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270章 話術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其實在十月十八晚上土奎城的異象就傳到了靖舊朝的高層耳朵里。

負責具體處理的是,軍伍的地方衛戍負責協同。

指揮使龐斑在拿到了靖西鎮撫使衙門的急報條子的時候很快就做了判斷,并且向金劍衛去了增援申報。

而就在金劍衛核實申報的同時,也就是十月十九中午,又有新的急報從土奎城過來,其中重點提到了有三名修士強者不顧勸阻闖入了禁制當中。這三名修士分別來自情花谷、常柏峰和赤炎宗。而后根據三人的樣貌特征很快鎖定了他們的詳細身份。

為了穩妥起見,金劍衛在和龐斑商議之后在十月十九下午先行派了一名金劍修士暗訪了土奎城的異象之所,而后用千里音符傳回訊息,斷定該處異象極可能是某處隱秘多年的機緣之地出世了。

所謂機緣之地可能是像以前平順城那般的特異之地,也可能是某個藏有寶物的秘境,又或者是某位作古強者的傳承之地和埋骨之所。總而言之,這種可能獲得大好處同時又伴隨著危險的特殊地方被統稱為機緣之地。

這么算起來其實的反應還是比各個宗門慢上半拍。這沒辦法,中間環節太多,覆蓋面太大,消息傳遞和分析必然會比宗門復雜一些。

不過好處在于巨大的案牘庫包羅萬象,只要想要找就基本上都能找出蛛絲馬跡來。十月十九當晚,指揮使衙門案牘庫里徹夜排查出了結果,分析土奎城的那處“機緣之地”極可能是曾經名震一時的劍皇封不敗的墳墓。

而后再根據封不敗的生平事跡等等案牘資料定下了突入探查的人選:首選魂魄強度高的人手,修為在滿足魂魄強度的同時盡可能的高。

因為劍皇此人在歷史上的風評毀譽參半,善惡沒有定數,手段也很詭異且喜歡針對魂魄出陰招。所以接到命令前來土奎城的三人親一色全是元丹境八到九重的修為,同時魂魄強度高出同等境界的三成多一點。

如今進來,這三人就無比慶幸剛好自己能抵擋住擺脫幻境之后的那股關于魂魄的撕扯。而環視身邊,同來的宗門九人也全都通過了這道陰險的生死考驗。

意外的是居然在里面看到了一名百戶,而且此人活蹦亂跳。

沒陷入幻境也沒死。至少說明這位百戶的修為扎實且魂魄強度高于正常水平不少。

再聽到那人自稱封日城黑旗營百戶官沈浩的時候,三名金劍修士臉上就有了恍然的表情。

金劍修士并不常和外界往來,即便是靖舊朝內的事務他們也很少參與,但不意味著他們消息閉塞。特別是的消息,金劍衛里也是每一期官報都重點關注的。“沈浩”這個名字近兩年來在官報上出現多次,最近的一次就是前不久的凈西行動,據說此人雖然區區百戶可卻在凈西行動中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

其實不止金劍衛,靖舊朝里但凡混在上流消息靈通的人都清楚,“沈浩”這兩個字在的中下級里是絕對的“潛力新星”。

“你就是沈浩?”

“正是下官!”

三名金劍修士相視一笑,其中為首的一人說:“看到沈百戶你安好我們也就放心了,來之前龐師兄和姜大人反復給我們交代要找到你并盡可能的將你帶出去。沈百戶深受器重可喜可賀。”

“下官惶恐。”沈浩連忙欠身拱手,說實話這種時候能聽到外面兩位大人物對他的關切還是很有感觸的,這說明對方的的確確是把他當成自己人在看待而不是一件可有可無的工具。

“呵呵,素聞沈百戶精于抽絲剝繭,對情報收集向來拿手,可有什么關于此地的訊息相告?”

這話說的聲音清亮,讓周圍所有本就側耳這邊的修士全都把目光瞄了過來,就連本來已經要走的桂山修院和天蟾宗的人亦是如此。

沈浩早有準備,他先試探的說道:“三位大人可知此地的來頭?”

“知道一些,你先說你曉得的。”

“好。下官之前被意外卷入這處禁制內,而后被幻境束縛,費力掙脫之后遇到一名桂山修院的修士高手,聶云,聶執事。恰好下官之前就與聶執事算是一面之緣的酒友,所以由聶執事告知了此地許多消息。”

聶云的名字一出,那兩名桂山修院的修士臉上也有些變化,特別是聽到“酒友”二字紛紛扯了一下嘴角,不知是不是想笑。

接下來沈浩就將自己和聶云在云劍域之內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了出來,幾乎沒有隱瞞。這些事不算秘密,就像聶云之前說的那樣,這次劍皇冢出世不可能瞞得過的,說與不說結果都一樣。

“因為聶執事要深入墓穴,而下官修為淺薄不想成為聶執事的累贅所以請求聶執事將下官送出了菜園莊,而后下官一直待在外面。直到昨日才遇到有別的修士進來。”

“是誰?哪個宗門的?”

“是天蟾宗的修士,具體叫什么卻是不知......”

沈浩話說了一半被邊上天蟾宗的人打斷:“可是用劍,年紀看上去二十多歲,衣著雪白面容英俊?”

“是的。”沈浩承認,然后接著道:“這位天蟾宗的修士見到下官之后開口就要下官交出儲物袋,但下官拒絕了,最后就要動手之際下官拿出了之前聶執事送與下官傍身的信物才讓那人收斂。”

說著沈浩將聶云給他的那只銀色葫蘆拿了出來。

“這位沈大人,我可以看看這只葫蘆嗎?”

說話的自然是桂山修院的兩人中的一個。沈浩應是,將手里的葫蘆遞了過去。片刻后對方返還,點頭說的確是出自聶云之手不假。

有了這只葫蘆打底,沈浩之前的話基本上就不會有人存疑了。畢竟天蟾宗的人雖然囂張跋扈,但同時劫掠桂山修院和還是需要謹慎的,那個天蟾宗的弟子選擇放過沈浩的儲物袋也合情合理,就算邊上那兩名知道沈浩所的“天蟾宗的人”是誰也沒有提出異議,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于勝玨的確極可能干出這種事來。

至于道歉?做夢吧。就算三名金劍修士側目過來,天蟾宗的人也是面色不改,淡定得很。不可能為這點事動手的,何況不也沒搶這姓沈的東西嘛。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