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十九、我還是個孩子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拿到了海克塞爾的房間號,堂而皇之的登上了電梯,同時也沒忘記,把體內的物神卡切換成食氣蟲群和殼28。

當胡歡踏出電梯的時候,他腦子里想的不是即將發生的事兒,而是有些遺憾的暗暗忖道:“我應該多準備幾套物神卡,這幾張實在太不夠用了。

“當年我為了轉世,把物神卡都藏哪里來著?”

“是……個什么島。”

胡歡深諳不能把蛋蛋放在一個籃子里的道理,所以給自己安排了好些后手,免得一個后招失敗,就全軍盡墨。

當年他也制造了不少物神卡,盡管限于修為,所制造的物神卡,品級最高的幾張也不過是SuperRare(超級稀有)。

那幾張SR卡牌的數據和異能,比胡歡手里這些強悍太多了,甚至搭配得當,足以挑戰四階。

除了自己制造的物神卡,胡歡還記得,天魔孫友送過自己兩張SuperiorSuperRare(特級超稀有)。

物神術的根基,是天魔孫友的魔道功法,所以在物神術的造詣上,孫友比胡歡更強一線。

這兩張SSR卡牌,也放在一處神秘的海外荒島,那是胡歡給自己預留的寶藏。

胡歡當年主修原虛法,對物神卡沒有需求,他也不需要強大的戰力,對老公狐貍來說,他憑借智慧,就足以橫行于世。

但這一世,他忽然覺得,有幾張物神卡傍身也挺好。

胡歡按照門牌號碼,到了海克塞爾的房間,他沒有敲門,也知道自己敲不開門,畢竟原主不在。

胡歡稍稍用了一點巧勁,就陣斷了門舌,悄無聲息的踏入了這個房間。

海克塞爾的房間是套房,要不然也沒地方,放那么大的一個青銅箱子。

胡歡第一眼,就看到被豎直擺著的機械女神,就好像真人等大的手辦,美輪美奐。

她身上的衣服,還是著名的奢侈品牌,很顯然,當年機械神教把這東西送給周丘生,也不是為了干農活。

胡歡把她搬回了旁邊的青銅箱子,先就把它收入了小蝸洞天。

周丘生正在趕向機場的路上,正興致勃勃的嘗試,再次連接機械女神,卻發現只能掃描到紅外,光學儀器卻不能接收圖像了,不由得叫了一聲:“胡生難道發現了?或者他正在干什么好事兒,拿機械女神做了衣服掛?”

“現在那邊可是大白天的,他就這么胡天胡地?”

“可惜了,紅日集團的金花雀……”

周丘生一臉笑意,取了一杯黃酒,一面輕酌,一面期待老朋友們的會面。

胡歡收拾了東西,想了一想,又在房間里轉了一圈,海克塞爾的衣服,皮包,鞋子,各種化妝品,以及一些現金,包括人民幣和美鈔,他都沒有興趣,倒是在房間里發現了一把手槍,兩口銀色短劍。

難得的是,這三件武器都是靈物。

胡歡覺得,自己應該拿點紀念品,就隨手拿了一塊紅色的很有彈性,樣子很奇特的短布,把兩口短劍一纏,丟入了小蝸洞天。

至于那把手槍,他研究了一下,準備給七班長當個伴手禮。

胡歡已經是第二次,看到槍械類的靈物了,還微微有些詫異,這種形制的靈物,出現的略有頻繁。

胡歡并不知道,有部分年代古老的跨國組織,特別鐘愛批量制造靈力武器,他們會把大批的槍械送入封閉區,等待被萬物之影侵蝕。

就算潛龍軍也有類似的嘗試,只是因為建立年頭太短,所以還沒什么產出。

目前全球已經有了一百多把槍械類靈物,被統一稱為靈力槍械,甚至還有一個榜單排名。

殼28排名在九十幾,海克塞爾的這把夜騎士,排名五十四,比殼28排名要高不少。

十幾分鐘后,胡歡悄悄離開了房間,還貼心的把房門帶上,至于里頭被翻的亂七八糟的東西,老狐貍自忖,他也不是服務生,干脆就沒收拾。

其實他也是故意的,反正東西都拿了,肯定要留下痕跡,就當給海克塞爾一個警告了,以后別拿不該拿的東西。

胡歡的行事,已經有了當年的風采。

他這么做的時候,并沒想過,自己已經不是一百多年前,那個特立獨行,在當世所有修士中,都大有名氣的太平天兵十三元老之一了。

胡歡……這個名字,早就過期了。

胡歡剛出房門,就迎面撞上了一個穿著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他見到胡歡的一刻,臉色從惱怒,變成詫異,最后化為驚栗,叫道:“你怎么來了?”

胡歡回了一句:“吃了沒?”

兩人的對答很家常,但心情卻都不平靜。

身穿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心情瞬息間變了最少三次。

第一次,他是驚訝有人從海克塞爾的房間里出來,還是個男的。

第二次,他是驚駭,這個人居然是胡歡,還以為被潛龍軍包圍了。

第三次,他是想要知道,對方是怎么找到自己。

其他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小念頭,這個男子就顧不過來了。

胡歡驚訝的是,這家伙自己熟,而且還有仇。

當初在北平市蛤蟆精民俗研究會的封閉區,凌家三人綁架凌霄,最后冒出來要殺了他的黑色人影,就是眼前這個穿著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

胡歡第二個念頭,就是……

“臥槽,老子打不過他。”

這個男子雖然面對令狐音,立刻就撤退了,但卻仍舊能夠證明自己的實力。

胡歡當時沒有覺醒記憶,所以雖然靠戰斗本能,逃過對方毒手,卻全面落在下風。

胡歡把腳一點,做出欲射擊的姿態,穿著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就身子一晃,浮現了一個黑色人影。

這個黑色人影速度奇快,比駕馭了食氣蟲群的胡歡還要快。

當初那一次戰斗,他就是憑著絕快的速度,暗算了胡歡,又在令狐音的手下逃走。

若是胡歡還是普通少年,只會覺得,這人實在難纏,恐怖若斯,但現在他恢復了記憶,立刻就能找出來對方的弱點。

胡歡暗暗忖道:“我就是個一階的暴徒,憑著操縱肌肉就能擋下黑色影子的一擊,這家伙的速度雖然快,但攻擊力不值一提。”

“就在這一點上,設計個小陷阱,給他點苦頭吃。”

胡歡早就悄然切換了殼28,換上了飛鱗,不管是食氣蟲群,還是飛鱗,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蘊含劇毒靈力。

食氣蟲群,胡歡使用的是變異的那一張,赤血毒靈力變異,毒性更烈,飛鱗是生金彩,毒性亦酷烈無比。

胡歡把催動了操縱肌肉,胸前故意露出一個老大的破綻,黑色人影幾乎是不假思索,毫不猶豫的就一爪,抓中了少年的胸口。

胡歡的胸口血肉橫飛,傷口深深,但他的對手也不好過,全身都泛起了一絲淡金,那是生金彩的劇毒靈力侵蝕,隨即就有一絲暗紅,那是變異的赤血毒。

兩重劇毒靈力爆發,黑色人影的氣息頓時衰落。

穿著考究手工西服的男子心頭驚駭,急忙立刻就散去了黑色人影,當黑色人影化為片片灰燼,胡歡早就換了吸血藤,鉆到下一層,然后換了電梯,從容走掉了。

兩人第二次交手,胡歡雖然仍舊不敵對手,他仍舊是一階的暴徒,對方卻可能是三階的高手,更有操縱黑色人影的異能,但卻跟第一次的戰斗,情況顛倒了過來。

胡歡憑著七百年智慧,把對方戲耍自如,說走就走,走的從容自若。

西裝男子氣的,一拳轟中墻壁,但隨即就有些后怕。

“這小子,我上次遇到,還是隨手可宰殺的羔羊。為什么這一次,他就變得如此厲害?雖然戰力提升不高,但這些狡詐的戰斗智慧,還有那些詭異的手段,都是哪里來的?”

“我聽說,斯塔克集團也想要殺了他,但卻給他屠滅了一整支隊伍。”

“若是再有幾年,他成長起來,又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會不會……”

想到這里,西裝男忽然打了一個寒顫。

胡歡心情很好的離開了酒店,他雖然還知道,海克塞爾的方位,“瘋狂迪斯科”的法術效果,持續的居然比預料的還久,但少年卻沒有去“偶遇”一下的打算。

西裝男雖然也是三階,能力詭異,但顯然更類似刺客,黑色人影出沒詭異,速度奇快,最能暗殺冷不防。

但正面戰斗,卻有極大弱點,所以才會給胡歡暗算了一記。

當然,也因為西裝男的黑色人影,只是從本體分出來的特殊存在,就算兩種劇毒靈力,都起了作用,也不能影響西裝男本身,所以胡歡小挫對手,就從容離開了。

想要殺人,等他再次進階,安安穩穩去殺就是了,也不急在一時。

可海克塞爾可不一樣,這家伙是生命族系的職業者,這個職業族系,最大的優勢就是皮糙肉厚,戰力兇橫,是標準的肉搏戰士。

生命族系,巨人族系和戰士族系,都是肉搏系的職業,只是戰士族系是肉身不如這兩個族系強橫,異能也弱,只有操縱武器一個優勢,在三大肉搏系職業里,敬排末座,最為受歧視。

胡歡暗暗忖道:“現在我還小,等我大了,再來一一取你們性命。”

他身上還有嚴苓色的禁足令,也不想太過招搖,施展了一個地行術,就回去現代文學館了。

大概半個小時后,西裝男想方設法聯絡上了海克塞爾,海克塞爾也迅速趕了回來,當她看到自己的房間,活像是七八個壯漢開過爬梯,不但昨天搶來的青銅箱子和機械女神不見了,連隨身的三件靈物都不見了,頓時這一張俏臉鐵青。

她毫不猶豫的對西裝男說道:“報警!就說我丟了極重要的東西,這是涉外的案子,我們跟潛龍軍還有合作,他們不敢不重視。”

海克塞爾并不知道,昨天的那幾頭巨猴,究竟代表了誰,但西裝男可是跟胡歡照過面了,知道犯案子的人是誰。

海克塞爾就是想要通過官方渠道,拿回自己的靈物,至于懲處胡歡,這種事兒暫時就不用想了,最多互相打打嘴仗。

三件靈物,就算是海克塞爾也不太舍得。

胡歡回到現代文學館,他以為自己可以安分一會兒,沒多久就被嚴苓色找上了門。

這位班主任的臉色,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完美的體現了漢語的博大精深。

她把胡歡叫道了辦公室,胡歡還以為讓自己取被窩,他昨天在這里睡了,上午已經有人把他寢室的窗戶修理好,所以晚上必然不會再有機會過來。

胡歡卻沒想到,房間里多了好幾個人。

為首的一個面目威嚴的中年人,說道:“聽說你搶了外賓的東西?”

胡歡大力搖頭,說道:“沒有的事兒,我一直都在學院,根本沒有出去,上午在上課,中午還跟幾個同學一起吃的飯,這才回房間休息沒多一會兒。”

威嚴的中年人說道:“對方說看到了你的臉。”

胡歡忍不住哈哈一笑,說道:“我想知道,他怎么知道我的?去過我們家鄉,還是來過現代文學館,又或者通過什么渠道,拿到了我的資料?”

“不管他怎么知道我的,這些行動,可都涉嫌間諜活動啊!”

胡歡身為七百年老狐貍,哪里會被這種事兒嚇住?

東西就在小蝸洞天里,累死全世界所有的私家偵探,都找不到東西,沒有賊贓,怎么就能憑空污蔑他清白?

至于認證,那特么就是個笑話。

對方倒是有膽子說,是以為刺殺,才認得自己這張臉啊!

威嚴的中年人,說道:“我們會搜查一下!”

胡歡呵呵一笑,說道:“搜查自然是隨便,但這種隨便指認,無須任何證據,就能說我搶人東西。”

“這事兒,有點過了。”

胡歡沒有多說,他相信,此時自己的房間,必然有很多人在搜查,自己既然阻止不了,也就沒必要做什么。

反正他的房間,干干凈凈,就沒什么違禁的東西。

過了片刻,有人推門進來,跟威嚴的中年人說了幾句,他點了點頭,說道:“我相信胡歡同學必然是無辜的。”

他瞧了一眼胡歡,忽然笑了,說道:“這是必要的程序,你不用放在心上。我知道對方曾刺殺過你,這種事兒,我們也心里有數。”

“已經有人傳話了,說你不用不服氣,下次海外任務,他會出手幫你弄死這人。”

“讓你安心學習,現在戰斗的事兒,還用不到你們這些學員。”

胡歡呵呵一笑,心底也舒服了一些,威嚴中年人一擺手,房間里的人一起站了起來,臨走出房間的時候,中年人還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聲說道::“斯塔克集團那個事兒,干得好!”

“可惜我要了一次,沒把你要過來。”

胡歡等這批人走了,才看到嚴苓色的臉上,微微轉晴,顯然她也相信這些人的調查結果。

胡歡就是個一階暴徒,除了吃飯……

錯了,是貪食,之外就沒有其他異能,盡管按照資料,他因為靈力變異,還掌握有一種特殊靈力,但暴徒的靈力在十五族系中,就是墊底。

嚴苓色也不相信,自己的學生能夠干出來這種大事兒。

上次胡歡殺瘋了,嚴苓色也只以為,是那些外國職業者猝不及防,被胡歡偷襲,打了個措手不及,殼28發揮了神奇的作用。

何況,上次還只是兩名二階職業者,和三位一階職業者,這次可有兩位三階,其中還包括了金花雀海克塞爾,就算嚴苓色也不愿意,跑去人家老巢鬧事兒。

嚴苓色想了好些,暗暗給胡歡開脫,過了一會兒,又覺得自己是不是在騙自己,畢竟胡歡很有前科。

她淡淡問道:“的確沒出去?”

胡歡無奈的說道:“當然沒有,我怎么可能不聽老師的話呢?”

嚴苓色臉色稍微好了點,說道:“這次事兒,比上次要麻煩。斯塔克集團,規模和實力遠不如紅日。而且上次你把人殺光了,也沒有了后患,斯塔克集團也不敢再派人進來國境了,只有來回的電報,電話,壓力并不大。”

“但這一次,紅日集團卻人員齊全……”

胡歡驚了,問道:“老師的意思,我應該把他們都殺掉?這事兒……”

“不太好吧?”

“我還是個孩子。”

嚴苓色一頭黑線,罵道:“什么叫把人都殺掉?我是在教你這么干嗎?”

“你剛才的話什么意思?是不是真去了?”

“沒有沒有,真的沒有。”

胡歡極力否認,他其實還蠻贊同嚴苓色的意思,既然出手,就該把人全都殺了,一個不留,這樣,才能讓世界和平!

他跑去一趟,就拿了點東西,這種事兒干的有點小氣了,不夠大氣。

不過,胡歡也沒辦法,他真的還是個孩子,不夠大。

要是再給他個幾年,胡歡保證海克塞爾那一票人,沒有一個活口。

告辭了嚴苓色,胡歡回了自己的宿舍,這一次,他堂而皇之的逃了下午課,整個下午都在寢室里,就沒有出門。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