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246章 禁制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第246章禁制

區區邪祟?

虧他吳長河說得出口!

什么時候邪祟也是可以輕松藐視的存在了?吳長河能說出這種話來就很離譜。或許這人根本就沒見過邪祟吧?想當然的覺得邪祟好對付?

沈浩之所以反應這么大就是因為他是從底層爬上來的,面對邪祟他好幾次都險死還生所以印象深刻。深知面對邪祟還敢大意那就等于自尋死路。

當然,吳長河的輕松大意并不意味著土奎城一線衛所也會大意,從王一明剛才說的第一時間土奎城就上了兩個總旗編制出城查看就可以看出其對邪祟的重視了。

兩個總旗編制相當于一個百戶所近一半的力量。

可是,卻一去音訊全無?!

要知道的修士手里可是人手一枚引援符的,那玩意兒激活和釋放都很簡單,一個兩個或許事發突然來不起激活還有可能,但兩個總旗編制修士不下兩百人,也都來不及求援嗎?

“現在情況如何了?”

“土奎城那邊百戶官已經知道情況不妙,凌晨來的求援條子,吳千戶已經同意了,現在后面駐地已經在整裝準備出發了。”

“去多少人?”

“三百千戶所精銳。另外還從平順城那邊調了兩個總旗編制過去。”

沈浩點了點頭。三百千戶所精銳再加兩個衛所總旗編制,這算是大陣仗了。吳長河雖然對邪祟的看法離譜到家,可眼看情況不對也還算處理得當。

“讓我們的人跟一些過去,隨時回稟情況。”

“是大人。”

吳長河沒有抽調黑旗營的人手,這不是沈浩能左右的。況且這種案子第一時間本就不適合安排黑旗營上陣,因為職權性質的關系,黑旗營上去的話會讓各地衛所產生一種不被信任的感覺,不利于偵辦。

但必要的情況還是要一手掌握的。

“還有,去一份急令給土奎城黑旗營,問問劉寬,為何這么重要的事情他到現在都沒有來報。”

“好的大人,我馬上就去辦。”說完王一明匆匆離去。

沈浩想了想,又從儲物袋里取出一枚千里音符給飛龍傳訊,要他通過土奎城那邊的黑市探探昨天城外到底發生了什么。

反正現在一提到邪祟這兩個字沈浩就渾身不舒服。多年前他所在的小旗營被覆滅他自己差點被挖心而死就是因為邪祟,那時候他就對這種惡心玩意兒有點心理陰影了。而且足足兩個總旗編制的人手怎么可能了無音訊?聽著都覺得不祥。

心緒不寧的在公廨房里忙到了中午。土奎城黑旗營的回稟終于來了。來得這么慢讓沈浩很不滿。

不過打開銅條之后沈浩卻一片默然。

這根銅條是土奎城黑旗營留守的一位小旗官寫的。

劉寬失蹤了。

昨晚土奎城百戶派出去偵辦城外邪祟案子的兩個總旗編制中劉寬所在的黑旗營就是其一。本來黑旗營是不需要去執行這些任務的,可土奎城百戶所因為之前凈西行動的抽調積壓了很多案子,別的總旗編制人手都不足,所以才抽調黑旗營應急。

可這一去劉寬就沒音訊了。

之后王一明又拿著另一份銅條進來,是沈浩安排的探哨從土奎城傳回來的情況匯報。再綜合之前土奎城黑旗營小旗送到的銅條,基本上就比較詳細了。

首先起因是前天中午,地方衙門接到報案,說城外一個莊子里死人了,于是衙門遣了三名衙役過去看情況,可直到傍晚也沒有回來復命,衙門班頭就起了疑,遂率領當值的另外三名衙役一起去了那個莊子,可依舊一去不返。

第二天,察覺到問題的衙門又派了五名衙役過去,一樣去了就沒了音訊。這才反映過來蹊蹺異常,遂將情況上報到了百戶所。

之后百戶所就出動了甲字旗和黑旗營一共兩個總旗編制前往案發地,一切都是按照正規出動程序,可此去就如石沉大海再無浪花。之前就起了警惕心的百戶官在發現過了聯絡時間卻沒有收到隨報情況時就知道出事了。連忙通知了地方衛戍協調他們將案發地方圓五十里全部戒嚴,同時召回了在外公務的另外兩個總旗編制。

凌晨時分,土奎城的急報送到封日城千戶所,而后千戶所商議決定增援。

上午巳正時增援過去的千戶所三百精銳和抽調于平順城的兩個總起編制匯同土奎城還剩下的兩個總旗編制一起前往了案發地。

傳回訊息時稱案發地是在土奎城往東八十里處一個叫“菜園”的莊子,大隊人馬過去的時候離莊子二十里的地方已經有大量的衛戍兵丁在設卡封鎖了。但因為和衙門衙役的前車之鑒這些衛戍兵丁根本沒想過靠近,所以沒有什么可供參考的情報。

千戶所這次過去增援的人中高手不少,其中武庫的陣法行家也跟著去了三名,因為在千戶所商議的時候吳長河提出之所以連番失蹤的原因可能是某種可以遮蔽外界訊息的大型法陣。

而事實上吳長河的這個懷疑很正確,千戶所的三名陣法行家剛越過衛戍的封鎖線五里地就感受到了禁制法陣的波動,而且是罕見的超大型禁制法陣。

這就不太敢進去了。

禁制法陣是法陣中專門用來布置防御和陣殺的一種復合型陣法總稱。里面可包羅的陣法類別極多,也可能構建復雜,貿然進去就是送死。可一般來說這種以“里”來計算覆蓋范圍的超大型禁制一般都是在戰場或者大宗門的禁地才會出現,怎么突然出現在這里?

看了手里情況匯報,沈浩眉頭緊鎖,良久才朝王一明吩咐道:“讓土奎城還留守的那名小旗官去地方衙門查一下當初來報案的人是怎么說的,為何后面又認為是邪祟上報。”

說好了是邪祟聚集土奎城才出的馬,可根據傳回來的消息看也沒那個地方看得出涉及到邪祟聚集呀?

這些匯總回來的消息讓沈浩覺得土奎城亂了方寸。不論是地方衙門還是百戶所都亂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