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七、愛好和平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吃了幾口,就推說吃飽了。

中午的時候,七班長蕭劍僧沒出來,胡歡就知道不對勁了,果然在座的學員,都是跟凌霄不怎么熟的,凌瑚只是隨便邀請了幾個。

凌霄在特二十五班,也只跟胡歡,蕭劍僧,張明宇,李心羅,蘇薔比較熟,除此之外,其余學員都是路人。

胡歡只是看,凌家的幾個人,在房間里進進出出,就猜測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兒,他除了裝作不知道,還能做什么?

難道也像在凌霄身邊一樣,施展幾次物神術?

甚至,這個請客地方,胡歡也很無語,他不知道凌家的人看出來沒有,但他可是能清楚的覺察到,至少有十幾撥人在監控。

這會兒不知道有幾波監控的組織,都做出了相同的判斷——危險度降低,無法跟凌霄之外的物神術修行者共鳴。

甚至有三家監控者,同時也監控了天魔組織那邊,看到了天魔三大統領之一斯尼特,制造物神卡的現場實況。

在很多跨國組織的情報系統,凌霄都被提升了評價,標注為特殊天才,同時也把胡歡降低了標準,但針對政策一項上,仍舊列為——必殺!

凌霄成長起來無所謂,也就是出一個天魔凌家的老祖,家主那個級別的人物。

但胡歡這個“特殊異能”,卻收獲了一致的“惡意”。

胡歡縱然有七百余年的智慧,也沒法想到,新的世界已經變成了這樣。

幾個學員都在努力的跟滿桌的美食做斗爭,好幾個人心頭都忍不住暗暗驚呼:“原來胡歡每天都吃這么好?怪不得他幾乎不來食堂。”

“換我們,有人天天這么請客,我也不會去食堂了。”

凌瑚這一次,除了凌肅和凌靈鈴,還帶了幾個家族的晚輩,也跟天魔組織一樣,在旁邊定了另外一個包房。

只不過,這些凌家的晚輩,沒有天魔組織統領斯尼特,那么深厚的物神術造詣,大多數人甚至無法讓原料產生變化。

只有凌靈鈴,讓材料生出了變化,但最后卻依舊沒能制造出卡牌,廢了那一份物神卡原料。

這一餐,凌家上下,全都不開心。

所以,開始凌家的小輩們,還笑意盈盈,招呼這些學員們,好生吃喝,禮數周到,但很快就一個個變了臉色。

凌肅和凌靈鈴失敗后,直接就走掉了。

其余幾個凌家的晚輩,也是各找借口,有兩個被凌瑚抓住,沒能走到的人,也都是臉色沉沉很不好看。

被請來吃飯的學員,也都是各地方精選的人才,哪里會看不懂臉色?

漸漸的,場面就冷了下來。

天魔凌家是海外有數的大勢力,族中的年輕人,生活優渥,社會地位非凡,反而是特二十五班這些學員,幾乎都是普通人,雙方雖然都是職業者,或者職業者備選,但出身背景,文化淵源,乃至興趣愛好,生活環境都不一樣。

這種差異,在凌家的年輕人,都期望能掌握物神術的情況下,還不會有什么矛盾沖突,甚至天魔凌家的年輕人還會表現的特別有禮貌,以及如沐春風的熱情。

當然這種期望破滅……

就加倍赤裸。

凌瑚終究不是普通人,見氣氛開始尷尬,就笑了一聲,說道:“諸位學員下午還有課,我就不耽擱諸位的學業,這里有一份小禮物,希望你們能多招呼一下凌霄。”

凌瑚準備的禮物,并不特別厚重,就只是一些特色小點心,用禮盒裝了,很有氣派。

胡歡也沒拒絕,領了禮盒,就跟一眾學員離開。

出了飯店的門,胡歡就把禮盒,隨便塞給了身邊的一名同學,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這頓飯,他真沒吃飽,打算去附近吃碗面。

胡歡對北京并不是特別熟,所以走了兩條街,也沒找到比較合適地方。

自己一個人吃,需要自己掏錢,胡歡首選價格便宜,偏偏凌瑚請客的地方,附近的飯店看起來都挺富麗堂皇,沒見到便宜的小館子。

胡歡摸了摸衣兜里的現金,嘆了口氣,正要繼續尋找,就聽到一聲狂笑,一個明顯是外國人模樣的家伙,遠遠的就拔出了手槍。

胡歡身在鬧市,對方肆無忌憚,他可不想拔槍對射,畢竟附近都是無辜。

若是昨天,胡歡還真沒太多辦法,但現在他能做的就太多了。

胡歡的根基新法是原虛法,走的是神話族系,就職的一階職業是——戲法師!

戲法師的異能,比暴徒都要少,胡歡只覺醒了一種:馭物!

他伸足一挑,一塊路邊擺放的磚頭就飛了起來,以暴徒的身體素質,這一塊磚頭飛起的速度極快,勢大力沉,被砸中了,就算職業者也要當場腦袋開花。

拔槍的外國人,也沒想到,胡歡反應又快,磚頭來的又迅猛,匆忙間開了一槍,俯身要躲過了磚頭。

他匆忙開槍,準頭自然就差了,一槍就把路過的一位大爺,手里拎的雞蛋筐給打碎了,清清白白,蛋液飛了一地。

但這位外國人卻沒想到,他本擬萬無一失的躲閃,卻并沒有躲過,胡歡踢出的磚頭,這塊磚頭凌空拐了一個彎,正好命中他的額頭。

胡歡可沒想留手,這一磚頭下去,動能十足,頓時把這名襲擊他的外國人,砸了一個萬朵桃花開,一塊磚頭就頂得上魯提轄的三記拳頭。

外國人頭腦爆開,仰天摔倒在地上,胡歡越過了欄桿,快步走到了他身邊,隨手用天演術編造了一個讀取記憶的小法術。

這名外國殺手,剛剛死去,腦子還趁新鮮,胡歡居然讀出來,十多條有價值的消息。

胡歡不是修行天演術的職業者,這些小法術都只能臨時用一下,也沒法存儲讀出來的記憶。

他只瞧了一眼,把這些消息牢牢記住,就任由這些記憶崩散。

“見鬼,為什么一定就要殺我?”

胡歡嘟囔了一句,隨手撿起來,這位外國殺手的手槍,還在他身上摸了一下,掏了兩個彈夾和一個錢包,毫不猶豫的起身離開。

這個外國人的事兒,一定會有人處理,他根本不需要去管。

胡歡現在想要做的是——直搗黃龍!

擱在一天前,還未有恢復記憶的那個淳樸少年,無論如何也做不出來這種事兒。可現在的胡歡,可是一頭老狐貍,平生不知遭遇過多少大敵,并沒有忍氣吞聲的習慣。

胡歡剛剛離開,就有個掃地大媽,晃悠悠的拎著掃帚過來,大掃帚在地上劃拉幾下,被胡歡擊敗的外國殺手的尸體,連帶血跡一起,盡數消失。

與此同時,消失的還有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群,對剛才的兇殺事件的記憶。

當大媽悠哉悠哉離開的時候,除了那位大爺,一臉懊惱的望著地上,被打碎的雞蛋,這個世界,就好像無事發生過。

胡歡讀取了殺手的記憶,按圖索驥,很快就找到了一處酒店。

他身上的新換的衣服,都是凌霄所買,又有一種特別的氣質,酒店的侍者也不敢阻攔,以為這個少年是酒店的房客。

闖入了酒店,胡歡就進了電梯,直奔二十九層。這個年代的酒店,電梯還沒必須刷卡,才能上多少樓的規定,他倒是很容易,就找到了想要去的樓層。

這會兒,在這家酒店的二十九層,一個大套房內,七八名外國人正在興致勃勃的討論,剛才得到的情報。

他們也是監控了,凌瑚請客過程的一員,拿到的是第一手消息。

一個穿著名牌西裝,很有威嚴的男子,對手下說道:“雖然胡歡的危險度降低,不會影響世界職業者的格局變化,但上頭的命令,仍舊是必殺此人。”

“西格主動請纓,以他的身手,殺了這個少年不難,接下來我們就要保護好西格,把他送出國境。”

“天魔凌家有了一位天才,也許十年后,物神卡的供應,會稍稍提升那么兩三層,這對全世界來說都是好事兒。”

幾個老外一起舉杯,大家言笑晏晏,都非常開心。

“應該是這九個房間,我須得動作輕柔一些,一個個闖入,不要驚動旁邊的人。”

胡歡挑選了最角落的一個房間,伸手按住門鎖,微微運勁,咔噠一聲,就暴力破門。

酒店的區區門鎖,并無防盜性質,就算普通壯漢也能一腳踹開,何況胡歡可是職業暴徒。

推門而入,胡歡就準備好了靈力子彈,但叫他意外的是,房間內沒有男人,只有一個風姿綽約的外國美人,正在穿著浴袍,慵懶的坐在窗戶邊,手里還端著一杯咖啡。

見到胡歡進來,她明顯驚訝來一下,臉上慢慢浮起了怒氣。

胡歡略微回想了一下,剛才看到的記憶,確定這名外國女子,亦是同伙之一,連抱歉也沒說一句,伸掌就砍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這名外國女子,并非是戰斗人員,而是從事文書一類的工作,面對職業暴徒如此粗度的一擊,整個人軟軟的倒下,頓時就沒了氣息。

胡歡甚至由余裕,接住了對方手里的咖啡杯,免得落在地上,弄出聲響來,驚動了誰。

他瞧也沒瞧一眼,這位外國女性,從容退了出去,還把房門給重新帶上,盡管那個門鎖已經壞掉了。

胡歡接下來,運氣就不大好,他連續闖了六個房門,都一無所獲,房間內并沒有人。

就在他準備找第七個房間的時候,正在套房內開會的人,聽得了一些動靜,有個人忍不住走出來,張望了一眼。

胡歡反應極快,抬手就是一槍,正中此人眉心。

七百年的歲月,他有的是機會,把一些日常技能,堆加到滿點。

槍法這種日常技能,在法力不斷退化的時代,幾乎所有的修士,都會選擇苦練一下,以圖保命之用。

拳術和槍法,有一段時間非常流行。

胡歡的槍法,雖然說不上什么天生槍感,神乎其技,但卻是戰斗中磨練出來,圓熟老辣,是正經的軍用技巧。

開槍殺了一人,胡歡就沒有再遮掩,反手拔出了另外一把槍,雙槍齊射,打空了兩個彈匣后,又用最快的手法,換了兩個彈匣繼續打空。

房間內的人,沒容他第三次換彈匣,一個全身著火的人,猛然沖了出來,一拳轟向了胡歡的面門。

胡歡吹了一聲口哨,身子滴溜溜一轉,躲開了對方如斯猛烈的一撞,右手臂瞬間膨脹,從下到上,狠狠揮拳,把對方打的飛了起來。

“一階職業者!”

“你跟我一個暴徒,玩什么肉搏啊?”

對方是元素族系的元素學徒,掌握的異能跟火焰有關,但這種異能雖然操縱火焰,威猛無匹,但肉身其實仍舊脆弱,并不比其他族系更強大。

只要能夠不畏火焰,戰士族系除非是遇到了巨人族系,又或者天魔外物神通某些肉身向的途徑,還真就沒有對手。

一拳把對手轟起來,胡歡快速的換了彈夾,先給這名元素學徒補了四發子彈,然后又沖套房內開槍,再次把彈夾打空。

很有威嚴的男子,身上的名牌西裝狼狽不堪,他剛才翻滾躲避子彈的時候,撞翻了幾個酒杯,山上灑了不少紅酒。

他還不是最倒霉的,如今房間里,只有三個活人了。

另外兩個都是職業者,一個全身泛起銀光,宛如金屬一樣,若不是他擋住了最后一波子彈,威嚴男子只怕也被胡歡擊斃了。

另外一個身子柔軟,跳上了天花板,躲過了一劫。

威嚴男子怒喝道:“給我殺了這個王八蛋!”

兩名職業者毫不猶豫的就沖出了房間。

胡歡看到這兩名職業者,各具異象,知道是難纏的對手,手槍已經用不上了,這才好整以暇的吹了吹槍口的青煙,說道:“我就是你們想要殺的胡歡。”

“我這人性子軟弱,不想招惹是非,所以想要來跟你們問一聲,能否和平解決問題。”

“不要再打打殺殺,很不合適時代發展。”

兩名職業者第一時間,就看到了身上火焰熄滅,下巴破碎,要害處還有槍孔的同伴。

這名元素學徒,一個照面,就給胡歡擊斃了。

小胡同學的確是愛好和平。

他一貫都認為,把敵人都打死,世界就和平了。

他最愛這種徹徹底底的和平。

全身宛如銀色金屬的職業者,甕聲甕氣的說道:“這就是你想要的,和平解決問題?”

“你不但殺了馬瑟,還殺了我們好幾個同伴,這就是和平?”

對方的聲音越來越大,震的胡歡耳朵都有發麻,他忍不住解釋道:“你們也派了人來殺我,你殺我,我殺你們,這樣多不好!”

“還是讓我把你們殺一個干干凈凈,世界和平!”

“放屁!”

首先出手的卻是另外一名職業者,對方腳踩天花,從懷里取出一根短棍,迎風一抖,短棍就吐出了幾節,變成了一米有余的棍棒,迎頭打下,帶著風聲。

這個年代甩棍這玩意,還不是很流行,很多普通人都還沒見過。

胡歡轉事前的那個年代,沒有這東西,轉世后,他還是第一次見,不由得嘖嘖稱奇,說道:“果然是新世界,連冷兵器都進化了。”

他并沒有接戰,反而向后退了一步,對方明顯是戰士族系的二階職業者士兵,比他的暴徒高一階,跟安娜蘇的實力相仿。

這兩個職業者,一個也是元素族系的職業者,只是跟被胡歡一個照面,就當場打死的那個,會操縱火焰的元素學徒不同,他的異能顯然跟金屬有關。

兩人若是聯手,胡歡雖然有雙職業,但畢竟是一階,要很撓頭的,所以他想要拉開距離,先把這個職業士兵干掉。

戰士族系的士兵,都非常善于使用武器,而且由于戰士族系培養容易,只要能夠就職成為暴徒,晉升士兵都相當順利。

胡歡現在就知道最少三位士兵,燕小希,安娜蘇和這位不知道名字的外國哥們。

而且都是一色的冷兵器。

胡歡退讓的雖然快,但追擊的職業士兵速度更快,一根甩棍在他的手里,抖成了棍花,招數奇妙無方,用的是菲律賓的魔棍術。

這種棍術,胡歡也曾涉獵,當年他行走諸國,學過不少的奇技淫巧。

面對如狂風暴雨一般的甩棍,胡歡忽然腳下一個踉蹌,露出老大的破綻。

這名職業士兵,毫不猶豫,化繁為簡,一棍兜頭砸下,這根甩棍是合金打造,分量十足,抽在腦袋上,足可以把小狐貍打的冒漿。

胡歡卻在身體失去平衡的一剎那,忽然穩住,還俏皮的做了一個鬼臉,速度驟然提升了不止一倍,比這位職業士兵快了一線,一貓身躲過了兜頭的一棍,伸出一根手指,頂在了對方的小腹,贈送了對方一發靈力子彈。

晉升暴徒之后,胡歡的靈力有所增長,配合食氣蟲群的增幅,靈力子彈的威力最少增長了三倍。

如是現在遇上海格力斯,又或者安娜蘇,他很有信心,一發靈力子彈就送對方歸西。

這名士兵雖然是戰士族系的二階職業者,身體防御也算強悍,但卻是要害被襲擊,當場就被靈力子彈射穿的小腹,摔在地上。

雖然尚未死,卻已經是瀕死的狀態,只有掙扎的份,起不來身了。

他是真沒想到,自己高了一個位階,速度卻比不過一階的暴徒,他哪里知道,胡歡開始的速度,就是個誘餌,后來的速度,才是真正的速度,畢竟有食氣蟲群。

職業者之間的戰斗,就是這么殘酷,一次判斷失誤,就沒有半點挽回余地,要把生命付出做代價。

一發靈力子彈,把一名職業士兵,打的失去了戰斗力,胡歡反身就迎上了,那名元素族系的職業者。

這名元素族系的職業者,比剛才操縱火焰的伙伴,高了一個位階,是二階的金屬元素眷者。

能夠把身軀的部分骨骼,還有皮膚金屬化,能夠生抗子彈,冷兵刃更是不在話下,在國際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兇徒。

他眼睜睜的看著,胡歡闖入了房間,射殺了好多同伴,卻并沒有害怕,畢竟見過的死人太多了。

同伴馬瑟出馬,他還以為必然十拿九穩,畢竟作為火焰元素學徒,馬瑟的異能很克制戰士族系的暴徒。

但他卻沒想到,胡歡仍舊一個照面,就把馬瑟給打死。

接下里他跟同伴中,實力跟他不相上下,戰士族系的職業士兵一同出戰,還報了一點心思,想要后發制人,卻哪里想到,沒等他發動,自己的同伴就被打的半死不活,失去了戰斗力。

這位縱橫數國,干過無數大買賣的職業者,也不由得微微心驚,本來如虹的氣勢,也被稍稍奪弱。

胡歡面對元素族系的金屬元素眷者,根本就沒別的想法,全身肌肉爆炸一般賁起。

只可惜連場戰斗,他都沒有受傷,無法發動熱血。

全身宛如銀色金屬的職業者,目光一驚,叫道:“操縱肌肉?”

胡歡大吼了一聲:“愛好和平!”

金屬元素眷者和職業暴徒的硬剛,一對拳頭對轟,讓半個酒店都轟然一下,晃動起來,酒店里大多數的客人,還以為是地震了。

酒店的管理人員,都以為是出現到了恐怖襲擊,很是慌亂了有一陣子。

金屬元素眷者,是二階職業,也算是半個肉身向,力氣也相當磅礴,這一記對轟,兩人不分上下。

胡歡有心快些結束戰斗,就使了一個花招,身子一晃,翻了個跟頭,一腳踢向對方的面門。

這名金屬元素眷者,下意識的就探手一抓,抓住了胡歡的腳踝,因為胡歡自己已經翻了個跟頭,是頭下腳上的姿勢,所以他順手把胡歡給提了起來。

“你的戰斗經驗,實在太稚嫩了,戰斗的時候,不要玩小花招。”

“因為……”

“對身經百戰的戰士,這些小花招都沒有用。”

金屬元素眷者正要把胡歡狠狠砸下,就看到了對方的——腳指頭!

然后他就看到一團,此生最后的光芒。

胡歡用腳趾發出了靈力子彈,因為距離太近,五發靈力子彈,有三發轟中了面門,因為對方全身金屬化,造成的傷害比較一般,但卻有兩發靈力子彈,一發轟中了金屬元素眷者的眼睛,一發轟到了他的嘴里。

金屬元素眷者,身軀金屬化,防御力堪稱二階職業者之冠,就算戰士族系和巨人族系都未必比得過。

但胡歡的人生經驗何等豐富?

他都不需要特意去思考,就知道對方的弱點,必然是在五官,二階的金屬元素眷者,骨骼和皮膚都能金屬化,但五臟和體腔卻不能。

不管是眼睛,還是口腔,都是弱點。

胡歡故意讓對方把自己倒提起來,就是為了,用腳趾給對方來個連射。

他手指發射的靈力子彈,正面對攻,可沒有這種機會。

兩處要害被襲,金屬元素眷者狂吼一聲,身上的銀色金屬光澤漸漸褪去,胡歡輕輕一掙,就擺脫了對方的鉗制,咧嘴一笑,露出八顆白牙,然后狠狠一腳剁下。

這名縱橫數國,兇名極著的二階職業者,當場就被職業暴徒的蠻橫力量,給踏碎了全部的胸骨,當場就死了。

胡歡殺了這名金屬元素眷者,還沒忘了先換個彈夾,給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那名職業士兵,補了一發,善良的送行彈。

干掉了這兩名職業者,胡歡才好整以暇的走進了套房。

他看到面目威嚴的外國男子,咧嘴一笑,說道:“我是個愛好和平的人。”

這名首領,這會已經呆滯了,他手下的團隊,實力何等強橫?他心底是有數的,但就是這么實力強大的組合,卻在幾分鐘之內,就被一個少年給團滅了。

他心頭的震撼,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面對宣稱愛好和平的少年,他定了定神,勉強讓自己說話不打顫,說道:“我愿意代表斯塔克組織,跟你和談,我們也是愛好和平的組織……”

胡歡毫不猶豫的把手里的子彈射光,看著對方一臉愕然,臨死都斐然不解的眼神,他淡淡的說道:“我愛好的是這種和平。”

“敵人死絕!”

“也許我們對和平的理解不一樣,但好在,結果很贊。”

胡歡在房間內繞了一圈,確定沒了活口,這才去搜最后的兩個房間。這兩個房間,也都沒有人,讓小胡同學白走了一趟。

他在最后一個房間,稍稍洗漱了一下,確定至少臉上沒有血跡,身上也沒有明顯的破綻,這才拿了一張房卡,悠悠晃晃的離開。

臨走前,他也沒忘記,把每個自己闖過的客房,房門都重新關上,三個死在走廊上的職業者,他也把尸體貼心的丟回了套間。

然后,胡歡并沒有離開酒店,而是去了酒店的餐廳,他一口氣點了一桌子的菜,美滋滋的吃了一頓。

這家酒店雖然也是五星,但比起凌霄每天請他吃飯的地方,明顯菜肴低了一個檔次。

胡歡吃的不太習慣,甚至還覺得米飯有些硬,但為了不浪費糧食,他又真的餓了,還是把點的東西都吃光了。

吃飽喝足,胡歡把飯店的服務員叫了過來,笑瞇瞇的亮出了房卡,說道:“給我掛在房間的賬上。”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