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四、一十三載清夢,七百年來風華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毫不猶豫的把飛鱗換成了吸血藤,把本來準備起飛的姿勢,換成了鉆入地面。

如今他晉升暴徒,靈力暴漲了二十倍以上。胡歡還不知道,這也不是正經暴徒,該有的靈力數據,戰士族系在職業者中,靈力一般都是墊底。配合食氣蟲群,駕馭地行術更是游刃有余。

胡歡抱緊了凌霄,施展了十多次地行術,一口氣鉆出了三公里有余,這才施展暴徒的蠻力,在地下硬擠出來一個空間。

他有地行術,還有吸血藤提供的A級生命力,可以在地下生存,凌霄可不能,所以胡歡要開辟一個小空間,還留出了一個通向地面的呼吸孔。

胡歡這一番操作,凌霄驚訝太甚,問道“你可是暴徒,怎么懂得地行術?”

胡歡猶豫了一下,他不是不想說實話,是沒實話可說,只能隨意抓了一個黑鍋俠,低聲說道:“我前幾天出門溜達,碰到了一個叫和氣的大爺,問我學不學財富密碼。”

“我覺得他是個騙子,但對方送了我一個小東西……”

“凌霄姐姐,我也覺得這事兒荒誕不經,寫小說這么寫,都沒人信,但你要知道,生活他是不講邏輯的,我真不是編造這么一個人出來騙你。”

胡歡真沒編造出來一個和氣,人當然真實存在,他就是編造了具體的事兒而已。

胡歡以為,凌霄必然不能相信,卻沒想到凌霄驚訝道:“你居然碰到了和氣?”

“他可是財術世家的人,一手聚金探寶瞳的異能,從不錯過任何有價值的東西,被譽為最懂得投資的人。”

胡歡這會兒,差點就改名叫何歡了。

他驚訝的問道:“果然有財術世家這種東西?”

凌霄躺在胡歡弄出來的地下洞穴里,給這個弟弟科普道:“財術世家神秘無比,那是一群只認金錢的人,異能也極怪異,都是跟金錢和財富有關。”

“只是他們行蹤詭異,游走于黑暗之中,大多數職業者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我們天魔凌家,也是古老的家族,才能知道財術世家的一些秘密。”

“他們這些人,極不好招惹。”

胡歡松了一口氣,他總算是把這件事兒糊弄過去了。

說實話,他從小就是個老實孩子,不太會撒謊,也就是腦海中,不斷出現記憶碎片之后,才莫名被弄得,有些時候不太純潔了。

凌瑚,凌肅,還有凌霄的小堂妹凌靈鈴,他們三個一路追索,都快瘋掉了。

凌肅忍不住叫道:“這小子怎么能跑的這么快?”

“他不是暴徒嗎?”

“按照資料,胡歡這小子今天才突破。今天以前都還是個覺醒者,他這么快的速度是哪來的?”

凌瑚也是無語,她可是被胡歡射了六槍,雖然職業者身體素質強悍,就算不是肉身向,也能輕易恢復,何況她也算是肉身向的覺醒者,只是走的路途比較特殊。

逼出了子彈,這會兒傷勢好的差不多了,但凌瑚還是生氣,心頭暗暗咬牙:“就算看凌霄的面子,等我捉住這小東西,也要好生教訓他一下。”

按照凌家家主的計劃,他們要三擒三縱,活捉胡歡和凌霄幾次,又故意讓他們險境環生的逃走,沒有困難,制造困難,讓他們有機會享受最充分的生命和自由的美好。

生命這玩意,不是死過幾次,覺不出來好。

自由也是,沒有失去,會覺得這玩意不值錢,失去之后,就會覺得,只要自由了,就算吃窩窩頭也好開心。

可是凌家的三人組,卻沒想到,胡歡這等滑溜,不但埋伏在地下,一舉搶走了凌霄,還憑著暴徒根本沒有的速度,生生把大家都甩的沒了影子。

凌瑚他們還能繼續追蹤,還是得益于凌靈鈴的一項異能,她能夠分辨空氣中的靈力。

胡歡和凌霄的靈力,在空氣中留有極淡的波動,普通職業者根本覺察不到,但凌靈鈴卻能感知,并且通過靈波尋找目標。

如果不是凌靈鈴有這個異能,他們三個人現在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就算潛龍軍默許,天魔凌家也不能在京城重地肆意妄為。

凌靈鈴忽然臉色一變,低聲說道:“他們的靈波消失了!”

凌肅驚叫道:“靈波怎么能消失?他們難道還能飛天遁地不成?又或者已經脫離了這處封閉區,脫離了萬物之影?”

凌瑚怒道:“怎么可能,那小東西可是暴徒,典型的只有肌肉,異能都在肉身上,哪來的飛天遁地之能?”

凌靈鈴忍不住說了一句:“他可是從地下救走了凌霄堂姐。”

凌瑚頓時也有些不確定起來,三人散開,在附近搜了一圈,當然是一無所獲。

就在附近不遠的令狐音,看到凌家三人組這個樣子,差點沒忍住,想要告訴他們:“胡歡就在地下!”

令狐音可是一直看著,胡歡抱著凌霄鉆地而去。

他是五行族系,精通行走五行之術,甚至能找到胡歡躲藏的方向。

令狐音忍了又忍,從懷里拿了一個冷饅頭捏碎了,這才剎住了這股沖動。

他可是正正經經的潛龍軍,不可能幫外人對付自己人,盡管這件事兒,大家都通過氣了。

令狐音也想,早點結束,每天盯著胡歡吃吃喝喝,自己啃冷饅頭的日子,但還是不能這么做。

“好想把這件事就掀開,一切都公布于眾,胡歡就不會總去找凌霄吃飯了,也能消停點,我也可以過點正常的日子。”

令狐音嘆了口氣,看著凌家三人忙了一通,最后只能悻悻而去,離開了萬物之影。

凌家三人離開后,令狐音忍不住沖著胡歡躲藏的方向,伸手一按。

胡歡正在跟凌霄說點私話,忽然就感覺地面震動,他生怕萬物之影出狀況,急忙帶了凌霄沖破地面。

胡歡帶了凌霄鉆出來,發現附近再無凌家的人行蹤,低聲問道:“凌霄姐姐,那些人什么來歷?為什么要綁架你?”

凌霄支吾了一下,低聲回答道:“也許,跟你遇到的那批人一個來歷吧。”

胡歡還真不知道海格力斯和安娜蘇他們,究竟是什么來歷,聞言也只能把這份帳記在心底。

胡歡擔心綁架者卷土重來,拉著凌霄,想要盡快沖出萬物之影,凌霄倒是想給家人拖一拖時間,但也實在沒什么借口了。

兩人小心翼翼的一路探索,在后面緊緊跟隨的令狐音,忽然心生警兆,暗叫一聲不好,急忙加速前沖。

就在他距離胡歡他們,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一個全身黑色皮衣的人影,驀然出現,就好像從虛空中鉆出。

黑色人影探手抓住胡歡的胸膛,狠狠的捏了下去。

胡歡縱然有食氣蟲群,也沒能反應過來,眼睜睜的看著這一抓,無從躲閃。

剎那間,胡歡就感覺胸膛劇痛,胸部大肌,自然反應,猛然膨脹起來,抵擋住了這一抓,卻被黑色人影撕開了胸口,五道血淋淋的傷痕,甚是觸目驚心。

“咦!”

“小東西居然覺醒了操縱肌肉。”

“不過,還是把心臟拿來吧!”

胡歡這才明白,對方這一抓,是想要挖出自己的心臟,只是給膨脹的肌肉阻擋了而已。

他毫無猶豫的十根手指齊伸,十發靈力子彈齊射。

如此近的距離,胡歡本擬就算不是十發七中,也能中個兩三發,卻沒想到,黑色人影身子一晃,也沒看出來是用了什么身法,就把他的靈力子彈全部躲了過去。

黑色人影身子一晃,二度出手,下半身卻忽然劇痛,十發靈力子彈,從他的大腿到小腹,無一發漏網,轟得他當時就雙腿一軟,單膝跪地。

胡歡手上的靈力子彈射出,雙腳的十根腳趾也沒閑著,一次性就把所有的靈力子彈清空。

黑色人影躲過了他的十根手指,卻沒想到胡歡還有十根腳趾,不幸被靈力子彈重創。

胡歡低吼一聲,全身肌肉都膨脹了起來,整個人化為了三米巨人,狠狠的一拳搗出,使盡了平生力氣,直奔黑色人影的腦門。

他不知道來人是誰,干什么的,但對方想要殺了自己卻是毋庸置疑。

而且對方的實力強橫,亦是毋庸置疑。

面對如此強敵,胡歡憑著腳趾的靈力子彈占了上風,如此良機,哪能輕易錯過?

這種動輒就潑婦沉舟的戰斗風格,不是歷經無數生死磨煉,根本不會領悟,但胡歡使出來,就如吃飯喝水呼吸一般輕松自在。

把自己的優勢,彈指間發揮至極限,面對比自己更強的大敵,短暫的占據了上風。

胡歡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趁他病,要他命!

黑色人影面對著如此剛霸的一拳,雙手一搓,一道無形力波蕩漾開來。

胡歡的拳頭擊中了無形力波,就好似陷入了泥潭,十成力氣都給消耗了七八成。

黑色人影的雙眸,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強撐雙腿站了起來,隨手一抓,仍舊是一模一樣的攻擊。

就在黑色人影以為,胡歡必然再也躲不過去,胡歡的身子卻驟然一矮,直接鉆入了地下,讓他必殺的一抓,再次落空。

胡歡在地下沒敢停留,從凌霄身邊鉆了出來,抱住了凌霄全力沖刺,同時也把殼28和吸血藤換掉,容納了了他常用的食氣蟲群和飛鱗。

前者已經暫時沒法用了,后者對戰斗力提升太弱,地行術速度不快,最高時速不過七十公里,未必能夠擺脫追擊。

黑色人影正要前撲,就聽到了一個冷冷的聲音:“想要殺人,問過我未?”

令狐音疾撲直下,雙手微微放出寒光。

黑色人影輕笑一聲,任由令狐音穿透了自己的胸膛,根本沒有做反抗。

令狐音卻沒有半點得色,一臉的鐵青,黑色人影被他穿透的胸膛,化為片片碎帛一般的黑色裂皮,顯然有什么特殊異能,真身要么不在,要么遁逃。

胡歡正要一飛沖霄,見到令狐音出現,大大的松了口氣,今天的日子,實在太刺激了,先是凌霄被綁架,又遇到了這個莫名其妙的殺手,他才就職,就感覺一階的暴徒不夠用了。

“令狐音班長,虧得你過來,不然我和凌霄的小命,就不一定還有了。”

令狐音臉色還是不好看,凌家是通過聲音的,但這個殺手明顯不是,而且目標非常毒辣,就是想要殺了胡歡。

若非他一直都跟著,這一次就要出大事兒。

令狐音探查了一遍,伸手抓住胡歡和凌霄的肩頭,說道:“我們先離開。”

他身為三階頂尖的職業者,能夠輕松離開萬物之影,并不一定需要尋找出路。

離開了封閉區,令狐音先把胡歡和凌霄送回現代文學館,并且叮囑他們,絕對不可再度離開,這才匆匆而去。

今天遇到的事兒,他必須要上報。

凌霄陪了一會兒胡歡,就回了自己的房間,她雖然并不住在這邊,但特訓班還是給她分配有宿舍。

凌霄想要通過特殊手段,聯絡一下自己的小姑媽,確定一下,現在是怎么回事兒。她也看的出來,后來的黑色人影,跟凌家沒什么關系,是又有其他勢力出手了。

剩下了胡歡一個人,他先去洗了個澡,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還是忍不住念了一聲咒語,進入了神秘海螺。

胡歡剛剛在古董沙發上坐定,就感覺到自己跟這個神秘海螺的聯系,又緊密了一分。

他嘗試了走了一下,發現在整個房間內,自己都能夠任意走動,再無任何阻礙。

胡歡一直都對其他的書架,非常好奇,第一個書架上,都是太平三圣的筆記,他相信其他書架上,也都是極其珍貴的資料。

胡歡打開了“桌面”,剛要點開書架,卻看到了放在D抽屜的如意子,他鬼使神差的探出手,握住了這枚種子。

本來毫無任何一招的虛冥火環,忽然蓬發滟滟無色火焰,順著丹田逆沖而上,蔓延到了雙手上。

這枚和氣聲稱,財術世家培養出來,只要輸入足夠的靈力,能夠生長出來主人需要的任何東西的奇異植物種子,下一秒鐘,就在胡歡的掌心融化。

如意子融化,并不是液體,也不是氣態,而是一種玄妙的感應,直接跟無色火焰融合,讓虛冥火環驟然擴大了一圈。

胡歡滿眼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因為如意子不僅僅是融入了虛冥火環,還相當于一把“鑰匙”,打開了某扇,封閉了十三年之久的大門。

胡歡看到了,還在幼年,跟一窩兄弟姐妹玩耍的自己。

胡歡看到了,被主人玉手撫摸,摸遍全身,還用手指頭捅來捅去的自己。

胡歡看到了,第一次化形,變化成俊秀少年的自己。

胡歡看到了,被主人逼迫,變化成憨厚童子,如玉公子,一天能改七八次容貌,還被主人嫌棄,不夠新鮮了……的自己。

胡歡看到了學成玄天變化術,興奮的去找主人,卻看到主人扛了一波又一波的雷劫,瀟灑的破碎虛空離去,戀戀不舍,痛哭流涕的自己。

胡歡看到了,安安靜靜做個宅狐貍,老老實實修煉,從來不想出門的自己。

胡歡也看到了,因為天地異變,苦惱修為倒退,甚至要運功修復,身軀種種異變的自己。

胡歡也看到了,行走諸國,從古老的中國,到異域風情的歐陸,再到遍地機會,也吞噬無數生命,無數金錢的美利堅,以及古老的非洲大陸,南美各國的自己。

胡歡更看到了,自己跟太平天兵各位元老,后起之秀,談論新法,還安撫那些憂心忡忡,因為修為倒退,再也無法維持修行人體面的同僚。

胡歡也看到了,太平天兵內部,因為修為倒退,以及幽神法發現,開始越發沒了底線的老朋友們,做事再無忌憚。

自己黯然離開,放棄了用幽神法續命,只想安安靜靜的等待生命終結。

胡歡還看到了,天地元氣復蘇,靈力爆發,雖然修行之路重現,但卻因為肉身再也支撐不住,不得不考慮轉世的那些日子。

胡歡最后的目光定格在,自己想要奪舍,那個中考數學只有31分,卻立志想要賺大錢,發大財,讓全天下打工人都走向九九六幸福人生的少年身上。

那次轉世失敗了!

胡歡幽幽的嘆了口氣,他現在知道,如意子才不是什么,財術世家培養出來,只要輸入足夠的靈力,能夠生長出來主人需要的任何東西的奇異植物種子。

那是他擔心自己轉世失敗,留下的一招后手。

當時胡歡的情況,因為第一次轉世失敗,已經糟糕至無以復加,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否撐過這一劫。

也不能知道,自己究竟能否成功轉世。

所以胡歡按照平生習慣,給自己安排了很多東西。

胡歡伸手一抓,就有一個錘紋玻璃杯出現,杯中還出現了他前世最喜歡的紹興黃酒。

胡歡晃了一晃,喝了一口,忽然笑了,自言自語道:“雖然出了點小小的問題,導致我的記憶,沒有在既定時間復蘇,但幸虧我有如意子這個伏筆,倒也算是——相當圓滿。”

本來龐雜的記憶碎片,在如意子開啟了那扇大門之后,再也不是雜亂無章,變得井然有序。

他現在也知道,為什么知道這個神秘海螺的主人是胡歡,但自己卻從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還會猜測,它的主人是太平三圣。

那都是因為,他設定的轉世程序,太過古老,有少許的不完善。

胡歡就是胡歡,世上并無第二個胡歡。

曾經也站在修行者巔峰,呼風喚雨,經歷過七百載春秋歲月,位列太平太兵十三元老之一的那頭老狐貍,完完整整的回來了。

胡歡慢慢的感悟,心頭枷鎖,一重又一重的卸下,眼神也變得有了那么一點點邪異。

他把錘紋玻璃杯的黃酒,慢慢喝光,把杯子放在橡木書桌上,輕輕吟了一句,自己早年寫的詩作:“一十三載清夢,七百年來風華!”

“物是人未非,倒也可喜可賀。”

胡歡隨手一拍,橡木書桌,就有一份文件浮現,他瞧了一眼,啞然失笑,那是北平市蛤蟆精民俗研究會總會舊址的房地產文件。

“那地方已經變成了封閉區,又過去了這么多年,應該沒法取回來吧。”

胡歡隨手把文件扔回了抽屜,他其實也不在乎,這些舊日的財富,畢竟對修行中人來說,世俗的財富根本不值一提。

胡歡隨手在“桌面”上,輕輕一點,又有一個圖標亮起。

這個圖標迅即擴大,是一圈又一圈的彩色圓環,圓環中央,代表覺醒者的五邊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覺醒度百分百的數字提示。

第一圈圓環外,有兩個職業已經點亮,分別是戰士族系的暴徒,以及……神話族系的戲法師。

虛冥火環可跟戰士族系沒有半點關系,這是神話族系的根基。

這個圖標,就是職階周期表,胡歡手里這個職階周期表,因為太過古老,很多新興的職業都沒有,但仍舊是世上最完整的一幅。

胡歡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老周說的對,我們還是都只放心,自己的根基法。”

“當初我和老孫,交換畢生所學,我創出了原虛法,開啟了神話族系一脈,他創出了物神術,開啟了天魔外物神通體系。”

“如今天魔凌家和天魔組織尚在,就是不知道他還在不在了。”

胡歡起身在小蝸洞天里,走了一圈,那種熟悉的感覺,讓他分外愜意。胡歡走到圓桌旁,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讓他十分意外的是,坐得有人的椅子多了一把。

那把高背真皮椅子上,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她目光冷冽,一頭金色短發,穿著一身手工西服,款式雖然很老派,但卻融入了現代的時尚理念,絕對價格不菲。

周丘生并沒有任何動作,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其余的五個人,還是都一動不動,目光呆滯,不類活人。

胡歡現在已經知道了,他們都是誰,不用去翻筆記,也不用去翻信件。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同一陣營的戰友,同袍。

但這個新出現的女子,卻讓胡歡頗為意外,他微微沉吟了一會兒,就看到這個一頭金色短發的年輕女子,眼睛微微轉動,開始活泛了起來。

如果是拿到如意子之前,胡歡還未徹底恢復成自己,或者還有些忐忑,但現在他卻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個年輕女子,嘗試進入會議室。

這里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進來,一定是持有當年,太平天兵的信物,才有可能進入會議室。

胡歡記得這個位子,它不是太平天兵十三元老任意一人的座位。

太平天兵的十三元老,都是創始人,加入的又早,地位崇高,但很多人并沒有實際上的職務,也并不管理天兵的具體事情。

真正執掌太平天兵的,還是太平三圣,以及算是太平三圣嫡系的兩位執行官,以及背后得到不同元老支持的六位兵長。

這個位子就屬于其中一位兵長,胡歡敲了敲腦袋,還未想起來,這位兵長的身份和名字,對面的短發女士,就已經冷冰冰的開口:“你是哪一位的繼承人?”

胡歡微微訝然,反問了一句:“為什么不是本人,直接判定我是繼承人?”

金色短發的年輕女性,又做了一番嘗試,才從僵硬的狀態,擺脫出來,她淡淡的說道:“如果一個電子賬號,幾十年沒人登錄,忽然有人上來,你覺得是原來在主人回來了?還是被人給盜號了?”

胡歡猶豫了一下,問道:“電子賬號?你說的是電子郵箱嗎?它出現似乎沒有幾十年。”

電子郵件誕生在1971年秋季,胡歡那時候,已經沒有精力去了解新生事物,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轉世上。

所以他還真不太了解,最近的電子技術進展。

在1996年才有ICQ,1999年才會有OICQ,所以這會兒的電子賬號,肯定跟即時通訊軟件沒什么關系。

短發女性微微驚訝,回了一句說道:“你覺得,那群幾百年的老古董,能夠知道電子郵件嗎?”

“這句話,暴露了你的身份。”

胡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覺得對方說的很有道理,一個老冬瓜,怎么可能知道最新的科學前沿技術呢?

他必然是過氣,老朽,沒落,并且信息閉塞,還超級固執啊!

胡歡點了點頭,說道:“你有點厲害,我很佩服。”

短發女士傲然揚起了精致的下巴。

這個動作,卻讓胡歡冒出來,一個很有些滑稽的念頭,他暗暗忖道:“這位女士,似乎很容易請客的樣子。”

他隨口問了一句:“不如我們介紹一下自己。”

“我是……天魔凌家的女婿,具體姓名就不提了,我想保有一點個人隱私。”

“女士也可以對自己的情報,做有隱藏性的介紹,我并不介意。”

短發女性問了一句:“你如何證明,自己是天魔凌家的女婿?”

胡歡隨手擲出一張吸血藤,低聲說道:“錯非天魔凌家,世上能拿出來一張還未使用的物神卡,應該也沒幾人了。”

短發女性認可了這個解釋,低聲說道:“我相信你說的是實話,天魔凌家的物神卡,沒法作假,也根本沒有路子,可以讓隨便什么人得到。”

“尤其是,那些重資購入物神卡的人,都會很快融合,化為自身的異能,根本不會留下來。”

“你的身份,得到了我的認可。”

“我是伊麗莎白·亞美莉·歐根妮!你可以叫我伊麗莎白,或者茜茜!”

“我繼承了曾祖父的遺產,創立了一個小小的教派,但急缺人手,以及培養職業者的物資。”

“你有任何可供交易的東西,或者能提供什么幫助,我愿意付出等價代換。”

胡歡輕輕一笑,說道:“伊麗莎白·亞美莉·歐根妮?這可是跟古代的著名美人同名啊!”

他恍惚想起,自己當年,好像還跟這位歷史上留下一筆的美麗公主,有過一面之雅。只可惜,當時他身邊有位梅拉尼·羅蘭,所以未有能夠跟這位公主,有更進一步的交流,也沒什么特殊交情。

胡歡雖然開啟了全部的記憶,但仍舊有少許的不適應,經常性的會陷入回憶,就是負面影響之一。

伊麗莎白并不在意,胡歡的少許失禮,她的情況,可沒有說的那么好。

現在她繼承的小教派,正在被復數的敵人圍剿,能不能撐過這個夏天,還是個未知數。

伊麗莎白還是因為躲避大敵,逃回了曾祖父留下的城堡。

外國就是這一點比較好,房舍可以繼承數十代,不像胡歡給自己留下的房地產,幾乎都不能要回來了。

伊麗莎白在翻看曾祖父的遺物是,找到了這個信物,半信半疑的登上了這間古老的會議室。

她上來過幾次,都沒有遇到任何人,直到這一次,才碰到胡歡。

伊麗莎白雖然言語犀利,但實際上,她只是不想示弱,免得被人看破窘境,倒也不是為了展示傲慢。

胡歡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笑道:“你能提供什么?又需要我提供什么?”

“只要價格合適,物神卡也是可以談的。”

伊麗莎白眼睛頓時就是一亮,低聲說道:“十張物神卡,我送你一座有八百年風情的歐洲城堡。”

胡歡笑了,他隨手抽出了孫友隨書信送的那張物神卡,放在了圓桌上。

“惡魔的宮殿(GoldRare)!”

“有點抱歉,我不缺古堡。”

伊麗莎白俏臉微微一紅,低聲說道:“該死的贅婿!”

胡歡就當沒聽到,反正他也不是贅婿,這就好比,有人用香蕉懟蛤蟆,這又跟他一頭老狐貍有什么關系?

伊麗莎白定了定神,用非常誠懇的語氣問道:“我是二階頂級職業者,若是我愿意為你出手辦事兒,多少次能夠換一張物神卡?”

“事先聲明,不包括那種事兒,絕對不能……”

胡歡一臉的尷尬,他可是正經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