望胡歡能過去,同她一起留在她創立的魔法學院,因為只要胡歡過去,兩人就可以永遠在一起。

但胡歡真不敢,因為他還知道一件事兒——歷史不可挽留!

偶然進入時光縫隙,并且離開,最嚴重也就是時光錯亂,比如著名的爛柯一夢,一局棋便是數十年光陰,比如王子求仙,洞中七日,世間已過千年。

梅拉尼·羅蘭想要掌握時光縫隙,就要跟時光同固,同時也意味著,她永遠無法離開,一旦離開那段凝固的時間,這位魔法女王就會瞬間老朽,化為灰燼。

胡歡還知道,就算梅拉尼·羅蘭徹底掌握了時光縫隙,也有一定概率遭遇,因歷史變遷導致凝固的時間重新流動。

一旦凝固的時間開始前進,梅拉尼·羅蘭就要與歷史一同消失,再也沒法挽回。

當時若非人人都面臨,修為倒退,死亡逼近,梅拉尼·羅蘭也未必會破釜沉舟。

胡歡不愿意,自然有他的考慮。

胡歡先是在山洞中央的活動廣場繞了一圈,然后又在附近的山洞探索了一會兒,他很確定這處時光縫隙,因為被人改造過,已經無法作為固定的居住場所了。

這一處時光縫隙被人改造過,但不管怎么說,它都不是應該用來當儲物法器。

它至少凝固了六段歷史,六段歷史交錯,長期逗留其中,很可能遭遇凝固的歷史變化,從而迷失在里頭。

時光縫隙偶爾輕輕的一個波動,可能藏在里頭的東西,就會徹底消失的漫漫的時光長河,再也無法尋找。

當然,一些不太值錢的東西,比如各種武器裝備,丟了再買也就是了,倒是不用擔心這個。

胡歡溜達了一圈,正要退出骨笛內的時光縫隙,就感應到一陣淡淡的波動。

他稍稍凝神,就看到了一個年老的印第安巫師走了出來。

胡歡并沒有驚訝,他十成十肯定,這個年老的印第安巫師并非真人,只是一段歷史投影。

這個老巫師見到胡歡,露出了一個真摯的笑容,用非常標準的漢語說道:“親愛的朋友,我等你很久了。”

胡歡訝然問道:“我們可不是老朋友啊?”

老巫師用手中的法杖,輕輕一駐地面,淡然說道:“我們當然是朋友,只是你答應過我,不泄露我的秘密,選擇了自我封印,關于我的那一段記憶。”

“我們當初約定,當我有需要幫忙,就可以來找你,也約定過,只要你踏入這里,就可以解開記憶,恢復對老朋友的舊日時光。”

胡歡恢復記憶以來,第一次腦海中又冒出記憶碎片,他伸手一按眉心,消化了這一段記憶,駭然問道:“安第斯山的彩虹,你怎么也跑了過來?”

胡歡還真的記起來,這位“老朋友”的名字,當年他游歷諸國,遇到過這位印第安的老巫師,兩人因為斗法,最后結成了好友。

胡歡學到了不少印第安的巫術,也都給他貢獻出去,用于創立十二新法。

當初這位安第斯山的彩虹,曾拜托過他一件事兒,如果無人能繼承他的力量,他就會在生命終結之前,托人把部落世代相傳數百年的骨笛送給胡歡。

讓胡歡幫忙,選擇新一代的巫師。

胡歡當時,也沒當做是什么一回事兒,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甚至為了保守秘密,他還封印了自己的的一段記憶,只保留了關于巫術的記憶,卻抹掉了關于老巫師安第斯山的彩虹和傳承骨笛的那部分。

胡歡也沒想到,這位老巫師還會找上門來,而且傳送骨笛的人,居然是三個炮灰。

老巫師咧嘴一笑,說道:“部落的靈泉眼復蘇了,但隨同復蘇的還有一個惡魔,我沒有辦法,只能耗盡生命之光封印了惡魔和靈泉眼。”

“但若是沒有人去殺了那頭惡魔,最多不過數年,他就會重現于世,得到靈泉眼的力量,他將會無可抵擋。”

“我們部落中,已經沒有人繼承巫術的力量,也再也沒有巫師了。”

“我只能施展法術,蠱惑了三位職業者,讓他們帶我來找你。”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幫忙我。”

胡歡微微一笑,岔開了話題,說道:“你跟時光縫隙融合,也相當于長生不死了。”

老巫師苦笑一聲,說道:“也因此我永遠無法離開這里,就連挑選傳人都做不到。”

“除非是你這種東方的大神通者,才能進入骨笛,并且找到我在歷史的投影。”

“答應我,我的朋友,幫我殺掉那個惡魔。”

胡歡微微沉吟,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是幾年后,我應該可以殺了那個什么惡魔。”

老巫師欣慰的一笑,說道:“我知道你們這里,也有靈泉眼復蘇了,我可以幫你一個小忙。”

胡歡好奇的問道:“什么小忙?”

老巫師從容的說道:“只要你不斷殺死所謂的異妖,把它們的尸體仍在圖騰柱下,就能激活圖騰柱,并且獲得它的力量。”

“你也知道,我的巫力亦來源于圖騰柱。”

胡歡皺了皺眉,說道:“我并不需要巫術的力量。”

老巫師笑瞇瞇的答道:“是的,你不需要,但你的國家需要。”

“能夠得到巫術,你們就能在爭奪靈泉眼的戰爭中,得到最大的優勢。”

“你也知道,巫術最大的優勢,就是只要能夠跟圖騰締結盟約,一夕之間便可擁有神奇的力量。”

“比你和那位孫所創立的物神卡,可能都要更為便捷。”

胡歡微微一笑,說道:“這事兒我會考慮。”

他直接退出了骨笛,并沒有繼續跟老巫師聊下去。

胡歡捏了捏骨笛,先把一些雜物都扔進去,然后把它塞到了金毛巨猴的耳朵眼里。

安第斯山的彩虹的確是老朋友,但并不是那種值得相信的老朋友。

胡歡甚至隱隱感覺到,這位老朋友其實很想染指靈泉眼,不是美洲的那一口,而是中國的這一口。

雖然老巫師沒有半分破綻,也一眼就認出來了他,但胡歡并不相信,這一切都是老巫師的安排。

他已經轉世了,為了這一次轉世的安全,胡歡擾亂的一切天機,盡管他的實力大幅下降,但其他人也沒好多少,所以絕對沒有可能,被人算得他這一世的行蹤。

老巫師不可能知道,他的轉世身,自然也沒有可能,安排人把骨笛送過來,盡管兩人早有約定。

所以這位安第斯山的彩虹,出現在這里,就很值得商榷。

唯一肯定的是,炮灰三人組的確不知情。

胡歡還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暗暗忖道:“這位老朋友,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已經跟時光縫隙合體了,再也無法離開,還能有什么計算,可以奪取我們的靈泉眼?”

“他這個狀態,奪取了靈泉眼又有什么用?”

一個接一個的疑問,讓胡歡的嘴角,溢出了奇異的微笑,他最喜歡跟人斗智慧了。

十頭巨猴又變化回了人身,并且穿上了莜米塔公司的制服,換裝之后,又是十條彪悍的大漢。

胡歡放它們出來,就是為了追殺,用火箭彈偷襲的仇家,如今三個仇家都被弄死了,他就打算先回去。

十頭巨猴回到營地附近,就脫光了衣服,塞入骨笛當中。

當胡歡收回這些猴子的時候,手里也多了一只小巧的骨笛,他心頭微微沉吟,沒有把骨笛放入小蝸洞天。

胡歡收了骨笛,先去看了令狐音,他得到軍醫的治療,手臂已經大見好轉,只是綁上了石膏,顯得頗為笨拙。

令狐音是個沉默的性子,胡歡也沒什么話,好對這個班長絮叨,所以呆了一會兒,就去找凌霄了。

見到凌霄,胡歡就故作神秘的說道:“凌霄姐姐,我有個大秘密跟你說。”

凌霄這幾天,也頗見憔悴,她大小姐出身,真沒受過這種苦,她可跟胡歡不一樣。胡歡真的蹭的了最好的飯,也能吃得最劣的苦,這頭老公狐貍什么風浪沒見過?

凌霄勉強一笑,說道:“你有什么秘密?”

胡歡摸出了那張血珊瑚王蛇的卡牌,低聲說道:“我遭遇了血珊瑚王蛇,本來自忖必死,沒想到卻遇上了那位靈魂教派的法王馬成武,他不但出手救了我,還把血珊瑚王蛇煉成了物神卡。”

凌霄大驚,叫道:“他是靈魂教派的人,怎么可能懂得物神術?”

胡話只能嘿然一笑,說道:“我也不知道啊!”

有些瞎話,是真沒法子解釋。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