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344章 沒譜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沈浩有些詫異的扭頭,看到對他說話的是隔壁桌的一個客人。

男的,樣貌普通,三十多歲,個子不高,很瘦,但皮膚很白,眼睛格外有神。看衣著不是普通人家,至少也是個富戶。

沒感覺到真氣,應該不似修士。

沈浩搖了搖頭,回了一句:“沒興趣。”

本以為對方會知難而退,卻不想臉皮挺厚,端著自己桌上的菜盤子和碗筷就移到了沈浩這一桌,完全沒有被沈浩身上的煞氣嚇到分毫。

“別這么快拒絕嘛。我這也是好酒,神仙釀,聽說過沒?”

沈浩夾菜的手微微頓了一下,聳了聳鼻子,并沒有聞到神仙釀的那種醇香。搖頭道:“你最好回自己的桌子。”一邊說一邊放出了身上的殺意,想要嚇走這個打擾他吃飯的家伙。

“看你一身行頭,的百戶官吧?”那人居然依舊不怕。

沈浩沒有搭理。

“你沒看出來我這杯子是一件法器嗎?特意找人煉制的,不但可能自行溫酒和冰酒,還能罩住酒香不外溢,保證每一份滋味都喝進嘴里。”

法器?酒杯?

沈浩仔細看過去,還別說,真是他之前走了眼。那酒杯外形普普通通,可仔細感應的話真有一股法器波動在其上縈繞。再看這酒杯厚厚的底部,應該是鑲嵌泛靈石的槽口。

“倒一點來試試。”

沈浩也來了興趣,從邊上拿了一只空碗放在對方面前,示意再倒點試試。

“換酒?”

“真是神仙釀的話自然可以換。一杯換一杯。”

“可以!”

那人也不含糊,拿過自己的酒壺就給沈浩滿上了一碗。也才發現那酒壺居然也是一件法器,類型和外形看起來和那支杯子居然是配套的。

果然,酒液從酒壺里一出來,一股酒香立馬飄了開來,不比五糧液差,甚至另有風味。

頓時,不大的小館子里兩種濃郁的酒香縱橫,引得店里小二喉嚨咕嚕嚕直咽。

沈浩喝過一次神仙釀,而且還是托人自費買的。當時花了十來萬兩雪花銀,滋味現在想起來都虧得慌。從沒想過自己還會喝第二次。

端起酒碗一口就悶了。唔......不錯,還真是神仙釀!

“怎樣?沒騙你吧?到你的酒了,快點,快點。”

“你不怕我耍賴?”

“一點酒而已有什么好耍賴的?你們的人還不至于這么沒臉沒皮。”那人言語間很是輕松,一點沒有對“”三個字的避諱。

這很少見。至少在沈浩平日里接觸的各路人里面他極少見到這種打心眼里沒將放在眼內的人。

這人不是傻子吧?

又或者真的背景厚的能把當空氣看?

可真要是后者,會在這種小館子里吃飯?而且周圍連一個護衛都沒有?又或者這人修為也是如聶云那般高妙,以至于沈浩誤以為是個普通人?

暫時想不明白,就把疑惑壓著,取出酒壺也給對方倒了一碗。

“滿上,滿上!對對對!”

那一副饞嘴的樣子比起聶云來都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更像一個酒鬼該有的樣子。特別是雙手捧著酒碗小口小口品的模樣,沈浩都在心里嘀咕:至于嗎?你可是喝神仙釀的人,用不著這么饞吧?

“好酒!好酒!好酒!”

連說三聲好酒。而且臉上紅色蔓延,酒勁兒還是上來了。不過這人酒量應該不錯,沒修為一連喝了這么大一碗不下七兩五糧液,也就臉紅而已。

“這酒是不是叫五糧液?”

“對。封日城那邊的酒。你頭一次喝?”

“不,以前喝過兩次,比神仙釀烈一些,也厚實一些。但沒有神仙釀這么回甘,而且喝多了上頭上得快。聽說很便宜?”

“一百兩一壇吧好像是。不過不好買。”

“對,就是不太好買,聽說是限量賣。狗奸商,太賊了!”這人說著說著還罵上了,完全不知道他罵的狗賊奸商就坐在他旁邊,饑餓銷售的策略就是這位出的主意。

“也不能這么說。一百兩一壇比起神仙釀來說可是便宜了不知多少。怎么能算奸商呢?”

“還不奸?喝得起這種酒的人會在乎這點銀子?神仙釀的產量小,但名氣大,這五糧液靠著限量售賣的手段倒是走了低價卻同樣把場面控制在供不應求的情況。而且比起神仙釀的數量,五糧液怕是百倍千倍的賣了吧?賺的錢怕是不必神仙釀少。”

沈浩聞言不禁高看對方一眼,這人腦子轉得很快啊!

“不過這五糧液的鋪子也不簡單。聽說很多想要去分杯羹的人都碰壁了。人家罩住了封日城的方方面面,誰插手都沒用。日進斗金呢!”

沈浩這話沒有接。但對方說的是實情。要不是他把五糧液和黑水計劃的經費池雜在一起的話,就算是他也保不住釀酒的張家。不過也因為這個原因,五糧液只能困在封日城轄區,想出去,外面眼紅的人同樣有手段不讓酒賣出去。

“你能買到這酒應該也是有門路。你是封日城的人?”

“哦?怎么說?”

“閣下雖然是的百戶,可這個官職也就一般,不算什么。如果在皇城這邊就更顯得小。五糧液這種稀缺貨你要是有肯定就拿去上下打點了,不會隨意的自己喝。只能說你有很多這種酒。所以,應該是這酒產地的官。門路更熟,也更容易拿到酒,才不會太在意。”

沈浩點了點頭,沒再言語,低頭吃雞。皇城這邊跟腳扎實的人太多了,他也不想和對方多聊,聊深了他也不習慣。

不過沈浩不想聊,對方卻是話癆一般,嘀嘀咕咕的一直在說。主要就是說酒,說下次要是沈浩還有五糧液可以來和他換,還說每月他都經常來這家店吃雞,能遇上。

沈浩聞言搖頭想笑,這人言語是在跳脫,什么都沒講就想邀人賣酒給他?連名字都不說?賣你什么?

一頓飯吃完,剛要起身,對方卻先走了,似乎有些忙,倒是臨走前留了一個名字:楊七。

撇了撇嘴,沈浩結了賬也起身離開。剛才那人的事他轉頭就給拋掉了,那名字一聽就是臨時起的假名,不靠譜。

請:m.lvsetxt.cc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