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十三、靈魂族系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凌霄輕笑了一聲,問道:“你在干什么?”

胡歡笑呵呵的答道:“我在想,凌霄姐姐怎么這么好,總給我整好吃的。”

凌霄喜滋滋的敲了一下他的頭,親手給他準備碗筷,還順手盛了一碗湯,試了試涼熱,喂了胡歡一口。

胡歡還沒吃幾口飯,嚴苓色和令狐音,就推門進了他的房間。

嚴苓色跟凌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嚴肅的說道:“你是怎么知道,熊破天身上有惡魘?”

胡歡不假思索的答道:“清攸說的!”

他瞧了一眼,嚴苓色的神色,決定給這個謊言,打一個版號WQ1337000的補丁:“他應該不知道,那個是什么東西。我特意找人打聽了一下,才確定了這玩意叫惡魘,它非常恐怖。”

嚴苓色問道:“你找誰問的?”

胡歡立刻把經典背鍋俠和氣拎了出來,說道:“一個叫和氣的人,他自稱什么財術世家,我也不是很清楚這人什么底細,但是他知道的東西挺多的。”

和氣若是知道,自己頭上有增添一口黑鍋,肯定下重金去購買廚具企業的股份,遲早有一天,全都扣回來。

嚴苓色還真聽不出來破綻,她說道:“我已經給上頭打了報告,也問過了幾位專家,大概知道了惡魘的來歷。”

“這是古代修士,因為修行失敗,走火入魔,自身異化,成了惡魘。”

“惡魘幾乎不能被殺死,雖然只是二階巔峰的異妖,但卻媲美三階戰力,就算令狐音這樣的三階頂尖職業者,一個疏忽也要吃大虧。”

胡歡雖然知道,嚴苓色得到的資料,有大大的錯誤,但卻并沒有指出來,他的破綻已經夠多了,真不能再添上幾處。

令狐音低聲說道:“可怕的是,就算是我,也無法看到,只能憑靈覺,略有感應。嚴大校只有跟它氣機交感,才能隱約看到一些行跡,不然也跟我一樣,只能靠靈覺。”

“二階以下,應該完全無法覺察,連靈覺都不靠譜。”

令狐音繼續說道:“我們問過了附近的派出所,最近有至少四起命案,跟這頭惡魘有關,熊破天已經被控制,清攸也要被審查,這件事兒你做到好。”

胡歡微微黯然,他倒是能猜想到,熊破天和清攸會被控制起來,因為這件事實在太惡劣了。

熊破天私自藏覓惡魘,還把她帶來了現代文學館,一旦出事兒,可就是大事兒。這里五十幾名學員,可是國家最寶貴的人才,全國一共也就幾千名覺醒者,幾百名職業者。

這些人若是都死了,損失簡直慘重的驚人。

清攸知道情況,卻沒有匯報,一時半會也沒法洗清自身,恐怕也要麻煩很久了。

胡歡也不想替兩人解釋,沒什么好解釋,更不會替兩人求情,因為求情也沒什么用,這兩個孩子也該受點教訓。

他也明白,嚴苓色為什么來找自己,八成是希望,能夠從他這里得到一些惡魘的情報,雖然希望渺茫,但總歸值得一試。

胡歡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今晚那頭惡魘,應該會報復,老師怕是不能回家了。”

嚴苓色也很頭疼,胡歡說的沒錯,那頭惡魘一定會報復,但死守現代文學館,也不是個事兒,她倒是沒問題,但如果惡魘去附近殺人怎么辦?

潛龍軍的體系內,就沒有針對惡魘的人才。

嚴苓色嘆了口氣,說道:“暫時也只能這樣,你們晚上都警醒一些。”

嚴苓色和令狐音,并未逗留多久,就離開了胡歡的房間,挨個去叮囑學員了。

胡歡在嚴苓色離開后,低聲說道:“凌霄姐姐,你也趕緊離開吧。今晚你跟在小姑媽的身邊,千萬不要離開。”

凌霄擔憂的問道:“我走了,你該怎么辦?”

胡歡一拍胸脯,說道:“我沒問題,今晚我偷偷去嚴老師的房門口打地鋪。”

凌霄想了一想,還真覺得這是個辦法,她雖然是一階職業者,但戰斗力相對一般,只有五彩毒霧厲害,但這種介乎虛實之間,宛如靈體的東西,五彩毒霧根本不起作用。

胡歡催促了幾句,凌霄還是等胡歡吃完飯,這才令手下收拾了餐車,離開了現代文學館。

胡歡很擔心凌霄,但卻并不擔心自己,大不了在小蝸洞天內躲一躲,莫要是惡魘,就算地獄惡魔來了,也要吃足閉門羹。

胡歡送走了凌霄,心底卻有些嘀咕。

太平天兵并未把幽神法外傳,當年煉幽神法,成為惡魘的人,大多數都是太平天兵內的高層,雖然十三元老沒人使用幽神法,但五大兵長卻有一人成為了惡魘。

換句話說,幾乎所有的惡魘,生前都是胡歡的熟人,但這個紅衣小女孩,胡歡卻不認識。

他暗暗思忖道:“當年太平天兵雖然組織遍及五大洲,各個國家的人都有,但卻幾乎沒有我不認識的人,這個小女孩絕對不是當年的老人。”

胡歡雖然不知道,怎么對付惡魘,但卻對惡魘的資料了如指掌。

惡魘是一種靈體,介乎有無之間,極難被殺死。

惡魘因為會吞噬兩名真氣境,又或者兩位二階職業者,能力來源復雜,戰力彪悍。

惡魘是保存生命,不是自尋死路,所以盡管有種種缺陷,比如說沒有任何進步可能,只能困在二階,比如說也沒法恢復人身,比如說因為狀態詭異,人的性格也會受到影響,漸漸泯滅人性……

但幾乎所有惡魘,都是保有完整神智的,要不然那一代老人,也不會趨之若鶩。

若是惡魘會變成神智混亂,只能殺戮的怪物,又跟死掉有什么區別?

“這小女孩的神智,有些問題,雖然看起來好像有智商,但能夠當著令狐音的面出手,只怕智商殘存不多。”

“難道還有人把幽神法傳了下來?”

“又或者,哪位老朋友復蘇了,這是他的私生女?”

“呸!沒聽說惡魘還能有繁衍能力,他們就算養有私生女,也得是生前,這都一百多年過去了,養不出來這么大的私生女,他們的私生女都得八九十歲。”

胡歡身子一晃,消失在宿舍里,他現在對小蝸洞天,掌握的比記憶復蘇前,要緊密的多,再用不著那句咒語了。

進出只在一瞬間!

踏足小蝸洞天,胡歡猶豫了一下,沒有在古董沙發上呆多一會,而是走到了圓桌邊,坐了下去。

沒多一會兒,伊麗莎白的人像就亮了起來,她上次跟胡歡碰面,得知對方能提供物神卡,就用盡一切手段,拼湊了一筆錢,準備隨時跟胡歡交易。

胡歡開門見山,直接問道:“你知道,現在還有人修煉幽神法么?”

伊麗莎白正在忐忑,不知道自己湊起來的錢夠不夠,又或者對方可能并不需要金錢,需要以物易物,聽到幽神法三個字,大驚失色,叫道:“世上難道還有人修煉這種邪術?”

胡歡點了點頭,對方好歹知道幽神法,不至于雞同鴨講,這位老朋友的子孫后代,可比令狐音底蘊豐厚多了。

“我想問一聲,現在有辦法能夠對付惡魘嗎?”

胡歡話音未落,就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胡生,你應該擺脫了壽元限制,怎么也開始惦記幽神法那種不入流的玩意了?”

一身民國時代長袍,剃了一個周樹人式的短發的男子,稍微活動了一下身體,笑呵呵的說道:“這位小朋友,面孔好生新鮮,你是……史特凡的子孫?”

伊麗莎白根本沒想到,自己又能遇上一位,來歷神秘的人物。她在曾祖父的遺物里,找到了信物,但卻并知道,這個東西,究竟代表了什么,所以對方說出了她曾祖父的名字,伊麗莎白也沒有太驚訝。

她反問道:“你又是誰的繼承人?”

胡歡想了一想,舉手說道:“我是天魔凌家的女婿!”

他很擔心,被周丘生拆穿,所以預先給這位老友一個提示。

周丘生聽到胡歡的話,笑的前仰后合,他瞧了幾眼胡歡,又瞧了幾眼一頭金色短發,今天換了一身英式獵裝,更顯得颯爽英姿的少女,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

周丘生沒有回答伊麗莎白,只是很曖昧的對胡歡說道:“你還真是人老心不老,老牛吃嫩草。”

伊麗莎白并不知道,這個老牛指的是一頭老狐貍,嫩草指的是自己,還以為胡歡在天魔凌家的結婚目標,年紀非常小,不由得微微生出幾分鄙夷。

“政治婚姻,就是這么的齷齪,充滿了不合時宜,我將來一定要自由戀愛。”

“好在家族已經管束不了我。”

胡歡輕咳一聲,說道:“還記得當年開會的時候,每次我提議,處男請出去,你就會忿忿的甩門而去。”

“不知道,你喜歡摔門的習慣改了有未?”

周丘生創立了新法自然哲學,把畢生精力,都投注在研究科學,已經創立新法上,是太平天兵的元老中,有名的鋼鐵直男。

這個笑話,當年差點讓兩人徹底翻臉,后來胡歡很鄭重的道了歉,周丘生才算是原諒了他。

如今時過境遷,這個笑話,卻讓周丘生感覺到了一絲絲溫馨。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如果你現在說,開會了,處男請離開!我還是會出去,只是不會摔門了,還會替大家把門關上。”

“然后打開監控!”

周丘生突然開車,差點閃了胡歡的老腰,他也沒想到,幾多年不見,老朋友車技見長。

伊麗莎白卻很憤怒,叫道:“請不要開這種油膩的玩笑,還有女士在的。”

胡歡頓時不說話了,周丘生嘆了口氣說:“是啊!當年的幾位女士,若是聽到這種玩笑,只怕立刻就動手了,伊麗莎白小姐,你可比前輩們溫柔多了。”

感慨了一句,周丘生自我介紹道:“我跟胡生很熟,我們是連橋。”

他說完這句,卻發現伊麗莎白一臉的呆滯,沒有聽懂,急忙補充了一句:“就是一單挑,連襟,好吧,忘記你是個純正的外國人了,我們是一對姐妹,各自分別的丈夫。”

伊麗莎白總算是聽懂了,但卻滿腹狐疑的問了一句:“你不是處男嗎?”

這次輪到胡歡捧腹大笑,周丘生明顯車技不過關,還是把小車開翻了。

周丘生瞧了一眼胡歡,笑吟吟的說道:“誰說有了未婚妻,就不能是處男了?我是老派人,婚前要保持純潔之軀,讓自己干干凈凈。”

伊麗莎白看了一眼,形象很有些年紀的周丘生,忍不住暗暗忖道:“這個年紀,還是處男,他的未婚妻挺可憐的。”

胡歡瞧了瞧桌子,把話題拉了回來,正經的說道:“我想知道一些惡魘的事兒。”

伊麗莎白搖了搖頭,說道:“我知道幽神法,也知道那是一種極其邪門的狠毒法術,會把人修煉成堪比吸血鬼的邪物,但卻從未聽說,世上有惡魘出沒的消息。”

“我的消息,已經算是很靈通了,我沒有聽說過,大概率惡魘已經絕跡。”

胡歡微微吃驚,沒有多說什么。

若是惡魘幾乎絕跡,那么一旦暴露出去,只有現代文學館出現了惡魘,他的身份只怕就會被老朋友們鎖定。

這件事,暫時還不著急處理,但胡歡已經加了一些小心。

周丘生饒有興趣的問道:“你有碰上惡魘?”

胡歡搖了搖頭,說道:“是有人跟我提起,最近有個地方出現了這東西。”

“我正在猶豫,要不要親自出馬,解決這個問題。”

周丘生嘖嘖有聲,說道:“不要去!”

“當年的那批人,已經抱團了。”

“他們甚至開發出來一條職業族系,叫做靈魂族系。”

“一階職業是詭異學徒,二階職業是魘,三階職業是兇靈,或者邪靈。我不大分得清這兩種職業有什么區別,是不是同一種職業的不同稱謂,又或者能力有本質區別。”

“目前還不清楚,他們是否開發出四階職業,但就算是三階職業,也相當難纏了。”

“你一次招惹,就會招惹一窩。”

胡歡眉頭一皺,他還真沒想到,世界已經變化的這么復雜,他問道:“幽神法還能有三階職業?他們不是沒有進階可能嗎?”

周丘生笑了,低聲說道:“當年也沒有三階職業者啊!”

胡歡瞳孔收縮,立刻就明白,自己陷入了何等誤區。當年惡魘的確無法提升位階,但現在和當年不同了,當年沒有二階以上,現在三階四階,卻很有一批。

胡歡低聲說道:“他們可以靠吞噬三階職業者,成功進階!”

這是肯定語氣,不是疑問語氣,周丘生還是做了回答:“沒錯,如今他們靈魂教派和機械教派,古典魔法學派,并列為世界三大職階者教派。

“雖然沒有四階強者,但也沒有人敢小覷他們。”

伊麗莎白驚呼一聲,叫道:“靈魂教派,是修煉的幽神法?”

“你們可知道,這個消息一旦暴露出去,將是何等震驚世人?”

周丘生不緊不慢的說道:“沒錯,所以你也不要說出去,不然靈魂教派會把你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不管是上帝還是魔鬼,都不敢收留,得罪了他們的人。”

伊麗莎白本來,還沒覺得曾祖父留下的這個信物,能有什么用,但聽到了周丘生的爆料,忽然就明白了它的價值。

“就算沒法跟他們兩個交易,光是這些直指世界真相的內幕,價值無量。”

“曾祖父當年,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會留下這樣的寶物?”

“我繼承了曾祖父的遺產,創立了一個小小的教派,卻不知道,當年祖父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結交過什么朋友?”

胡歡當然沒法接受,周丘生的說法,他可是就要面對惡魘襲擊,怎么可能不去招惹?

胡歡說道:“丘生,還是多講一些,如何對付惡魘的手段吧。”

周丘生訝異了一下,然后才說道:“你對最近十幾年不太了解嗎?”

“想要對付詭異學徒,只需要找出它的歷史,想要對付惡魘,只需要找出它的另外兩個人性,想要對付邪靈,只能比它高一個位階。”

“惡魘吞食了兩位同階,但消化上,始終有大問題,導致很多惡魘在漫長歲月里,漸漸壓不住其余兩股意志。”

“只要能夠想方設法,挑動其余兩個意識,就能讓惡魘自行崩潰。”

“只是可惜了,想要知道最近二十年,新誕生的惡魘吞食了誰,非常容易,但那些古老的惡魘,就沒人知道他們底細了。”

周丘生玩味的一笑,他說的話沒錯,一百多年前的惡魘,的確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底細,也沒可能知道,他們當年是吞食了誰,畢竟都算是古人了。

但這種事兒,并不包括胡歡和周丘生,兩人可是都對當年那批修煉幽神法的人,了如指掌。

胡歡嘆了口氣,問道:“你能給我一批,新誕生的靈魂族系職業者的名單和資料嗎?”

知道了應對的方法,還需要有合適的資料,胡歡不了解紅衣小女孩,縱然知道,引發她體內另外兩股意志,就能導致其崩潰,可也沒有辦法執行。

他必須要知道對方的資料,才能有的放矢,有針對性的安排戰斗計劃。

周丘生雖然說話啰嗦,但辦事兒卻很爽快,他說了一聲稍等,就起身離去,過了片刻,就拿了兩份資料回來。

他把一份資料放在圓桌上,輕輕一推,這份資料就神乎其神的出現在胡歡的眼前,但是他嘗試,把另外一份,送給伊麗莎白的時候,卻遇到了阻難。

周丘生遺憾的放棄了,說道:“本來也要給你一份,但你那邊的會議室,實在太殘破了。它現在缺乏配套的圓桌,就連最基礎的遠程交易功能都不具備,我無法把這份資料送給你。”

伊麗莎白看著胡歡拿起那份資料,若非是她也是職業者,只怕這會兒早就驚訝的小嘴吐泡泡了。

“會議室真的可以遠程交易?”

周丘生補充了一句:“體積不能太大,我們當年沒有開發出完美的技術,只能交易一些小物件。”

他沖著胡歡微微一笑,說道:“如果能夠傳送大一點的東西,我給你的禮物,也不需要人類的郵政系統了。”

“你有沒有去取回,我給你的禮物?”

胡歡還真沒功夫,去拿那件禮物,現在他又被嚴苓色禁足,不允許離開現代文學館,更是拿不到東西了。

胡歡也只能含糊的說道:“暫時還沒有機會過去,現在我有些事情纏身,反正東西在那邊也丟不了。”

周丘生笑了一笑,說道:“那可是很好玩的東西。”

“本來是別人送給我的,但是我覺得,她更合適你。”

胡歡也沒聽出來,周丘生的調侃,翻了幾頁資料,果然找到紅衣小女孩的詳細記錄。

他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心頭難受,這個小女孩的人生,實在悲慘的有些過了份。

按照周丘生提供的資料,這個紅衣小女孩是意外品,本身也在被靈魂教派追殺,這倒是意外之喜。

因為,這代表,胡歡不用招惹靈魂教派,這么大的一個麻煩了。

再有幾年,胡歡或者不懼什么靈魂教派,但現在卻還不行,他現在還是一個一階的小蝦米,盡管就職雙職業,仍舊不能對抗如此龐大的組織。

胡歡拿到了想要的資料,沖著周丘生點了點頭,就準備退出會議室,伊麗莎白卻安耐不住了,說道:“我想要換一張物神卡,出價七百萬美金!”

周丘生頗具意味的笑了一笑,說道:“雖然我是凌家的女婿,但并無多余的物神卡可以出售。”

胡歡思忖了一會兒,扔了一張食氣蟲,在桌子上。

這玩意他有二十幾張,也不能形成足夠的戰力,他也不需要再合璧食氣蟲群了,算是多余之物。

伊麗莎白微微驚訝,沒想到胡歡還有第三張物神卡。

那天胡歡扔出來兩張物神卡,來證明自己的身份,一張是吸血藤,一張是惡魔的宮殿。

伊麗莎白想當然的認為,后者一定不是胡歡私有,應該是他暫時執掌,凌家的這一張卡牌,畢竟惡魔的宮殿是一張GoldRare(黃金稀有的GR卡牌)。

當伊麗莎白看到這張食氣蟲的時候,腦海就不住的翻騰,補了不知道多少劇情,但還是想要試探一下,問道:“為什么不是上次的吸血藤?”

胡歡淡淡說道:“上次的吸血藤早就賣掉了,現在就只有食氣蟲。”

吸血藤有A級生命,他還需要在關鍵時候保命,雖然不是作戰主力,但胡歡仍舊不機會放棄。

伊麗莎白仔細看了一會兒,暗暗比較,心道:“吸血藤雖然有A級生命,還有吸血術和地行術兩種異能,但戰力卻不如食氣蟲,畢竟它有B級的速度,還有劇毒靈力赤血毒。”

“我用來培養一位親信,倒也足夠了。”

胡歡靜靜的等了好一會兒,他很有耐心,伊麗莎白終于說道:“可以成交。”

胡歡點了點頭,說道:“就算給老朋友的福利,下次不會是這個價格了。”

伊麗莎白松了口氣,她當然知道物神卡的國際行價,開價七百萬美金,只是最底價,還預留了一部分討價還價的上限。

伊麗莎白卻沒想到,胡歡根本沒有跟她討價還價,還點明了是老朋友的“福利”。

在伊麗莎白心目中,他們的祖上必然有淵源,但就算是親戚,過了兩三代,也都沒什么感情了,何況是不知道幾代的世交?

對方愿意賣這個面子,她也愿意投桃報李。

伊麗莎白說道:“我欠你一份人情。”

胡歡點了點頭,把手中的物神卡,直接丟給了周丘生,說道:“幫我郵寄給這位小姐,我現在住的地方,不大方便。”

周丘生微微一笑,問道:“這筆錢也要我幫忙嗎?”

胡歡點了點頭,說道:“給我送去老地方吧。”

胡歡怎么可能,從自己住的地方,給伊麗莎白郵寄東西?那不是什么都暴露了?

讓周丘生轉一手,更為方便一些。

伊麗莎白倒是沒想到,胡歡是真不方便,在中國大陸向海外郵寄東西,在一九九三年,還不是什么特別愉快的經歷,而且收取七百萬美金,也是一個會被國家盯上的行為。

兩千年前后,一群網絡寫手因為經常收取臺灣發來的稿費,因為貨幣兌換的問題,還都是美金,不知道多少人都被警察叫去喝茶過。

幾百美金的來往,尚且如此,何況這么大一筆,根本沒有辦法躲過監控。

胡歡相信,周丘生活了這么久,肯定比自己有辦法,搞定這件事兒。

他還需要一點時間,等實力恢復的差不多了,才會收攏舊部,這件事兒,暫時就沒辦法做了。

胡歡首先退出了會議室,周丘生跟伊麗莎白,互相留了聯絡方式,也退出了會議室,反倒是伊麗莎白,端坐在圓桌前,久久沒有動彈。

她現在很好奇,自己祖父當年的事跡。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