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484章 巡察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劍皇冢一個沈浩記憶猶新的地方。他就是在那里真正見識到了宗門修士的野蠻和狠辣,也讓他得到了許多好處。

其中一樣好處就是吸納了一種金色如人形的魂魄能量,他后來也靠著這些魂魄能量在黑獸紋身的轉化下修為一路飆升不止。同時沈浩也沒有忘記正是吞噬了那種金色人形魂魄能量之后黑獸紋身才有一根小爪子從黑色變成了淡金色。

說白了,今天被黑獸紋身跳出來搗亂就是因為那種金色的人形魂魄能量。

可那種金色的人形魂魄能量沈浩只在那些云劍中遇到過。這是要他進劍皇冢啊!

進去倒是能進去。別人只知劍皇冢封閉,可沈浩因為黑獸紋身吸了不少那種金色的魂魄能量之后對于劍皇冢的屏障可以一定程度的無視,這在劍皇冢封閉之后沈浩專門試過。

但是,一想到劍皇冢里那些密密麻麻的墓獸,以及那些大小深淺的云劍全都擠在小小的墓穴當中的場面沈浩就頭皮發麻。

確定進去之后不會原地去世的嗎?

出了這一出插曲外面天色都亮了。沈浩略有疲累的從蒲團上起身,推開書房的門,喚來夏女給自己打水洗澡,他要洗一下,煥發一點精神。

涼水沖頭頂沖下來,冰涼讓沈浩打了一個激靈之后,覺得頭腦清醒了幾分。

如今兩難選其一。要么就死扛黑獸紋身就是不去幫它找吃的,忍受對方時不時的跳出來搗亂之外還要接受失去修行的“助力”,并且還要演一出“江郎才盡”的戲碼來自我遮掩。

還有一種選擇就是前往劍皇冢幫黑獸紋身解決嘴饞的念想。

兩個選擇,沈浩并沒有考慮多久還是選擇了第二種方法。

第一種的麻煩無窮盡,而且天知道最后會不會被“食欲”支配變成魔頭。第二種看起來兇險,但好歹尚有回旋余地,至少沈浩想著若是劍皇冢里實在危險可以用“你看,我去了,但太難了,拿不到你要的東西,要不等我修為高點了再去試試”為借口和黑獸紋身商量,有退路。

洗了澡之后沈浩一連呼了三碗酸湯面才穩住肚子,昨晚和黑獸紋身較勁了大半夜早就餓得前胸貼后背了。

“主人,馨兒姐姐說今天她店里來了新了料子,叫我去看看,您看行嗎?”夏女現在不敢輕易上街,最近街面上不太平,特別是針對蠻族人,說是因為南面要打仗了,和蠻族打。夏女也聽說了消息,加上沈浩之前就警告過她,所以如今她出門都會問問沈浩同不同意。

“林馨兒?這女人心思不純,你最好不要跟她接觸了。”

“啊?哦!我知道了。那我不去了。”夏女一點都不會懷疑沈浩的話,說什么就是什么,至于林馨兒是不是真的心思不純她不覺得自己有必要費腦子去想。

“你要是想出去逛逛就帶上護衛,把小馬也叫上,人雜的地方少去。”沈浩很滿意夏女的反應。若是夏女問“為什么”他還得解釋,對于林馨兒的事情沈浩可沒解釋的心情,當她和秦家人一起出來的時候就已經被沈浩劃到“路人”那一邊去了。

一個能為了生意接受曾經傷害過自己和自己朋友的人來往,這種人的秉性可想而知,轉頭哪天又有什么利益出現的話說不定就能轉手把朋友也賣了。

別說什么事先不清楚,這么大的店鋪和生意,來找你的是什么根腳你都不知道就和人家談生意?反正沈浩是不信的。

“我知道了主人。”夏女應是,一邊幫沈浩把雁脊刀掛上,然后送了沈浩出門。

和六月的時候不同,進入七月之后黑旗營常態化的不再是繁忙,而是清閑,就連總喜歡找事兒的王一明都會閑著到小校場上和下面的人一起操演合擊之術。

真正忙的還是協調著黑水計劃的王儉,這貨如今有了新的目標之后又自己給自己上緊了發條。

沈浩也閑了下來,處理完了今天下面送上來的一些文書之后他想了想給土奎城的黑旗營總旗,不對,現在應該是黑旗營試百戶劉寬去了一份令條,說他下午會下去轉轉,提前打個招呼。

令條一個時辰后就到了土奎城劉寬的手里,這位嚇了一跳,連忙召集手下的骨干針對各個可能出問題的地方快速的自查一遍,同時心里忐忑,完全不知道為何沈浩會突然跑他們這里來。下來轉轉?您能不來嗎?

以前劉寬就在沈大人手里挨過收拾,如今沈大人的威勢更盛,他豈能不緊張?

里里外外的規整了一遍,確定沒有問題之后劉寬就帶著人去了土奎城的傳送法陣外等著。盡管沈浩沒說下午什么時候過來,劉寬就死等,面上的文章他得做足了。

申初時剛過,傳送法陣的特別通道就閃亮微光,劉寬精神一震明白正主可能要到了,招呼身邊一同來迎接的屬下打起精神,臉上掛起最濃厚的笑意。

果然,微光閃過之后從傳送法陣里走出來幾個人,為首的一人正是沈浩。

“屬下參見千戶大人!”

副千戶也是千戶,如今沈浩新的官職就是封日城黑旗營副千戶。這個官放在封日城已經不算小了,更何況這里是土奎城,被劉寬單膝跪下揚聲喊出來,立馬讓傳送法陣周圍的人群又避開了不少。的千戶?惹不起,躲得起。

“走吧,去你們駐地。”沈浩不太在乎虛禮。有些人喜歡笑著對你點頭哈腰,轉個背就對你后背捅刀子。所以他喜歡慢慢的了解和接觸一個人,時間長了才能好好的看清楚這個人,這樣看人要比講虛禮和面子麻煩得多,但很準。

沈浩面無表情的從劉寬身邊走過,看起來一點面子都不給對方,但這并不是他不喜歡這個人。相反,沈浩很了解劉寬,這樣冷著臉才適合和這個秉性下三濫的家伙相處,不能給對方太多面子,就是要他時刻都帶著怕才會做事小心謹慎。

到了駐地,沈浩也沒有和劉寬客氣,先查的就是土奎城黑旗營這邊的案牘卷宗,然后聽取劉寬的差事自述,完全一副突擊巡察的架勢。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