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383章 情調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沈浩現在一上桌子就喜歡先把自己吃飽,然后再喝酒。這個習慣學的姜成的,起初覺得奇葩,可現在卻習慣了。

等沈浩吃了第五碗飯的時候,下面有了一些口哨,還有掌聲,更多的是“寧樂家”的呼喊聲。

“應該是紫衣姐姐要來了。”

“寧紫衣?她真是你同門師姐?”

憐香點了點頭,笑道:“對呀,紫衣姐姐比我大三歲,早四年投入師父門下學音律。我們都選的琴,只不過后來我因為天賦所限成就止步,早早從師父那里離開,而紫衣姐姐一直學到出師。如今已自成一家,令人羨慕。”

沈浩往下面看了看,并沒有看到像寧紫衣的人,只是舞臺上有樂師上去了,開始奏樂了。應該是暖場。至于那些喊“寧樂家”的都是起哄的,或者沒見識不知道暖場這回事的人。

看了兩眼收回目光,沈浩看到桌對面此時的場面,撇了撇嘴,暗道兩個老流氓總是喜歡玩花活,那兩新來的姐兒怕是要被教做人。

心里在起念頭,自己的手自己也不會老實,摟著邊上本就貼得很緊的憐香,笑道:“我聽說寧紫衣以前也和你一樣是綠腰品級,她憑什么能自己賺到足夠的錢贖身啊?”

憐香拍了拍桌下不老實的手,但無濟于事,臉上微紅:“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真要算錢的話我早就夠給自己贖身的銀錢了。關鍵是東家放不放你走。哎,我說你別......嗚......”

“這么說是你們鴻恩院的東家不放你走咯?”

“嗯。鴻恩院目前沒有接替我的人嘛,我要是走了,這里的生意豈不是要備受打擊?換你是鴻恩院的東家,你也不會......不會放我走嘛。”

手背被用力的掐了一下,沈浩吃痛,壞笑著還算有些收斂,住了手,但卻繼續好奇道:“我知道以前廖成峰也在打你的主意,但沒成。聽說是被你們東家給擋了回去,如此說來你們東家很厲害咯?”

沈浩當時初識憐香的時候就看得出憐香是被廖成峰當成禁臠在罩著,后來廖成峰被調走姜成上位,憐香才開始和他眉來眼去。

可以讓堂堂鎮撫使打退堂鼓,鴻恩院背后的東家有多大的能耐可想而知。而且很神秘,至少以目前沈浩撒出去的探子和消息網絡依舊不知道鴻恩院背后站著的是誰。但大概率是皇城里的某位大佬。

“你不是“煞星”嗎?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憐香見自己掐走了桌子底下的惡手,心里就比較放松了。

“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比如說你的媚術為什么能有聚神境?”沈浩笑著點了一句。他知道憐香的身份肯定不止歌姬這么簡單。連帶著恐怕鴻恩院的那位神秘的東家也不會簡單。

“你猜呀。”

沈浩端起酒杯一口悶掉,湊近了些繼續道:“真要我猜?”

“你猜呀。”憐香也小聲的應了聲。兩人隔得太近了,相互間甚至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呼出來的氣刮在臉上。

“我查過里的案牘庫,里面對于媚術有不少記載,說其源頭是來自于一個叫“凌霄宮”的古老宗門。后來這個宗門被滅,原因不明,但媚術也就自此失去了主要流派。

而后凌霄宮的一些散碎的功法法門流傳開來,被一些散修拿去研究,最后有不少靈秀之輩將這些散碎的法門逐步完善,最后各自成派,甚至開宗立派自己稱祖。比如說現在的情花谷就是得了凌霄宮的便宜起來的。

不過媚術說到底并不適合用來戰斗,它的作用甚至并不在戰斗上。當年凌霄宮被滅也算是給所有走媚術修行的修士提了一個醒。只是有些做了改變適應了下來,而有些沒有,最后走上了凌霄宮的老路。”

憐香笑瞇瞇的插了一句:“你在說什么喲,我都聽不懂。”

“我在說主修媚術的人缺乏爭斗的底氣,在修界生存能力極差。”

“是嗎?”憐香撇了撇嘴,似乎不服氣沈浩的這個說法。

不過沈浩卻繼續道:“所以,對于像散修這樣松散的,多數時間靠單打獨斗的修士來說,媚術絕對不是他們的第一選擇,也無法支撐他們修行下去。只有宗門,可以在提供一定的保護和資源供給下才能培養出主修媚術的修士。

當然,除了宗門一些成建制的組織也有可能。

我猜你的身份應該就是我說的這兩種可能中的一種吧?”

沈浩話音剛落,明顯感覺到身邊的女人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直,之后又恢復如常。

“嘻嘻,就不告訴你!”

沈浩可還沒說完,繼續道:“你不說的話我還可以繼續猜。你有聚神境的修為,偏偏甘于在花樓來當一名歌姬,這背后肯定有別的目的。肯定不是為了錢,也不會是為了所謂的花魁名聲,那會不會是為了......”

“好啦!別猜了!”憐香又擰了一下沈浩的大腿,打斷了對方的話。說實話她真的被驚到了。完全沒想到居然會被輕而易舉的就捋出這么多條條框框來,越聽越心顫。

沈浩嘿嘿一笑,摟著憐香的手緊了緊,也沒真就有再繼續猜了。其實在他心里也有了一些判斷。憐香背后肯定是某個宗門或者組織,并且在靖舊朝里勢力龐大,不然不可能穩穩的擋住廖成峰那樣的大佬。然后目的的話,沈浩傾向于“密探類”,因為花樓里除了圖錢就是圖人。

想想也覺得有意思。沈浩自己就是玩密探這種手段的,沒想到遇到的女人也是干這一行的。

至于惡意,沈浩并沒有從憐香的身上感覺到。而從憐香生日之后沈浩就沒有主動找過憐香,其實也是想要看看對方的反應。按理說暴露身份的密探不是應該遠遁的嗎?

兩人都壓著聲音在耳語,而桌對面的張謙和甘霖正忙得起勁,完全沒有注意到沈浩和憐香竊竊私語了些什么,也根本沒有這種想法。喝花酒不都是這樣湊一塊調情嗎?誰還偷聽不成?

憐香緩了口氣,不服自己被沈浩的分析吃了一驚,想了想,決定扳回場子,于是貼著沈浩的耳邊道:“你這么聰明,那你知不知道有人在暗中查你底細呢?”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