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456章 風聲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沈浩一走,姜成就起身將公廨房里的窗戶敞得更大一些,散散里面的那股子惹人煩的香味。

“男不男女不女的,這種人也想成大事?做夢去吧!”姜成心里暗自嘀咕。當然不是在針對才離去的沈浩,而是在說在沈浩進來之前在他公廨房里廢話一個時辰的那人。

不喜歡,甚至是很反感,但姜成卻不敢趕對方走,反而還要笑瞇瞇的陪著小心。

也正是因為心情煩躁才讓姜成在和沈浩說話的時候帶了一些吐槽的言語,也不清楚沈浩有沒有察覺到。

特別是那句“風氣越來越奇怪了”,姜成是有感而發,特別是當時談論到了皇族,他不自覺的就講了出來。

皇族在最近兩年來是真的越來越出頭了。

以前姜成猶記得皇族向來是和“透明”聯系在一起的。上面塔尖上站著的皇帝對百姓、大臣都算得上是厚德親善,可對皇族卻極其嚴苛,稍有不順眼就會被嚴厲懲戒,日子過得那叫一個戰戰兢兢。

可最近幾年,姜成就算沒有怎么關注官面上的變化,但他的位置在這兒擺著,總會知道一些東西,發現皇帝正在逐漸放任對皇族以往的那種嚴苛約束,甚至變得有些不管不問的狀態。

這不是兩個極端嗎?

姜成不得而知,但外面對皇帝這番轉變卻是眾說紛紜,暗自盤算不休。

之前在龐斑那里就聊過這件事。龐斑也沒有對姜成避諱什么,直言說按照他的判斷,皇帝這是在有意為之,目的很可能是在考校幾位皇子的各方面能力。

這個說法姜成還是比較認同的,甚至他自己的猜測比龐斑說出來的還要更激進,也或許是龐斑有暗示但沒明說。那就是姜成覺得幾個皇子是在做最后的蓄力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皇帝的歲數已經很高了,算是靖舊朝歷代皇帝里長壽的一位了,如今卻沒有立下儲君。以前管束嚴苛的時候還好,如今直接撒手,那還不出事?

之前就有皇子直接給地方衙門去銅條說“走訪”。皇子一沒官職,二沒管轄權,三沒監管權,甚至“皇子”或者“王爺”都只是身份稱謂和爵位,跟本不在靖舊朝的體制當中,有什么資格用“走訪”這種帶有明顯隸屬關系的詞?

可人家皇子就用了,而且明目張膽的召見地方官人,拉攏才俊也是不予余力。這要是換在往前幾年的話一頂“意圖不軌”的帽子就能把人壓死,皇子也不例外。而如今屁事沒有,甚至多有效仿者。

當然,敢這么干的都是皇子,一般的皇族可沒這么硬的脖子和膽子。

姜成所知,這種皇帝親兵都被這些皇子惦記上了,還去過封日城當面招攬過他的門生,也就是沈浩,不過被沈浩當面拒絕。

而作為對比的就是之前的封日城千戶官吳長河。這位從指揮使衙門直接下派過去的千戶官就是皇子的人,當時被認為是皇子插手的一個箭頭人物。甚至很多人都以為龐斑都選擇了站隊,不然明知吳長河是皇子的人又怎會派去一個樞紐大城坐鎮千戶所呢?

當時姜成都心里不舒服,因為封日城千戶所是他的起家之地,按照慣例是應該由他來舉薦接替他的人選的,可龐斑直接下派,這是對他的不尊重。可這種不舒服的情緒并沒有維持太久,吳長河因為劍皇冢的連番錯誤指揮被一擼到底,甚至被直接下獄。按照的作風,吳長河現在怕是早已化作枯骨了吧?

看到吳長河的下場,所有之前針對龐斑的猜測才一下就扭轉過來。

龐斑原來不是站隊皇子,而是在伺機和皇子們劃清界線啊!看嘛,本來吳長河待在指揮使衙門混日子能混到天荒地老,還能充當耳目,擺出去也好看,皇子門下可是的千戶官!多有面子?結果派到地方坐鎮,管的事一多就容易出事,一出事這不就把小命都折進去了嗎?

吳長河的例子一下就讓皇子們驚醒,明白龐斑還是那個龐斑,不講情面,不會變通,心狠手辣。這塊大肥肉怕是不好吃進嘴里了。

如此就消停了很長一段時間,也因此清靜,姜成也恪守規矩緊跟在龐斑身后,龐斑干嘛他干嘛絕不自作聰明。

可等到南面兵鋒漸起的時候,皇城里的風氣再次的有了變化,那些本來已經不敢再來打主意,只是在地方體制倒騰的皇子們再次將目光瞄了過來,不光看,還動手摸。

這就是姜成最近心情一直不好的原因。

靖西鎮撫使衙門從姜成過來執掌之前就有皇子安插進來的人在里面履職,而且職務都不低,這是姜成一直以來的一塊心病。他可不是龐斑,沒膽子也沒資格去動皇子的人。

不過所幸的是姜成手底下那幾個皇子安插的人手都比較省心,知道自己的本分,一直以來從沒有讓姜成難做過。甚至還側面讓姜成的一些舉措變得更加容易。

比如說目前擔任靖西鎮撫使衙門里黑旗營千戶官的薛厚軒就是大皇子安插進來的人,這人玉面,清秀,在外還有“花瓶”的名號,走的什么路子也就很清楚了,姜成向來是對此人敬而遠之,只是在和下面黑旗營溝通的時候總是會過一道薛厚軒的手續。不過這人識趣,花瓶做得很好,一直都規規矩矩。

可就在兵部左侍郎徐宏被下獄之后,皇城一下炸了鍋,主辦案子的靖西鎮撫使衙門更是成了風口浪尖。為了不讓下面的人受到波及,姜成這段時間抗住了所有壓力,可謂身心俱疲。如今對又有想法的人自然再次開始試探。

指揮使衙門不敢去,龐斑太血腥,擔心吃不到肉反被宰,所以稍微軟一些的鎮撫使衙門就成了首選。

剛才沈浩進來之前姜成就是在會見一位皇子,而且還是皇帝長子,景王,楊成。

景王的目的也簡單,就是想幫自己門下的人再謀一些晉升的機會,還有立功的機會,說反正在鎮撫使衙門里也幫不了姜成的忙,倒不如讓他們去需要用人的地方......

現在什么地方需要用人?

南面!

請:m.lvsetxt.cc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