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玄清衛

第209章 巧了

更新時間:2021-04-14  作者:劍如蛟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第209章巧了

五月廿五。

在封日城折騰夠了的壽王楊林終于走了,臨走之前說是為了感謝封日城上下多日來的辛苦在酒樓擺了宴席請客,幾乎所有封日城的頭面人物都受到了邀請,但獨缺了沈浩。一時間壽王厭惡沈浩的消息一下坐實。

不管怎么說,被一個堂堂王爺厭棄這都不是什么好事。最明顯的就是第二天沈浩上差的時候一路上除了黑旗營編制的人依舊對他恭敬問好之外其余人再沒有主動搭理他的了,盡都避開或者裝作沒有看到他。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楊林來封日城轉了這么一圈亮了吳長河和謝友林兩張大牌,其余的小個子不論選不選擇站隊都不可避免的會認為封日城轄區內實際已經靠向壽王了。所以,對于壽王厭棄的人,就算沒矛盾也最好保持距離免得殃及池魚。

就連沈浩的副官王一明看向沈浩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份感慨,他想不明白為何自己的這位上峰惹事這么在行卻還能年紀輕輕的就做到百戶官,按照常理的話這種到處樹敵甚至連王爺都敢不給面子的人不是早該被搞死了一百遍才對嗎?

沈浩是唯一不在乎自己身上被貼上“壽王厭棄之人”的標簽的,甚至還沾沾自喜。

很多事情換個角度看就會得出完全不一樣的結論。

比如說沈浩被壽王厭棄,不識抬舉,換個角度看的話未嘗不可以解釋成“不畏強權堅持原則”。

再說了,本就是陛下親兵,和這些皇子王爺們走的太近可不是好事。

進了自己的公廨房,涼茶泡上剛坐下就聽見敲門聲,進來的是王一明,手上拿著一份銅條。

“大人,這是黎城黑旗營一大早送來的條子,絕密級。”

絕密,但不是急報。沈浩估計應該是章僚那邊負責的事情,揮手屏退了王一明,然后打開了銅條。果然,是關于暗中調查蕭山鐵爐莊的進展。

銅條上內容并不多,很快沈浩就看完了。在腦子里消化了一下之后接著又攤開來看了第二遍。

根據章僚這幾天的暗中調查,發現蕭山鐵爐莊的克扣行為簡直是明目張膽的在做,根本不去掩飾。山上十幾座高爐日夜不停的煉礦石,按照每一爐的產量以及時間毛算的話,其每月的大致產出已經超過了上報產量的五成。

莊子里的匠戶們是按工時放錢,巴不得天天有活干,而且一般匠戶根本就不清楚莊子上報朝廷的產量是多少,一直都以為自己煉出來的每一斤鐵都是交到朝廷手里的。所以匠戶們大多對莊子里的管事、主事沒啥意見,因為莊子里從未短過他們的工錢。

后來找到那名之前實名舉報的人之后才得到了一些蕭山鐵爐莊的內幕。

線人叫張躍,讀過書,外地人過來黎城的,擅長算數就在蕭山鐵爐莊上當計件記工時,有時候還會幫賬房算算工錢。

這年頭讀書人少得可憐,會算賬的更少,所以鐵爐莊開給張躍的工錢很高。一個月三十五兩算是高薪了,讓張躍這個單身漢很容易就找了一個媳婦,準確的說是媒人找上門來給他說了一個外莊的姑娘。

張躍年輕,遠遠的見了一面那姑娘就走不動道了。飛快的下了聘禮,沒過幾天就娶過門入了洞房。

可張躍的媳婦在莊子里出現的時候據說驚艷了不少人,很好看的一個女人。結果被莊子的主事給覬覦上了,后來用了手段支走了張躍再用強把人糟蹋了。張躍回來的時候女人還在哭,他沖出去找主事官算賬反被打一頓,回到家時媳婦已經不見了,找了一圈在屋后面不遠處的一口井里找到了媳婦的尸體。

張躍到處上告,但不是被拒之門外就是被反打一頓,甚至莊子的主事還說要張躍一直活著當乞丐生不如死。當晚,張躍家里就起火燒了個干凈。

章僚找到張躍這個可憐蟲的時候這家伙已經餓了兩天了。手指已經被打斷了算不了賬本也當不了伙計,還犯了寒,縮在一個爛棚子里等死。

如此際遇的張躍在被章僚找到之后可想而知能爆發出多大的恨意。章僚問什么他就說什么。

按照張躍的口供,章僚暗中去查了蕭山鐵爐莊的車馬調度情況。發現車馬調度主要是兩個方向,一是鐵爐莊內的一處生鐵倉庫;另外一個地方是莊子外的一處倉庫。

不用說,莊內的倉庫是用來放上繳的生鐵,而莊外的倉庫是用來放克扣的那一部分。

另外,莊外的倉庫是屬于恒順車馬行的,而蕭山鐵爐莊在走貨的時候就是雇傭的恒順車馬行的運力。

因為時間關系,章僚暗中調查的進度目前就到這里了。能明確的有兩點:其一,蕭山鐵爐莊的確存在嚴重的克扣瞞報行為。其二,蕭山鐵爐莊克扣下來的生鐵通過恒順車馬行運往外地。

再根據之前黑市里調查出來的消息,購買蕭山鐵爐莊東西的是一個叫“馬三”的人。很神秘,只查到名字和模樣,其余的一概查不到。

沈浩端著茶起身走到窗邊,心里暗自盤算,時不時的搖搖頭。

看著臨近中午,沈浩將王一明叫了進來,然后拿了一張自己的名帖遞了過去,說:“你派人拿著我的名帖去一趟恒順車馬行找他們的東家劉恒義,就說我今晚在新開的那家鴻合酒樓請他吃酒。”

王一明領命下去安排了。

當沈浩的名帖送到劉恒義手里的時候還嚇了他一跳。之前在藍月會上他和沈浩起過梁子,雖然他主動服軟道歉揭了過去,可根本談不上“交情”吧?怎么突然請他喝酒呢?

怕是宴無好宴啊!

可不想去還不行。生意做得大又怎么樣?在封日城的地界上沈浩這兩個字還是很有煞氣的。人家連壽王的面子都敢不給,你要是還想好好活那就只能赴宴去。

劉恒義還提前了一點時間,結果剛到酒樓門口就看到了兩名的侍衛站在門口。似乎整間酒樓都被包下來了。

進到廂房,一番客套之后落座,接著酒過三巡之后沈浩放下筷子提了今晚請客的目的:“我有件事想請老劉你幫個忙。”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玄清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玄清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玄清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