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十、惡魘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是個聽話的孩子,當年他在主人手底下,就是一頭聽話的小狐貍,如今雖然過去了七百多年,但有些東西是不會變的。

比如……從不挑食。

中午飯,凌霄帝的確從外面叫了吃的,光是西湖醋魚就叫了五條,宋嫂魚羹五份,龍井蝦仁份量一般,就叫了二十盤……

杭州菜來來去去就那么幾種,所以凌霄還叫了一批湖南菜,以補充營養的不足,保證膳食的酸辣平衡。

去食堂吃飯的學員,這邊剛吃過,從地下食堂出來,就能看到一輛輛精美的餐車,推著滿車的食物,從現代文學館的大堂,直上幾樓,推到胡歡的宿舍門外。

注重要的是,因為胡歡的宿舍不大,所以這些餐車不能都推進去,得胡歡吃完一輛餐車,把舊有的餐車推出來,換一輛新的進去。

這等場面,對吃了十幾天食堂的學員們,是何等殘忍?

如果不是特訓班,不許學員們打架斗毆,這會兒都有不少人,想要教一下,胡歡怎么個做人。

禽獸,畜生,這是不當人子!

胡歡稍作暗示,凌霄就“主動”替他盛了一碗湯,還一口一口喂他。

這種事兒,老狐貍早年做的慣熟,經驗老豐富了。

“凌霄姐姐!”

“什么事兒?”

“沒什么事兒,我就是隨便叫叫。”

“壞小孩。”

沒營養的話,搭配很有營養的午餐,胡歡頓時覺得,日子不要太舒爽。

胡歡晉升暴徒,食量更是驚人,比覺醒者時候,胃口大了好多。

凌霄準備的兩套菜肴,都給他吃的干干凈凈。

當午休差不多結束,特二十五班的學員們,看到一輛輛推出去的餐車,心態更不平衡了。

尤其是,當學員們發現,下午的課程,胡歡居然直接曠掉了,當天就有幾個學員去找了嚴苓色去舉報。

嚴苓色只求胡歡,老老實實呆在現代文學館,對他逃課的事兒,真不想怎么管了,這些舉報,倒是給這位班主任壓力下來。

胡歡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兒,他下午都在寢室里看書。

老實說,當年的胡歡,雖然收集了太平天兵幾乎所有元老,以及高層人士的研究筆記,但卻并沒有都看過。

他當時修為狂降,壽元不足,哪里有心思研究新法的原理,根底,衍生,窮盡變化?都是想要拿來就趕緊修煉,不成就趁早換,大家的時間都不多了,人人朝不保夕,做事非常注重效率。

轉世之后,胡歡的狀況穩定。

雖然才恢復到了一階,可對胡歡來說,既然新生代有人能突破四階,乃至五階,他就一定也能踏足這等境界,完全不需要著急,反而更有閑情逸致。

胡歡打算把所有的筆記都看一遍,再根據這些年新法的種種創新,重構修行體系。

自古以來,就以古法為尊。

因為古法往往是數百上千年的積淀,創法的前輩,以及修行古法的天才,早就把這些古典法打磨的完美無瑕,幾乎是最完美的修行法門。

就如沒有自然數,哪里來的素數,質數,正數,負數,小數?沒有有理數,哪來的無理數?

古典法就如科學,從基礎開始,層層疊加,不斷上探玄奧,但根基卻不可動搖。

若不是天地異變,元氣退散,靈力充盈,哪里來的新法盛行?

新法就如從十進制,改成了二進制,制法無優劣,但計算的本質卻有了變化,一加一再不等于二,而等于十。

如今新法流行,也不過一兩百年,還不盡完善,胡歡還能打磨的更圓融一些。

凌霄下午也在胡歡的寢室里,陪他看書。

就如大學時代,很多小情侶都喜歡在自習教室和圖書館約會,各看各自的書,一起努力學習。

為了不至于,暴露某些不該暴露的東西,胡歡看的筆記都是復制本,用來現代的打印技術,原本都算是古董,乃至古老歲月的紀念品了。

胡歡也不舍得,拿出小蝸洞天,被外面的空氣侵蝕。

畢竟他和老朋友們的聯系,也并沒有多少了,留著筆記還能睹物思人。

胡歡在研究筆記的時候,凌霄也隨手翻了半本。

胡歡給他的是黃適之的筆記,凌霄沒有天演術的根基,根本看不懂,看了一會兒,也就沒了興趣。

至于筆記的來歷,胡歡隨手又把黑鍋俠和氣給搬了出來。

和氣的出現時間,其實跟他說起這些筆記的時間對不上,胡歡也只能憑著七百年的狡詐智慧,硬生生的掰過去。

反正凌霄對他信任有加,就算是說“狐話”,凌霄也不會質疑太過。

凌霄本來是活潑愛動的性子,但跟胡歡一起,也不知怎么,就能陪著他靜靜的呆著,也不顯膩煩。

她隨手沖調了一杯花茶,忽然喉嚨一甜。

胡歡雖然正全神貫注的看書,但畢竟歷經無數風雨,總會分一點余神,關注周圍的情況。

見狀,他伸手一按,就按在了凌霄的心頭,食氣蟲群催動,把凌霄體內發作的五彩毒霧給吞食了去。

凌霄緩過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謝謝!”

胡歡皺眉說道:“凌霄姐姐,你的情況好像越發嚴重了,不如我幫你,晉升二階吧。”

胡歡也是物神術的創始人之一,如何不知道物神術有什么缺陷?

物神術始終解決不了,異妖侵蝕的問題。

當年胡歡和天魔孫友兩人,在太平天兵內,理念最為接近,故而一拍即合,聯手創制新法。

物神術草創之時,兩人都以為找到了一條捷徑,甚至為了加速試驗,還創立了天魔組織,招攬了天魔凌家

他們就是想要弄一批實驗體而已,什么資助者天魔凌家,兩位老祖親傳弟子,其實都是一樣的地位。

兩人不知道消耗了多少頭發,多少資源,找了多少人來試驗,殫精竭慮,嘗試過一切方向,這才確定了——融合物神,死路一條,以身納卡,方是正道。

這個結果出現,胡歡和孫友都是大失所望。

他們那時候,修為大挫,壽元殆盡,鉆研物神術,是為了解決壽命問題。

物神術是極致的戰斗方式。

可以通過切換不同的組合物神卡牌,擁有無窮無盡的異能,適應各種戰斗場面。

不管是當年的太平十二新法,還是現在的十五族系,再沒有一條能夠在戰斗力上媲美物神術。

但是命都要沒了,頂級戰力又有什么用?

胡歡和孫友不約而同放棄了這條道路,也沒有把這個發現告訴任何人,包括太平天兵其余的幾位元老。

這個秘密,只有胡歡和孫友知道。

太平三圣,梅拉尼·羅蘭等人,并不知道兩人隱藏了研究成果,都認為物神術有問題,還提醒過胡歡。

凌霄忍不住笑道:“你要是有本事讓姐姐晉升二階,姐姐當然開心了,難道我還會拒絕?”

胡歡微微一笑,低聲說道:“五毒心蟾為根基,最后煉成五毒天羅的路數,實在太兇險了。”

凌霄說道:“其他的途徑,也沒安全多少。小姑媽那條途徑,要融合世間力氣最大的異妖,五階就會成為傳說的泰坦人魔!”

“但那條途徑,我們凌家從未有過三階以上的人物,有兩位絕世天才嘗試突破四階,卻變成宛如肉泥一般的怪物,比死去還要凄慘。”

胡歡很有些無語,他還記得,自己跟孫友也曾嘗試,制造一張泰坦人魔的物神卡,但兩人都是卡在SuperRare(超級稀有),從沒有成功制造出,媲美四階職業者的SuperiorSuperRare(特級超稀有)卡牌。

事后兩人反復研討,都認為技術上沒有問題,無法制造SSR級的卡牌,一定是兩人的實力不足。

畢竟兩人都只能把新法修煉到二階,能越一階制造匹敵三階職業者的SuperRare(超級稀有的SR卡牌),已經是很逆天了。

胡歡腦子里過了一個念頭:“泰坦人魔!就算是我,想要駕馭也有些吃力。”就轉換了思路,笑道:“其實有一條很合適凌霄姐姐的職業者道路。”

“五毒天羅也算是位列五行,凌霄姐姐可以嘗試轉為五行族系,走令狐音的那條道路。”

“潛龍軍在五行族系上,有大量的資源,也有修持秘法,而且這條職業者族系相對安全的多。”

凌霄苦笑道:“我成為一階職業者,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頭,真不可能再體驗一次,去更換道路了。”

天魔外物神通,是一條錯誤的道路,胡歡當然不希望凌霄繼續走下去,但此時胡歡缺乏資源,再勸說下去,言語也很乏力。

胡歡沒有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兒,暗暗忖道:“等我晉升三階,再替凌霄姐姐想辦法吧。現在的我,實力還是太差了。”

胡歡把手里的筆記,扔在了桌子上,凌霄以為他餓了,問道:“要不要我點餐?也到了晚餐的時候了。”

胡歡搖了搖頭,說道:“今天沒什么運動,暫時還不餓。凌霄姐姐,我們在院子里溜達一會兒吧。”

胡歡倒也不是安耐不住寂寞,非要出門晃蕩,而是看了一下午的書,真的需要活動一下。

凌霄倒也無所謂,跟著他下了樓,兩人在院子里轉了一圈。

嚴苓色倒也關注了兩人,見胡話就是在院子里轉,很聽話的沒有離開,也就沒有出面。

胡歡和凌霄在院里轉了半天,在荷花池旁坐了下來。胡歡望著還沒有荷花的荷花池,整理了一下,最近的記憶,還有閱讀老朋友們的筆記所得。

慢慢有一條思路,開始清晰起來。

胡歡轉世是逼不得已,他那時候突破無望,肉身被靈力侵蝕,已經壓不住異化了。

就算知道天地元氣復蘇,靈氣也如潮奔涌,曙光就在眼前,但就是熬不過去了。

轉世后,胡歡并未在預料的時限恢復記憶,也就沒能選擇,前世預定好的道路,導致職業選擇出了一點偏差。

按照胡歡的原計劃,他覺醒記憶,只會選擇原虛法,摒棄其他一切職業,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三階的修為,然后取回上輩子準備的諸多資源。

胡歡暗暗忖道:“我因為沒能及時覺醒記憶,導致多了戰士族系的職業,雖然沒有太多影響,但原計劃仍舊要調整一下。”

“就職之后,不可逆轉,好在戰士族系的職業,兼容性最強,又最容易提升職階,我可以先晉升士兵,再考慮原虛法的提升。”

胡歡把未來的道路確定,整個人都輕松了下來。

凌霄和胡話關系親密,立刻就感覺到,下午一直都繃緊神經的少年,忽然放輕松了,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仍舊替胡歡高興,問道:“姐姐幫你弄點水果吃好不好?”

胡歡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凌霄就去找在現代文學館外,候命的凌霄家部屬。

胡歡剛剛站起身,就看到小道士清攸和熊破天,兩人一前一后的走了過來。

兩人很不對付,在班級里也經常爭吵,但偏偏卻經常一起出現。

胡歡見得多了,也就不覺得有什么奇怪,他跟兩人打了一聲招呼。

清攸看到胡歡,急忙說道:“快幫我,讓熊二把那個東西叫出來,她又殺了人。”

熊破天惱怒叫道:“誰殺了人?你莫要冤枉人?”

兩人上次,就因為什么爭吵,那時候,胡歡沒心情理會,這會兒,他也不想摻和其中。

胡歡笑了一笑,說道;“你們不如讓班主任評理。”

熊破天忍不住叫道:“讓班主任知道就完了,她一定會沒命的。”

胡歡忍不住啞然了一下,瞧了一眼清攸,說道:“既然班主任知道,那個東西就一定完了,你跟我說這事兒干嘛?報告班主任啊!”

清攸踟躕了一下,壓低聲說道:“如果班主任知道,只怕熊二這潑才,也要完了。同學一場,我不能害人。”

熊破天也不領情,低聲說道:“若是讓我知道,是你泄露了秘密,我絕不饒你。”

胡歡只覺得有趣兒,心道:“現在我也知道這個秘密了,隨時都能告訴老師啊!”

胡歡這一世,雖然是個少年,但前一世,可是見過無數匪夷所思之事的七百年老公狐貍,他根本不用猜測,就知道熊破天一定有問題。

熊二庇護的那個東西,也肯定有問題。

清攸說那個東西殺了人,只怕是真的有傷害過人。

至于熊二為什么死死維護那個東西,胡歡用腳趾頭都能猜的出來,誰還沒有中二過?

有多少人,就為了一些可笑的理由,庇護那些不該庇護的人,結果把自己的一生都搭上?

農夫和蛇的故事,雖然小孩子都懂得其中道理,但就算是成年人,有過無數的社會經驗,也仍舊不能免俗,做出一些蠢事。

胡歡沒有理會兩人,笑了一笑,還特意跟兩人分開一些。

清攸和熊破天,爭吵的越發厲害,兩人幾句話沒說妥當,一個催動拳法,一個使用靈寶宗的法術,就在荷花塘附近爭斗起來。

凌霄拎了一兜子,很貴的水果回來,見到兩人戰作一團,忍不住問道:“他們是怎么了?”

胡歡笑了一笑,說道:“他們不是經常在這樣?”

凌霄想了一想,覺得倒也是,這兩個活寶沒少鬧起來,就也不管他們了,把手里的水果遞給了胡歡,笑道:“看你喜歡吃什么,下次我讓他們多帶一些來。”

胡歡拿起一個很大的芒果,張口就咬了下去,凌霄急忙叫道:“這個要剝皮的。算了,我幫你弄。”

胡歡笑呵呵的,在一邊找了個石凳坐下,看著凌霄給自己弄水果。

他忽然就感到,有奇異的靈波動了一下,隨手編造了一個天眼的小法術,看到在熊二的身上,飄逸出來一道淡淡的人影。

這個人影是個女孩子,大概十二三歲,扎著紅頭繩,全身穿著很古老的那種大褂衫,通紅通紅,還刺繡著抱著大紅鯉魚的胖娃娃。

只是這個小女孩,臉色蒼白,雖然穿的一身喜慶,卻帶了陰慘慘的一股瘆人之意。

這玩意一出現,胡歡就驚了,暗叫道:“居然是惡魘!”

這玩意,胡歡也沒見過幾次,因為它是幽神法的產物。

幽神法需要犧牲兩名真氣境,又或者二階以上新法修為的人才能煉成。

煉成之后,就會把自身化為——惡魘!

惡魘又名為魙,俗稱食鬼之鬼。

古書上有描述:人死為鬼,鬼死為聻。鬼之畏聻,猶人之畏鬼也。

當然幽神法煉出的惡魘,跟古書上說的全然不是一回事兒。

幽神法吞食兩名真氣境,又或者二階以上新法修為的人,就能把自身化為惡魘,惡魘雖然只是二階,但卻能長存不滅。

只是惡魘誕生之后,雖然有天生種種詭異,可以抵食百鬼,但卻再也沒有任何進步可能,只能困在二階。

當初幽神法創立,創制者就是想把自身轉為不死不滅的存在,等到環境重新合適修行,就解脫這種狀態,恢復人類的身份,再次踏上修行之路。

只是誰也沒想到,修行幽神法,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而且,并沒有任何方法,能夠讓惡魘恢復為人。

所以幽神法只是保存生命,不是長生。

開始幽神法還得到的一致的批判,因為修習幽神法,就等若斷去了一切前途,甚至因為狀態詭異,人的性格也會受到影響,漸漸泯滅人性。

但很快,修為的不斷倒退,壽命的逼近終結,讓最頑固的人,也都放棄了原則。

當時太平天兵內,最少有過百人去修習幽神法,其中還包括了一位兵長。

惡魘雖然實力再也無法提升,但因為修習幽神法,會吞食兩名真氣境,又或者二階以上新法修為的人,每一頭惡魘誕生,都用擁有自身和吞食之人的生氣異能。

這也導致,惡魘的戰斗力,在同階之中,幾乎無敵。

畢竟那個時間,世間沒有真氣境以上的人,也沒有人的新法修為能夠突破二階。

胡歡稍稍移動了一下身體,護住了凌霄,他可是知道,這玩意有多可怕!

當年幽神之亂,不知道多少修士,多少妖怪,多少天生靈物,乃至惡魔之類,慘遭修習幽神法之人的毒手。

也曾有人想過圍剿這些惡魘,但惡魘介于有無之間,它們幾乎不能被殺死,幾乎所有圍剿惡魘,想要親人朋友報仇的修行者,都反而死于惡魘之手。

胡歡心頭不住的嘀咕,暗叫道:“熊二這混賬,我還以為他養了什么小玩意,他哪里弄來這么危險的東西?”

“他知不知道,這東西若是發狂,能把特二十五班全都殺了。”

胡歡瞧了一眼,嚴苓色的辦公室,這位班主任絕對不怕惡魘,但是他也不是很確定,相對比較偏肉搏系的嚴苓色,究竟能不能感知到這玩意。

他也是靠天演術編制的“天眼”小法術,才能看到惡魘。

小女孩兒沖著胡歡,陰慘慘的一笑,小臉白的如涂抹了面粉。

胡歡想了一想,隨手編造了一個小法術,丟到了這頭惡魘身上。

這個法術他也不太精通,但沒想到,法術扔過去,居然就生效了。

這個法術,就只有一個功能,能夠把敵人的資料數據化,并且展示在頭頂上。

小女孩的頭頂上,冒出了一道綠光,展示了出來,屬于自身的詭異能力。

惡魘(菊菊)(GoldRare)

攻擊(A)

防御(F)

生命(F)

力量(A)

速度(B)

異能(1、異嘯,能讓人僵直,失去行動力;2、吸靈,在一定范圍內,便可隔空吞噬靈力,無視物理防御;3、精神穿刺,異種靈力凝聚成針,刺入識海,能讓人劇痛難耐……)

這頭惡魘足足有八種異能,每一種都詭異莫名。

胡歡剛剛把靈力子彈準備好,就看到小女孩又縮了回去,他心知有異,回頭望去,居然是令狐音過來了。

胡歡知道,令狐音身為三階頂尖,這頭惡魘感受到了危險,所以又躲回了熊破天的身體內。

胡歡腦子轉了幾圈,找不到合適的借口,就干脆的快刀斬亂麻,撒了一個小小的謊言,他伸手拉住了令狐音,說道:“剛才清攸說,熊破天身上有惡魘。”

令狐音一頭的霧水,問道:“什么是惡魘?”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