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五十三、胡歡同學,請留步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胡歡如果知道,他一定會對凌霄說:“凌姐姐,你誤會了。”

但胡歡真不知道,凌霄有這種誤會。

凌霄走的時候,有意無意,把那張金蜈蚣留在了課桌上。

胡歡猶豫了一下,就替凌霄把它收了起來,這動作倒也沒什么,卻讓幾乎過半學員的眼睛都直了。

那可是一張Rare卡牌,可不是普通的N卡,而是能讓人成為一階職業者的稀有級R卡。

就連嚴苓色都多瞧了他一眼,但卻沒說什么,開始了講課。

嚴苓色講的東西,都是相當基礎的常識,部分資深學員,早就接受過類似的教育了,但也有比如胡話這種小萌新,聽得好生新鮮,不住的咋舌。

“原來覺醒者也是有這么多能力,靈氣還能這么運用?職業者好生復雜,七階十五族系一百一十七種職業原來還不是新法的盡頭,每年都有新的職業被發現。”

“聽起來,巨人族系可比戰士族系厲害多了,四階就能變成巨靈,西方就是傳說的巨人,這個能力好生令人羨慕。”

“戰士族系四階的幾個職業,破法者,執鞭人,聽得叫人云遮霧罩,完全摸不著頭腦。”

國內沒有五階,只有三位四階,但偏偏這三位四階都不是戰士族系。

嚴苓色是生命族系的職業者,另外兩人一個是五行族系,一個是自然族系,所以四階的戰士,究竟有什么異能,資料并不完全,只能憑現有的職業去推斷。

當下課鈴聲響起,胡歡是真有點意猶未盡,他瞧有好些同學都圍上了班主任,雖然也有些問題,卻也不好意思去湊熱鬧。

他和蕭劍僧,李心羅,蘇薔出了教室,李心羅提議道:“我吃不慣食堂,不如我們出去吃吧。我知道有一家云南菜,他們家的汽鍋雞非常地道。”

胡歡和蕭劍僧兩人都面有難色,胡歡是把手里的錢,都給了李義谷的母親,蕭劍僧是……他就是個窮鬼,畢竟九三年士兵的津貼還沒幾個大子兒。

兩人在沒人請客的情況下,是不敢出門吃飯店的,因為就沒錢付賬。

李心羅這個提議,等若把兩人架在火堆上翻來復起的烤。

還是蘇薔細心,見兩人臉色尷尬,低聲說道:“昨天要多謝蕭同學,帶我們去熟悉北京城,今天這頓就讓我來請吧。”

蕭劍僧還是覺得不好,他哪里好意思讓女孩子請客?胡歡卻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一口答應道:“那還好,我和蕭哥都沒什么錢,還真吃不起外面的飯。”

胡歡說的是實話,但蕭劍僧哪里守得住這個?七班長頓時大臉就紅了,宛如一張猴子屁股,他欲待辯解幾句,卻笨嘴拙舌的,也不知道該用什么言辭。

李心羅倒是沒覺得怎樣,她大咧咧的說道:“還是我來請客吧!”

“我幾個舅舅,在家鄉包了點礦,臨來北京,都給我塞了點錢。”

兩千年以前,煤老板這個行業還未興起,家里有礦這句調侃,還得再有二十年醞釀,才能成為流行語。

所以,不光是胡歡,就連蕭劍僧和蘇薔,也沒覺得“我幾個舅舅,在家鄉包了點礦……”是何等驚人之語。

蘇薔溫溫柔柔的一笑,也沒跟李心羅搶,只是替蕭劍僧緩解了一下尷尬,說了幾句別的話,讓七班長情緒緩和了下來。

至于胡歡,還真沒覺得,自己跟人出去蹭飯有何不妥,他還是個孩子……

一行四人出了現代文學館,剛走出了半條街,就聽得背后有人叫了一聲:“胡歡同學,請留步!”

胡歡聽是個陌生聲音,回頭望去,六七個男男女女從后面趕了上來,為首的一個面皮白凈,也挺斯文的男子,笑道:“剛才凌霄同學把一張卡牌落在桌子上了,她讓我幫忙收起來,胡歡同學可否把那張卡牌給我?”

蕭劍僧是個老實人,聞言說道:“那就麻煩這位同學了。”

李心羅和蘇薔,也不好開口,畢竟這不是她們的事兒,李心羅比較大咧咧,也沒往心里去,蘇薔卻隱隱感覺到不大對勁,但蕭劍僧都開口了,她跟胡歡又不熟,只能暗暗給胡歡一個眼色。

只可惜,小胡同學真不會看眼色,他笑呵呵的從懷里,取出了那張金蜈蚣,特意正反面比劃了一下,問道:“可是這一張卡牌?”

面皮白凈,挺斯文的男子,笑道:“正是它!”

胡歡笑瞇瞇的把這張卡牌遞了過去,還說了一聲:“記得給凌姐姐說一聲……”

他說到這里,忽然就卡殼了,搔了搔頭,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好像也沒什么事兒!”

面皮白凈,挺斯文的男子,微微一笑道:“我會幫你帶好。”

他把“金蜈蚣”卡牌揣入衣兜,帶了一群人,轉身就走了。

蘇薔嘆了口氣,她八九成可以肯定,這人跟凌霄不熟,就是來騙這張物神卡的。但是她這會兒說什么也晚了,只能繼續閉嘴,心底暗暗揣摩:“蕭劍僧和胡歡都太好騙了,我得去跟班主任說一聲。”

雖然多了這個小插曲,四個人的氣氛卻依舊熱烈,李心羅說起云南的特色菜,蕭劍僧和胡歡都聽得心動神搖,恨不得快走幾步,去品嘗一下美味。

四個人走了一段路,胡歡忽然回頭,臉上多了幾分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他已經看不到那幾個人了,只能用自己都聽不清的聲音說了一句:“這些人真拿我傻小孩了!”

他輕輕一翻手掌,掌心赫然是一張金蜈蚣。

剛才那個面皮白凈,挺斯文的男子,不熟悉胡歡,把他當成普通的小孩子看待,但若是在胡歡從小生活的省城,幾乎每一個認識胡歡的人,都不會覺得他好騙。

一個父親是全省頭號賭棍,老娘十幾歲就能生砍幾個壯漢的家庭,出來的小孩子,從小就在爾虞我詐,各種社會陰暗面里打滾,就算想要做個傻白甜,老天爺都特么不允許。

胡歡和凌霄雖然認識才兩天,但是他絕不相信,這位凌姐姐會不放心自己持有這張金蜈蚣,畢竟凌霄當時就送了他一張。

所以,剛才他用說話卡殼,吸引了對方的注意力,以一張普通撲克牌換回了金蜈蚣。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