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407章 戲外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馬三安心的在張烈給他安排的小院子里打坐療傷,一邊等待飛龍的消息。

而飛龍其實并不需要為了那一批大宗的交易做什么復雜的鋪墊,自然有人幫他從糧倉里弄好手續,然后他再去接頭,以暗箱操作的模樣從對方手里把糧食拿走。

表面上看起來這又是一起勾結走私的案子,可實際上其中的關鍵環節卻在里有著記錄,屬于“機密行事”。

當然,這種事情自己不去查,地方衙門也不會多事,更不會這么敏感的察覺到此事。

而行動起來的人可不止這些。

張謙和甘霖再次接到了沈浩的請求,讓他們再去聯系那位在靖西軍輜重營里面的朋友繼續盯著,看看最近是不是又有兵部的人下來調走儲物袋。

灘石傳送法陣那邊武凱同樣接到了通知。

還有那些監察使。甚至沈浩親自帶隊分三批秘密前往南面小川一帶提前布置。

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這次沈浩完全沒有和邊軍通氣,采取的是“勒住要道,伺機收網”的策略。不會給對方靠近萬里竹海的機會。

而所謂的要道,其實就是小川靠近萬里竹海的一個叫“石角”的三岔口。

能夠不需要像上次那樣找幌子協調邊軍幫忙,主要還是得益于目前南面緊張的局勢。拙火關外已經亮了兵鋒,關內也是進入了戰時戒嚴。而可以通往蠻族地界的萬里竹海因為幾次有蠻族過境如今也全面嚴管,從山野林地間想要偷渡過去不容易,一旦被發現就可能面對邊軍的圍捕,變數極大。

按照“四部”的分析,以及沈浩的判斷,馬三他們運貨的路徑大概率不會選擇野路,而是會依托兵部的某個身份光明正大的走官道,然后從目前唯一開放通過的“石角”靠近萬里竹海區域。

這是最快的路徑,對于馬三他們來說同時也是最安全的。兵部的招牌不是一般的好用,所以尋常誰又會懷疑兵部的人會和對面蠻族私相授受呢?

抓捕設在最后。但摸排卻可以跟著馬三他們的腳步一起進行。

沿途馬三他們行動的每一個節點這次都會被清楚的記錄下來并且安排上合適的人證,這樣一來卷宗里就能言之有物而不再是純粹的推測了,算是實證,后面就能按照這條路徑上下來形成的名冊點名拿人。

具體負責最后拿人的是封日城黑旗營。沈浩調了兩百千戶所黑旗營精銳又從四地百戶所黑旗營各抽調了一個小旗編制,共計五百余人,全部頂滿符箓和法盤裝備。分成三個批次走于城傳送法陣然后乘船前往灘石最后到小川。領的由頭是指揮使衙門給的令條:協助南面邊軍監察使整頓風氣。

以十萬計的邊軍里多了五百余這根本不會引起誰的注意。更何況還是分三批過去的,根本連個水花都濺不起來。

唯一讓沈浩費了不少腦筋的是最后進入“石角”的理由。最后是以“邊界巡察”為由才勉強進駐石角,裝模作樣的開始了“巡察事宜”。

沈浩親自領人到了小川。這件事除了同行的封日城黑旗營知道之外,連規劃行動大致方略的“四部”都不清楚。身在灘石的武凱更是不清楚,只是被告知最近時刻留意千里音符和傳送法陣的進出人員。

武凱遞上去的人證就是那位姓陳的把總,而不是他自己。道理上也說得過去,因為這位陳把總才是具體負責登記傳送法陣進出的人,屬于人證的不二人選。于是這個立功的大好機會武凱就自覺的給人騰了位置。

武凱的本意可不是大方,將功勞讓出去是他自覺那玩意兒燙手。

當明燈點水自己人?即便點水的是軍中壞蟲,那也軍伍里的人,該不該軍伍里關起門來自己打殺解決?鬧到那里去可有顏面?這算不算是吃里扒外?

而且最近幾天那些本來溫吞吞的監察使就像是瘋了一般,在軍中大肆拿人。最開始還只是普通軍卒,然后拿了什長,再然后就是把總,昨天連一名校尉都被下獄。聽人說這些天來灘石遭殃了不下五十人。

這是要干嘛?戰前玩清洗嗎?

武凱看不太明白。但有一點他很清楚,那就是南面最近風氣要變,一方面因為愈演愈烈的關外局勢,一方面就是內部的這次像是清洗一般的整風。讓武凱感覺很不對勁,如此一來他自然是有多低調就多低調,千萬別冒頭,免得當了出頭鳥。

“武大人,你這幾天巡邏得好勤啊,我每次過來你都在。”陳把總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名字已經被武凱報上了的人證名單,還笑瞇瞇的對武凱頗有好感。

“不勤快點不行啊。最近外面那些監察使就像瘋了一樣到處拿人,說是整風,誰知道是不是還有別的原因?我之前不是給你說過嗎,我在亥下的時候惹過人,所以還是勤快些免得被人借題發揮使袢子陰了。”

“哈哈哈,武大人這才叫謹慎。不過也對,外面那些黑皮的確有些嚇人啊,昨天我聽說輜重營的肖把總也被抓走了,連一個說法都沒有。問的話就是一句“事關機密”就把人打發了。

不過據說這些人有監軍在幫他們?”

武凱聞言一愣,不確定的道:“這不可能吧?監軍是那些文官的人,他們和不對付吧?”

“誰知道呢?合起來對付咱們軍伍不就行了?”

武凱默默的點了點頭。的確有這種可能。不過也不會真就這么霸道的悶頭抓人,大概率是直接和軍事總管衙門做的溝通,拿人、下獄、審訊,但沒有處決,估計這是在給軍伍留余地,要左帥親自下令動手。

自己下令砍自己人,至少顏面上好看些。

兩人聊了幾句,可沒多久,外面的哨卡就來了稟報,說有人要進防區,身份是防區內圈屯軍的校尉,姓謝。

“謝開?他來干嘛?”陳把總對謝開可不太喜歡。

“走吧,上次你可介紹我去他那里買過丹藥,我陪你一起去,多半是有什么正事過來。”

“那就同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