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一、晉升暴徒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晚餐吃的很滿意,凌霄對他,一向是不限量供應。

兩人吃過了晚餐,凌霄帶他換了一家會所去喝茶。

蕭劍僧和蘇薔,比胡歡他們反而更早回了現代文學館。

他們兩個剛回來,迎面就看到了光頭的張同學,見到兩人就忍不住說道:“今天食堂為了蘇蘇蘇同學晉升,特意叫了外面的廚師,據說是五星級酒店的主廚,手藝精湛的你們都沒法想象,還定了歐式蛋糕,你們兩個真沒有口福。”

蕭劍僧忽然就想到了,這家伙上次晉升的時候,自己跟著去吃了羊肉,也吐槽過胡歡,沒有口福,此時思及,忽然冒出來一個念頭:“胡歡這小東西,難道天天都出去這么吃?”

“他是怎么混到這么個級別?”

“都是同學,我怎么就只能跟李心羅,蘇薔出去吃飯呢?”

七班長思考的深入了一些,就沒能及時回答光頭的張同學,其實他心底,隱隱也有一個無法宣諸與口的念頭:“此等土鱉,不屑與他言語。”

“不是一個檔次。”

胡歡回來的比較晚,倒是沒有碰到什么同學,凌霄不住在這邊,他是送過了凌霄才回來。

胡歡晚上回來,倒是很乖的提前去睡了,凌霄說他明天下午,要使用特戰英雄,必須要養精蓄銳。

晚上一般都沒什么事兒。

第二天早上醒來,胡歡特意起了個早,還提前寫了一頁日記。

1993年3月10日,周二,參加第二十五屆軍部特殊戰斗人才培訓班的第十三天,天空晴朗,心情甚美,我曠課了……

今天要使用特戰英雄,曠課是為了養精蓄銳,凌霄姐姐說,待會給我送好吃的,期待中……

胡歡滿意的放下了鋼筆,就聽到了敲房門的聲音,他喊道:“門沒鎖,進來吧。”

胡歡沒回頭,就聽出來腳步不對勁,回頭望了一眼,果然是個不太熟悉的男同學。

盡管對方的光頭,其實是個非常顯目的標致,但胡歡仍舊記不住對方的名字,畢竟兩人就沒在一起吃過飯,食堂碰見不算。

張有望也不用胡歡招呼,就大喇喇的坐了下來,說道:“今天來找胡歡同學,是為了一件事兒,希望你能把使用特戰英雄的機會讓出來。”

胡歡楞了一下,急忙走了過去,按住了這位光頭同學的肩膀,仔細掰開對方的眼皮,檢查了一下,還捏開對方的嘴,然后想了想,自己似乎不太專業,就給又捏上了。

張有望氣的罵道:“胡歡,你這是干什么?”

胡歡老老實實的答道:“我粗糙的檢查了一下,你也沒瘋啊!”

張有望大叫道:“當然沒有瘋,我是來跟你做一筆交易。”

胡歡斬釘截鐵,義正言辭的說道:“不請我吃飯,沒得談。”

張有望的光頭都繃起青筋了,他想過無數場面,也想過無數應付的手段,但卻沒想到,會特么卡在吃飯這一塊上。

他緩了緩口氣,說道:“吃飯沒問題,我請你吃羊肉。”

胡歡猶豫了一下,說道:“我不吃那么膻的東西。而且凌霄姐姐答應我,早上請我吃粵菜了,待會就讓人送早茶過來。”

“你請我吃飯得排個隊。”

張有望怒道:“請你吃飯還排隊?你以為自己是誰?”

胡歡一臉驚訝的叫道:“我……?”

“胡歡啊!你同學。”

“咱們也同學十好幾天了,你就不記得我?”

“真是……張什么來的?你連同學都記不住,是不是太過分了?”

“你這樣不跟群眾打成一片,是走錯了道路啊。”

“我是胡歡,你一定要記得啊!”

“不然對你今后的發展,很不利……”

“嗯,難道張什么同學,你是真的腦子不好使了?這把年紀,記憶力就不行了?你這頭禿的有點早啊!”

張有望正要分辨,自己這個是光頭,是人工剃成,不是天然禿頂,凌霄就帶了幾個人,推了幾輛餐車進來。

胡歡見到吃的,頓時就不理這個光頭,對他來說,這個張什么的同學,缺乏一起吃飯的交情。

廣式早茶,如果是外地人,比如東北的,沒吃過這玩意,說不定還真會的顧名思義,以為真的是喝茶,就是茶葉和水的那種查。

其實廣式早茶是幾十種,甚至上百種的小餐點,名單列出來,能來一個廣式相聲報菜名,這玩意可以慢悠悠的吃到下午四五點。

凌霄是在附近最好的廣式酒店,訂的早茶,她知道胡歡的食量大,故而訂的東西也多,幾輛餐車上下幾層,都堆滿了好吃的。

胡歡瞧了一眼張有望,猶豫了一下,還是果斷的說道:“食堂也應該開了,我就不耽誤你吃早飯了。你說的那事兒,咱們待會再商量,都是同學,沒什么不可以商量的。”

張有望雖然沒有得到有價值的回應,但胡歡并沒有拒絕,還算是頗有希望,就沒說什么,轉身就走。

他也不好意思,當凌霄的面,提起這個話題。

張有望就是欺負胡歡年紀小,他也擔心一旦凌霄知道,肯定會阻止這件事兒。

走出了房門,張有望回頭望了一眼,胡歡已經開始大快朵頤,一籠屜蝦餃,他一口三個,牛肉干蒸一口一碗,奶黃包,流沙包,蓮蓉包,麥香包,核桃包,馬拉糕……流水價的往嘴里塞。

他忍不住就喉嚨動了一下,忽然就覺得,食堂的飯菜不香了。

但胡歡沒留他,張有望也不能厚著臉皮留下來,只能悻悻的走掉了。

凌霄問了一聲:“張有望來做什么?”

胡歡頭也不抬的回了一句:“他說要請我吃飯,我說已經跟凌霄姐姐約了,就讓他排個隊。”

凌霄笑的前仰后合,問道:“那不行,這幾天我都約了,讓他繼續往后面排吧。”

胡歡答應了一聲,繼續認真跟眼前的廣式早茶搏斗,他還真沒吃過,如此品種繁多,花樣無數,每一件都口味不同的“早茶”。

凌霄陪著他,隨便吃了幾口,又喝了一杯姜撞奶,也就飽了。

胡歡這一餐早飯,吃的比平時都久,等他吃的差不多了,上午課也早快過去了,眼看到了中午,凌霄說道:“我們下去吧。”

胡歡答應一聲,跟著凌霄就下了樓。

講課的老師剛宣布下課,胡歡就跟凌霄一起走進了教室,這位老師笑了一笑,調侃道:“這兩位同學,好生準時。”

凌霄渾不在意,胡歡卻小臉一紅,解釋了一句:“我今天日子特殊。”

老師微微一笑,收拾了教學的用具,下了講臺,臨出門前,還拍了拍胡歡的肩頭,說了一聲:“加油。”

胡歡點了點頭,就那么走上了講臺,嚴苓色這節課,一直都在教室里,也隨之上了講臺。

這位班主任一面操作特戰英雄,一面忍不住打量胡歡,胡歡在學校里的名聲,當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盡管這個學生經常曠課,也不做什么出格的事兒,可仍舊成為了特二十五班的風云人物,沒法度,這個從不挑食胡同學的名聲,風頭之勁,連張有望和蘇蘇蘇突破職業者,都壓不下去。

這一次,很多同學還不知道,但嚴苓色卻是知道內幕的,胡歡居然有足足八次使用特戰英雄的機會。

這個事兒說出去,足以令全班同學嫉妒的發狂。

每節課下課后,有人上去使用特戰英雄,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兒,大多數學員都會留下來,看個熱鬧,但也有人事不關己,早早就走了。

胡歡名聲之盛,讓幾乎所有人都忍不住留了下來,想要瞧看一眼,這小玩意,究竟是個什么玩意兒。

張有望頗為緊張,他知道胡歡有好幾次使用特戰英雄的機會,畢竟有一次,就是從他手里換走的,但也并不知道,具體是多少次。

他暗暗忖道:“胡歡應該不會把所有機會都用完,畢竟答應我了,等下課后,我必須要跟他好好聊聊,看能用什么代價,換回來使用特戰英雄的機會。”

“凌霄給他換了好多次特戰英雄的使用權,雖然我也不知道是多少次,但若是我口才高明,能哄得他相信,說不定就請輕易換回來不止一次。”

“一個天天吃軟飯的小子,能有什么眼光見識?”

“凌霄也就是看他是個小孩子,不然怎會瞧得起?”

張有望浮想聯翩,卻見嚴苓色啟動了特戰英雄,也不由得心頭一緊。

比他還緊張的人有好幾個,包括了蕭劍僧,張明宇,以及幾個女同學,但最緊張的人,一定是凌霄。

凌霄可是為了胡歡,把十幾年積攢的家底都抵押出去了,手里也就剩下了幾張金蜈蚣卡。

凌霄忍不住握緊的小拳頭,咳嗽了一聲,差點吐出一口毒血來。

她匆匆吃了一粒藥,壓下去體內翻騰的五彩毒霧,不錯眼珠的盯著講臺上的胡歡,生怕看漏一點點細節。

嚴苓色盯著特戰英雄后面,那個小小的液晶屏幕,心情亦是十分緊張,每一個學員晉升,對她而言都是極重要的事兒。

嚴苓色是國內,三大四階高手之一,當然知道國家緊缺人才,每一個職業者都是極其重要的寶貴財富。

她身為特二十五班的班主任,每個學員晉升職業者,對于嚴苓色而言,都是一分無上的光榮。

當數據第一次跳躍,嚴苓色心頭就是一緊,大多數人使用儀式,或者特戰英雄,覺醒度都是一點一點提升,這種跳躍非常罕見,往往也意味著,即將出現絕世天才。

之前的張有望和蘇蘇蘇,都算是天才之列。

全國幾千覺醒者,也只有不到七百位職業者,這可是十億人口基數,誕生的非凡,由此可見,職業者之罕見。

嚴苓色看到特戰英雄的提示,時間已經到了,毫不猶豫給胡歡續了一次,這臺機器雖然功能強大,但卻沒法提前預設次數,全憑手動。

嚴苓色這個舉動,別人也就罷了,張有望就是心頭一緊,似乎什么東西離開他遠去了。

“怎么會?”

就在嚴苓色一個錯神的瞬息,她就看到了特戰英雄的指數,直接飆升到了百分之一百。

緊接著,數值就輕佻的一跳,毫無顧忌的突破了,101.2,105,116.4……

嚴苓色在腦子轟然一下,咬了咬牙,又給胡歡續了一次,還取出了一個盒子,把里頭的東西,傾倒入了特戰英雄的一個槽口里。

幾分鐘后,嚴苓色又把第二個盒子打開,仍舊把里頭的東西,傾倒入了特戰英雄的槽口。

當嚴苓色第三次,把一個盒子打開,凌霄忍不住,也走上了講臺,把自己準備好的靈物遞給了班主任。

嚴苓色瞧了凌霄一眼,低聲說道:“下去!”

她收了東西,但卻故意擋住了特戰英雄的顯示屏,沒有讓凌霄看到上面的數據。

凌霄雖然出身不凡,可也不敢在四階職業者面前怎樣,乖乖的下了講臺,心頭擔心無比。

直到她看到嚴苓色,把自己遞上去的靈物,也送入了槽口,才微微松了口氣。

下面的學員們,也都意識到了什么,雖然他們之前都沒有看到,有人在晉升的時候使用靈物。但必須是突破的時候,才會融合靈物,嘗試獲得全新異能,卻是盡人皆知的常識。

胡歡這是要晉升!

幾乎每個人都心頭冒出來這個念頭。

蕭劍僧手心全都是汗,真比他上去使用特戰英雄,還要緊張刺激。

胡歡躺在特戰英雄上,先是熱血沸騰,只覺得渾身燥熱,似乎有使不完的精力,隨后又感覺到了“饑餓”,這事兒就離譜,他今天可是特意吃了,比平時還多一倍的食物,從早上一直吃到了上課。

錯了,是上午下課!

接下來,就是全身骨骼,肌肉,乃至皮膚,生出極其難忍的瘙癢,就如無數蟲蟻噬咬,酸麻難當。

胡歡倒是知道,這都算是正常現象,只能強行忍過去,但很快他體內的靈力之源,又復開始了壯大。

丹田的靈力之源,不住的吞吸能量,甚至從特戰英雄傳過來的能量不足,它還嘗試從虛空中吞吐。

胡歡毫不猶豫的啟動了,早就容納體內的食氣蟲群卡,每一頭食氣蟲,吞吐的靈力都不多,但數十萬頭合力,就讓虛空之中,隱隱開了一線縫隙,滾滾靈力傾瀉而下。

四件靈物先后融入體內,每一件都讓胡歡的身體,生出奇妙變化,每一次變化,都讓他的身體素質大幅提升,待得第四件靈物融入體內,胡歡的身體忽然膨脹起來。

只是一瞬間,胡歡就膨脹成了一個圓滾滾的肉球,無數肌肉賁起,眼看就要化為怪物。

嚴苓色眉頭微微一挑,伸手按住了胡歡的身體,四屆職業者的強大靈力,強行替他壓制了身體的異變。

上頭派嚴苓色來當這個班主任,可不是為了門面,而是一旦出事兒,嚴苓色憑著四階的強大力量,能夠改變局面。

能成為職業者的人,每一個人都是寶貝,不可能隨便就讓他們異化,淪落為異妖一流的怪物。

胡歡并沒有感覺到危機,他膨脹的身軀,被嚴苓色壓制,身體的變化卻沒有停止。細胞不住的瘋狂分裂,以普通人千百倍的速度更新換代,從細胞層面上,把少年的身體整個更換了一遍。

全班同學都在第一時間,看到小胡同學的某個部位高高鼓起。

若是放在二十幾年后,某人有此雄物,只需要穿條短褲出街,故作被人撞見,拍上幾張照片,就能雇傭水軍,在網上跟人懟:“胳膊粗的牙簽見過沒?”

嚴苓色一面催動靈力,壓制胡歡的身體異化,一面給小胡同學加了一個鐘,又加了一個鐘,直到把八次機會全部用光。

即便如此,胡歡體內仍舊有一股強大的吸力,不住的吞吸靈力,特戰英雄無法提供,就一面仍舊從虛空中汲取,一面從嚴苓色身上索求。

嚴苓色稍稍猶豫,就放開了全部靈力,四階職業高手的靈力何等浩瀚?

比特戰英雄還要強橫太多。

只是十幾分鐘,胡歡就被徹底灌滿,吞納靈力至極限的靈力之源,首先開始了蛻變。

丹田深處的靈力之源,幾乎在一瞬間,就完成了蛻變,化為了一圈幽深,不見其底,溝通虛冥的如火游環。

原本只是誕生,轉化,存儲靈力的靈力之源,變成了溝通萬物之影的通道,讓萬物之影的充沛靈機通過其中,轉為沒有任何特質的靈力。

胡歡也不知道,這是什么現象,只是腦海中蹦出來一個記憶碎片,讓他知道這個異能叫做——虛冥火環!

下一秒,從虛冥火環澎涌而出的靈力,就充斥全身,在靈力的催化下,開始了肉身上的一輪蛻變。

首先質變的就是血液,血液之后誕生了一種神秘的物質,一旦遭受外力,就會爆發強大的力量。

然后便是筋骨血肉,五臟六腑,隨著變異開始,胡歡漸漸能夠重新掌握自己的身軀,讓肉體從無序轉為有序。

隨著肉身重新回歸掌控,胡歡的身材,從不斷膨脹,又不斷被嚴苓色壓制的情況,漸漸平復,恢復成了普通少年模樣。

嚴苓色在覺察到,胡歡的身體,漸漸穩定下來,再也沒有異變之兆了,便收回了手掌,撤回了靈力。

她也頗為驚訝,為什么胡歡晉升,會有這么猛,甚至還讓覺醒度,飆破了百分之一百。

不過結局還是讓嚴苓色十分滿意,她問了一句:“胡歡同學,你感覺如何了?”

胡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一口氣好生悠長,足足吸了一分半鐘,這才緩緩吐氣,吐氣比吸氣更為悠長,足足又過了三分鐘,胡歡才完成了這一吸一呼。

胡歡連續長呼吸了九次,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說道:“班主任,我沒事兒了。”

嚴苓色把他從特戰英雄上放了下來,低聲說道:“你應該是覺醒圓滿,成功就職了。試一試,打一拳,有什么感覺。”

胡歡依言,空揮了一拳。

空氣中發出了清脆的炸裂,十步之外的學員,都能感覺到勁風撲面。

嚴苓色露出喜色,叫道:“果然晉升了暴徒!你有沒有感覺,自己覺醒了什么異能?”

胡歡猶豫了一下,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老師,我感覺自己比以前更能吃了。應該覺醒了貪食的異能,現在就是有點餓!”

嚴苓色沒好氣說道:“還有呢?融合了四件靈物,你就覺醒了一個貪吃?”

胡歡想了一想,說道:“好像還真沒別的了。”

他瞧了一眼褲襠,心道:“把它變大,不能算異能吧?”

嚴苓色沒好氣的說道:“沒有就沒有吧!下午記得上課,不能曠課。”

四件靈物就覺醒了一個飯桶,盡管這些都是胡歡應得的,嚴苓色還是大大心塞,她還以為自己的班上,能出一個超級戰士的胚子呢。

“謝謝老師。”

胡歡跳下了講臺,給一臉緊張,臉上都緊張得出汗的凌霄,擦了擦臉上的汗,說道:“凌霄姐姐,我沒什么事兒,晉升的挺順利,直接就暴徒了。”

凌霄更關心胡歡,而不是他有了什么異能,何況什么異能,能比讓她的物神術提升更有價值?

她安慰道:“能夠覺醒貪食,已經是很不錯了,大多數暴徒,還都沒什么異能。”

胡歡瞧了一眼,還未散去的同學們,想起來班級的傳統,急忙把自己的飯卡遞給了蕭劍僧,喊道:“中午我請客,都去食堂吧。”

“蕭哥你幫我操持同學們。”

蕭劍僧立刻就知道,胡歡是打算請客,但他自己并沒想去吃食堂。

他其實也挺想跟胡歡出去吃飯,食堂的飯菜,的確不如外面好吃。但蕭劍僧自詡為老大哥,怎么可能不幫胡歡撐這個場子?

他當即就一拍胸脯,說道:“都放心交給我,保管把同學們招待的滿意。”

特二十五班的學員們,立刻就一起歡呼,其實沒怎么出去吃過飯的學員,還真就覺得現代文學館的食堂不錯。

在九三年的時候,能夠頓頓有葷有素,大米飯不限量,怎么都是上等的伙食。

蕭劍僧領著一眾同學去食堂了,胡歡沒跟上去,雖然也有人招呼一聲,但胡歡都笑瞇瞇的說了一句:“大家吃好喝好,我還要問嚴老師一點事兒。”

張有望心頭忐忑,他看到嚴苓色操作了好多次,但卻沒能數清楚,究竟給胡歡續了幾次,還抱著一線希望。

在其他同學都走開之后,又湊了過來,問道:“胡歡同學,我們的事兒……”

胡歡抱歉的說道:“咱們的事兒,待會再說。我是真有事兒,想要問一問嚴老師。”

嚴苓色聞言,問道:“你有什么事兒?”

胡歡猶豫了一下,低聲問道:“老師,靈力之源,在晉升之后,應該有變化嗎?”

嚴苓色輕笑一聲,說道:“當然應該有變化,不同職業族系就職后,靈力之源的變化都不同。”

“你身為戰士族系,就職暴徒之后,靈力應該有一定增幅,還會反饋肉身,從而提高身體素質。”

胡歡松了一口氣,丹田處靈力之源變異的虛冥火環,本來讓他頗為擔心,但嚴苓色都這么說了,那就是正常的就職變化,也就不那么擔心了。

他對嚴苓色說道:“就職暴徒后,怎么才能繼續提升職業位階,進階士兵?”

嚴苓色對這個學生,很有些無奈,說道:“這個問題,可是有老師講過,只是你逃課了。”

“大多數職業者,都會有一絲感應,只要滿足幾個條件,就能突破進階。”

“每個人進階的條件都不一樣,你若是還沒有感應,也不用著急,只要有機會進入萬物之影,這種感應就會異常強烈。”

“很多人在正常世界,感應不是很清晰,朦朦朧朧,但進入萬物之影,立刻就明白進階的條件了。”

胡歡又問了幾個問題,嚴苓色都一一作答,這些問題,大多數都是前幾天課程,有老師反復講過,嚴苓色趁機,也狠狠教訓了胡歡一通,讓他以后不可以逃課。

胡歡把自己的疑問,都問的差不多了,這才謝過了這位班主任。

嚴苓色離開了教室,她雖然還有些遺憾,但班級上又多了一個職業者,仍舊是足夠鼓舞人心的事兒,需要向上頭匯報。

這會兒,教室里只剩下了三個學生,蕭劍僧和李心羅,蘇薔,張明宇都去了食堂。

只有胡歡,凌霄和張有望。

嚴苓色一走,張有望就忍不住問道:“我們的事兒,可以談談了吧?”

他瞧了一眼凌霄,說道:“凌霄同學,這件事不大方便你聽到,能給我們兩個一點私人相處的時間嗎?”

“放心,我不會跟你搶,請胡歡同學吃飯。”

胡歡的臉色,頓時就變了,說道:“張什么同學,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守信用了。”

“算了,我也不是差一頓飯的人,這事兒就不談了。”

張有望頓時驚了,他剛才以為自己開了一個很幽默的玩笑,沒想到胡歡聽到不請吃飯,立刻就翻臉了。

張有望無奈的說道:“請,我請,這點小事,何須如此認真。”

胡歡搖了搖頭,說道:“廉者不吃嗟來之食,我又不是苦苦哀求別人給口飯吃,張什么同學何須這個嘴臉?”

“我還真有點餓了,先跟凌霄姐姐去吃飯了,有事兒咱們回頭說罷。”

胡歡拉著凌霄就要走,張有望想攔一把,卻被胡歡一把推開,他用勁大了點,張有望差點就打著旋子飛出去。

普通暴徒的身體素質,大概是普通人的五倍,這個普通人的標準,是全球排名前十的特種部隊戰士,平均身體素質。

在冷兵器的戰場上,暴徒就是絕世無雙的猛將,至少也是潘鳳,高順之流,就算熱兵器戰場,也是能殺敵過百的孤膽英雄。

一個人抵得上一個連的正規士兵。

張有望雖然也是一階職業者,但他是借助了金蜈蚣卡突破,生金彩是劇毒靈力,但對肉身提升幅度不大。

胡歡這個暴徒,比普通暴徒又格外生猛。

兩人比力氣,當真是大人欺負小孩子一般,胡歡這還是沖著同學的面子,沒使多大的勁兒。

凌霄可是天魔凌家出身,雖然不喜歡,但卻是見過各種明爭暗斗,只看張有望的表現,就猜測到了,他能有什么事兒?

十之八九是惦記上了,自己給胡歡兌換的特戰英雄使用權。

凌霄一拉胡歡,低聲說道:“不用理他,咱們走罷!”

胡歡答應了一聲,躺在地上的張有望,卻忍不住叫道:“胡歡,你不是答應,跟我換特戰英雄的使用權嗎?”

“你這個不講信用,我們可是說好了的……”

胡歡一臉驚訝,說道:“我們說的不是,你請客的事兒嗎?我答應你可以排隊了啊!”

“等凌霄姐姐,請我吃過飯,就輪到你。”

“什么時候,咱們聊過特戰英雄了?何況,我剛才都使用完了。一共八次,全都沒了。”

張有望難過的吐血,一口氣沒翻上來,只覺得胸口發悶。

凌霄拉著胡歡,一臉笑意了出了教室,她這才發現,胡歡這個弟弟可不傻,就只喜歡裝傻。

她低聲對胡歡說道:“他把自己的使用權換了給我,自己又去換了一次,至于為什么,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你也不用理會,反正你都已經成為暴徒了。”

胡歡心道:“我也沒打算理會。”

他出生的家庭,耳濡目染,就沒法做小白兔,何況腦海里不斷的浮現的記憶碎片,也記錄了無數人生智慧。

張有望想在他身上占便宜,還真的就早了一百年。

也許是……七百年!

凌霄沒說去什么地方,胡歡也就沒問,反正跟著凌霄姐姐,他從來不愁吃什么。

兩人出了現代文學館,胡歡心頭微微有些警兆,他回頭望了一眼,見到一輛轎車疾馳而來,他正要拉著凌霄避讓一下。

就看到車窗搖下,一個雙眼猩紅的男人,沖他伸出了一根手指,他只覺得全身一麻,瞬間僵直了。

車上下來兩個蒙著面的黑衣人,用一個大布口袋,直接把凌霄給套入其中,扛著鉆入了車座。

幾秒種后,胡歡身子恢復了行動,他邁開大步,一路狂奔,緊緊追在了轎車的后面。

胡歡情急之下,并沒有注意到一個細節,凌霄被抓的時候,一臉的驚訝,卻沒有反抗。

食氣蟲群和殼28納入體內,胡歡的速度不住提升。

他雖然有飛鱗,但一來在大街上飛起來,太過驚世駭俗,二來不能同時容納殼28,缺乏強力攻擊手段,三來也容易成為敵人的攻擊目標。

何況飛鱗雖然速度更快,在空中追蹤轎車,也并不那么方便。

這些都是課堂上,教的一些戰斗常識,胡歡雖然快逃課,但還是聽了幾節。

轎車的速度雖然快,但胡歡的B級速度,可也不慢,很快就拉近了距離,他為了保持最后的戰斗力,掏出了配發的手槍,就是一記點射。

胡歡的目標是汽車的輪胎,只要能夠打爆輪胎,少年就相信,自己稍作周旋,必然可以等到援軍,這里畢竟是京城。

開車的男子,猩紅的雙眼正漸漸淡去,他頭也不回的說道:“這小子很有剛烈啊!”

“被我定住一剎那,又知道車上人不少,還敢追上來。”

后座的一個柔柔的女子聲音響起:“也許他不知道,車上有兩位二階職業者和一位三階呢!”

凌霄的聲音,也同時響起來:“小姑,二哥!你們來干嘛?干嘛要綁架我?難道家族內斗,已經到了這么慘烈的地步嗎?”

“連我都需要被犧牲掉?”

另外一個蒙著面的黑衣人,也摘下了頭套,一張清麗的笑靨,跟凌霄居然有幾分相似,只是年紀更輕。

她笑著說道:“堂姐你不要說的這么夸張啦!”

“我爸爸說了,堂姐你肯定要在幾個月后離開大陸,但感情這個東西,保質期很短的,對方又是個小男孩,太多不確定因素了。”

凌霄忍不住問道:“我大伯他還說什么了?”

少女還沒說話,另外一個年長的女子說道:“大哥他說,對一個這般年紀的少年來說,還能有什么比救出被惡人綁架的小公主,更能增進跟小公主之間的感情呢?”

凌霄瞧了瞧開車的二哥,身邊的小姑和堂妹,忽然就有一種感覺,自己被強迫轉職成大魔王了。

大魔王的親戚們,策劃了綁架她,設計等著大魔王心目的小英雄來把她救出去。

凌瑚擦了擦侄女兒俏臉,嘆了口氣,說道:“凌霄你性子叛逆,就算我大哥二哥都搞不定你,就連我這個做小姑的都對你十分頭疼。”

“但是我們兄妹幾個,說什么也沒想到,你才回國沒幾天,就交了一個這么小的男朋友。”

“年紀小也就罷了,可也太能招惹事兒了。”

“我們凌家因為你這個小男朋友,都被各大跨國組盯上了。”

“我大哥他出此下策,也是迫不得已。”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